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邪门儿 > 第六十五章 舍不得又如何

第六十五章 舍不得又如何

“有些事情,不是你应该好奇的,我再重复一遍,你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对方说完之后便站起身来,转身要走,
  
      “等等,”檀越上前一步:“你就是沈凝梦要等的人,”
  
      对方顿了一下,马上再次举步,
  
      檀越飞快地说道:“沈凝梦是自己贴上了人皮符,”
  
      这回对方真的停了下来,檀越对着他的背影道:“沈凝梦在我们的严密保护之下,不可能毫无征兆地被贴上人皮符,唯一的可能,就是她偷藏了一张灵符,最后自己贴在了身上,”
  
      对方的背影明显颤动了一下,我的目光也转向了沈凝梦,她的手臂上果然留着一块浅浅的印记,落在地上的人皮符明显带着被火烧过的痕迹,
  
      她应该是趁着我和檀越不注意,拿走了某个被我们干掉的假神身上的人皮符,可是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檀越沉声道:“沈凝梦从我们遇鬼开始,虽然害怕,但是并不惊慌,因为她知道,你应该就在附近,她想见你,所以她给自己贴上了人皮符,只有她陷入危机,你才会出现,”
  
      我冷声道:“沈凝梦该杀,你也该死,为了你们之间的纠葛,死了多少无辜,那三个士兵本来不应该这么死,”
  
      我话音一落,残存的士兵同时拉动了枪栓,那人身上跟着杀气暴起,我顿时生出一种被利剑悬在头顶的错觉,对方虽然没有回头,也没有任何动作,却像是一下子锁定了我全身要害,只要稍稍一动,他就可能让我身首异处,
  
      程明不知道出于什么考虑,紧握着拳头,厉声怒吼道:“全都把枪放下,”
  
      直到这时,那人身上的杀气才稍稍收敛,
  
      檀越沉声道:“你在逃避什么,”
  
      那人终于忍不住开口道:“这些不应该你来关心,”
  
      檀越步步紧逼:“当年,狂徒云破天能为心爱之人,剑指鬼神,逆战苍穹,你当如何,”
  
      那人双拳紧握:“狂徒当年血染战袍,断剑指天,阎某也曾为之热血沸腾,可是他下场如何,害人害己而已,”
  
      “那楚狂人呢,”檀越厉声追问:“狂人楚青丘敢为红颜逆天改命,怒闯鬼门,你又如何,”
  
      “他成功了吗,”对方暴怒道:“楚狂人寿数折损过半,红颜知己一夜白发,而今只能苟延残喘,那是他想要的结果,”
  
      檀越沉声道:“起码,他们敢赌,”
  
      对方一字一句地说道:“我赌不起,也输不起,”
  
      “读书习剑两无成,落拓江湖一狂生,”一向少言寡语的檀越一反常态地冷笑道:“狂生,阎骏逸,比起狂徒云破天、狂人楚青丘,你不配占用一个‘狂’字,”
  
      阎骏逸一言不发,拔腿就走,檀越急忙开口道:“等等,你不想等沈凝梦醒来,给她一个交代吗,”
  
      阎骏逸还没出声,我已经插口道:“交代什么,你是想让他讲讲自己怎么做局,把沈凝梦当成诱饵,消灭对手吗,”
  
      程明猛然抬头道:“什么意思,”
  
      “到这时候,你还看不出来吗,”我冷声道:“光凭一个薛秀儿,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弄出一个众神归位的大阵,最起码,也得有人完全封锁这座荒庙,他们才可能继续布局,”
  
      “剧组的人打听不到薛秀儿的背景,不是因为她背景深厚,而是因为她只不过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小人物,她背后另有势力支持,”
  
      “阎骏逸能察觉到沈凝梦遇鬼,难道,看不出她身边还有术士吗,他为什么一直忍而不发,到最后关头才现身,你自己好好看看他,他身上还沾着血迹,说明,他来这儿之前已经和人交过手了,”
  
      “有人想用沈凝梦乱他心神,他却反过来干掉了对手,我们在这儿拼死拼活,只不过是帮他拖延了一点儿时间而已,”
  
