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邪门儿 > 第六十四章 一剑

第六十四章 一剑

片刻之后,坐缸里又传来一声炸响,蛛网似的裂痕瞬间从缸底蔓延而上,丝丝黑气紧跟着从裂缝当中倾泻而出,仅仅眨眼之间,整个坐缸就被笼罩在了一层黑雾当中,远远看去就像是一个立在山坡上的气团,
  
      “准备,”我抬手之间,所有士兵同时端起武器瞄向了远处,
  
      “上榴弹,”
  
      我不知道拿在军队手里的热武器究竟有没有用,俗话说“有枣没枣先打三竿子”,既然选择动手,自然得先用大威力火器,
  
      那些士兵扣紧了榴弹发射之后,一股令人窒息的杀意也从气团中汹涌而来,那一瞬间,我甚至觉得自己正在面对呼啸冲锋的千军万马,震撼、恐惧,甚至于绝望,同时涌上了我的心头,
  
      就在我几乎想要跪下来坐以待毙时,忽然感觉神智一清,再一次直面对手挺直了身躯我这时才发现,檀越不知道什么时候念动着经文,站到了我身边,
  
      后者发现我在看他时,仅仅向我点了点头,就再次念动了经文,要不是檀越及时返回,我们现在可能已经变成了一群坐以待毙的羔羊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都稳住,拿好枪,”
  
      那些人再次握紧了钢枪时,程明忽然说道:“李哥,对不起了,刚才我拦你只不过是本能地不想让你伤了凝梦,如果……万一,要是到了那边,我再给你摆酒赔罪吧,”
  
      “我喜欢活着喝酒,”我双手同时扣住了八把飞刀,
  
      就在我蓄势待发的当口,大缸里陡然传来一声爆炸,滚滚黑烟以水缸底部为中心向四方狂卷之间,我视线当中忽然出现了一把倒插的长剑,长剑下方才是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形,
  
      我之所以能看清那把长剑,是因为从缸里汹涌而出的黑气,好像是受到长剑的排斥,正在往四周避让,但是,长剑下方的人形却仍旧被包裹在黑气当中,
  
      程明终于压制不住内心的紧张,厉声怒吼道:“开火”
  
      “别开枪,”
  
      “别打剑,”
  
      我和檀越同时惊呼出声,却仍旧晚了一步,已经发生的事实不会因为我们的意志发生任何转移,密集的火力在一瞬之间覆盖了方圆几十米,
  
      几颗榴弹在同一时间轰然爆炸,冲天狂卷的火光当中也跟着迸起了一道寒芒剑被打飞了,
  
      仅仅刹那之后,一团从火光当中翻腾而起的红云,不仅闯进了我的视线当中,而且顶着密集如雨的子弹往我身前狂压而来,
  
      和尚,
  
      不对,应该说是一副穿着火红袈裟的金色骨架,立在缸里的长剑,就是为了镇压这副骨架,长剑被爆炸崩飞之后,它终于脱困而出了,
  
      等我看清对方的全貌,骸骨也已经压向了我们头顶,
  
      对方像是一瞬间挪动了十几米的距离,陡然出现在了我们头顶,我想用飞刀制敌,却已经失去了有效的距离,只能放弃飞刀,徒手迎了上去,
  
      “鹰击长空”
  
      我怒吼中双脚离地,腾空而起,周身衣物迎风狂震之间,两只手臂上同时发出一串爆响,双臂肌肉高高隆起的同时,两手也绷成了鹰爪的形状,
  
      我从学到这一式“鹰击长空”之后,还是第一次全力出手,双爪推出的刹那,尖锐风啸从我指缝间倏然而起时,蘸在我手指上的朱砂也在疾风之中翻飞,乍见之下就像是我的十根指头上同时燃起了烈焰,
  
      与此同时,对面的尸骸也向我抻出了骨爪,我眼看一双金灿灿的手掌犹如蛟龙翻爪一般从层层浓雾当中飞掠而出,毫无花俏地直奔我胸口抓来,那架势就像是要生生掏出我的心脏,
  
      “砰”
  
