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邪门儿 > 第七十八章 增援

第七十八章 增援

“没了,”老疤子摇头道:“于家人丁单薄,老爷只有这么一个弟弟,”
  
      杜渺再次追问道:“那浩轩母系那边呢,有没有什么亲属,”
  
      “也没有,”老疤子摇头道:“太太是孤儿,”
  
      杜渺把兄弟俩聚到一起,异常严肃地说道:“我问你们,于家有没有跟人结下不共戴天的仇恨,比如,灭人满门之类的事情,”
  
      于浩轩被问懵了:“你开玩笑吧,”
  
      杜渺严肃地道:“我没有开玩笑的意思,而且,我也不问对错,只问有或没有,包括于家往上几代都要算上,”
  
      “没有,”于浩轩摇头道:“最少,我们父子两代没出现过这种事情,至于再往上,那就得问我父亲了,”
  
      我听了半天才皱眉问道:“你怀疑于家兄弟中的是血咒,”
  
      于浩轩也忍不住问道:“什么叫血咒,”
  
      杜渺解释道:“血咒是所有咒术中杀伤力最强的诅咒,是最强,没有之一,血咒是以咒术师精血为引施加的诅咒,对咒术师本身的伤害也极为强大,咒术师一生之中施展血咒的机会大多不会超过三次,除非他另有奇遇,”
  
      杜渺神色凝重道:“如果仅仅是因为遗产对你们下咒,根本用不着动用血咒,更重要的是,对方为什么会去诅咒一个已经被于家扫地出门的废人,我怀疑,出手的咒术师的目标是整个于家,甚至是跟于家有血缘关系的人,”
  
      “咒九族,”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那得多大仇恨,”
  
      我回头看向了于家兄弟,于浩东摇头道:“我父亲相信因果,商场上的事情出手相对温和,而且,不到万不得已,不会把人逼上绝路,不可能出现杜渺说到的情况,”
  
      杜渺凝重道:“我怕你们是被株连的人,那样一来,你们身上的血咒可就真的解无可解了,万一‘闻香泣血’重演,……”
  
      我听到“闻香泣血”这四个字时,心里不由得咯噔一声,头顶控制不住地冒出了冷汗,
  
      “闻香泣血”是咒道,乃至术道上极为血腥的传说,很多人都用这个故事告诫门下弟子,只不过,教育的方向不尽相同,
  
      明代后期,白莲教的一个分支闻香教,曾经盛极一时,教众势力遍布六省,教主徐儒鸿于万历末年,集数千人准备起义时,被人告发,起义尚未发起,教中骨干就大量被捕;后来虽然仓促起义,但也攻占了山东大半府城,最后,还是因为叛徒出卖,起义失败,徐儒鸿被杀,
  
      传言,闻香教最后一支起义军被官兵围困深山时,教众首领也终于弄清了叛徒是谁,首领在山中焚香祭天,以两千教众的血魂发下血咒,誓要叛徒血债血偿,
  
      等到官军杀入荒山之后,两千教众早就变成了尸首,当时的将领以为教众集体自尽,并没有注意到尸身上的异样,不仅把教众的首级割走请功,还把尸体上的财物搜刮一空,
  
      其中一块极品鸡血印石,不知道什么原因流传到了闻香叛徒王家手中,此后,王家人一夜暴毙,鸡血石也再次易主,
  
      直到几十年之后,有人无意中得到了那块极品鸡血石,在他手中,鸡血石不仅变成了一块普通的白色寿山石,上面还浮现出了一篇蝇头小字,
  
      当年两千教众在山中自尽而亡,代教主手捧白石嚎啕大哭,眼中血泪滴落,引导两千冤魂附身在那块寿山石上,所以白色的印石,才会变得殷红如血,
  
      此后,血石就一直在与王家有关的人手中流传,哪怕跟王家只有一点儿血脉牵连的人,都会在各种巧合之下拿到血石;无论是谁得到了血石,家中都会惨遭横祸、人畜死绝,直到王家凑够了两千条人命之后,血石的诅咒才被化解,当年的秘辛也跟着重现人间,
  
