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邪门儿 > 第七十四章 请帖

第七十四章 请帖

于浩东双拳紧握之间,想要从轮椅上站起来:“我就算死,也不会跟你回去,”
  
      老疤子低声道:“少爷,你太激动了,冷静一下吧,”
  
      “我要……”
  
      于浩东话还没喊出来,就被檀越给点住了穴道:“老疤子在故意给你施加压力,别乱了方寸,李孽,你怎么样,”
  
      我昏昏沉沉地晃了晃脑袋,檀越的醒神香好像对我作用越来越小了,我强打精神道:“我没事儿,于浩东,你这里还有别的出口吗,”
  
      于浩东刚要说话,就看檀越向他使了个眼色,后者心领神会地道:“出口没有了,不过有一个地方能出去,那需要点儿时间,”
  
      檀越急问道:“什么地方,”
  
      “左边……”于浩东说道:“我原先想在那里挖个酒窖,后来因为身体原因,中途放弃了,但是那里没有钢筋水泥,花点儿时间应该可以挖出去,”
  
      檀越点头道:“这个我来,”
  
      我用手在地上写了一行字:“把道袍给我穿上,一会儿我掩护你们,”
  
      檀越飞快地写了两个字:“不行,”
  
      我回应道:“我不知道自己身上的咒术该怎么解,先被他们抓住也好,你放心,我有的是办法脱身,”
  
      檀越犹豫了片刻之后,才从我的包里翻出道袍给我套在了身上,让我没想到是,道袍刚一上身,我就觉得全身关节从里往外的直冒凉风,?子里不知道怎么会忽然一痒,使劲打了一个喷嚏,
  
      我眼看着一股白烟似的东西从我?孔里喷出来,脑袋立刻清醒了不少,
  
      我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儿,檀越已经伸手往地上摸了一下,眼睛跟着一亮,把手伸到了我眼前,我这才看见,他手上沾了一片像是飞蛾一样的小虫子,
  
      檀越压制着惊喜的声音道:“你身上的咒解开了,”
  
      “道袍,”我摇头道:“没解开,只是暂时压制住了而已,我感觉自己身上还有一处诅咒没解,”
  
      我指了指腹部:“我觉得肚子里有东西在动……”
  
      檀越一惊:“怎么动,是像蛇在蠕动,还是像虫子在爬,”
  
      “像蛇,”我深吸了一口气道:“现在不动了,”
  
      对方给我下了连环咒,简单的说,他在我身上下了至少四种咒术,解开一个,下一个马上就会发动,好在我的道袍还能压制对方的咒术一段时间,我肚子里的蛇才没能立刻破体而出,
  
      我不等檀越说话,就开口道:“先想办法出去再说,排骨,挖洞,”
  
      排骨窜到地下室左边,那里确实有一座被挖开一小半的酒窖,正好够几个人站进去,排骨用嘴推开酒窖外门,伸出爪子往土层上使劲挠了几下,泥土还算松软,立刻被它给抓了下来,
  
      老疤子好像听见里面的动静:“浩东,你考虑好了没有,”
  
      我伸手往于浩东那边比划了一下,意思告诉他不要说话,
  
      老疤子在外面连问了两声,也不见于浩东回应,显然有些沉不住气了:“浩东,别执迷不悟了,浩东……来人,破门,”
  
      我站起身来抓过于浩东站到酒窖里面,老疤子那边刚在门上敲了两下,忽然厉声喊道:“全体后退,我要炸门,”
  
      紧接着,我就听见门外啪的响了一声,好像是有人把什么东西给贴在了门上,下一刻,外面的人已经开始有条不紊地往后慢慢退去,
  
      我看了于浩东一眼,后者低声道:“老疤子以前是特种兵,你们安放的炸药,瞒不过他,”
  
