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邪门儿 > 第八十章 一本老笔记

第八十章 一本老笔记

儒商于承贤的后人最后落脚的地方叫做沿河村,可村里村外却偏偏连一条河沟都没有,也不知道这地名究竟是怎么来的,
  
      更糟糕的是,沿河村那地方早就已经荒得不成样儿了,要不是有几家烟筒还在冒烟,我都能把它当成一个死村,
  
      我刚一进村的时候,就遇见一个老头,他告诉我,村里剩下的这五户人家里,有个专门碰瓷儿、蒙人的二流子,让我们赶紧走,别沾上他,说是“等他往你手里塞本破书,你就等着被他讹上吧”,
  
      我顺口问道:“他那是什么书,”
  
      老头冷笑道:“说是他爷爷留下的藏宝图,放他娘狗屁,他爷爷还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呢,能留下个屁来,”
  
      “藏宝图,”我立刻把主意打到了那个二流子身上,
  
      我们故意在村里转了几圈之后,一个看上去四十多岁,站没个站样的老爷们就远远地迎了过来:“你们是来探险的吧,”
  
      “探个狗屁,”我往村里一指:“你们这是有鬼宅啊,还是有宝藏啊,我上你们这儿探井来啊,赶紧的,告诉我八千坪怎么走,指完道儿,这钱就是你的,”
  
      我说着话,拿出一百块钱来,在那人眼前晃了一下,
  
      那人眼睛一亮,呵呵笑道:“大兄弟,你就别装了,我一看你就是来探险的,还去八千坪……你知道八千坪,咋就不知道沿河店呢,”
  
      “晦气,”我呸的往地上吐了一口:“出个门儿,没找着道儿不说,还他么遇上一个疯子,”
  
      我说着话,转身就要上车,那人一看我要走,立刻就急了:“别走,别走,我跟你说,你刚才说的那些事儿,我们这儿全都有,”
  
      我一听差不多了,干脆转身问道:“你这儿都有,我怎么没听说过,”
  
      那人嘿嘿一笑道:“你去八千坪是想要看于家老宅子吧,这些年,听说于家老宅子闹鬼,非要去看看的年轻人多了去了,后来怎么样,还不都是骂骂咧咧地回来,你要是图个刺激,还不如就在我们村里呢,”
  
      “你这儿有啥,”我故意装作一点儿不在乎:“破房子,我见得多了,”
  
      “你看看这个……”那人神神秘秘地拿出一本线装黄皮书来,
  
      “这啥玩意儿,”那本书一入手,我就知道那是个老物件,
  
      “民国时候,沿河店最大一户人家留下的笔记,”那人故作神秘地道:“这里面肯定记着大秘密,你要是有兴趣,我便宜卖给你,”
  
      “我买来干啥,擦屁股,”我脸色一沉,拿起来就要往出扔,
  
      “等等,”檀越从车上跳了下来:“先别扔,我看看,这本书的纸张确实有年头了,这人毛笔字写得不错,没有个十年以上的功底写不出来这么好的字,说不定是个老物件,”
  
      那人一挑大拇指:“还是这位小兄弟有眼力,一看就知道这是好东西,”
  
      檀越把书一合:“反正今天也晚了,干脆咱们在这儿住一宿,顺便也看看这书有没有什么新鲜的地方,要是真有让咱们感兴趣的东西,我就买下来,价钱不成问题,”
  
      “行行……”那人满口答应了下来:“正好村里还有一座空房子,我带你们去,不过,伙食得你们自己来,”
  
      “你们的东西,我吃了还怕拉稀呢,”我板着脸,赶着那人走进了村里的一间屋子,
  
      那屋子收拾得还算干净,但是打眼一看就知道有日子没有人住了,灶台上连口锅都没有,
  
      那人把我们带到屋子之后也没多待,告诉我们,他叫王二奎,住在隔壁院子里,有事儿过去叫他,就一溜烟地跑了,
  
      等他走远了,于浩轩才忍不住问道:“你怎么不直接打听消息,非要买那本书干什么,”
  
