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邪门儿 > 第五十九章 你想干什么

第五十九章 你想干什么

小冰的人头虽然被黑影提在手里,两只眼珠却狠狠地转向了眼角,就好像是要回头去看抓住她头发的究竟是谁,
  
      那条黑影也好像是察觉到了小冰的恨意,伸出一只手,贴着小冰的脸颊摸向了她的眼角……
  
      对方的手指将要触碰到小冰的眼皮时,我脑海里忽然灵光一闪,双手先后扬动之间,两把飞刀一前一后地直奔黑影的方向飞射而去,刀刃破空的啸声凛然而起时,黑影也像是感到危机忽至,提起小冰的脑袋挡在了自己身前,
  
      我打出的飞刀在电光火石之间钉进了小冰的眉心,半尺长的刀锋没进小冰颅骨两寸才停了下来,流星赶月似的第二把刀接踵而至,紧贴着小冰的头皮,穿过了她被拎在半空的头发,直奔黑影的咽喉电闪而去,
  
      飞刀带起的寒芒消失在小冰发髻当中时,一声凄厉刺耳的鬼哭跟着拔地而起,鬼哭的余音还在大殿里回荡时,那道黑影已经在飞刀的锋芒下炸成了一片磷火,
  
      失去支撑的人头蓦然落向地面时,我的第三把飞刀也雷霆而至,刀尖从人头左耳上穿过之后,带着人头倒飞三尺,把那颗首级钉在了墙上,
  
      我踹开大门,快步抢到墙边,伸手把人头给摘了下来,
  
      这时,小冰两眼的瞳孔已经聚焦在了插入她额头的那把飞刀上,看上去就像是翻着眼根在看钉死她的夺命飞刀,
  
      “我知道你没死,跟我走,”我手提着人头,大步走回原处时,檀越已经把人聚集在了一起,刚才藏在偏殿里的人,除了少数几个受了点轻伤之外,大多数都安然无恙,
  
      导演看见我拎着一颗血淋淋的人头走回来时,吓得面无人色:“你……你把她杀了,”
  
      我抬手把那颗脑袋扔在了地上:“檀越、沈凝梦,你们两个站到边上,剩下的人分成两队,一对一,面对面站好,”
  
      “左边那排人转过身去,把手背到背后,右边的,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马上把他们的手捆起来,捆得越结实越好,”
  
      我话一说完,那些人就开始战战兢兢地去找绳子,或者干脆把自己的外衣脱下来,当成绳子捆住了同伴的双手,
  
      沈凝梦被眼前的情景惊得目瞪口呆,似乎想不明白,一群人为什么会像是木偶一样听我摆布,
  
      其实,这里面的道理非常简单,这些人从来没经历过生死拼杀,也算过惯了安逸的生活,早就失去了人与生俱来的野性,
  
      老核桃跟我说过,越是上过学,念过书、过惯了安稳日子的人,遇上大事儿就越容易服软,因为他们想得多,顾忌也多,谁也不想先出头,
  
      他曾经亲眼看见过,四个小日本押着一百多人往山里走,说是拉去修工事,看那些人的打扮应该是从哪个学校抓过来教员和学生,他们明知道,这一去可能再回不来了,可是偏偏就没一个人敢往外跑,走路的时候还能自觉的排成一队,
  
      那四个押人进山的小日本,其中有一个连枪都没带,
  
      要是他们有胆子反扑,就算死上几个人,也能把四个小日本活活掐死,可是,那百多号人,却被小日本像是赶羊一样赶进了山里,
  
      这要换成一百多号土匪,小日本要是不出五十人,不抬两挺机枪,都不敢带他们往山边走,
  
      所以老核桃才告诉我,遇上有家有业、念过书的人,就算他们人多也不用怕,他们不敢跟你玩命,唬住一个,其他人就不敢动了,
  
      现在的情景就跟老核桃说的差不多,
  
      我等到他们把人捆好了,才开口道:“再一对一站好,还是右边捆左边,赶紧的,动作快点,”
  
      没一会儿工夫,就剩下导演和一个剧务没被捆上了,我让他们把人都摆正坐好之后,抬脚踢了踢地上的人头:“去把薛秀儿给我找出来,说我要见她,”
  
