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邪门儿 > 第八十五章 眼见为实

第八十五章 眼见为实

檀越的意思是想息事宁人,毕竟我们还在合作,而且金野也是人间堂的实权人物,一再针锋相对未必就是好事儿。
  
      没想到那个卢师竟然得寸进尺,伸出手道:“什么传家宝,拿出来我看看!”
  
      我顿时火冒三丈:“你算老几?凭什么看我东西?”
  
      金野沉声道:“卢师是我请来的巫门高手,也是术道前辈。你说话放尊重些。”
  
      没等我说话,卢师就开口了:“我看你东西,那是冲着你师门面子。术道至宝。是随便能拿的吗?乱用至宝,小心给自己招灾惹祸!”
  
      我顿时火了:“我师父认识你是哪根葱?别以为你自己会跳个大神,就是祖师爷下凡!我会不会用传家宝。还轮不到你操心!”
  
      金野说那个卢师是巫门高手,我怎么看都不像,她身上有种我很熟悉的气息。要是我没走眼。她应该出自东北萨满门下。
  
      很多人都以为,跳大神或者出马弟子就是萨满。实际上,萨满在蒙古语或古通斯语中代表的是巫师。相传,古萨满都是可以呼风唤雨、斩妖除魔的大能。咒术也属于萨满传承中的一部分,他们可以下咒,也能解咒。
  
      我说她是个跳大神的。只不过是在贬低对方。
  
      “这人哪!”卢师说了一句之后就撇着嘴不说话了。这可比损上我两句还让人难以接受!起码于家那几个人看我的眼神就不对了,他们肯定是觉得卢师不愿意跟我一般见识,而我却不知道好歹。
  
      我这会儿哪还能压得住火:“老梆子玩意儿!咱俩出去比量比量,我让你先请打仙上身!”
  
      檀越挥手把我挡了下来:“姓金的,我们一再忍让,不是怕你,只不过是为了不让唐姐难做。你要是再不知好歹,咱们刀口上见!”
  
      檀越说话之间抽出腰间匕首,甩手扔到金野脚下。五寸长的匕首在距离金野脚尖不足一寸的地方没入土中,唯独露出刀柄。
  
      金野瞳孔猛然一缩:“檀越,别以为堂主高看你一眼,你就能”
  
      “拔刀!”檀越只说了两个字。手掌就按上了长鞭。
  
      金野脸色阴晴不定地一变再变。我看得出来,他是不想跟檀越生死战,但是檀越已经把刀扔到了他脚下,他不把刀拔出来,接受檀越的挑战,面子就过不去。
  
      他的一个手下倒是挺有眼力,脸上陪着笑,一路小跑似的走到两人中间,伸手把刀拔了出来:“檀爷,这是何必呢?不就是话没说好吗?你也知道,咱们这些术道上的人,都没念过几天书,嘴上说话直,但是心都不错,何必一上来就动刀动枪的。”
  
      那人看檀越不接刀,干脆双手把刀捧到了头顶上:“檀爷,您老消消火。唐老板也不希望看见一个堂口的海东青拼个你死我活是不是?”
  
      “哼”檀越把刀收了起来:“我檀越走江湖,讲的是规矩。你要是站住规矩。我服你。反过来,别怪我翻脸!”
  
      金野一言不发地看向檀越时,我对着卢师吐了一口吐沫。转身就走。
  
      我本来以为这件事到此为止了,没想到我刚睡下没多一会儿,就忽然听见有人在我耳朵边上说了一句:“小子。跟我来!”
  
      卢师?我侧眼看时,正看见卢师鬼鬼祟祟地站在远处一颗大树后面向我招手。
  
      我听见她说话,就知道她心里还惦记着我的宝贝。我身上究竟有什么东西能压住咒术?
  
      其实,我自己也很好奇,干脆悄悄站起身来,跟着她往远处走了过去。对方一直把我领到一片相对开阔的山地上才停了下来:“你的师门至宝?拿出来给我看看。”
  
      “你有病吧?”我大步往前走了过去:“你三番两次惹我。当我是软柿子,还是以为我不敢杀人?”
  
