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邪门儿 > 第七十章 你是疯子

第七十章 你是疯子

我看檀越白了我一眼,觉得有些无聊,干脆抱着肩膀说道:“我说施主,你听过一句话没有?不管办什么事儿,开头很重要,开头不顺,往后一路不顺。”
  
      “咱们还没到地方呢,就先惹了一肚子气,往后肯定不顺当。说不定。没进门就得让人撵出来。”
  
      檀越气得直瞪眼睛:“我要是被人撵出来,先揍你一顿”
  
      “凭什么揍我啊?这年头说点实话,咋就这么难呢?”
  
      我们两个抬杠的工夫。司机已经把车停在了一座大院门口。豪宅我也算见过几回,可这座院子一看就不一般,光看朱漆大门的气派。就能想象到门后面肯定是一座深宅大院。
  
      “于府,应该是这儿。”檀越抬头看看了横匾之后,直接走向了门房:“我找于浩东”
  
      檀越话没说完。门房的脸色就沉了下来:“这里没有这个人,你们走吧!”
  
      檀越一愣:“我说要找于浩东”
  
      “你耳朵没聋吧?”门房先来了火气:“我告诉你没这个人,你没听见啊?走走走”
  
      门房干脆从屋里走了出来,伸手过来要往檀越身上推。可他手还没碰着檀越的胸口,檀越就忽然出手抓住了对方的手腕子,顺势往上一掰,咔嚓一声把对方的骨头给掰成了两截。
  
      “杀人啦杀人啦!救命啊”门房捂着胳膊满地打滚的工夫,院里顿时传来一阵脚步声。
  
      我这边虽然正在等着司机给我找钱,眼睛却一直没离开檀越。他们那边一动手,我伸手就把出租车司机从车上拽了下来,对着他脖子,一掌把人给打昏在了地上。
  
      我一个箭步冲到檀越身边,抬手把地上那个门房给拎了起来:“快走!”
  
      檀越还没弄清我要干什么,我已经把门房给塞进了车里:“开车,跑!”
  
      檀越犹豫了一下之后,飞快的跳进驾驶室,一脚油门下去,开车溜了。
  
      我顺着后视镜看了一下。从宅子里冲出来的保安根本没有想到我们会忽然出手抓人,等他们大呼小叫着想要去开车的时候,檀越已经把车开进了弯道。
  
      檀越把车开到一座公园附近之后。我掐着那个门房的脖子,把人给拎了下来,往僻静的地方一扔。信步闲庭地走了过去:“你这耳朵长得不错,怎么就有点儿背呢?我们说要找于浩东,你没听明白吗?我看这摆设留着也没啥用了”
  
      我说着话。把刀给拔出来在他面前晃了两下,一只手拎着对方的耳朵,另外一只手把刀递到他耳垂下面。轻轻割了一下。
  
      “饶命饶命啊!”那人吓得声儿都变了:“我就是一个看大门的我有眼不识泰山!”
  
      “我看你这舌头也不想要了!”我一缩手,把刀尖塞进了对方嘴里:“看大门的穿名牌西装,戴金表?老于家多大买卖。连看大门的都能这么大谱儿?”
  
      我说着话,伸手往刀把上弹了一指头,刀尖立刻在对方嘴里颤了两下。血水顺着刀刃淌下来时。那人也被我吓得眼泪直往下流。
  
      我冷声道:“现在,我给你一个说话的机会,你要是再敢胡说八道,我立刻把你眼珠子抠出来。听明白没?”
  
      那人赶忙点了两下头,我这才把刀抽了回来:“于浩东哪儿去了?”
  
      那人忙不迭地回答道:“他在小清沟疗养院。”
  
      我眼睛一立:“那你他么告诉我于家没有这个人!”
  
      那人差点儿吓哭了:“那是董事长吩咐的!他说了,不管谁来问。都说没有于浩东这个人董事长都这么吩咐了,谁敢瞎说啊?”
  
      我冷声道:“你还知道什么?”
  