      于浩东话音刚落不久,门外就传来一声巨响,爆烈的火光瞬间横扫了半边屋子,堆在墙角上的食品全部被气浪给掀上了半空,在有限的空间中胡乱碰撞了几次,才散落在地上,
  
      外面稍稍安静了一会儿,就有人冒着硝烟冲了进来,我拔枪悄悄顶在了门上,做好了跟对手硬碰的准备,
  
      下一刻,老疤子却在外面说道:“人已经走了,全都出去找,他们走不远,”’
  
      刚刚冲进地下室的人,就这样在片刻之间,退得一干二净,
  
      我又听了一会儿,才带着于浩东从正门的方向跑出地下室,
  
      我们三个刚刚站稳脚跟,老疤子就带着二十多人,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浩东少爷,跟我走吧,”
  
      于浩东面如死灰地道:“你们……你们不是走了,”
  
      老疤子面无表情:“你们耍的那点儿小把戏,瞒不过我,我只是不想造成不必要的冲突而已,你和老爷毕竟是父子,没有解不开的恩怨,跟我回去吧,”
  
      老疤子说话之间,十多把枪已经从不同的角度向我身上指了过来,就算我速度再快,也不可能躲开所有人的子弹,老疤子说不想造成冲突的意思就在这儿,他想用那十几把枪让我们束手就擒,
  
      于浩东还没来得及说话,我忽然一翻手腕,把刀架在了于浩东的脖子上:“让路,否则,我杀了他,”
  
      老疤子冷笑道:“你觉得,我会让路吗,”
  
      “会,”我冷声道:“你一再吓唬于浩东,无非是想摧毁他的心理防线,让他跟你走,后来你所做的一切,也只不过是你心理战术的一部分,”
  
      我不等对方说话,就抢先道:“什么不想造成不必要的冲突,你只不过是觉得在有限的空间当中跟我近身搏杀,有可能伤到于浩东而已,否则,用枪指门,不是比把我们诓出来更好吗,”
  
      老疤子沉声道:“年轻人,我很佩服你的想象力,”
  
      “我不觉得自己是在异想天开,”我指了指那些枪手:“他们一直在用枪指我,却没有一个人指向于浩东,应该是出自你的命令吧,你的目的,是把于浩东完整无损地带回去,而不是带回去一具尸体,”
  
      我沉声道:“一句话,让不让路,我没有时间跟你来回拉锯,”
  
      老疤子一挑拇指:“我佩服你的眼力,让他们走,”
  
      有人低声道:“疤子叔,这样做……”
  
      老疤子厉声道:“出了事儿,我负责,让他们走,”
  
      枪手不敢再去争辩什么了,干脆给我们让出了一条路来,我背着于浩东跳上一辆汽车,扬长而去,
  
      于浩东从上车之后,就一个劲儿回头看,生怕老疤子会带人追上来,我忍不住说道:“别看了,他没必要追上来,”
  
      我身上的诅咒没破,对方根本就不用担心我会消失,只要七天之内我破不开诅咒,就只能乖乖回去找他,就算跑到天涯海角又能如何,
  
      檀越也下意识地放慢了速度:“我找唐老板派人增援,”
  
      我想了想道:“暂时不用联系唐老板,先找个地方住下,我看看能不能想办法破咒,”
  
      我没中咒之前,应该考虑的是怎么藏身;中咒之后,就没有这个必要了,我怎么藏,对方都能通过咒术把我挖出来,除非我能把自己的头发从他们手里抢回来,
  
      檀越干脆把车开到一家五星级酒店,直接开了一间总统套房,
  
      我进屋之后转了一圈:“这不吉利,弄得像是要让我在临死之前开开洋荤似的,不吉利,”
  
      “去你爷爷的,”檀越火了:“不愿意住,自己找大车店去,”
  
      “我住,”我干脆一头倒在床上:“我先睡一会儿,谁都别打扰我,”
  
      我本来是想恢复一下体力,可我刚睡到晚上,老疤子就找上了门来,他送给檀越一张请帖,说是有人要请我们赴宴,
  
      我拿过请帖看了一眼,上面的话倒是极为平常,落款的地方却画着一张半是美人半是鬼脸的面孔,我不知道这究竟代表什么意思,檀越却倒吸了一口凉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