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邪门儿 > 第七十七章 手法一样

第七十七章 手法一样

“同一天?”
  
      如果按照于浩轩的说法,他们兄弟两人应该是在同一天遭到诅咒。只不过,诅咒爆发的时间有先有后而已。
  
      于浩东冷笑道:“照你这么说,你自己也遭人暗算了?我怎么”
  
      于浩东的话没说完,站在远处的老疤子就打断道:“浩轩少爷这些年一直陪在老爷身边,他被人诅咒之后,是老爷和太太先发觉浩轩少爷的身体状况出了问题,几次求医不见效果,他们才请了先生。据那位先生说。浩轩少爷身上的诅咒应该是通过白猫作为引子”
  
      “后来,浩轩少爷使用了化咒散,也得到了老爷和太太的首肯。因为化咒散无效。他们不得不把集团各地的经理调进府里,用他们身上的气运暂时压制诅咒的发作。”
  
      “你说什么?”于浩东脸色惨白。这么一来,于家从他诅咒发作之后。一直采取不闻不问的态度,又几次阻挠他报警,就都解释得通了。
  
      于家夫妻不是放弃了于浩东,而是一种变相的保护,或者说,是为了给他一些教训。
  
      老疤子摇头道:“老爷和太太觉得你身上的问题。是诅咒反噬的结果。所以我一直想把你带回去,就是觉得父子、兄弟之间没有什么解不开的仇恨,只要你们见了面,就会有和解的机会。”
  
      我跟着补充道:“于浩东,你身上的诅咒比你弟弟发作的时间晚,那是因为你一直都在集团里。有于氏集团的财运、家运压制,诅咒发作的时间会向后延迟。”
  
      “这样一来,你家老头误以为你身上的状况是诅咒反噬,也在情理之中。”
  
      术道中人不愿意轻易触碰咒术的原因,就是因为咒术极为危险,稍有不慎就会造成反噬,就算顺利施术。随之而来的因果报应也丝毫不爽。
  
      “这么说,是误会?”于浩东一下愣住了。
  
      “应该是误会,而且误会还不止一个。杜渺不就把我当成了咒道高手了吗?”我似笑非笑地看向了杜渺。
  
      从她和于浩轩的表情上看,两个人应该是一对情人。
  
      杜渺不远千里赶来,第一件事当然是帮助情人复仇,这就是她忽然向我出手的原因。至于,她为什么会忽然想要跟我和解,我还没弄清楚。
  
      杜渺轻声道:“昨天,我发现你轻易化解了我的七绝咒,我就以为你是咒道中人。加上浩轩的诅咒忽然加剧,我束手无策之下,才想到了要约你出来好好谈谈。”
  
      我示意檀越收起兵器,自己拿出陈醋给杜渺和老疤子洗了眼睛:“都是阴差阳错,咱们也算是梁山好汉,不打不相识。见谅!”
  
      杜渺笑着跟我握了握手:“先前的误会,我多有不是,请李兄原谅。还有,你的那只狼,是一只不错兽宠。当时我是想先把它收服,再跟你谈价,只不过”
  
      我知道杜渺没有干掉排骨的意思。也没在这件事儿上计较,及时岔开话题道:“我们的目的,是帮助于家兄弟解开诅咒。你是这方面的高手,请多多指教。”
  
      “不敢!”杜渺道:“浩轩身上的诅咒来得太过诡异。据我所知,当今咒道上能使用灵咒的人,屈指可数。但是,下咒的手法,又不像是出自那几位前辈的手笔。所以,我们见面时,我才一再询问你的师门。”
  
      杜渺继续说道:“最重要的是,他们身上的咒诅,看起来似是而非。让我无从下手。”
  
      我听完之后,也不由得大皱眉头:“你没使用秘法压制诅咒?”
  
