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邪门儿 > 第六十七章 这人疯了

第六十七章 这人疯了

现在远水解不了火,我只能寄希望于沈凝梦那边有一个胆子够大的人,能帮我们拖延一下时间,
  
      电话那头的张晓霞沉默了几秒,语气却渐渐冷了下来:“李先生,酒店里下榻的都是有身份的人,如果你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最好不要在这个时候见凝梦,这会对她造成不好的影响,”
  
      我的声音也冷了下来:“是我没说明白,还是你没听明白,”
  
      张晓霞冷声道:“我听得很清楚,我必须郑重声明,有些事情可以私下说,但是不要在公开场合议论,如果,你没有其他事儿,我要挂电话了,”
  
      对方啪的一声挂了电话,我暗道一声:“糟糕,”
  
      “程明,上车,有事儿到车上说,”檀越把程明叫上来之后,再次发动了汽车,
  
      程明像是怕人听见一样,压着嗓子说道:“山子,你拿酒杯往张晓霞身上照一下,一下就好,”
  
      “怎么照,你是猪啊,”
  
      “李哥说了,你要是不敢照,把酒杯拎起来隔着玻璃看一眼也行……”
  
      “哭,哭你麻痹啊,不想死就赶紧憋回去,坐那儿别动……我不挂电话,”
  
      程明喊了一声之后,才捂着电话道:“李哥,怎么办,”
  
      “让他出来,小心点儿,别让张晓霞看着,让他去找沈凝梦,沈凝梦那边有辟邪的东西,”
  
      我纯粹是在信口胡说,张晓霞一直拦着我,不让我去见沈凝梦,究竟出于什么考虑,我不清楚,
  
      但是,张晓霞肯定没有被鬼上身,按她的话法,坐在她附近的人都有身份,光凭身上的气运,一般的鬼魂就不敢轻易接近,
  
      拿酒杯看人,那也纯属扯淡,谁的影子隔着一个酒杯都得变形,
  
      关键是这句话,你得看谁说,
  
      如果,有一个常年跟鬼打交道的人,忽然在大半夜告诉你,把酒杯拿起来往身边的人身上照一下,你心里不发毛吗,而且,这种事情还不能想,越想越害怕,
  
      只要能把那个山子给吓住,让他跑去找沈凝梦,我的目的就达到了,
  
      过了一小会儿,山子就从屋里出来了:“程哥,我现在怎么办,”
  
      “电话给我……”我拿过电话:“我是李孽,你听我说,你现在往沈凝梦那儿走,电话别挂,沿途无论看见什么奇怪的事儿,马上告诉我,明白,”
  
      “明白,明白……”山子拿着电话往外面走:“李哥,我是走楼梯,还是坐电梯,”
  
      “坐电梯,”我沉声道:“你就站在电梯口那儿,要是有人,你就往他脸上使劲儿吹一口气,要是他不往后退,你就放他进来;否则,说死也别让他进电梯,”
  
      山子颤抖着声音道:“我怎么拦着他……”
  
      “骂人,骂人你不会吗,往死里骂,不行就吐唾沫,记住,不管用什么办法,跑到沈凝梦那儿才是正经事儿,”我知道,骂人、吐唾沫这种事儿,对恶鬼其实没有什么作用,我这么做,自然有我的目的,
  
      高级酒店就算到了午夜,也一样人来人往,况且,现在才十点左右,要是有人在电梯里闹事儿,保安、服务员肯定要一拥而上,人聚得越多,人气也就越旺,要是能成功引发人群的怒火,至少也能压制恶鬼一段时间,
  
      没过一会儿,我就听见电话那边传来一声尖叫:“你有病啊,”
  
      山子肯定是往别人脸上吹气了,
  
      无论是谁,一开电梯门,冷不丁让人在脸上吐一口气,就算出于本能也会往后退,下面就看山子会不会吐唾沫了,
  
      “呸呸呸呸……”
  
      山子那嘴像是机关枪一样一通乱吐,电话那边惊叫声此起彼伏:
  
      “你是不是疯了,”
  
