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邪门儿 > 第六十三章 缸

第六十三章 缸

“嘎嘣”
  
      我的拳头不自觉地握出了一声脆响。
  
      我的怒意无关于什么尊严或者面子,而是来自于漠视,一种自以为是的漠视。
  
      那一刻,在沈凝梦的眼里,我只是一个跳梁小丑,而她却是高高在上,轻蔑甚至无视我这种低俗人物的神女。
  
      我只觉得心里火气直往上涌,脚下不自觉往前走了一步:“你再说一遍。”
  
      “李哥。冷静点保护凝梦!”程明一看拦不住我,干脆下了命令。
  
      十多把枪同时往我身上指过来时,对方的手指也按上了扳机,排山倒海似的杀气带着浓烈的窒息感在一瞬之间向我压迫而来。
  
      我本能地把手伸向背后时,檀越忽然上前一步:“沈凝梦有问题。”
  
      程明先是一愣,马上下意识地问道:“不会吧?”
  
      我也猛省过来。沈凝梦虽然清冷,但是并不自负,更不会咄咄逼人。就算看不惯我的做法,也会选择无视,而不是在这个时候跟我针锋相对。
  
      我的目光顺着沈凝梦的面孔微微下移时,忽然看见她左手袖口的位置上,露出了一块像是纹身似的青色印记。
  
      “人皮符!”
  
      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她也被人给贴上了人皮符。
  
      “围住她”
  
      我话没说完,沈凝梦已经闪身扑向了程明。刚才我们因为正在对峙,我、程明、檀越正好站成了一个品字形,程明的方向只有他一个人在,对于沈凝梦来说,也是突围的最佳途径。
  
      果然,程明见到忽然扑来的沈凝梦,仅仅是下意识抬了抬手,就把手枪收了回去,身子往后一侧,干脆给她让出一条路来。
  
      “站住!”
  
      我和檀越同时出手,一个伸手抓向对方的肩头,另外一个扬鞭缠向了对方的脚踝。
  
      就在我们两人即将碰到沈凝梦时,程明却忽然从斜下里冲了出来,吊着膀子用肩头迎向我的鹰爪,一只脚也跟着往檀越的鞭子上踢了过去。
  
      糟糕!
  
      檀越下手还算有分寸,可程明往我手里迎过来的,却是他受了伤的胳膊,如果我一爪抓实,他肯定要伤上加伤,我不得不中途变招,硬是把手缩回了一半。
  
      就在眨眼之间,檀越的鞭子已经缠上了程明的左腿,后者一个立足不稳,整个人直接栽倒在了地上。旁边冲上来搀扶程明的士兵也一下子挡住了我的去路。
  
      我转身之间大吼道:“排骨,咬她!”
  
      跟在附近的排骨陡然前扑,张口往沈凝梦腿上咬了过去。锋利的狼牙仅差分毫地从沈凝梦小腿上擦身而过,虽然扯掉了沈凝梦的一块皮肉。却没能咬实她的小腿,眼看着对方从自己眼前逃向远处。
  
      “拦住那只狼!”
  
      “别开枪”半躺在地上的程明喊了一声之后,我眼看士兵调转了枪口,当即一步窜到士兵身前。伸手抓住枪管,猛然把枪口举向空中时,对方也扣动了扳机,机枪几乎擦着我头顶喷出了一串火舌。
  
      “别开枪。别开枪把枪放下!”程明也没想到士兵会开枪射击,吓得蹦了起来气急败坏的吼道:“谁让你开枪的”
  
      “闭嘴!带你的人回去!”我吼过一声之后,撒腿往沈凝梦逃走的方向追了过去。
  
      程明并没听我的话,仅仅迟疑了一下就带着人跟了上来。檀越在我身后边跑边喊道:“程明。我警告你,一会儿不管出现什么状况,必须听我们指挥。否则,害死了沈凝梦。你就是罪魁祸首。”
  
      程明一言不发闷头往前猛追,天知道,他有没有把檀越的话听进去。
  
      沈凝梦身上怎么会忽然出现人皮符?
  
      先是薛秀儿,后是沈凝梦,都在往同一个方向逃窜,那边究竟有什么?
  
      一个个问题在我脑子里飞闪而过,可我却偏偏没有时间去考虑其他,只能一路追下去。
  
      我眼看沈凝梦从荒庙背后的缺口上跳出院子,自己也跟着一个起落,站到了墙外。
  
      这时,沈凝梦已经停在了一口贴着灵符的陶缸前面。
  
      坐缸?缸葬?
  
