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邪门儿 > 第七十六章 谁对谁下咒

第七十六章 谁对谁下咒

我回到酒店,把赴约的经过跟檀越一说,没想到檀越差点儿被我气疯了:“你笨哪?你是猪啊?那个杜渺已经打算跟你握手言和了,你怎么还出手?这下真要不死不休了!”
  
      “握手言和?你没说梦话吧?”我没法相信檀越的话。昨天晚上杜渺差点儿要了我命,转过天就要跟我握手言和?她疯了还是傻了?
  
      “你到底是不是术道中人?怎么一点儿常识都没有?”檀越差点儿气炸了:“咒道弟子人丁稀薄,没有生死大仇,一般不会弄到你死我活的程度。遇上事情,通常会选择赌咒。不伤人命,就是赌咒的规矩。她不是要和解。是要干什么?”
  
      我眉头一挑:“你是说,杜渺把我当成咒道的人了?”
  
      “肯定是!否则,她不会说要按咒道规矩办事。”檀越忽然说道:“你感觉一下。自己肚子里的咒术,是不是已经解开了?”
  
      我敞开道袍,伸手往肚子上摸了一下。那种像是有蛇在肚子里窜动的感觉果然没了:“还真解开了!”
  
      “那就对了!”檀越越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杜渺肯定是在敬你酒的时候,解开了什么七绝咒。她是在向你表示自己的诚意。你当时应该是太过专注于跟对方较量,才没感觉到诅咒被解。”
  
      “不对,我还是觉得不对!”我皱眉道:“昨天明明是杜渺占了上风,她为什么还要求和?而且,我能感觉到对方的杀意。她不仅想要杀我,而且还想把我折磨致死。你觉得一个想要把我剥皮抽筋的人,会在一夜之间转换得这么快吗?”
  
      “我也看不明白了”檀越也皱起了眉头:“我们先换一个地方再说。”
  
      我不以为然地道:“用不着。杜渺已经中了我的啄目香,不想把眼睛挖下来,就得乖乖上门求我。她想做什么,到时候就明白了。”
  
      就因为杜渺把我当成了咒道弟子,我才敢赌杜渺没那么容易看清我的啄目香。
  
      我当初在中毒之后,还敢跟老拐子硬碰,就是因为我对毒药、蛊虫这类事情懂得不多。如果我也是毒门的人,说不定还不敢轻易去碰老拐子。
  
      人,越是精通某件事,想的也就越多。有时间。一道小学算数题能把研究生绕进去,就是因为他们的出发点太高,如果换个思维方式,几分钟就能解出来。
  
      现在,我就相当于那个给研究生出了道歪题的小学生。
  
      但是,想唬住杜渺的前提,是我能沉得住气。要是带着于浩东连夜跑了,我的把戏立刻就得露馅儿。所以,啄目香不靠谱的事儿,我干脆连檀越都没告诉,该吃就吃、该喝就喝,若无其事地等着杜渺上门。
  
      果然,没到晚上就有人在外面砸起了房门。我扣紧飞刀,向檀越使了个眼色,后者抬手一鞭子挂住房门把手,隔着三四米的距离拉开了门锁。
  
      房门刚开了一条缝,就有人推着轮椅横冲直撞地闯了进来。坐在轮椅上的年轻人指着于浩东叫道:“于浩东,你有本事冲我来!把渺渺身上的毒解开,我任你处置!”
  
      于浩东看了对方两三秒钟之后,忽然哈哈大笑道:“于浩轩,你个畜生也有今天?你也废了?报应。报应啊!”
  
      “你个王八蛋!”于浩轩破口大骂道:“你想要于氏,我不跟你争!你对我下咒,我也不怨你!但是你不能对渺渺下手”
  
      “放屁!”于浩东怒吼道:“你嫉妒我掌控于氏,下咒害我,还有脸过来倒打一耙?人要是贱到你这个份儿上,也该到头了吧?”
  
      “你才是贱人!”于浩轩寸步不让地道:“你有什么值得我嫉妒的?”
  
