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邪门儿 > 第七十九章 一块钱佣金

第七十九章 一块钱佣金

我们没来之前,金野和于老头之间显然是达成了某种协议,后者果断地选择了跟金野合作,
  
      我向于老头挑了挑拇指:“好,老子不伺候了,檀越,我们走,”
  
      “等等……”我刚要转身,金野已经曼声道:“我让你们走了吗,”
  
      我冷声反问道:“朋友是想比划两下吗,”
  
      “莽夫,”金野失望地摇头道:“本来以为是个可造之才,原来是个半点城府都没有的莽夫,算了,你走吧,”
  
      “你……”我顿时火冒三丈,差点就要动手揍人,
  
      檀越却伸手把我拦了下来:“别冲动,回去再说,”
  
      我冷哼一声,转身往外走时,正好跟从外面赶来的杜渺、于浩轩走了个对脸,他们两个还没走进屋里,金野已经先开口道:“那位咒道的朋友,请回吧,我已经受于先生委托,接手了余家的生意,”
  
      于浩轩脸色一沉,冷声说道:“渺渺的雇主是我,不是我父亲,如果你过来就是为了说这些,我只能说,你在浪费我的时间,”
  
      “渺渺,”金野失笑道:“你知道他的身份吗,或者说,你知道他是男是女吗,”
  
      金野话一说完,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杜渺身上,后者脸上的血色瞬间褪尽,扶在轮椅上的双手控制不住地颤抖不止,
  
      于浩轩勃然大怒道:“这些事情跟你有关系吗,”
  
      “孽子,”于老头拍案而起:“这就是你朝思暮想的女人,这就是你宁可放弃家族产业,也要去找的女人,他是男人,你这个畜生……我……我……”
  
      于老头气得语无伦次,坐在不远处的于太太也跟着站了起来:“浩轩,他们说的是真的,”
  
      于浩轩沉默了半晌之后,默不作声地点了点头,
  
      于太太的眼泪一下流了下来:“浩轩哪,你醒醒吧,他就是个妖精,是专门来害你的啊,你为了他都要走火入魔了……”
  
      “妈”于浩轩还要再说什么,杜渺却抢先一步道:“两位,我跟于浩轩只是普通朋友,等他身上的诅咒解除,我马上就走,绝不会再跟他有什么来往,”
  
      “不行,”于老头冷声道:“你现在就走,于府不欢迎你,”
  
      “我……”
  
      杜渺还想再说什么,于浩轩已经开口道:“渺渺不能走,解除诅咒的事情,我只相信渺渺一个人,其他的人,我信不着,”
  
      于老头大怒道:“我已经聘请了金先生……”
  
      “我说了,我信不着别人,如果没什么事儿,我先走了,”于浩轩自己推着轮椅,转身向我这边说道:“不知道,两位愿不愿意接受我的聘请,”
  
      我想都没想:“非常乐意,”
  
      金野脸色顿时一沉:“李孽,你是想跟我打对手戏,”
  
      “呸”我吐了一口之后,揉着嗓子自言自语道:“天干,嗓子疼,痰太多,”
  
      “你很好,”金野的脸色差点拧出水来,
  
      于老头沉声道:“于浩轩的钱是于家的,我说不许动,他就用不了,他拿什么雇佣你,我劝你……”
  
      “一块钱,”我把手伸向了于浩轩:“这趟生意,我只要一块钱就接,”
  
      我接过硬币,往空中弹了一下:“现在,他是我的雇主了,坏人生意等于杀人父母,朋友要是再叽叽歪歪,老子不介意让你懂懂规矩,”
  
      “放肆,”金野还没说话,他身后的五个人同时站了出来,我立刻上前一步,跟五个人对峙在了一处,
  
      “退下,”金野不咸不淡地说道:“虽然他不够资格跟我对手,但是,当做无聊时的一点儿调剂,还是可以的,让他走,”
  
      “谁调剂谁,还不知道呢,”我冷笑之间大步离开了客厅,
  
      杜渺从客厅出来之后始终一言不发,于浩轩也是愁容满面,直到两个人回到客房门口,杜渺才轻声道:“浩轩,你先去休息,我还要和李孽他们查些资料,”
  
