书荒啦文学网 > 邪门儿 > 第五十六章 居心叵测

第五十六章 居心叵测

檀越听我说完,不由得反问道:“我也知道得把薛秀儿找出来,可刚才大院撞鬼的时候,剧组的人全都跑散了,上哪儿去找人,”
  
      “不是还有排骨在吗,先回大院再说,”
  
      我和檀越一前一后地把沈凝梦护在中间,返回了剧组露宿的广场,剧组的人虽然散了,但是他们的东西还在,沈凝梦说不清薛秀儿的包裹在哪儿,我却把导演的包裹翻出来,扔给排骨:“闻闻,带我去找导演,”
  
      人遇上突发事件之后,就跟羊群差不多,头羊往哪儿跑,大部分羊都会跟着往一个方向去,剧组里面导演最大,其他人会本能地跟在导演后面,只要找到导演,就能找到多数人的去向,
  
      排骨在包裹上嗅了两下之后,转身往偏殿的方向跑了过去,等我赶到偏殿门口时,先是听见里面有人在哭,没多久就听见导演在屋里气急败坏地喊道:“别哭了,烦死了,”
  
      导演在这儿,
  
      我伸手往门上拍了两下:“导演,开门,我是李孽,”
  
      “啊”
  
      屋里顿时传来一阵尖叫,接着门里就哐当响了一声,好像是有人推着什么东西把门给顶住了,
  
      我伸手往门上推了两下:“赶紧开门,”
  
      “不能让他进来,”有个女生尖叫道:“谁知道他是人是鬼啊,”
  
      我哭笑不得的喊道:“是鬼,我就顺门缝钻进去了,想活命就赶紧开门,我没时间跟你们磨叽,”
  
      这时候又有人喊了一声:“那也不行,说不定就有鬼跟在他后面,万一他把鬼带进来了怎么办,”
  
      那人话刚说完,我就听见有人在离门不远的地方说道:“你走吧,为了大家好,我们不能开门……”
  
      “去你妈的,”我顿时火冒三丈,抬腿一脚往大门上踹了过去,木制的大门在我脚下四分五裂,半边门框都炸开了裂纹,顶在门上的桌子,被我一脚踹偏了两尺,
  
      我没等别人反应过来,对着桌子又是一脚,直接把桌子给踹翻了过去,一手拔出枪来,踩着翻倒的桌子跳进了屋里:“刚才谁不让我进来,”
  
      我明知道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但是我已经吃过一次人心不?的亏了,不把他们全都震住,再闹出像老杨那样的幺蛾子,才真叫麻烦,
  
      屋里差不多二十来人,看见我手里拎着把枪,全都吓得不敢说话了,我举枪指着门边上一个人:“你说句话给我听听,”
  
      那人结结巴巴地道:“说……说什么,”
  
      “行了,”我转开枪口指向了别人:“你说话,”
  
      那人看了我一眼,没有开口,我立刻扣动了扳机,子弹从他耳朵边上擦过去之后,把大殿外墙给钻出了一个窟窿,那人捂着耳朵跪在了地上:“我错啦,别杀我,是导演,是导演让我顶门的……”
  
      “你胆子不小,”我走过去抓着对方脖子把人给拎了起来,举枪顶住对方脑门儿时,檀越也赶了过来:“李孽,算了,趋吉避凶人之常情,我相信他们也不是故意想看着你死,你把江湖道上那一套用在他们身上不合适,”
  
      “对对对……”导演的脑袋点得像是小鸡啄米似的:“檀先生说的在理,你先消消气……”
  
      我抬手一下把人扔在了地上:“从现在开始,你们最好别给我出幺蛾子,要不然,我手里这把枪可不认人,”
  
      我也不管他们想说什么,反身把倒在地上的桌子给搬了起来,挡在被我踢碎的大门上:“檀越,赶紧布阵,先把鬼魂挡住再说,”
  
