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邪门儿 > 第六十章 釜底抽薪

第六十章 釜底抽薪

薛秀儿明知道我在拖延时间,却丝毫没有犹豫地在跟我说话,只能证明,她也在等待时机,
  
      “你不该跟我说话,”我转身冷笑之间,抬手把包裹扔在了人堆里:“你混在剧组那么长时间,应该认识这个东西吧,”
  
      “炸药,”薛秀儿的声音里终于带起了一丝惊恐:“你想干什么,”
  
      我扔出去的东西,正是剧组用来做烟火特效的炸药,
  
      我倒背着双手走到包裹边上,从里面抽出一根引线:“这东西虽然比不了军用炸药,但是也能炸死人吧,”
  
      我拉着引线走了几米:“你不是准备让众神归位吗,如果我把他们全都炸成了碎肉,我看你拿什么归位,”
  
      薛秀儿还没开口,导演立刻惊叫道:“别,你不能……这是谋杀,真正的谋杀,”
  
      “闭嘴,”我拔枪指向了导演:“从现在开始,谁都别出声,谁出声,我先杀谁,”
  
      导演吓得没了动静,薛秀儿却冷笑道:“你不会杀人,只要你敢点火,我就把先前被我带走的人全都放回去,他们随便回去一个,就会指认你故意杀人,到时候,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也会被抓回来明正典刑,”
  
      我摇着一根手指道:“你错了,他们就算指认,也只会指认李孽而已,你觉得李孽这个名字会是真名吗,还是你觉得,我现在这张脸会一成不变,”
  
      薛秀儿敢在天子脚下肆意杀人,肯定不会使用真实身份,推己及人,她很容易相信我用的也是化名,而且,易容这种事情,在江湖上屡见不鲜,谁能保证,自己看到的就是一张真实的面孔,
  
      况且,我身边还有檀越,
  
      檀越的名字,也不像真名,
  
      更重要的是,他平时不怎么说话,也不爱笑,用人皮面具易容的人,大多数时间都是面无表情,而且很少说话,戴了人皮面具的人,面部表情不太自然,尤其是发笑时,更容易被人看穿,有檀越这么一个强力的佐证在场,薛秀儿更容易上当,
  
      果然,薛秀儿沉默了半晌之后,才开口道:“你想怎么样,”
  
      我沉声道:“很简单,打开门放我们出去,”
  
      “你们两个可以走,沈凝梦必须留下,”薛秀儿的语气中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
  
      她话音一落,我就拉着了引线,
  
      引线上的火星在我脚下哧哧带响地向人群中移动时,一群人也一下炸开了锅,有人挣扎着想站起来,有人干脆倒在地上往旁边滚,更多的人却只知道嚎啕大哭……
  
      檀越不等我开口,就甩开鞭子把站起来人又给抽回了原位:“都给我回去,”
  
      我却像什么都不知道一样淡然开口道:“你觉得是沈凝梦重要,还是众神归位重要,我带走沈凝梦,剩下的人随你处置,大家皆大欢喜,如果,你想强留沈凝梦,咱们大不了一拍两散,”
  
      薛秀儿沉声道:“我们可以换一个条件,你把沈凝梦留下,我翻倍给你佣金如何,”
  
      引线上的火星越闪越急,我自己却始终站在炸药附近,摆出一副打算同归于尽的架势,抱着肩膀举头望天,
  
      薛秀儿像是比我还急:“你疯了吧,你不要命了吗,”
  
      我毫不在意地说道:“救不了沈凝梦,我肯定比死还惨,只要能带她走,就算我杀光了整个剧组,也一样有人给我平事儿,”
  
      薛秀儿可能不在乎沈凝梦的背景,但是,她多少也应该知道沈凝梦背后的人能力不小,我故意拿他扯虎皮,就是为了给对方施加压力,
  
      “你先等等……”薛秀儿急声道:“给我时间考虑一下,”
  
      “没炸之前,你都可以考虑,”
  
