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邪门儿 > 第七十二章 中咒

第七十二章 中咒

我静静地等着于浩东说完之后,才沉声问道:“你怎么知道自己被人下了咒,”
  
      于浩东冷笑道:“一开始,我以为自己仅仅是中毒,还特意找过律师、找过私家侦探搜集证据,可惜,没有一家医院能拿出确切的中毒证据,最后只能用脏器衰竭来敷衍我……”
  
      “后来,我辗转找到了一个老中医,那个人多少会一点儿祝由科,是他告诉我,我惹到了高人,有人故意下咒要我的命,让我赶紧找找有没有中间人,看看能不能出面说和,”
  
      于浩东的话还算靠谱,在上古时期,不存在医,只有巫,巫师不仅能沟通神明,也能用草药治病,直到商周后期才开始逐渐分离,古老中医当中的祝由科,直到今天还保存着一些类似于巫术的手法,
  
      很多见闻广博的老中医,能看出病根的来源,却不会动手医治,即使他们有些手段也一样不治,有些事儿,一旦搅合进去,就等于得罪了术道,说不定会惹来什么麻烦,所以他们最多是提醒一句而已,
  
      我点了点头向于浩东问道:“你都找过什么人帮你破咒,”
  
      “我只找过唐老板,”于浩东苦笑道:“我虽然是生意人,三教九流也都有朋友,但是,鬼神这方面的事情,我只认识唐老板,”
  
      我眯着眼睛道:“你和唐老板是什么关系,”
  
      于浩东直言不讳地道:“生意上的伙伴,唐老板在我这里有不少投资,”
  
      我回头看向檀越,后者只说了一句:“应该是带香的,”
  
      檀越这么说,我就明白了,
  
      一个术道组织的运转,不能光靠我们这些术士维持,还要有一定的经济来源,生意上的合作伙伴自然少不了,术道组织为了维护伙伴,通常会帮助他们处理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比如保证对方不受风水、鬼魂一类事情的骚扰,当然,涉及商场或者官场的事情,术道中人都不会插手,
  
      唐向晚特意把我们派来,应该是很看重这个于浩东,
  
      我转头向檀越道:“你帮他检查一下,看看中了什么咒,”
  
      天下咒术,五花八门,手段更是神鬼莫测,恶咒可能会直接下在受害人的身上,也可能是通过某种媒介,留在受害人附近,想要破咒,就得先弄清对方到底中了什么咒,
  
      檀越让于浩东脱了衣服,从里到外地给他检查了一遍,才面色凝重地摇了摇头:“什么都看不出来,”
  
      我不信道:“你都查了,”
  
      檀越再次摇头:“什么都没有,看来,诅咒没有直接下在他身上,”
  
      受害人被直接下咒,身体上都会有所异变,
  
      简单的说,如果受害人被人用针扎傀儡的方式下咒,他们身上肯定会出现像是被钢针扎过的血点;如果是被人画符下咒,身上也会出现莫名其妙的图画或者淤青,那些东西虽然隐秘,但是仔细检查的话,不难找到,
  
      于浩东身上没有任何蛛丝马迹,就只能说明对方使用了媒介一类的咒术,
  
      檀越想了想道:“你身体出现不适之前,有没有带回什么东西,比如玉石、玩偶,或者有人送过你什么纪念品之类的东西,”
  
      于浩东斩钉截铁地道:“没有,绝对没有,”
  
      “咒术应该是寄托在物品上,”我插话道:“如果是媒介咒术,那样东西应该离他不远,按他自己的说法,他患病之后换了不少地方,除非有人拿着东西一直跟着他,”
  
      檀越想了想道:“你再想想,自己出事之前,有没有和什么人在一起过,我是说,做过那种事情,”
  
      于浩东摇头道:“也没有,我对这方面一向检点,或者说,有些洁癖,就算出去应酬,也不会真去逢场作戏,”
  
      “那就怪了……”檀越也束手无策了,
  
      我脑袋里忽然灵光一闪道:“你出事之前,身边有没有死过什么东西,比如,有鸟忽然飞进你屋里,然后一下死在地上之类的,”
  