      坐缸,是高僧圆寂。或者道士羽化时的仪式,他们用的全都是特制葬缸。可我眼前的这口缸,除了颜色漆黑、个头大了一些之外,跟农村用的水缸没有多大区别。
  
      要说是缸葬也不对。我听说过缸葬。就是将尸体放入一种陶制容器里埋葬的习俗。葬人用的“瓮棺”,大多是两个瓮对接,合扣起来,而且两个瓮底都有一个小孔。意思是便于死者的灵魂出入。
  
      沈凝梦面前的那口大缸上面扣着的却是一个白铁打造出来的盆形器皿,铁盆上方就算是有孔,也应该是被灵符压住了。那是不让鬼魂进去的意思?
  
      更重要的还是,缸葬很久以前就有。比坐缸出现的时间还早,但是缸葬的事情都是在黄河流域出现的,东北从来就没有这种埋人的习惯。
  
      我看清了那口大缸之后,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管那口坐缸里究竟是和尚还是道士。作为最后镇压荒庙诸般鬼神的存在,都不是我们能惹得起的东西。
  
      沈凝梦却在这时,伸手抓向了坐缸上的灵符。
  
      “阻止她!”
  
      我和檀越几乎是不分先后地往沈凝梦身边扑了过去,我想要伸手按她肩膀已经来不及了,只能侧身划开两步,扬手打出一个核桃直射对方手腕。与此同时,檀越的长鞭也拦腰往沈凝梦身上甩了过去。
  
      我们两人出手,虽然快如电光火石。但是相比沈凝梦的手掌却仍旧慢了一步。我眼看核桃快要贴近对方手腕时,沈凝梦的指尖已经抓住了灵符。
  
      就算我的核桃能打伤对方手腕,也阻止不了她撕掉符箓。被逼无奈之下,我再次扬手。双刀齐发封向缸口。这一刀,不求杀敌,只是为了争取一点时间。
  
      电光火石之间,铁核桃毫无疑问地击中了沈凝梦的手腕。后者的手势跟着一偏,指尖却把灵符扯了下来。两把飞刀也后发先至地插进了两只缸口之间的缝隙。
  
      蓦然,陶缸当中发出了一声金戈交鸣似的巨响,就好像是两把兵刃在坐缸里相撞在了一起。剧烈振鸣在缸里回旋激荡之间。像是凝聚成了一声炸响,坐缸四周也同时炸出了丝丝细纹。
  
      “快走!”
  
      我吼声没落,檀越的鞭子就已经缠住了沈凝梦,生生把她给拖倒在地之后。立刻冲了过去,抓住鞭子在她身上连着缠了几圈,才把人给扛在了身上。
  
      我连飞刀都不去管了,转身护着檀越撒腿就跑。
  
      不是我不心疼自己的飞刀。而是把刀留在缸口还能起到短暂的压制作用,可以为我们争取一点儿时间。一旦我冒险收回飞刀,不仅马上就要面对未知的危险,还要顾及一个沈凝梦
  
      我冲到程明身边之后,却看见对方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不由得怒吼道:“你傻呀!快跑!”
  
      程明拎着手枪,微笑道:“护着凝梦快走,我殿后!”
  
      我顿时火冒三丈:“你特么疯了!想充好汉也不是这个时候”
  
      程明轻声道:“我不是想充英雄。我看得出来,没有人殿后,我们一个都走不出去。别耽误时间!”
  
      “妈的!”我现在真想揍他一顿,但是我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是实话:“老子陪你!檀越,你和排骨带着人先走。”
  
      我凛然回身跟程明并肩站在了一起:“把你们的军徽、军衔全都亮出来!”
  
      我听老核桃说过,国运越强,军威越盛。国运鼎盛时。大将带兵,神鬼避让,就算没有将星,军威也可以直接镇鬼。他当土匪那会儿,到处都是草头王,国运衰弱也就谈不上什么赫赫军威了,官兵进了山还没有土匪强。
  
      至于说,让官兵镇邪的事情,老核桃也只是听说过,并没有见识过。
  
      现在我已经被逼到这里,也就只能试一试了。
  
  公告:免费小说app安卓,支持安卓,苹果,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zuopingshu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