      术道中人不知道那位代教主究竟姓甚名谁,只好把他称为闻香,闻香泣血的传说也因此得名,
  
      杜渺怀疑于家的遭遇就是另外一次闻香泣血,并非没有道理,
  
      檀越安慰道:“你是关心则乱,闻香泣血有特殊的环境和人群,换做现代,没有复制的可能,再说,于家遭劫,最先被害的也应该是家主,你想太多了,”
  
      杜渺却摇头道:“如果换成民国时、抗战时,还没有可能吗,我已经说了,气运可以延缓诅咒发作的时间,”
  
      杜渺指了指屋子的方向:“那人是于家气运最低的人,所以他最先死亡,浩轩不问家族事务,虽然身上也有气运在,但是不强,所以他是第二个,”
  
      “于浩东是家族长子,被于老爷子误会之后,气运忽降,就成了第三个,浩轩的父亲是于家当代家主,家族气运全在他身上,他应该是最后一个被诅咒的人,”杜渺说话之间,声音已经开始微微颤抖,
  
      于家兄弟的脸色也微微有些发白,
  
      我开口道:“咱们在这里瞎猜也没有用,还是赶紧回去问问于老爷子才是正经事儿,”
  
      “也好,也好……”杜渺点着头守在了于浩轩身边,跟老疤子一块儿上了车,等我们赶回于府之后,不由得大失所望,于老爷子也说不上来于家往上几代究竟得罪过什么人,
  
      我抓了抓脑袋道:“你家总有家谱吧,把家谱拿出来,发动一切力量往上查,看看于家都出过什么人,”
  
      我说完之后,还不放心地补了一句:“我要真的家谱,就算被于家逐出家门的人,也不能放过,”
  
      于老爷子脸色阴沉了一下才开口道:“家谱,我有原本,但是看过之后不准外传,”
  
      果不其然,于老爷子还真就修过家谱,说不定把自己跟历史上哪个名人靠到一块儿去了,
  
      我和檀越、杜渺翻了整整一夜家谱,早上还没来得及吃上早饭,就被老疤子给叫到了客厅,说是有人找我们,
  
      等我进了客厅,才看见于老爷子正握着一个人的手在那儿连连道谢,那人身后还站了五个年轻人,看上去功夫不弱,
  
      “金野,他怎么来了,”檀越不由得一皱眉头,
  
      对方看见我们走进来,转过身来以命令的口气道:“檀越、李孽,唐老板派我过来接手这趟生意,从现在开始,你们两个听我指挥,把你们找到的资料全都交过来吧,”
  
      “怎么回事儿,”我回头看向了檀越,
  
      檀越尴尬道:“你中咒之后,我一时心急,就联络了唐老板,让她派人增援,没想到……”
  
      我没法儿说檀越什么,毕竟他也是好心,而且,我们两个明显对付不了一个到了杜渺这个级数的咒术师,如果不是杜渺后来跟我们化敌为友,我也会考虑向唐向晚请求增援,
  
      不过,那个金野的态度却让我十分不爽,
  
      我冷眼看向对方道:“我们的任务还没失败,唐向晚就让你过来接手,”
  
      “没有失败,你会求援吗,”金野一句话就把我顶了回来,
  
      檀越站出来道:“求援是我的主张,李孽并不知情,他才是这次任务的主事人,”
  
      我冷声道:“姓金的,术道上的规矩是先来后到,你不会是不知道吧,”
  
      “嘿嘿……”金野仅仅冷笑了一声,就端起桌上的茶杯继续喝茶,连看都不看我一眼,
  
      刚才还满脸笑容的于老爷子忽然变得面沉似水:“你们要是能成事儿,也不至于拖到现在,我们于家才是雇主,你要是愿意听金先生的话,还可以留下混口闲饭,要是不知道深浅,马上滚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