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邪门儿 > 第八十四章 你为什么没事

第八十四章 你为什么没事

金野飞快地看完了笔记,把手一伸:“还有一本呢?”
  
      我扬了一下手里的笔记:“后面光写着让我们找凶宅。我不知道凶宅在哪儿。”
  
      “你找死!”金野眼中泛起寒意:“我成名以来,你是第一个敢耍我的人。”
  
      “被玩多了,你也就习惯了。”我脸上仍旧在冷笑,双手却已经背到身后戴上了追魂爪。
  
      “李孽,你少说两句!”檀越呵斥了我一声之后,闪身站在了我和金野中间:“金香主,你别忘了,我们现在处于合作期间。按照人间堂的堂规。同堂兄弟合作期间,任务第一,任何恩怨不得提及。”
  
      金野冷着脸退回了原位:“任务结束。我必取你性命!”
  
      我刚要说话,就被檀越狠狠瞪了一眼。他是在警告我,不要过分刺激金野。
  
      金野转身走到王二奎身边:“告诉我。村里哪有凶宅?”
  
      “就在村尾,那里挖地的时候挖出过死人脑袋……”王二奎话没说完,我就接了一句:“我刚从那边回来!”
  
      “你找死!”金野一腔怒火全都发泄在了王二奎身上,一顿拳脚下去,把人打得满地乱滚。直到王二奎抱着脑袋缩在地上装死,金野才抓着他的头发把人提了起来:“说!凶宅在哪儿?”
  
      王二奎鼻涕眼泪一起流了下来:“我真不知道!村里从来就没出过什么凶宅啊!你饶了我吧!”
  
      金野转头往我这边看了过来。檀越接口道:“我们的向导也这么说,只能等到明早望气了。”
  
      金野冷哼一声,狠狠一巴掌把王二奎给抽翻在了地上:“爬起来,带我找一个能看到沿河村全貌的地方。”
  
      王二奎和老山猫都说村里没有凶宅,那就只能证明,所谓的凶宅已经被人给拆了,或者毁于天灾。想要找到凶宅原来的位置,就只能想办法望阴气。
  
      看阴气,跟看地气不一样。地气天成,很难撼动,不管什么时候,都能看得清楚。阴气却不一样。尤其已经被削弱了的阴气,晚上夜色太沉看不见,白天又会被阳气压制。所以只能等到天色刚拂晓,太阳要升没升,也就是阴阳相交的时候才能看清。
  
      如果我们现在下山,掐着天色往山上爬,说不定等我们上来,就已经来不及了。所以,只能在山上先凑合一宿。
  
      我们两边人只有三套露营的装备,都是于家人准备的。杜渺把于浩轩扶进帐篷之后,我和檀越就在帐篷附近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靠在树上打盹。
  
      我睡到半夜时,忽然觉得附近出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杀意,立刻本能地把手按在了地上。
  
      仅仅一息之后,我就判断出了那股杀意并不是冲着我们来的,他的目标应该是在金野那边。我装着睡觉翻身,挪动了一下脑袋,两只眼睛稍稍睁开一条缝。先往排骨那边看了过去。
  
      负责放哨的排骨趴在地上,时不时的晃动一下耳朵,看样子是在睡觉。其实一直在注意附近的动静。它是不知道有人侵入,还是什么都看不见?
  