      短短瞬间之后,两只手掌就在空中猛烈撞击在了一处,我眼前刚刚闪过一团狂飞乱舞的黑气,整个人就凭空倒飞了几尺,右臂直接垂在了身边,怎么也抬不起来,骨骸破风历啸的第二爪紧跟着接踵而来……
  
      千钧一发之际,檀越忽然飞跃半空,双腿连环狂击之下,硬是挡住了对方夺命的一击,他也跟着闷哼一声,反向摔飞了出去,
  
      我和檀越几乎不分先后地落在地上,挣扎着支起了半边身子,
  
      “开火,开火……”
  
      程明怒吼之中带着士兵压向了骨骸,十几把枪疯狂扫射之间,凶悍至极的骸骨竟然被他们打得连连倒退,周身上下火星乱闪,
  
      成功了,
  
      还没等我松上口气,对方忽然用袈裟裹住身躯,单脚点地,身形飞旋,像是一只旋转的陀螺,陡然打进了人群,
  
      “散开……”
  
      我刚喊了一声,就见对方抓起一个士兵裹进了袈裟当中,
  
      片刻,仅仅片刻之后,血色袈裟就再次扬起,一个血淋淋的尸首也被人抛上了半空,袈裟下面的金色骨骸却罩上了一层热气蒸腾的人皮,
  
      对方披上人皮之后,再次向士兵的方向冲杀了过去,这一回,枪林弹雨再也压制不住对方的身形了,骨骸在一瞬间,杀入人群,伸手往两个士兵头顶抓了下去……
  
      “杀”
  
      我暴怒之间掌击地面,挺身而起,拖着一条手臂,扬动左爪冲向对方,
  
      檀越也在单脚点地的同时拔出短剑,合身而上,
  
      “全体后撤,带凝梦杀出去,”程明吊着一只手臂,另外一只手却频频扣动扳机,脚踏纷纭崩落的弹壳,向对方步步逼近,
  
      我们三个同时接近对方时,骨骸抓碎了士兵的头颅,提着两只血淋淋的手掌,霍然扭转身形,向我们这边扑了过来,
  
      我们三个都在拼命地移动,都想要最先跟对手全力碰撞,不为杀敌,只为给队友拼出一线生机或许,在骨骸杀掉第一个人时,后面的人就能找到空门,向对方发出致命一击,
  
      当我和檀越跟骨骸形成掎角之势时,我却陡然听到了一声刺耳的剑啸,
  
      有人出剑,
  
      有人出剑,
  
      一剑横空,神惊鬼惧,
  
      我只觉得自己心里想要拼死搏命的狠劲儿,在那一瞬之间被彻底粉碎,整个人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意识当中本能生出转身出手的想法,那一瞬间,我觉得真正的危险,不是我面前那具嗜血的骨骸,而是来自我身后的剑气,
  
      檀越大概也跟我同一想法,像是与我心意相通似的,猛然转身看向了身后,
  
      就在我们两人立足未稳的刹那间,一道寒气肆意、杀气冲霄的白芒,倏然从我们两人之间飞掠而过,刹那之后,凄厉的鬼哭就在我们身后拔地而起,震彻云霄,
  
      等我带着一身冷汗回头再看时,刚才还雄性大发的骨骸,已经四分五裂地散落在了地上,就连它那身袈裟也燃起了熊熊烈焰,
  
      一剑,
  
      有人一剑斩杀了骨骸,而我甚至没看见他怎么出剑,
  
      剑在何处,人在何处?
  
      等我想要找人时,却看见一个白衣如雪的青年男子怀抱着沈凝梦,朝我们走了过来,
  
      “你是谁,放下凝梦,”程明立刻举枪往对方身上指了过去,
  
      “住手,”我按住程明:“他没有恶意,”
  
      其实,我还有半句话没说出来对方就算是心怀不轨,凭我们几个,也挡不住他一招之威,
  
      那人把昏迷不醒的沈凝梦放在地上,抓起她被贴了人皮符的手腕,伸出两只手指轻轻一抹,就把人皮符给掀落在地:“你们的任务已经结束了,带着沈凝梦回去吧,”
  
      “结束,你是雇主,”我看见对方点头之后,才冷笑道:“我不觉得这件事儿结束了,起码,有些地方我还没弄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公告:免费小说app安卓,支持安卓,苹果,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zuopingshu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