      这回,我不敢再往门上写东西了,干脆把布阵的事情交给了檀越,
  
      檀越从背包里翻出一捆红绳,围着大殿四周绕了一圈,每隔一段距离就系上一个铜铃,等他弄好之后,又往铜铃中间挂上了灵符,
  
      檀越的铜铃上刻着经文,铃芯儿上包着调过白磷的朱砂,风过铜铃时,铃铛虽然能响,但是响声并不剧烈,只有阴气临近时,铃声才会变得尖锐,
  
      这种铜铃虽然挡不住鬼魂,却能起到示警的作用,
  
      不过,外行人却不知道里面的门道儿,剧组的人一看檀越弄出了法器,立刻像是见着了救星,导演颤着声音道:“你们……你们是阴阳先生,”
  
      “是,”我为了让他们安心,干脆从背包里把道袍给翻出来穿在了身上:“别的话,我不想多说,从现在开始,听我的话就行,”
  
      我没工夫听他们表态,话一说完就直截了当地问道:“谁是薛秀儿,”
  
      导演在屋里转了一圈:“秀儿没在这儿,刚才跑散了,”
  
      我又问道:“你们谁跟薛秀儿的关系好,谁知道,她以前给人介绍看撞邪的事儿,”
  
      “我听说过一点儿,”一个女孩乍着胆子道:“那次是我们到野外拍戏,小宁内急,就跑到一座石碑后面方便了一下,回来之后就发起了高烧,还一个劲儿地说胡话,我们都说她中邪了,可是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后来,是秀儿姐开车带她走了,回来以后,她们特意跑到拍戏的地方烧了黄纸、摆了贡品,从那之后,小宁就特别听她的话,”
  
      我点了点头:“她们当时去找过什么人,你知道吗,”
  
      “不知道,”那个女孩摇了摇头:“我也问过小宁,但是她什么都没说,不过,那之后,小宁就变得有点奇怪,总是偷偷摸摸地给谁打电话……”
  
      “还能给谁打电话,应召呗,”一个剧务冷笑道:“你们都被薛秀儿骗了,她就是个老鸨子,小宁撞没撞邪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凡是跟薛秀儿走得近的人,最后全都被她给卖了,要不是程明看得紧,说不定沈凝梦都得让她给卖了,”
  
      我顿时来了精神:“怎么回事儿,”
  
      “你别听他瞎说,”刚才跟我说话的女孩急声道:“他恨秀儿姐,小宁是他前女友,自从小宁跟秀儿姐走近之后,就跟他分手了,他一直都觉得是秀儿姐在挑拨他们之间的关系,你可别信他的话……”
  
      “信不信,我心里有数,”
  
      那个女孩说话的时候,我明显看见搭话的剧务眼里闪过了恨意,不过,有些人越是恨对方,就越会关注对方,说不定,他知道的比别人还多,
  
      我向那个剧务点了点头:“你继续说,”
  
      对方道:“我一直都在留意薛秀儿,她经常会用各种理由把一些演员带出去,出去不久,那些人就对她变得言听计从,我一直想找原因,却始终都没找到,”
  
      “后来,我发现薛秀儿好像对沈凝梦特别用心,甚至比刘姨还要用心,只不过,她一直都跟沈凝梦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直到有一天,我无意中看见薛秀儿往沈凝梦的杯子里放了些白色的粉末,”
  
      “我当时想要抓她的把柄,就没说出来,不过,那时程明给沈凝梦拿了果汁,她并没有喝薛秀儿倒的水,我借着收拾东西的机会,悄悄拿走了沈凝梦的杯子,找朋友进行化验,结果却一无所获,薛秀儿倒进杯子里的东西,并不是我想象中的毒品,也不是其他什么致命的东西,我一直也没找到她投毒的证据,”
  
      “薛秀儿却一直都在找机会,想让沈凝梦接触那种粉末,但是,程明却一直都在沈凝梦身边转来转去,恨不得什么事情都亲手去做,薛秀儿也就始终没有找到机会,但是,我保证薛秀儿居心叵测,”
  
      檀越冷笑道:“薛秀儿居心叵测,我看你也是其心可诛,”
  
  本站重要通知:你还在用网页版追小说吗?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会员同步书架,文字大小调节、阅读亮度调整、更好的阅读体验,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konglishi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