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邪门儿 > 第五十八章 谁在喊我

第五十八章 谁在喊我

檀越没有说透,但是我明白他的意思,
  
      天下三百六十行,行行都有祖师爷,
  
      青楼女子的祖师爷有三个,有地方拜管仲,是因为管仲首创了青楼,所以被尊为祖师爷,也有地方拜白眉神,白眉神,白眉赤眼,骑马持刀,相传是黄帝时的乐官伶伦,仙号洪涯,青楼女子本属乐籍,拜音乐之神为保护神,也就不足为奇了,
  
      只有旧时京城八大胡同的人拜吕洞宾,因为,吕洞宾曾经点化过青楼女子成仙,她们拜吕洞宾,也是希望有一天能被人“点化”,说直白点就是有人赎身,
  
      相传,被吕洞宾点化成仙的青楼女子就是白牡丹,《吕洞宾三戏白牡丹》的故事也曾流传一时,故事里,白牡丹原本是牡丹花化人,所以才有被吕祖点化一说,
  
      如果薛秀儿的法术真是传自隐身八大胡同的某位术士,她不拜吕洞宾,反过头去拜白牡丹,那不是本末倒置吗,
  
      我想了想道:“檀越,你说的拜仙门是什么来头,”
  
      檀越解释道:“拜仙门其实跟东北的大仙儿、茅山神打术差不多,善于请神上身,他们能请来的神仙,仙位相对较高,据说,门主甚至能请金仙下界,但这只是传说,并没有人亲眼见过,”
  
      “拜仙门的人,都是随身带着神位,每日拜仙,请仙下界的速度极快,几乎是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就能请神入体,实力暴增,”
  
      “相传,拜仙门之所以能做到迅速请仙入体,就是因为他们身上都带着师门传下来的人皮仙符,这种仙符,往往是由师父用气血温养多年的符箓,或者干脆就是师父自己的人皮,”
  
      檀越说到这儿顿了一下:“拜仙门属于正派名门,请仙不请鬼,所以,我才说不准薛秀儿究竟是不是拜仙门的人,”
  
      “她是不是拜仙门的人不重要,关键是怎么把她找出来,”
  
      我正皱眉时,原本蹲在地上的小冰一下子站了起来:“谁,谁喊我,谁在喊我,”
  
      “你确定有人喊你,”我距离小冰还不到一米,她能听见的声音,我不可能听不见,哪怕是鬼在叫魂,我也不可能毫无察觉,
  
      “别喊了,”小冰捂着脑袋尖叫道:“别喊了,求求你不要喊了,”
  
      檀越从身上抓出一枚桃木钉,啪地掰成了两截,塞进了冰儿的耳朵里:“你冷静点,谁在哪儿喊你,”
  
      “好像是个女的,她故意拖着长声喊我,你们没听见吗,”小冰忽然尖着嗓子叫道:“杨寒冰,杨寒冰,她就是这样叫我的,你们没听见吗,没听见吗,”
  
      “她又在喊我了,又在喊我……”小冰指着棚顶:“她在我头上喊我,就在我头上喊我,你们看,你们看啊,”
  
      我只觉得身上的汗毛一下竖了起来:“谁都别抬头,”
  
      我进来的时候曾经看过屋顶,我现在正好站在大梁下面,如果梁上有人,应该不会离我太远,
  
      “对呀,别抬头啊,”小冰忽然呵呵笑道:“老辈人说了,吊死鬼带人的时候,都会趴在梁上往下看,谁要是跟他对视在一起,马上就不能动了,那时候吊死鬼会把绳子套在他脖子上……”
  
      “闭嘴,”我厉声喝道:“都别抬头,抱着脑袋蹲地上,别出声,”
  
      我往檀越的方向点了点头,后者从身上拿出一面镜子,往梁上照了过去,我距离檀越不算太远,正好能看见镜子里的倒影,
  
      镜子里只有空空的三根大梁,连一个人影都看不见,可我却偏偏觉得头上有人:“往边上转一下,”
  