      “神经病啊,”
  
      山子真快疯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张嘴就骂,日爹草娘的什么都来,那动静大得都快喊破喉咙了……
  
      电梯口那边也跟着乱成了一片:“救命啊,有神经病,”
  
      “保安,保安……”
  
      “这里有人发疯啦,”
  
      “打人啦,打人啦,”
  
      我估计,山子可能是把某个想要进电梯的人给踹出去了,要不然那边不能喊打人,
  
      没一回儿,电话那头就传来一声关门的动静,山子也颤着声音问道:“李……李哥……我进来了,然后怎么办,”
  
      “去沈凝梦那儿啊,还能怎么办,一会儿不管谁拦你,都别管,使劲往沈凝梦那儿跑,不管用什么办法,就算是绑架她都没关系,只要能跟她在一块儿就行,听明白没,”
  
      “明……明白……啊”山子忽然像是女人一样尖叫了起来:“电梯里有人,有人啊……她在墙角蹲着呢,怎么办,怎么办李哥,”
  
      “别害怕,”我心里也是咯噔一声:“你听我说,我说一句,你说一句,别的什么都别说,知道没,”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我知道这个时候念《道德经》没用,而且我也背不全,但是现在我也只能拿《道德经》给山子壮胆了,
  
      人鬼相争,七分是术,三分是胆,人被吓着了,胆气一泄,气势就先败三分,往后还拿什么跟鬼斗,胆气在了,厉鬼也怕三分,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山子那是扯着喉咙在喊,没喊两句,嗓子就破了声儿,那动静就跟鬼哭没什么区别,我听着都替他捏了把汗,
  
      程明这边急得直跺脚:“檀哥,你倒是快点啊,”
  
      檀越差点儿没把汽车给开飞起来,我眼看着汽车冲过了亮着红灯的十字路口,一辆卡车直奔副驾驶的方向冲了过来,
  
      我这边本能地往旁边挪了下身子,就听见车门外边咣当一声巨响,卡车的保险杠在我视线里飞出去五六米远,在公路上砸出了一串火星,
  
      檀越就这么贴着对方的车头冲过了十字路口,他的车刚开过去,我们后面就传来一连串撞车的动静,也不知道多少辆车在我们身后撞成了一串,
  
      没过多久,两辆警车就闪着警灯从后面追了上来,
  
      程明往后看了一眼:“别管他,天塌了,我顶着,”
  
      不用他说,檀越也没打算去管警察,一脚油门下去,撞翻了警察拦在前面的路障,猛一打轮,跟一辆警车擦肩而过之后,我们的汽车像是陀螺一样,在公路上连转了两圈,才头向后停了下来,
  
      我这边还觉得天旋地转,檀越马上又一脚油门,甩开方向盘,在马路上兜了一个大圈,直接把车开上了人行道一半之后,压着路基掉过头来,再一次向酒店的方向开了过去,
  
      檀越这边还在跟警察飙车,电话那头已经炸开了,要是没弄错,山子肯定是出了电梯,也不知道是在跟谁声嘶力竭地大吼:“电梯里有鬼,有鬼你们看……放开我,快点放开我”
  
      “快,快再来几个人……”
  
      “这人疯了,”好像是有保安在拦山子,
  
      山子尖叫道:“都给我滚谁过来,老子捅了谁,”
  
      “他有刀,”
  
      “哎呀……”
  
      “叫救护车”
  
      “警察,警察呢,不是已经报警了吗,”
  
      “快点拦住他,用警棍,”
  
      “他往沈凝梦房间跑了……”
  
      电话那头已经乱成了一团,最少也有十多个人在到处乱喊,看来,山子是因为惊吓过度,从人堆里冲出去了,
  
      “沈凝梦开门,快点开门哪,李哥让我来找你,你快开门”
  
      “不许动,警察,”
  
      “哐”
  
      电话那头陡然传来一声巨响,应该是山子一脚踹坏了房门,冲进了屋里,
  
      “嘿嘿嘿嘿……”山子忽然在电话里一阵怪笑:“沈凝梦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