      人头在地面滚了两圈之后就不动了,我自己点起一根烟抽了起来,等我把烟抽完,才慢悠悠地开口道:“薛秀儿,我知道你已经来了,出来吧,”
  
      我见附近没有动静才继续说道:“这个地方看着不小,其实是个野庙,你把人弄到野庙来的目的,我已经知道了,”
  
      野庙,说白了,就是有人随便修出来的庙宇,或者道观,当然,荒废的庙宇也能成为野庙,
  
      野庙最大的特点就是庙里没有特定的神明,里面供奉什么神明,全看附近百姓往里摆什么,
  
      我就亲眼看过,有人把仙位、佛像全都摆在一个庙里,还不分主次地供在一起;供桌上的祭品也是五花八门,荤的素的、生的熟的乱七八糟,庙里没有主持、没有庙祝,也就不会有人教你怎么上香,香炉里面乱插一气,拜庙的人也不会去喊什么神佛的名讳,就是一个劲儿地喊大仙儿,
  
      我们现在所在的废庙,也可以算作是野庙,
  
      我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你把人弄进野庙里,就是想让他们归位,或者说是想让他们死在神台上,用尸体代替神像,”
  
      “要是我没弄错,你是打算在这里布置什么阵法一类的东西吧,如果,我让你布不成阵,你会怎么样,”
  
      我声落不久,就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飘忽不定地传了过来:“你很聪明,仅凭两次交手,就能判断出我在让鬼神归位,你说对了,又能如何,你看得住一个沈凝梦,护得住那么多人吗,只要给我时间,别说你把他们捆起来,就算你把他们四肢全都打断,我也一样能把他们弄走,”
  
      “也许,我还有更好的办法呢,”我说着话,信步闲庭地走到道具组的帐篷附近,一边在里面翻着东西,一边问道:“我现在很好奇,你怎么会控制住了刘姨,”
  
      薛秀儿大概也想看看我要做什么,不但没去阻止我,反倒顺着我的话跟我聊起天来:“每个人都有想要的东西,刘姨不在乎沈凝梦会跟谁在一起,只要她能借着沈凝梦得到荣华富贵,就是把沈凝梦变成白牡丹,她也不在乎,”
  
      “表面上,她在看着沈凝梦,防止她移情别恋;实际上,那是她没有找到合适的下家,程明嘛,勉强算是入她法眼,所以,她才对程明的殷勤听之任之……”
  
      “但是,一个人的耐性终归是有限的,她等不及沈凝梦身后的人来给沈凝梦送水晶鞋,把她从灰姑娘变成王子妃,所以,她找到了我,让我帮她联系一个合适的买家,一来二去,她就成了我的囊中之物,”
  
      “本来,我是想把人皮符贴在沈凝梦的身上,姓刘的带给沈凝梦的人皮符,就是我做的圈套,只要一次成功了,沈凝梦就会尝试第二次,如果不是你拿走了人皮符,沈凝梦已经栽在我手里了,”
  
      沈凝梦冷声说了句:“无耻,”
  
      也不知道,她究竟是在骂刘姨,还是在骂薛秀儿,
  
      我从帐篷里拎出了一个包裹:“爆料我是沈凝梦男友的人,是谁,”
  
      “刘姨,”薛秀儿说道:“她的目的,就是赶快把你逼走,沈凝梦失去了保护,我才更容易下手,”
  
      “后来爆料沈凝梦流产的人也是她,”我明知道那人不会是刘姨,仍旧这么问,只不过是为了验证我的一些想法,
  
      “当然不是,”薛秀儿笑道:“她还指望着沈凝梦能带她鸡犬升天呢,又怎么会干这种自毁前程的事儿呢,那个爆料人,也不是我,我想,大概是沈凝梦的竞争对手吧,”
  
      薛秀儿不等我再问就说道:“我还可以告诉你,我只不过是利用了有人把沈凝梦推上风口浪尖的机会,把剧组骗进山而已,”
  
      薛秀儿不疾不徐地说道:“我的话说完了,你拖延的时间也够久了,现在,让我看看你想干什么吧,”
  
  公告:笔趣阁免费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wanbenhe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