      “等一下!”我厉声道:“你们把话重说一遍。于浩东说你对他下咒,你又反过来说于浩东下咒害你。你们互相使用咒术?”
  
      于浩轩冷声道:“他下咒害我,我并没对他如何。”
  
      “无耻!”于浩东顿时火冒三丈。
  
      两个人正在僵持的功夫,杜渺和老疤子也在别人的引导下闯了进来。杜渺急声道:“浩轩,你回来!”
  
      我还没来得及开口,守在我身边的排骨忽然全身鬃毛倒竖,面向杜渺怒吼了一声。全身蓄力作势要扑。
  
      杜渺闪身挡在了于浩轩身前,五指微屈着转向了排骨的方向。
  
      “安静!”我安抚了排骨之后:“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们最好都别开口。”
  
      我紧盯着杜渺道:“杜渺。于浩东身上的诅咒是不是出自你的手笔?”
  
      “不是!”杜渺摇头道:“我是得知浩轩被人诅咒之后,才从南方赶来。我没对于浩东下过咒。”
  
      于浩东冷笑道:“谁会相信你的鬼话?”
  
      我沉声道:“我相信!”
  
      “你疯了吧?”于浩东差点儿从轮椅上站了起来。
  
      我正色道:“杜渺跟我们坐了同一趟火车,我们到达于府的时间。相差不会超过一个小时。你身上的诅咒,应该不是来自杜渺。”
  
      排骨一向非常听话,在我没有发令之前,它就算要选择对手,也应该是悍气外露的老疤子,而不是看上去相对柔弱的杜渺。它对杜渺发火,只能说明杜渺得罪过它。
  
      杜渺一直都是赤着双脚,等她挪开之后,我才清了地毯上的脚印她就是在货车上袭击过排骨的人。
  
      于浩东愣了一下,仍旧不肯相信:“就算不是那个女的,肯定也是那畜生下的手!他因为嫉妒,早就想对我下手了。再说。咒术师不来,他就不会自己动手吗?你们看他”
  
      他话没说完,于浩轩已经冷笑道:“我还是那句话。你有什么值得我嫉妒的地方?论学历、论人脉、论能力,你哪一点比我强?如果不是我让着你,你以为自己能轻易坐上于氏总经理的位置?”
  
      “我今天的位置。都是我一手打拼出来的,跟你有什么关系?”于浩东嘴上虽然强硬,但是话音明显底气不足。
  
      于浩轩淡淡说道:“我早就跟你说过,我对于氏没有兴趣,你却始终不肯相信。这些年,我一直养花养草,足不出户,就是为了让父亲断了让我继承于氏的念想,放我离开去找渺渺。你怎么一直就不相信呢?”
  
      “哼!”于浩东冷哼了一声:“你是在研究咒术吧?别以为我没看见你屋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你说我研究咒术,也没有错!”于浩轩一口认了下来:“渺渺是咒术师,我想跟她在一起,就必须成为咒术师。没有人教我,我就只能自己研究。但是,我从来没成功过。”
  
      于浩轩眼中的柔情做不了假,杜渺虽然尽可能地保持着平静,我却仍旧能感到她的双肩在微微颤抖。
  
      于浩东怒吼道:“放屁!你没对我下咒,往我碗里放药又是怎么回事儿?”
  
      于浩轩也狂怒道:“你对我下了咒,还不许我破咒吗?我往你碗里放的是化咒砂!我本来以为给你个教训,你就会有所收敛,没想到你却变本加厉,想要把我活活诅咒致死!”
  
      于浩东刚要反唇相讥,我已经插嘴道:“你先别说话!于浩轩,你也中了诅咒?而且,你觉得对你下咒的人,就是于浩东?”
  
      “当然是他!”于浩轩沉声道:“他养的那只白猫跑到我房间里炸成了一团碎肉之后,我就开始精力不济、身体虚弱。要不是渺渺邮来化咒砂,我还一直被蒙在鼓里”
  
      “等等!”我沉声道:“白猫炸成碎肉是哪一天?”
  
      于浩轩丝毫没有犹豫地道:“就是他打死我球蟒的那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