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邪门儿 > 第七十一章 商人

第七十一章 商人

“哈哈哈哈哈”于浩东忽然一阵狂笑,眼角上泪水直流:“你明知道我没疯,只是你希望我成为疯子我也是你的儿子,我也是你的儿子啊”
  
      对面老头眼里虽然闪过一丝不忍,但是马上又厉声吼道:“送他回病房!”
  
      “我不去!我哪儿也不去!”于浩东的声音一下子冷了下来:“我的朋友已经到了,你再也控制不了我了。”
  
      “他疯了,把他送回去。”老头挥手之间,他们身后立刻窜出几个保镖,直奔我和于浩东的方向扑了过来。
  
      我一转轮椅,把人推给了檀越:“你先走,我马上过来找你。”
  
      檀越把于浩东拉起来背在身上时,我已经冲进敌群。展开鹰爪向对方身上抓了过去。首当其冲的保镖猝不及防之下被我一爪抓在前胸,身上顿时开了五个血窟窿,惨叫着倒在了地上。
  
      后面几个人微微一愣的功夫,又被我连续撩翻了两人。剩下的人同时退后之间,把手伸进了怀里。
  
      “别动枪!老疤子,你上!”老头冷喝之间,他身后闪出来一个脸上带疤的老头子。抽出一把三棱军刺,直奔我身上刺了过来。
  
      对方刚一出手,我就看出了他与那些保镖的不同。这个人虽然称不上是武林高手,却是一个百战老兵。出手既快又狠,毫不留情。
  
      仅仅电光石火间,对方的军刺就已临近我的要害。我迫不得已,双腿微控,连退三步,才躲开了对方平白无奇却又无懈可击的一招。可是对方却不想给我喘息的机会,两脚连跨几步,手中军刺直奔我的眼睛再次刺来。
  
      他也练过外家功?如果对方不是练家,不可能放着我的要害不管,专门刺我的眼睛。
  
      我紧盯着对方的刺刀再退两步之间,双手忽然背后,戴上了阎骏逸送给我的“追命爪”。
  
      追命爪看上去像是一副鹰爪型的手套,指尖上带着纯钢的符文爪尖,爪锋上也不知道用什么东西浸泡过,通体闪动着血色的暗芒。
  
      以前我不是没想过戴一双手套或者铁爪对敌,但是老核桃一直告诉我,如果找不到爪类神兵,宁可空手也别带任何东西,一般的爪类武器会影响武者的触感,戴上之后得不偿失。
  
      追命爪却不知道是用了什么皮革,戴上之后我几乎感觉不到自己戴了一副手套。
  
      从阎骏逸把追命爪给我,我就一直想要试验一下它的威力,现在终于有机会了。
  
      就因为我为了带上兵器,脚下稍稍慢了一步。老疤子瞅准机会,忽然加速,刺刀带着一丝风啸直奔我眼前刺来。
  
      “给我开”我干脆抬手一爪直奔对方刀尖上挡了过去。
  
      这时,我身形还没站稳。右掌掌心就像是撞上了飞射而来的子弹,不仅痛人心扉,随之而来的冲击也让我身形往后一仰,脚下连续几个踉跄。连退了几步。对方手中的军刺却在我一掌之下被拍飞离手,落向了几米开外。
  
      我不等身形倾倒,脚下猛地一蹬地面,再次反冲原处。这一来一回。快于闪电,来不及变招的老疤子不得不中途出手,跟我硬碰硬地接在了一起。
  
      我们两人仅仅一次相撞之后,就再次倒跃两边。
  
      老疤子显然没想到。自己连续几次出手不仅没能把我拿下,反而丢了武器,脸上不由得带了凝重。
  
      我轻轻往附近扫了一眼,剩下的保镖已经开始悄悄向我身后包围。我要是再跟对方纠缠,说不定就得被他们拖住。
  
      “后会有期!”我冷笑之间忽然抽身暴退,随手抓住了一个欺进我身后的保镖往老疤子身上推了过去,趁着他出手救人的当口。连跃两步跳过医院的外墙,落在了地上。
  
      早就等在那里的排骨看见我之后,忽然起身对着墙后怒啸了两声。我伸手往排骨头上一拍:“快走!”
  