      卢师笑道:“我是为了你好!如果咒道中人知道你身上有能克制诅咒的东西,肯定会杀人夺宝。就连你身边那个杜渺都未必没有那个心思。你把东西拿出来,交给我保管,你自然可以消灾解祸。”
  
      我笑道:“是吗?可惜,我也不知道什么是那件传家宝,还能克制咒术。”
  
      卢师眯着眼睛道:“不如,你拿出来给我看看,我告诉你。你放心,不是咒道上的东西,我肯定不碰!那双爪子就别拿了,肯定不是。”
  
      “好哇!”我伸手拔出飞刀:“我师父只传给我两样东西,一是飞刀,一是道袍。”
  
      我身上能称得上是宝贝的东西,只有这两件。
  
      卢师的眼睛一亮再亮。两手忍不住一个劲儿往自己怀里乱摆:“快!快拿过来给我,两件全都给我!”
  
      我故意往回一撤手:“你还没告诉我,哪件是辟邪至宝呢!”
  
      卢师的眼睛差点儿喷出火来:“你那件道袍就是!你手里的飞刀也有些古怪!你拿来,我仔细看看再告诉你!”
  
      “滚你妈的!”卢师说话的工夫,我又走出了几米,再有两步就能碰着对方了。
  
      我刚要动手的时候。卢师的身子忽然一矮,像蛇一样趴在地上,贴着地面扭着身子滑出好几米,直奔着我的两条腿撞了过来。
  
      打仙上身?
  
      东北的“胡黄白柳灰”五路大仙里,最能打的就是柳仙,也就是常仙。卢师肯定是趁着跟我说话的时候。已经暗中请了柳仙上身,为的就是一言不合好先发制人。
  
      如果换成别人,说不定就得吃一个大亏。
  
      可是老核桃是谁?他是盘山鹰!半辈子都在跟仙家打交道。只要卢师没把常仙太爷给请来。我就一点儿不怕。
  
      我立刻退了两步,瞅准机会倒跃而起,把身边的树杈给掰下来一根,三两刀就把树杈给削成了一根棍子,拎在手里,一边往后退,嘴里一边念叨。
  
      我念的那些东西,跟大仙儿跳神时候唱的一样,就算说出来也没人能听懂,翻译过来的意思就是:请大仙高抬贵手让一让,我跟这人有点私人恩怨,跟他动手不是对大仙不敬。
  
      卢师果然停了一下。一般来说,两个跳神的人要是卯上了,他们身后的仙家都不会出来帮忙。大伙儿都是仙家,都在一个地片上积功德,动了手难免伤和气。所以,就谁也不出来帮忙,由着跳神的大仙儿自己去解决。
  
      但是前提是,冲突的双方都得是仙家弟子。你想让过来的大仙退了,就得先证明自己的身份。
  
      我说的是纯正的萨满话,也只有最老的一批跳神的人才知道。伏在卢师身上的柳仙愣了一下之后马上就收了。
  
      我看卢师一抬头,立刻一棍子抡了下去。
  
      我用尽全力打人,这一下能把她脑袋盖砸开。但是,为了不让檀越夹在中间不好做人,我硬是把力道给收回了七成。可这一下也够卢师受的,脑袋上面顿时被我打开了一道口子,血顺着鼻梁直往地上淌。
  
      卢师鬼哭狼嚎地喊了一声,我手里的棍子就跟着噼里啪啦地抽了下去,把卢师打得满地打滚,还是没停。
  
      “服了!服了我服了!快救命啊!”卢师喊了好一会儿,金野才带着人从山上冲下来:“住手,住手!我让你住手!你听见没有?”
  
      我一棍子把对方抽出两三米,拎着棍子指向了金野:“老子没打够,你接着来!”
  
      金野面色阴沉地转向檀越:“檀越,你怎么说?这回是谁先坏了规矩?”
  
      我不等檀越说话,就先开口道:“你先问问这老梆子干过什么再蹦跶!”
  
      金野沉声道:“我只看见你在行凶!我也只相信眼见为实!”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