      于浩轩还想再说什么,杜渺却先一步进了客房,直到我和檀越送走了于浩轩,杜渺仍像是若无其事地在翻找着家谱,
  
      我忍不住问道:“檀越,那个姓金的到底什么来头,”
  
      檀越回答道:“金野是堂口五行执事之一,属于人间堂的实权派人物,唐老板有时也要让他三分,至于身手如何,一直都是个迷,没人见过他出手,”
  
      “故作神秘,”我不屑道:“姓金的,也是咒术高手,”
  
      “他不会咒术,”杜渺摇头道:“但是他也不怕咒术,至于为什么,我只能说,跟他修炼的锐金之气有关,大概是金气克邪祟的缘故吧,”
  
      “怪不得,他敢毫无顾忌地得罪一个咒道高手……”我正自言自语时,老疤子已经敲门走了进来,
  
      老疤子一进门,直接向杜渺走了过去:“老爷和夫人让我转告你,于家可以接受任何一个女人,但是不会接受一个不男不女的人,老爷给你准备了一笔款子,他希望你能拿上钱离开于家,”
  
      杜渺头也不抬地回答道:“我已经说过了,解除浩轩的诅咒之后,我马上就会离开,回去转告于先生,咒术师一诺千金,绝不食言,让他放心好了,至于支票,也请你拿回去,咒术师并不缺钱,”
  
      “好吧,”老疤子叹息一声,收起支票转身离去,
  
      杜渺一直显得极为平静,我以为,这些事情早就在他的意料之中,他才会显得如此平静,直到我发现他盯着家谱却始终不翻一页,才知道杜渺并非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无所谓,
  
      我走到杜渺旁边轻声道:“你先休息一会儿,我来吧,”
  
      “谢谢,”杜渺把家谱交到我手里,自己闭着眼睛靠在了椅子上,
  
      我翻动了几页道:“檀越,你来看,于家家谱可能从一开始就被人篡改过,其中很多东西都是牵强附会,”
  
      檀越道:“就因为这样,才能证明于家此前几代人都没遭受过诅咒,他们不会把自己跟一个不祥之人联系在一起,”
  
      “这里……”我按在一团墨迹上:“这里有一个人的名字被勾掉了,他应该是被逐出家族的人,”
  
      檀越拿起家谱对着灯光看了一下:“什么都看不清楚,按年代推算,这个人应该是在清朝末年被逐出了于家,年代太远了,恐怕连老于头都不会知道这个人是谁,”
  
      我拿过家谱往前翻了一页:“从这个于承贤身上查,按照家谱上的记载,这个人应该是清末有名的儒商,于老头应该是他后人的一个分支,而且血缘很近,我怀疑被逐出于家的那个人,就是于承贤的直系子孙,”
  
      “我马上联系唐老板,”
  
      檀越给唐向晚去了电话之后,不到半天的时间,唐向晚就传回了资料,于承贤的一个后人,因为品性不端被逐出家门,但是他并没离开于家太远,就寄居在距离于家近百里的一个山村,现在他的后人仍旧生活在那里,
  
      这样看来,于家并没有彻底抛弃那人,应该对他还多有照顾,
  
      我刚说起要去那个山村看看,檀越立刻反对道:“你相信自己的判断吗,这种判断太牵强了,”
  
      “碰运气吧,”我心里也一样没底,
  
      一直没有说话的杜渺却在这时开口道:“我觉得可以赌上我们所有人的运气试试,我不相信浩轩……我们会那么倒霉,”
  
      “那就试试,叫上于浩轩,我们走,”
  
      檀越连夜把于浩轩给找了出来,谁也没有通知,趁着夜色离开了于府,直到我们几个上了车,我才开口问道:“唐老板对那个姓金的怎么说,”
  
      檀越摇头道:“除了让我们尽可能不要跟他冲突,其余的什么都没有,”
  
      “知道了,”我总觉得唐向晚好像有些不愿意招惹金野,她忌惮金野,我却没有顾忌,姓金的最好不要惹我,否则,就算驳了唐向晚的面子,我也得给他长长记性,
  
  公告:免费小说app安卓,支持安卓,苹果,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zuopingshu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