      “先停下,快炸了,”薛秀儿的尖叫声一下引爆了人群,被我捆住的人全都撕心裂肺地喊了起来,几个女生的尖叫声差点儿震坏了我的耳膜,
  
      就在这时,远处的导演忽然扑了过来,伸手往引线上抓了过去,他手指还没碰到引线,我立刻抬手往他身上连开了三枪,后者立刻血肉模糊地倒在了地上,
  
      薛秀儿尖叫道:“停下,停下,我答应你,”
  
      薛秀儿话音刚落,我袖管里的飞刀也跟着脱手而去,飞刀紧贴着包裹的外皮割断引线之后,才落在了地上,
  
      直到这时,嘴里冒着血沫的导演才抬起手来指着我道:“你……你……”
  
      “我怎么样,”我冷笑道:“如果你没和薛秀儿勾结,怎么会把剧组带到这种荒山野岭,她又怎么能在剧组里自由出入,所以你该死,”
  
      “你……”导演的手指颤抖了两下,死不瞑目地倒在了地上,
  
      我不耐烦地道:“姓薛的,开门吧,”
  
      “算你狠,今天的事情不算完,”薛秀儿冷哼之间,寺庙的两扇大门砰然倒地,门后面也露出了弯弯曲曲的山路,
  
      我抬手割断了两个人身上的绳子,拿着枪比划了两下:“你们两个往出走,”
  
      那两个人迟疑了半天,才从地上站起来,颤抖着双腿一步步挪向门外,直到他们两个出了门,才撒腿往山下跑去,眨眼工夫就消失在了我的视线当中,
  
      我马上又割开几个人身上的绳子:“你们继续,”
  
      有了那两个人开头,这些人再没犹豫,撒腿就冲出了庙门,
  
      藏在暗处的薛秀儿冷笑道:“你太小心了吧,”
  
      “小心行得万年船,”我说话之间,又往别人身边走了过去,这回,还没等我去割绳子,先前被薛秀儿贴了人皮符的人忽然挺身站了起来,四肢猛然发力,崩断了身上的绳索,分头往我和檀越的方向扑了过去,
  
      我和檀越虽然早有准备,但是对方不仅来势汹汹,而且带着一种生死相搏的悍气,几乎不顾一切地放开防御,向我们两个猛攻而来,我和檀越顿时被对方逼得连连倒退,
  
      薛秀儿哈哈笑道:“你的心还是不够狠,明明想要救人,还装出一副宁可我负天下人的样子,简直可笑至极,如果你真能扔下他们不管,我或许还拦不住你,现在,你就给我留下吧,”
  
      “想留我,也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我冷笑之间已经站稳了脚跟,双爪?扬,向对手反击而去,我的对手还没完全归位,充其量只是被某种法术迷失了心智,出手虽然猛烈,却毫无章法,短短几招之间就被抓住了空隙,
  
      我眼看着一个人挥拳向我打来,却不避不闪地反迎了上去,对方的拳头刚在我胸前打出了一声巨响,我的双手便同时抓住对方的手臂,上下猛一较力,生生把他的手臂掰成了两截,
  
      我跟着往前迈出一步,抬手抓向对方的脖子,右手五指同时插入对手咽喉之中,猛然握紧,对方的喉结在我手中爆出一声轻响之后,他的身体也跟着瘫倒了下去,
  
      我还没来得及甩开尸体,另外一个人已经再次向我冲来,我正准备回手御敌,远处的沈凝梦忽然发出了一声尖叫,等我回身时,却看见她身边凭空出现了一道人影,对方几乎是在沈凝梦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将她的双手反剪在身后,把人给拖向了远处,
  
      “住手”
  
      我怒喝之中,那人已经把手按在了沈凝梦的咽喉上:“想让我住手已经晚了,”听说话的声音,她应该就是薛秀儿,
  
      薛秀儿笑道:“什么叫聪明反被聪明误,你就是最好的例子,你以为我真有心情跟你聊天,我只是在悄悄发动人皮符罢了,可笑,你还自以为是地觉得导演就是我的内应,让他糊里糊涂地做了冤死鬼,”
  
      我微微一愣:“他没被你控制,那他是怎么把人带到这儿来的,”
  
      薛秀儿得意道:“有时候,想达到自己的目的,不一定非要去控制对方,暗示就足够了,”
  
  公告:笔趣阁免费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wanbenhe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