      排骨狠狠仰头一声长啸之后,才带着我跑进医院后面的树林。
  
      檀越和于浩东就藏在那附近等我,直到我走过去,于浩东才带着满脸愁容道:“我冲动,咱们不该跑出来,老头子的势力很大。很快就会全城搜捕我们,我们跑不了。”
  
      “先找个地方藏起来再说。”
  
      我嘴上这么说,心里却一筹莫展。老核桃倒是教过我怎么藏身、怎么躲避搜捕,可那是在山里。这个地方,我人生地不熟的,想躲都没地方可躲,早晚得让人找出来。
  
      我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于浩东身上了:“你有靠得住的朋友吗?”
  
      于浩东摇头苦笑道:“我那些朋友,现在只怕是一个都靠不住了。”
  
      我还是不死心:“你一个朋友都没有?再仔细想想!”
  
      于浩东想了半天:“说不定。还有个地方可去。”
  
      “那就走!”
  
      我背着于浩东,一路尽可能抄着小道,走了几个小时,才到了一家农场。于浩东又指点着我从围栏缺口的地方钻了进去:“去仓库。那边有个地下室。”
  
      我跟着于浩东进了地下室之后,才发现那里不仅床铺、衣服一应俱全,还留着很多罐头和瓶装水。我随手拿起一个罐头看了一眼,生产日期是在半年前。也就是说,这里在半年之前还有人进出。
  
      我不由得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于浩东解释道:“这间地下室,是我以前常来的地方。我喜欢在安静的环境下思考问题,尤其是这种像坟墓一样安静的地方。更有利我思考。所以,我才造了这间地下室。”
  
      于浩东不等我问就继续说道:“上面的农场属于老疤子,他的爱好就是种菜、养家畜。”
  
      我沉声道:“你就不怕他找过来?”
  
      于浩东冷笑道:“你跑出来之前,跟老疤瘌交过手了吧?只要你们交过手。他在短时间内就不会回来。因为,老头子怕死,更怕我报复。所以这个时候,他绝不会让老疤瘌离开他。”
  
      我拉了把椅子坐了下来:“你们真是父子?”
  
      “是又如何?”于浩东伤感道:“我们是父子,同样也都是商人。商人最大的习惯就是从利益考虑一切,不管做什么,都会选择把利益拓展到最大,把损失降到最低。你们很好奇我的事儿,对不对?我慢慢告诉你们”
  
      老头子叫于海风,他用大半辈子打拼出了现在的于氏集团,直到最近几年才退居幕后,享起了清福。于氏的生意一直都是我在打理。
  
      老头子给我的任务就是照顾好于氏。照顾好于皓轩那个畜生。
  
      这些年我像保姆一样照顾着于氏,照顾着那个畜生。万万没想到,那个畜生却对我下了毒手。等我发觉自己的身体每况愈下时,想要挽救却已经来不及了。
  
      我过去一直没有怀疑过那个畜生。直到有一天,我无意间看见他在往我的水里倒东西时,我才怀疑是他给我下了毒。那之后,我又小心观察了几次,发现果然是他在悄悄投毒。
  
      我在第一时间选择了报警。可是警察把他带走之后,老头子他们却赶到了警察局,跟警察说,我是疯子,在胡言乱语
  
      你们不会知道我当时的感受,我甚至不敢相信,那两个恶狠狠地盯着我,对我破口大骂的人就是我的亲生父母
  
      他们知道,我已经废了,已经完了,用不了多久就会死于非命。所以他们要保住另外一个儿子,不管那个畜生做过如何丧心病狂的事,也不管对我如何不公,他们要的就是有一个人能继承于氏集团。
  
      哈哈
  
      他们把我投进精神病院,让我自生自灭。他们没想到我还有朋友吧?
  
  本站重要通知:你还在用网页版追小说吗?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会员同步书架,文字大小调节、阅读亮度调整、更好的阅读体验,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konglishi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