      “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那人哭丧着脸道:“我就是于氏集团的一个小经理,被集团调过来没有几天。就这些事儿,还是我最近听说的。”
  
      我冷笑道:“调你过来当门房?”
  
      “可不就是嘛!”那人赶忙点头道:“我也莫名其妙啊!一开始,我听说总公司调我过来,我还以为提拔有望了。谁知道,来了之后就成门房了。不光是我,还有好些个经理。不是成了厨子,就是成了保安,连扫地的都有!”
  
      “嗯?”我看对方不像在撒谎。又实在问不出什么玩意儿,干脆一巴掌把人给拍昏了过去:“走,咱们去小清沟。”
  
      等我们到了地方才知道。那个什么小清沟疗养院根本就是一个假名,那边除了一家精神病院之外,哪有什么疗养的地方。
  
      檀越也是抱着试试的想法。去医院打听了一下,没想到,医生还真就告诉他,重症病房那边有个人叫于浩东。
  
      医生把檀越当成了过来探视病号的家属,没多说什么,就带着我们往重症病房去。
  
      檀越装着漫不经心地问道:“于浩东现在怎么样了?能认清人吗?”
  
      医生道:“病人一开始情绪很激动,一会儿说有人害他,一会儿说自己中了咒送进重症区之后好了不少。现在不怎么说话,但还是有一定的危险性。”
  
      医生走到一间病房门口。指了指屋里:“于浩东就在里面。”
  
      我顺着窗口看了一眼,只看见病床上躺着一个人,那人头发白了差不多一半儿。脸色惨白,嘴唇发青,看上去极为虚弱。
  
      我转头道:“那是于浩东吗?他怎么病成这样?”
  
      医生点头道:“他的确是于浩东。他在入院之前,曾经有过中毒的症状,造成肝肾功能衰竭,我们一直都在尽力治疗。”
  
      我沉声道:“我想进去看看他。”
  
      “可以,但是不要过度打扰病人。”医生点头走了。
  
      直到我和檀越进门,躺在床上的于浩东也没有什么反应。檀越伸出手指搭在了对方的脉门上按了一会儿,才向我比了个手势,又摇了摇头。
  
      他的意思是,于浩东现在的状况就是在生病,他没看出于浩东身上有被人下咒的迹象。
  
      我伸手指了指于浩东,意思是让他试试对方。
  
      檀越走到床头蹲下身来,伸手在像是行尸走肉一样的于浩东眼前晃了两下,看他没有任何反应,才试探着说道:“唐老板派我们过来找你。”
  
      檀越的话说完之后,于浩东的眼神微微发生了一丝变化,但马上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人没疯。
  
      檀越说着话,从身上拿出半枚大钱道:“这个东西,你认识吗?”
  
      于浩东眼睛一亮之后,又犹豫了好一会儿才说了四个字:“床头下面。”
  
      檀越伸手在床头下面摸了几下,从那底下摸出半枚大钱,把两只废钱对在一起之后,拿到了于浩东眼前。
  
      于浩东的眼睛彻底亮了起来:“你们真是唐姐派来的人?快,带我离开这儿,带我走!”
  
      我看走廊没有人,抓过立在墙角的轮椅,把他给扶上去,推出了病房。
  
      本来我是想要趁人不注意,把他从大门带出去,谁曾想,我刚把于浩东推到门口,就被人给拦了下来。领头的那人大概有六十来岁,打眼看上去就带着气派,说起话来也一样中气十足:“你们是什么人?想要带他去哪儿?”
  
      我冷声道:“你又是什么人?凭什么问我?”
  
      “我是他父亲!”那人转头喊道:“医生呢?医生在哪儿?”
  
      那人很快就指着医生质问道:“他们是谁?你们医院,为什么允许陌生人随便接触病人?”
  
      “是是这是我们的疏忽我们马上进行处理”医生不敢跟姓于的发火,对我可就没那个态度了:“你怎么能随便接触病人?你们是干什么的?”
  
      于浩东开口道:“他们是我朋友,凭什么不能跟我接触?是我让他们来的!”
  
      于老头厉声道:“你是疯子,你的话,没有任何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