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邪门儿 > 第八十三章 资源共享

第八十三章 资源共享

于浩轩说过,他被诅咒之前曾经看到过一只白猫在自己面前炸成了碎块。我手里的这只猫会不会也是诅咒的媒介?
  
      我刚觉得有东西要从小猫的咽喉上破体而出,就立刻抓着它往外扔了出去。那只猫在空中连翻了几圈之后,吧嗒一声落进了草丛。等我回身再看的时候,只觉得有东西在草丛里闪了一下就不见了。
  
      杜渺快步抢到我扔猫的地方,伸手从草丛里抓出来一只死猫:“咒成了!你们快点看看身上有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我下意识地在身上摸了两下:“没什么感觉。”
  
      “不对!”杜渺跺脚道:“你们再仔细找找!”
  
      “确实没有!”我一再确认之后才向檀越问道:“你怎么样?”
  
      檀越摇头道:“我也没事儿。你不会弄错了吧?”
  
      “不可能!”杜渺深吸一口气道:“你们没有感觉。只能证明诅咒还没发作。你们一旦觉得哪里不适,马上告诉我,知道吗?”
  
      “明白了!”我也隐隐觉得什么地方不妥,但是现在不是坐下来找诅咒的时候,只能岔开话题道:“咱们去凶宅,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老山猫抓着脑袋道:“我在村里活了几十年,从来没听说还有什么凶宅。”
  
      我追问道:“死过人的房子呢?有没有死过人之后就被废弃的房子?”
  
      “那也没有!”老山猫摇头道:“要是真有这种地方,我还能不知道吗?”
  
      檀越低声道:“王二奎说过,可以去凶宅探险。不知道。他的话是不是真的?”
  
      “就算是真的,他也在金野手里”我眼珠转了一下道:“背上于浩轩上山,咱们沿着河道的方向走。”
  
      檀越一愣道:“你想干什么?”
  
      “往上走就知道了。”我把车上所有的装备全都拿了出来,上了后山。一路上,我都让檀越背着于浩轩走在前面,我自己则沿途清扫留下的痕迹。
  
      我们一直走到一座天坑附近才停了下来。那里说是天坑,其实有点夸张,要是我没弄错,那应该是河道干枯之前,囤积过水流的暗坑。
  
      坑洞的面积大概只有一间房子大小,深浅差不多四五米,人跳进去之后,要是不点火,大半夜的绝对看不见下面躲着人。
  
      我向杜渺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让她先躲起来,我自己则带着其他人跳进坑里藏了起来。
  
      没过多久,金野就带着十多个人追到了附近。他的一个手下走到暗坑边上大声喊道:“李孽出来!”
  
      我站在坑底冷声道:“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想跟你谈谈而已。”那人由始至终都带着一种居高临下的口气。
  
      “谈?”我冷笑道:“你有那个资格吗?滚”
  
      “你”那人愣了半晌。才强忍着怒气道:“我劝你还是出来吧,这样对大家都有好处。”
  
      “我再说一遍,滚”我丝毫没给对方留面子:“姓金的,要是不懂规矩,让他回去找师父再学学,别他么像狗一样闻着味儿追在别人后面。”
  
      那人气得狠狠一跺脚,转身走了。没过一会儿,金野就走了过来:“李孽,何必故弄玄虚呢?我们手上都没有完整的线索,你的把戏并不入流。”
  
      我故意往山上走,其实就是为了把金野给引上来。就像他说的一样,我们两个手上都没有完整的线索,只有合作才能再往下走。
  
      我一路上清扫痕迹,就是为了给他们造成一种不想让他们跟上的假象,但是他们那边有一个当过特种兵的老疤子,我这套土匪逃亡的把戏,自然瞒不过对方,早晚会被他们追上。
  
      我选择躲进暗坑。只不过是为了找一个跟金野谈判的地方而已。
  
      我冷声道:“姓金的,术道上先来后到的规矩,你没学过?你带走王二奎,我没说什么。你要是干出坏规矩的事儿,别怪我不给唐老板面子。”
  