      我把眼角稍稍转动了一下,就看见王二奎正四仰八叉地躺在火堆边上。四肢像是被人抻成了一个“大”字死死地按在地上,手指头已经抓进了地里,两只手却怎么也抬不起来。
  
      我悄悄打开鬼眼之后,王二奎身边立刻多出来五道人影,其中四个正按着他的四肢不放,还有一个披头散发、全身泛白的人影半跪在王二奎身上。
  
      那人用膝盖压着王二奎前胸。左手握着一根像是钢针似的长钉顶住王二奎的咽喉,右手上高举着一把锤子,瞄准了钉子头。
  
      那人好像也发现我在看他,猛然回头向我看了过来。他的面孔被黑发覆盖了大半,唯独露出半张咧开的嘴和几颗白森森的尖牙,扬在空中的右手也猛然抬高了几分。
  
      “住手--”我起身一声暴喝,那人手中的锤子也跟着猛地砸了下去。几寸长的铁钉在一瞬间完全没入了王二奎的咽喉。
  
      与此同时,杜渺手上的铃铛忽然铃声大作,刺耳的警铃声瞬间传遍了整个营地。所有人几乎不分先后地做出了反应,金野和手下从地上一跃而起,分头扑向了王二奎。
  
      那五个压住王二奎的人影却倏然消失在了我的视线当中。
  
      冲到王二奎身边的金野,伸手抓住后者衣领,把人从地上提了起来:“你怎么了?”
  
      “唔……啊啊……”王二奎一张嘴呕出一大口污血,半截舌头也顺着他的嘴唇滑落在了地上。王二奎伸出两手在脖子上一阵乱抓,挖在咽喉上的指甲几下抠进了肉里。一根手指头拼了命地往喉咙里面乱抠,就像是要把扎进自己喉咙的钉子生生拔出来。
  
      金野明明近在咫尺,却任由着王二奎抓开自己的喉咙,甚至故意把头低下去看向他的伤口。
  
      “救人哪!”老山猫冲到金野身后想要去抓王二奎,却被金野抬手给挡了回来。
  
      我随后赶了过去:“那人快死了,你怎么……”
  
      金野头也不回地道:“管好你自己的人就行。我们这边的事儿,用不着你来操心。”
  
      我们两个说话的工夫,王二奎一下挖透了自己的咽喉,喉咙里的鲜血像是喷水一样从他的指缝里直射了出来。王二奎的两只眼睛陡然突出眼眶,人也跟着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金野若无其事地抽出了王二奎的手指,伸手在他伤口里摸了一下。像是在自言自语道:“钉咒!看来有人动手了。”
  
      檀越冷声道:“你看着他死,就是为了证明自己的猜测?”
  
      “别装什么圣人。就算我动手,他也一样没救了。还不如留下些有用的东西。”金野掏出一张纸巾擦干手上的血迹之后,忽然开口道:“你们那边的咒术师呢?”
  
      我微微一愣:“你们的咒术师又在哪儿?”
  
      我和金野同时眼带杀机地看向了对方。
  
      金野怀疑是杜渺出手干掉了王二奎,我当然不能顺着他的话往下走,否则,我就会陷入被动。
  
      这时,杜渺也从后面赶了过来:“我中了入梦咒,好不容易才从梦境中挣脱出来。你们怎么样?刚才有没有做恶梦?”
  
      这一次,金野没有说话,只是把目光投向了他身后的一个老太太。后者微微点了点头:“我也中了入梦咒,对方来头不小。”
  
      金野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可那老太太的下一句话,马上又让金野脸色陡变。
  
      对方似笑非笑地看着我道:“刚才所有人都沉睡不醒,是因为受到了入梦咒的波及。你为什么没事儿?”
  
      我冷声回答道:“你都不知道的事情,我怎么知道?走了,回去睡觉。”
  
      我话一说完,转身就往回走,金野却厉声道:“站住,卢师在问你话呢!”
  
      “我说了,不知道!你还想怎么样?”我说话之间已经亮出了追魂爪。
  
      卢师往我的追魂爪上看了两眼:“是不是你身上有什么避邪的东西?”
  
      “有没有跟你没关系!”我顿时被她问出了火气。
  
      卢师却不愠不火道:“如果,你证明不了自己身上有避邪的圣物,那我只能怀疑,你跟咒术师串通,坑杀了我们的向导。按照堂口里的规矩,你必须解释。”
  
      我转身就要发火,檀越却拦在了我身前,替我说道:“我可以证明,李孽身上有师门中留下来的传家宝。上回任务,我们就是靠它逃过了一劫。任务在堂口当中有过记录,你们可以去问唐老板。”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