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邪门儿 > 第六十八章 不该过问

第六十八章 不该过问

“沈凝梦死了,”
  
      山子的声音不大,却像是一声炸雷,震得程明头晕目眩,
  
      几秒钟之后,程明发疯似的从我手里抢走了电话:“你他么再说一遍,”
  
      “沈凝梦死了……”
  
      山子说完这句话之后,电话那头就乱成了一团,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喊,又喊些什么……
  
      程明像是傻了一样,连电话摔在了车里,都丝毫没有发觉,我伸手点住他的穴道,总算是让他情绪缓和了一点儿,
  
      檀越用最快的速度冲向了酒店,我看程明稍稍冷静了一些,才抓着他的胳膊使劲儿晃了两下:“别发傻了,赶紧打电话联系人,要不,咱们进不去酒店,”
  
      程明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拿起电话打了过去:“二叔,我这边遇上了点麻烦……”
  
      等他挂了电话,檀越也把车开到了酒店门口,我们几个刚一下车,就被警察和酒店的保安给围在了中间,
  
      程明喊了一声:“谁是刘队,我是程明,”
  
      人群里走出来一个警察,把我们几个给带进了酒店,
  
      我走进沈凝梦的房间之后,第一眼看见的就是满屋的鲜血,
  
      大半个房间都已经被血染成了红色,屋里到处都是被绞碎的骨头和肉沫,床上的被褥已经被血浸了个透,上面还残留着碎开的肉星,
  
      我大致比划了一下:床上的人应该是被从窗口冲进来的某种力量活生生搅成了碎渣之后,又被掀上了半空;最后,像是被狂风吹起来的水流一样拍击在墙上,才反弹落地,
  
      我踩着满地的鲜血,在屋里转了一圈:“沈凝梦没死,”
  
      程明双眼一亮,声音颤抖着道:“李哥,你没骗我吧,”
  
      我指了指屋子:“屋里不止死了一个人,至少也是两个人以上,才能出现这么多血迹,另外……”
  
      我从地上捡起了一块头皮:“沈凝梦是长发,而这块头皮上的发丝,绝不会超过一寸,死者如果不是一个男人,就是留着短发的女人,你觉得她会是沈凝梦吗,”
  
      “还有……”我又从屋里捡起来几片衣物:“死者当中肯定有人穿着迷彩装,沈凝梦应该没有那样的打扮吧,你仔细找找,屋里有没有睡衣的碎片,”
  
      “没有……真没有……”程明趴在满地的鲜血里找了一圈才松了口气:“凝梦没死,可她人到哪儿去了,”
  
      “等我想想……”我回头向警察问道:“刚才冲进屋里那个人呢,”
  
      “在警车里,”
  
      那个警察把我带到警车跟前时,山子已经歪着脑袋断了气儿,
  
      我把他的面孔拧了过来,看见他七窍当中还在流血,立刻伸手往他胸前摸了一下,又立刻收回手来:“走吧,回去找唐老板,看看她能不能帮上忙,”
  
      檀越开车赶回百味堂时,唐向晚已经摆好了茶盅:“坐下喝杯茶,”
  
      程明半点儿没有喝茶的心思:“唐老板,我想……”
  
      唐向晚不等他说完,就开口道:“不用说了,世上从此不会再有沈凝梦,她已经和阎骏逸隐居了,你见过阎骏逸,对他的剑道应该有所了解,酒店里的人就是死在他的剑下,你还有什么想问吗,”
  
      程明呆滞着目光说了一句“明白了”,就站起身来跌跌撞撞地走向门外,檀越也起身追了出去,
  
      唐向晚端起茶盅喝了一口:“你还有事儿,”
  
      我沉声道:“阎骏逸没出现,杀人的是谁,”
  
      唐向晚直视着我的双目,一字一句地说道:“阎骏逸,”
  
      我装着没听出唐向晚的意思,自顾自地说道:“阎骏逸的剑法虽然犀利,但是不失君子之风,他想杀人,也不会从窗口偷袭,而且,我敢肯定,他的第一剑不是落在床上,而是直袭窗口,那个时候,窗口的位置站着人,”
  