      金野强压着怒气道:“你我手里都只有两本笔记,谁也看不到笔记的全部内容。没有我参与。你一样完不成任务”
  
      “完不完成是我的事儿,你该干嘛干嘛去吧!”我说完之后,干脆不出声了。
  
      金野那边肯定也有咒术高手,而且也打开了其中一本笔记,断定笔记才是这趟任务最重要的线索。
  
      老山猫给我领路的事情当然也瞒不过他们的眼睛,只要稍问王二奎几句。他也能判断出我手里有两本笔记。
  
      但是,笔记这东西存在一种接续性。就好比一个人看章节故事的时候,看了开篇和结尾。说不定就能推敲出中间的大致情节。但是只看中间的话,却不见得能猜中结尾。
  
      王二奎给我的那本笔记,显然属于开篇。金野肯定没有看到结尾的部分,所以他才会急着找我。
  
      谁又能保证,老山猫手里的,不是结尾?
  
      我越是撵他走,金野就越会觉得我手里拿着结尾的部分。
  
      金野沉默了几秒钟之后,才阴冷着开口道:“你觉得站在下面跟我说话,真的好吗?”
  
      他的意思很明白,我现在所处的位置,只要跟他动手就会立刻落入下风,他甚至不用派人下来。随便往坑里扔点儿什么,都有可能把我逼上来。
  
      我冷笑道:“你要不要打开手电照照下面现在有几个人?想要动手,老子奉陪到底。”
  
      我话一说完,金野立刻没了动静。他不怕我和檀越,但是不可能不忌惮杜渺。金野就算修为再高,也不敢跟一个咒道门派闹到不死不休的地步。
  
      就像檀越说的一样。他如果没有毁灭残颜宗的本事,后半辈子就都得提心吊胆地活着。残颜宗的人就算是磨也能把他给磨疯了。
  
      片刻之后,我听见金野倒退了两步,老于头的声音很快就传了过来:“浩轩,浩轩,你在底下吗?你劝劝李先生吧!这件事儿。不光是你,还关系到你大哥的生死。你劝劝李先生,不要置气了。”
  
      于浩轩刚要说话。就被我狠狠捏一下,意思是告诉他不要答应。
  
      于浩轩张了张嘴:“这件事儿,我劝不了。”
  
      于老头叫道:“你跟你大哥不和。可好歹也是一奶同胞啊!就算你不看浩东,也得看看我和你妈吧?”
  
      于浩轩这下再也撑不住了,他由始至终也不知道我在演戏,只能试探着道:“李兄,俗话说冤家宜解不宜结,你这次是不是”
  
      我故意大声道:“你只雇了我给你解咒,可没雇我管别人!”
  
      于老头一听我松口了,马上说道:“价钱上的事儿好说,只要李先生点头,我一定让你满意!”
  
      “我说的不是钱的事儿!”我冷声道:“姓金的,咱们两个合作,谁说了算?”
  
      “当然是”金野话到嘴边又改了口:“当然是资源共享,互不干涉。功劳一人一半。”
  
      “好!就这么定了!”我知道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你们等我上去。”
  
      我们几个陆续爬上去之后,杜渺才从暗处走出来,守在于浩轩身边。
  
      金野直到看见杜渺才算松了口气:“你们的笔记呢?”
  
      我一手握着笔记,一手空着掌心,同时伸了过去,意思是同时交换。金野冷笑一声,以同样的姿势把笔记递了过来。我俩刚一换到对方手里的东西,就不约而同地退到一边,各自翻起了笔记。
  
      金野那本笔记里记录着于隐海的一个推测。他奶奶一直处在一种半人半鬼的状态中,但是他爷爷却能压制住对方,让她对自己言听计从,他爷爷应该是一个更厉害的术道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