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邪门儿 > 第八十二章 笔记

第八十二章 笔记

我用手扶稳了头骨之后,又顺势往下挖了两下,人骨下面果然露出了一个底座形状的木板。木板正中间的位置,以前应该插过一枚铁钉之类的东西,现在不知道什么原因已经断了。
  
      如果我没猜错,那颗人头应该是被铁枝一类的东西。挑在底座上埋进了地里。
  
      “咒术!”杜渺皱着眉头走了上来,轻轻触碰了一下人头下面的底座,那颗人头上忽然冒出了一股绿火。
  
      杜渺拿起笔记试探着往人头下方晃动了一下,上面的火光似有灵性般地跳落下来,落在笔记上。
  
      我下意识地喊道:“快收回来!”
  
      杜渺却不紧不慢地托着火苗乱窜的笔记站起身来,直到上面的火光渐弱,才像是甩水一样往地上甩了两下,覆在笔记上的火光立刻像是水珠一样弹落在地。
  
      再看那些空白的纸张上面,已经出现了用朱砂写成的文字。
  
      杜渺从我手里拿过手电。飞快地翻看了起来:“写这篇笔记的人,不是于启武,而是被逐出家门的于隐海。”
  
      “前面说,他被逐出家门之后,他父亲告诉他改头换面到沿河村来,找一位于家的长辈,认他为爷爷,继承那位长辈在沿河村的一切。”
  
      “于隐海按照他父亲的吩咐,秘密赶往沿河村途中遭遇了一股不明来历的土匪。那股土匪看他身上没有什么油水,本来是想把他活埋了,后来匪首叫住了手下,让手下人把他带到沿河村,用他当了死贴,条件是让沿河村交出一百块大洋。”
  
      “真正的线索是从这儿开始的”
  
      我顺着杜渺手指的方向看了下去,笔记中出现了一段以“我”为人称的记载:
  
      黑虎让我去当死贴。我知道,他是想拿我吓住村里人,我不是他们一伙儿的,他不在乎我死不死。只要能吓住人就足够了。
  
      黑虎要的是一百块大洋,我开口就跟村长要了一千块。我故意翻上十倍,就是为了逼着村里人跟黑虎拼个你死我活。我当时只有一个想法,我死定了,也不能让黑虎好过。
  
      村里人果然被我吓住了,可是他们也不敢得罪黑虎,看见我坐在村口,还派人给我送饭。他们怕我饿死,我一死,黑虎肯定会屠村。
  
      我饿了两天之后,实在挺不住了,摆在我前面的饭像是勾着我去伸手,但是我不敢。不要说是黑虎的人在远处悄悄看着,就算为了报仇,我也不能吃那碗饭。
  
      第三天晚上,我看见村里走出来一个女人,她端着一碗白饭轻飘飘地走到我眼前,只说了一个字:“吃。”
  
      那个女人太好看了。比我见过的任何一个女人都好看。尤其是她走路的时候非常的轻,一点声儿都没有,就像是飘到我眼前的一样。
  
      我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只想听她的话。
  
      我抓过白饭拼命地往嘴里塞,直到一碗饭快要吃光了,我才看见碗底下有一根手指头。那根手指像是刚刚砍下来的一样。上面还带着血迹。
  
      我吓得半死,那个女人却忽然厉声喊道:“吃!”
  
      我吓得声音都变了:“你让我吃人手指头”
  
      “不吃,就死!”那个女人蹲在地上恶狠狠地看着我,两只眼仁就像是蛇一样,慢慢竖了起来,眼珠四周也开始微微变黄。
  
      蛇。我当时以为她就是蛇。
  
      那个女人忽然掐住了我的脖子,把那根手指头硬塞进了我的嘴里:“吃!咽下去!”
  