      我摇头道:“我来之前,也没想到沿河村会破败成这个样子,村里这几个人,能知道多少消息,好在村里还有一个一心想要发财的二流子在,要不然,咱们连个消息都找不到,”
  
      于浩轩瞪着眼睛道:“你就那么肯定,他手里的书是真的,他那样的混混,说不定从哪儿弄来的东西,”
  
      “你还是江湖阅历少,我跟你说,你要是以为二流子是混混,那你就错了,”
  
      我解释道:“二流子不如混混,才占了个二字,打架不行,脑子也不行,只能跟在人家后屁股上混口食儿吃,这些人根本就不敢往远处混,只能在家附近骗点儿吃喝,”
  
      “他手里有书,说明这本书的出处不会太远,就算不是他家里传下来的东西,也是在村子附近弄来的,说不定,这本书里就有咱们想要的东西,”
  
      “你先歇会儿,一会儿我研究一下这本书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我和杜渺安置于浩轩的工夫,檀越就坐在窗口看那本书,等我们安顿好了,他也看得差不多了,
  
      “这应该是解放前,一个叫于启武的人写下的私人笔记,”
  
      “从他记录的内容上看,这个人受过良好的私塾教育,但是生不逢时,他所生活的年代里,私塾学到的东西已经不足以让他安身立命了,
  
      于启武在穷困潦倒的情况下,想到了一个关于自己家族的传说,
  
      根据他的回忆,他父亲曾经说过,他的曾祖父是儒商于承贤的幼子,名叫于隐海,当然,这有可能是一个化名,
  
      于隐海当初并非是因为品行不端才被逐出于家,而是于承贤已经预料到乱世将至,为了给于家留下血脉,故意把于隐海逐出家门,
  
      于隐海藏到沿河村之后,于承贤就开始秘密地把家族财富转移到于隐海手里,后者则想办法把这些财富藏进了深山,
  
      后来,于隐海在一次进山藏宝时,无缘无故地失踪了,那之后,也就没有人知道宝藏的去向了,于隐海的后人也对藏宝的地方有过猜测,但是始终没有找到宝藏,
  
      笔记的主人于启武却觉得,于家后人不是找不到宝藏,而是没有去找,所以,他一直都通过他父亲生前留下的蛛丝马迹在寻找宝藏,
  
      檀越说到这里停了下来,我忍不住问道:“后来呢,”
  
      “没有了,”檀越扬了扬手里的破书:“笔记写到这里,就只剩一片空白了,”
  
      “空白,”我把笔记接过来一看,后面果然连一个字都没记,
  
      我还特意往纸张夹缝里翻了两下,那里面也没有撕开的痕迹,也就是说,姓王的没有撕掉上面的内容,可是,本该留下的记录到哪儿去了,
  
      我正拿着笔记发愣的时候,杜渺伸出手来:“给我看看,”
  
      我把笔记递给对方之后,杜渺先是把笔记凑到?子底下闻了闻,又轻轻撕下一角放进了嘴里:“这本笔记是完整的,只不过这上面被人下过法咒,只有遇到特殊的媒介,才能被触发,”
  
      我扬眉道:“你是说,这本笔记出自咒道的手笔,”
  
      “也可能是巫门……”杜渺拉过于浩轩的手掌,轻轻割破他的食指,把血滴在了笔记上,
  
      我眼看着血珠落下,在已经泛黄发硬的老纸上溅起了一圈血色的涟漪,下一刻,笔记上就浮现出两个像是用朱砂写出来的楷书:“村口,”
  
      我不由得一皱:“什么意思,”
  
      杜渺道:“大概是说,下一页的内容得到村口才能看见,那里应该还有触发笔记的东西,现在有一件事已经可以肯定了,浩轩的确是于承贤的后人,而且于家先人当中隐藏了一个术道高手,”
  
      “去找那个姓王的,”我仔细回忆了一下,我们进来时,村口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如果不是有些细节我没注意到,就是我们进村的方向不对,
  
      我得找个向导带路,
  
  公告:免费小说app安卓,支持安卓,苹果,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zuopingshu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