      “用了,但是没有效果!”杜渺忧心忡忡地道:“无论我使用什么秘法。都只能延缓诅咒发作的时间,没办法彻底压制。”
  
      我不由得转头看向了于家兄弟。从我和杜渺说话开始,两个人就一直沉默以对。即便他们已经知道这是一场误会,却没人愿意开口向对方道歉,更没有谁愿意主动示好。看来,兄弟两人积怨已深。
  
      我没有心思去管他们兄弟两个的恩怨,直接问道:“你们于家有没有仇人?或者说,你们两个死亡之后,会有谁获利?”
  
      于浩东不由得苦笑道:“于氏的生意做得这么大,怎么可能没有对手?恨不得我们死的人,我掰着手指头都数不过来。而且,谁跟术道上有联系,我也一概不知。”
  
      我听完也不由得苦笑了一下。术道上的事情没法儿拿到台面上说,谁认识正牌的术道中人。也不会到处宣扬。想要查出来,无疑是大海捞针。
  
      于浩东继续说道:“至于说,谁能获利我还真想不出来。我们死了之后。于氏的产业也落不到别人手里,我父亲只有一个不成器的弟弟,这些年早就断了往来。我父亲就算把遗产捐给慈善机构。也不会给他。”
  
      “老于还有个弟弟?”我忽然想起了一种可能:“你现在能不能找到他?马上带我去见他。”
  
      “见他?”于浩东没弄明白我想要做什么。
  
      杜渺也急声道:“对!马上过去找他,说不定能验证一些判断。”
  
      “我知道他在哪儿!”老疤子二话没说,带着我们连夜赶到郊外。
  
      我们几个刚一进院子,就闻到了一股腐尸的气味。我和檀越对视了一眼之后,不约而同地抢到门口,破门而入。屋子的主人已经死了不知道多久,尸体早就膨胀得不成样子了。
  
      我用浸过醋的手绢捂住鼻子,低头看向了尸体:“这是老于的弟弟?”
  
      老疤子过来看了好半天:“应该是。他年轻时左腿受过伤,一直有些跛脚。”
  
      我在尸体上找了半天,也没看出对方的死因。最后还是杜渺抬起了尸体膨大了几倍的脑袋,用刀挖掉尸体额头上的腐肉:“厉鬼撕天!”
  
      我低头看向了杜渺手指的地方,却看见尸体的额头像是被从里往外地撕开了一道手指长短的口子。按照常理,人的颅骨应该是人体最为坚硬的骨骼,可以被砸碎、被砍开,却无法像是撕纸一样被人撕裂。可是这具尸体的骨头上却偏偏留下了这么一道缝隙。
  
      我看了一会儿才说道:“是不是有什么东西从里面钻出来了?”
  
      杜渺干脆把手指伸进了尸体的脑袋里:“颅内组织还在,即使是有东西钻出来,也没吃光他的脑子。不像妖鬼咒。”
  
      妖鬼咒,有点类似于鬼胎。就是在受害者身上种下妖蛹,妖蛹自然会吸收掉受害人的气血,最终孵化成妖鬼破体而出。
  
      杜渺一开始说的厉鬼撕天,就是典型的妖咒。孵化出来的妖鬼会撕开受害者的脑袋,跳出体外。撕天的意思,就是撕裂天灵盖。但是普通的厉鬼撕天,妖鬼通常会吃掉受害人的脑子。掀开死者的头颅就会发现里面空空如也,甚至比用水洗刷之后还要干净。
  
      现在这具尸体,脑内组织还在,不符合厉鬼撕天的表现。
  
      我沉思了一下道:“分头找,房前屋后,方圆一百米之内所有地方都不能放过,只要有可疑的东西,马上互相联系。我倒要看看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我们几个人屋里屋外地连找了几圈,最后才在房角的位置上找到了一只没了脑袋的死老鼠。
  
      那只老鼠虽然已经腐烂得不成样子,尸体也被蚂蚁给吃得只剩下一堆骨头,但是从脖子上的断口来看,它的脑袋应该是被某种力量给炸成了碎片,有几块带血的骨头还散落在尸体附近。
  
      “手法一样,都是通过动物下咒。”杜渺沉声问道:“于家还有什么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