      檀越冷着脸道:“他说的是真的,”
  
      “是,”阎骏逸说完,头也不回地消失在了原地,我仅仅看他迈出了一步,他的人影就已经出现在了十米开外,等他迈出第二步之后,就已经消失在了我们的视线当中,
  
      直到对方消失,沈凝梦才睁开了眼睛:“他还是来了,我知道他一定会来,”
  
      “阎骏逸,”程明怒吼之间,狠狠地把枪摔在了地上,
  
      他不是不敢开枪,而是他明白,阎骏逸可以轻易地戳破他所付出的一切,
  
      只看沈凝梦凝望远方的神情就知道,程明永远不是阎骏逸的对手,
  
      这无关于实力或者势力,因为这本就是一场不对等的竞争,从一开始,程明就注定了要一败涂地,
  
      他可以开枪,但是那一枪不但伤不了对手,反而会打散沈凝梦和他最后的一点交集,
  
      我伸手拍了拍程明的肩膀:“带沈凝梦先走,我还要收拾一下战场,把我的飞刀找回来,”
  
      檀越还要说什么,却被我挥手阻止:“陪一下程明,我等会儿就过去,”
  
      他们几个走了之后,我找回飞刀,点起一支烟,坐在土堆上抽了两口,已经消失的阎骏逸悄然从断墙的阴影背后走了出来:“谢谢,”
  
      我淡然道:“没什么可谢的,你是雇主,”
  
      阎骏逸低沉道:“你的任务完成得很出色,而且还帮了我大忙,我欠你一个人情,以后如果有需要,可以到修罗堂找我,唐蝙蝠跟你说过我的事儿,”
  
      “没有,”我摇头道:“我故意说你做局,是因为我看见你的手一直在抖,虽然并不明显,但是作为一个出色的剑客,你的手不应该有一丝颤抖,除非,你当时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
  
      阎骏逸看了看自己的手:“还是修炼不到,”
  
      “这跟修为无关,”我直截了当地说道:“你明明有情,为什么偏偏要装作无情,”
  
      阎骏逸摇头道:“等你到了我这个级数,该来的事情,自然会来,有些事情,不是你的修为高深就可以改变的,就像云破天、楚青丘,他们都是一时人杰,却仍然无力回天,”
  
      “有时候,我也想像他们一样,轰轰烈烈地赌上一场,可是我怕输,我一旦失手,赔上的不仅是我自己,很多人都会跟着我一块儿死,也包括凝梦,”
  
      阎骏逸说到这里,站起身来:“好了,该说的,我已经说了,后会有期,”
  
      我回身道:“关于你布局的事情,我猜对了没有,”
  
      阎骏逸道:“对了一半,这次做局的人,是拜仙门的叛徒,他们会把目标锁定在凝梦身上,是因为她可能会引来正神归位,”
  
      我好奇道:“这座荒庙供奉的正神是那个和尚,”
  
      “不是,”阎骏逸摇头道:“是用来镇压金骨那把长剑的主人,至于是谁,我没弄清楚,那人跟我交手不久就被我击杀了,”
  
      阎骏逸话说之间忽然闪身离开了原地,等他回来的时候,手里已经多出了一把长剑:“你鹰爪功没练到家,双手达不到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的程度,遇上使用神兵利器的对手非常吃亏,这把剑还不错……”
  
      我看了看他手里的长剑:“不用了,那东西给我,也只能是拿来卖钱,我不会用剑,拿着反倒是累赘,”
  
      阎骏逸也没坚持,点头收起了长剑:“这把剑,我要了,作为交换,我过几天派人送一双鹰爪给你,”
  
      阎骏逸说完便迈步而去,我却忽然问道:“撮合程明、沈凝梦的命令也是你下的,你舍得,”
  
      阎骏逸的脚步微微一顿:“舍不得又如何,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若是在术道,就连命都不是自己的,”
  
      阎骏逸苦笑之间大步离去,始终没有再次回头,
  
  公告:免费小说app安卓,支持安卓,苹果,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zuopingshu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