      檀越的镜子刚刚挪动了一下,我就从镜子里看见了半张人脸,那人挪开了屋顶的一块瓦片,从屋顶缺口上探出半个脑袋,侧着眼睛从上往下看了过来,
  
      檀越反手一鞭抽向房梁,长鞭在梁上连绕了两圈之后缠在了一起,檀越右手猛然发力之间,两脚蹬住地面,一跃而起,跳到了梁上,
  
      他脚掌刚一站稳,大梁两侧忽然传出咔擦一声巨响,碗口粗的房梁像是承受不住檀越的重量,两侧同时折断,整个落了下来,
  
      我侧身躲开砸落的房梁之后,大殿屋顶上的瓦片已经像是下雪一样,铺天盖地地砸了下来,整个屋子一时间烟尘四起,隔着一两米的距离也无法看清别人的样子,
  
      其他人没用我喊,就开始往外猛挤,我却在混乱之中滑出一步,伸手扣住了小冰的腕子:“沈凝梦说话,”
  
      大殿里早就乱成了一团,到处是人,到处是灰,砖头瓦片又在落个不停,我能扣住小冰已经是侥幸了,再想找沈凝梦,却已经不知道她跑去了那里,
  
      “我在这儿,”
  
      “我在这儿,”
  
      两个声音在同一时间,不同的方向响了起来,
  
      我仅仅一愣的工夫,远处就传过来一声木梁砸在青砖上的巨响,紧接着,大殿里的烟尘像是被风吹了一样,暴卷而起,本来就乌烟瘴气的大殿,这一下更是变得烟尘满布,我的眼睛想睁都睁不开了,
  
      就在我伸手去挡眼睛时,忽然感到小冰被我拉住的胳膊猛地一轻,等我本能地收手时,手里却只剩下了一条血淋淋的胳膊,断手上的肉已经全被撕成了碎条,
  
      小冰生生撕开了自己的一条胳膊,从我手里逃出去了,
  
      “救命……”
  
      我还没来得及去追小冰,两个沈凝梦又同时尖叫道:“救救我,我的腿断了,”
  
      从大殿房梁折断,屋里烟尘四起,小冰折断手臂,到沈凝梦拼命呼救,全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不仅让我应接不暇,也给我出了一道难题,
  
      我是去找沈凝梦,还是去追小冰,
  
      找人,我就得和檀越奔向不同的方向,等我们找到了真的沈凝梦,小冰只怕已经无影无踪了,
  
      追人,如果沈凝梦真被砸在梁下,又该怎么办,
  
      我左右为难时,檀越忽然喊道:“沈凝梦在我手里,”
  
      “排骨追人,”
  
      我喊过一声之后,排骨立刻狂吠了两声,引着我往正北的方向冲了过去,
  
      我记得那个位置没有大门,等我冲到墙边时,果然看见一扇被撞碎的窗户,
  
      排骨早就顺着窗户跃向屋外,我也跟着跳了出去,追着排骨跑出三四十米之后,小冰的影子忽然在我眼前闪了一下,就钻进了附近的一座偏殿,
  
      等我赶到门口时,正看见垂着半条断手的小冰,在一步步走向神台的位置,
  
      我伸手拍了拍躁动的排骨,示意它不要出声,自己却一直在盯着小冰的背影,
  
      小冰走到神台前面,踩着自己滴落的血迹,慢慢侧过身来,一只手按着神台爬了上去,盘着腿坐在了神台正中间,从她坐稳的那一刻开始,我就感觉到小冰没了声息,七窍当中跟着渗出了鲜血,两只睁得溜圆的眼睛一点点翻了上去,好像是看向自己的头顶,
  
      片刻之后,我就看见神台正上方凭空抻出来两只人脚,看上去就像是有人用手抓着什么东西支撑着身体,从看空踩向小冰的肩膀,
  
      没过多久,那道人影就完全露了出来,蜷着身子蹲在了小冰头顶,两手按在她的天灵盖上,好像正在准备发力……
  
      那人从头到脚都是漆黑一片,身材也只有一米左右,看着就像是个穿了黑衣服的小孩儿,正咬牙切齿地在抓小冰的脑袋,
  
      黑影的五指本来已经抱住了小冰的脑袋,却忽然转头往她胳膊上看了一眼……
  
      “啊”黑影发现小冰少了一条胳膊之后,陡然怒吼了一声,两手同时抱住小冰头顶两侧,使劲一扭,生生把她的人头给拧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