      我只觉得那根手指头顺着我的嗓子眼一勾一勾地往我肚子里钻,我想不咽都不行
  
      我吃了那根手指头之后。肚子就疼得不行,就像是有一只手抓着我的肠子使劲在拧。没过一会儿,我就昏过去了。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土匪不知道怎么没了,我被村里人给吊在了树上,说是要烧死我。我拼着命喊我爷爷,告诉村里人我是过来投亲的,被逼无奈才当了死贴。
  
      村里人一听我爷爷的大号,真就不敢再动手了。有人去把我爷爷找了过来,问明白之后,才把我给放了。
  
      我爷爷带着我回家时,我在他家看见了那个喂我吃手指头的女人。他告诉我。那是他续弦的老婆,让我喊她奶奶。
  
      我硬着头皮喊了一声,那女人也就点了点头。
  
      从我住下以后,就不敢跟那个女人说话,她也不怎么理我
  
      有一天晚上,我起夜的时候。忽然看见房门开了一条缝,我看见有人侧身站在门口不停地吸气。我能看见门缝里露着一只鼻尖,在一下下地抽气,就像是在闻屋里的味儿
  
      那是我奶奶,肯定是她!
  
      笔记写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这里记述的事情,跟什么于家的宝藏没有半点儿联系。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于隐海的爷爷奶奶当中,肯定有一个术道高手。
  
      我转头向杜渺问道:“如果这是村口。当时于隐海是不是应该坐在这块头骨附近?”
  
      杜渺抓起头骨道:“这块骨头密度很高,死者生前应该是打熬过筋骨的武林高手。如果于隐海当年是坐在这块骨头上,肯定是有人要用他来施展骨咒。我敢肯定。于隐海在昏迷的那段时间里,自己动手把那些土匪杀了。”
  
      “这么一个小村里,怎么会出现一个咒术高手?”
  
      咒术之道在南洋一带比较盛行,国内流传下来的支脉很少,而且行事一向低调。沿河村地处北方,交通相对闭塞,按理说不应该出现咒术高手。难道这座小村里真有什么值得让他们隐居的地方?
  
      我思忖之间,忽然听见远处传来一阵哭声。哭声不仅尖锐刺耳,而且位置很低,听上去就像是贴在地上。
  
      我向檀越打了个眼色,跟他一左一右地往哭声传来的方向包抄了过去。等我们两个转过一颗大树后面,却看见地上趴着一只黑白相间的小猫。
  
      那只猫用两只前爪捂着脸,趴在草丛里,身子不住地颤抖,像是小孩一样的哭声就是从它身上发出来的。
  
      我伸手掐住了小猫脖子后面的皮毛,把它拎了起来。小猫身体离地之后,两只前爪也跟着垂了下来,这时我才看见,小猫的两只眼睛一片通红,眼泪像是流水一样从它眼眶中滚滚而落,长着两颗尖牙的猫嘴张得老大,看上去就像是咧嘴大哭的小孩儿。
  
      我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老辈人说过:猫哭就是要死人。这只猫早不出来晚不出来,非要在我们触动了咒术之后现身,绝不是一种巧合。
  
      “别看它眼睛!”从后面赶上的杜渺刚喊了一声,小猫的两只眼睛就同时转向了我的面孔。我只觉得一股带着杀气的暗芒陡然间冲我汹涌而来,就好像是有一个暗器高手忽然在暗处盯住了我的要害,而我却不自觉地往小猫的眼睛里看了过去。
  
      就在我的目光和小猫的眼睛微微相对的刹那间,它瞳孔里好像忽然涌出了一层混沌的,两只眼睛瞬间变成了一团的烟影。
  
      我有一种感觉:等到它眼睛里的烟影散去,再次恢复明亮时,我的样子就会出现在它的瞳孔当中,那时,我看到的只怕就是我临死之前的模样了。
  
      电光火石之间,我猛一转头,生生挪开了自己的目光,手指用力一捏,完全掐住了小猫的脖子。
  
      下一刻,我绕过猫脖子按住它咽喉的手指肚上,忽然感到有什么东西在它脖子里蠕动,就像是一条虫子正顺着小猫的咽喉转向它的嘴里。
  
      “厉鬼撕天”!我猛然想起了于家兄弟被人诅咒之前的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