      唐向晚的脸色沉了下来:“我没让你去勘查现场,你也不需要质问我什么,有些事情,你最好不要关心,”
  
      我脸色一整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接受了程明的委托……”
  
      “从他走出去时,你们之间的委托就算结束了,”唐向晚摇头道:“这对他来说,可能是最好的结局,”
  
      我反问道:“那个叫山子的人,是你杀的,”
  
      山子是被人用内家掌力震死在了车里,凶手下手很有分寸,既要了他的命,又没伤及他的内脏,警察可能会认为山子死于心脏病突发,而我却在尸体上看出了一丝破绽,
  
      唐向晚看似正在泡茶,实际上,她却在慢慢调整着呼吸,她进屋的时间应该不会比我们早多少,
  
      而且,她身上的杀气还没完全褪去,所以言辞上才会带着霸道,这不符合她平时说话的习惯,凭直觉,我觉得她刚杀了人,
  
      唐向晚叹了口气:“人,是我杀的,这个答案,你满意了,”
  
      我正要开口,唐向晚却抢先说道:“我这里有一趟生意,报酬很丰厚,就是路程远了一些,你和檀越一起去吧,明天就出发,你今晚最好准备一下,”
  
      檀越这时也从外面走了进来,他大概是听见了我和唐向晚的对话,伸手在我肩上拍了两下,示意我不要冲动,
  
      唐向晚是铁了心不想给我说话的机会,我干脆站起身来:“行,生意我接了,你是老板,你说了算,”
  
      我走到门口时,唐向晚忽然说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不希望你继续追查沈凝梦的下落,今晚,人间堂已经失去了两个海东青和一个核心弟子,我不希望再死人,你明白了吗,”
  
      我的瞳孔猛然一缩,盯着唐向晚看了好一会儿,才点头道:“明白了,”
  
      我和檀越养伤的这半个多月,唐向晚应该一直在派人保护沈凝梦,甚至,阎骏逸忽然入川也跟沈凝梦有关,
  
      唐向晚派出去的海东青,身手不会比我弱,甚至还会更高,可是那三个人连对方的一招都没挡住,就被绞成了碎肉,甚至就连唐向晚本人,唯一能做的也只是在之后杀人灭口、掩人耳目,
  
      檀越悄悄拉了拉我的衣角,示意我快走时,我才和他一块儿离开了人间堂,
  
      一路上,檀越除了一句“唐老板让你离开,也是为了你好”,就再没说过话,
  
      我知道,他应该了解一些秘密,但是,他不想说,我也没法儿去问,或许,就像阎骏逸说的那样,我在没达到一定的高度之间,很多事情,不需要知道,
  
      至于程明,我相信唐向晚会有所安排,
  
      直到第二天出发时,我还不知道这次的任务是什么,目的地在哪儿,是上了火车之后,檀越才告诉我,这一次是有人雇我们解咒,
  
      说到解咒这种事儿,我心里就没底儿,
  
      老核桃跟我说过,术道上最难缠的,就是会下咒的人,这些人要么出身巫门,要么来自邪派,手段神鬼莫测,而且性格乖张古怪,有些人甚至到死都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对方,又是什么时候被对头下了咒,
  
      咒术最为?盛的时候,咒术高手只要能拿到目标的毛发,隔着几千里都能取人性命,而且,咒术师只要出手,就是不死不休,像是冤魂索命一样,直到缠死对方为止,
  
      好在,咒术师在历代皇朝的严酷打击之下,人才凋零,很多秘术早已失传,也再难见到当年那些千里之外取人性命的高手,否则的话,我宁可找个地方睡觉,也不会接这笔生意,
  
      我听檀越说完,忍不住问了一句:“雇主中了什么咒,”
  
      “不知道,”檀越摇头道:“具体的事情,唐老板没做交代,只是说,她欠了雇主的人情,希望我们全力保护雇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