      “有,”于浩东道:“于浩轩那个畜生喜欢养蛇,他养过的一条球蟒,有一天,游进了我的办公室了,”
  
      “当时,我正在批阅文件,忽然听见身边丝丝纸响,等我抬头看时,一条蛇一下从我办公桌前面竖了起来,盯着我的脸不停地吐信子,我当时甚至能看见那条蛇的眼睛里映着我的倒影,
  
      我当时吓了一跳,赶紧找东西想要打它,没想到,那条蛇的脖子上忽然?起来一个大包,就像是……就像是刚吞了鸡蛋一样,
  
      我眼看着那个包从他脖子上一下挤进了脑袋,它的脑袋就在我眼前涨成了一个皮球,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胀起来的蛇头就砰的一下爆了,蛇血当下溅了我一身,”
  
      于浩东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我也插话道:“当时蛇脑袋里除了血,就没迸出别的什么吗,”
  
      “没注意,”于浩东道:“我看见蛇头爆炸的时候,闭了一下眼睛,等我睁眼时,死蛇已经趴在了我的桌子上……”
  
      于浩东当时的反应完全符合正常人的本能,我知道问不出什么:“你继续说,”
  
      于浩东道:“我当时气得半死,把秘书叫进来大骂了一顿,让他把蛇扔了出去,那个畜生却说我故意弄死了他的蛇,还跑来跟我大吵了一架,”
  
      “我自问平时还算有些城府,但是那天也不知道为什么火气会那么大,被那个畜生气得浑身无力、直冒虚汗,等他走了之后,我在办公室里坐了两个多小时才算恢复过来,从那天之后,我的身体就开始每况愈下……”
  
      我听完之后点头道:“看来,诅咒的媒介是那条蛇,咒术里面多少沾了一点儿蛇毒,才会让他出现中毒的症状,”
  
      我的话一说完,于浩东就脸色古怪地道:“球蟒没有毒,”
  
      我反问道:“你能确定那就是球蟒吗,”
  
      “这个……”于浩东果然答不上来了,
  
      檀越皱眉道:“按照你的说法,他中的应该是以灵兽为媒介的灵咒,能用出这种手法的人都是高手,想要破咒实在太难了,”
  
      “破不了咒,咱们就不会杀人吗,”我眯着眼睛道:“今晚,跟对方谈谈,他要是识时务就算了,如果给脸不要,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檀越看了我一会儿,才点头道:“行,我试试,”
  
      檀越把我留下守着于浩东,自己悄悄溜出去弄回来一堆白蜡烛,到了晚上之后,切断了地下室的电源,用白蜡烛在地上摆出了一个八卦形阵法,和我分别坐在阴阳鱼的两个点上,把于浩东给放在了中间,
  
      我双手按着膝盖,向檀越点了点头,后者拿出一个铜铃,在空中摇动了两下:“四方鬼神,听我号令……”
  
      檀越的法咒刚念了两句,我忽然感到胸口上传来一阵剧痛,下意识地伸手一捂前胸,手掌上竟然沾上了一片血迹……
  
      檀越也忽然停了下来:“你背上怎么了,”
  
      他话音没落,我就觉得背上像是被人揭掉了巴掌大的一块皮,稍稍一动就像是伤口刮到衣服一样疼得钻心,
  
      我一手按着胸口道:“拿镜子来,我看看背上怎么了,”
  
      檀越拿过来两面镜子,我托着镜子道:“撕我衣服……”
  
      檀越把我的衣服挑开之后,我才看见自己背上血肉模糊的破开一片,被掀起来的人皮混着鲜血粘在身上,根本看不清伤口上有什么东西,
  
      我咬牙道:“把伤口擦了,”
  
      檀越看了我一眼,把镜子交给了于浩东,从包里掏出一瓶烈酒,拧开盖子倒在毛巾上,直到毛巾被酒浸透,才说道:“你忍着点儿,”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