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邪门儿 > 第八十六章 凶宅

第八十六章 凶宅

金野什么都不问,一上来就直接把罪名推到我的头上,就算是个泥人也有三分火性,何况我这人还一向是得理不饶人的,
  
      我连第二句话都懒得去跟金野说,直接拔出枪来对着连滚带爬的卢师勾动了扳机,
  
      “住手,”金野的速度也不比我慢,我的枪刚抽出来,他手里就飞出了一支金钱镖,直奔着我的太阳穴飞射而来,
  
      电光火石之间,我挪动了几次脚步,手上也跟着连开了三枪,最后一枪擦开了卢师的头皮飞过,她却趁机冲进了人堆里:“金先生,你看见啦,他当着你的面儿也敢行凶,分明就是不把你放在眼里啊,”
  
      “李孽,你找死,”金野眼中杀机四射,
  
      我也寸步不让地道:“你不是说我行凶吗,我不杀她怎么对得起你,”
  
      檀越闪身冲了过来,与我并肩而立:“金野,我说过,凡事得按规矩来,你的人怎么会忽然跑到僻静的地方跟李孽放对儿,你心里不会没数儿吧,”
  
      檀越不等金野说话,就沉声道:“别以为你们这些年做的事儿我不知道,唐姐上回帮你们平息纠纷的时候说过什么,你不会不记得吧,”
  
      看来,杀人夺宝的事情,金野不止干过一回,而且唐向晚对此也颇为反感,
  
      金野脸色阴沉道:“你用堂主压我,”
  
      我从兜里掏出一个当时最流行的随身听录音机:“你说,我要是把这件东西交给堂主,她会怎么样,”
  
      金野双眼猛然一睁之后,狠狠地瞪了卢师一眼,才开口道:“这件事儿属于我们堂口内部纷争,还是不要让人看了笑话,等到任务结束,我自然会给你的一个交代,”
  
      “好,我等着你的交代,”我拿录音机,其实就是在诈金野,那个录音机连磁带都没有,还录什么东西,
  
      “我们……”金野话没说完,脸上忽然变色:“戒备,”
  
      金野看着我的方向大喊戒备,他的手下顿时如临大敌,我也在一瞬之间感到像是有什么庞然巨物从我身后拔地而起,遮天蔽日的阴影从我头顶开始向远处倾盖几米之后,露出了一角房檐似的影子,
  
      如果周围不是荒山野地,我甚至会以为自己被挪到了一座古宅的门口,正好站在房子形成的阴影中间,
  
      凶宅,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我们遍寻不着的凶宅凭空出现在我身后了,
  
      “退,后退,”金野厉声怒吼之间飞快退后,
  
      我却感到身后的凶宅像是陡然往前挪动了一下,那种高墙临近、墙上重物摇摇欲坠的压迫感也随之暴增了几分,好像是凶宅随时可能坍塌,而我却又避无可避,
  
      金野退到相对安全的距离之后,才停了下来,所有人都在全身戒备,却没有一个人开口提醒我们身后的情景,
  
      我不想去看金野冷笑的面孔,可他却一直站在我对面,看戏似的不言不动,
  
      蓦然间,我身后响起了一阵门声,听上去就像是有人在拉动一扇对开的大门,门板擦地的动静就像一把割在人心口上的刀,让人不寒而栗,
  
      我给檀越使了个眼色,后者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之后,忽然双脚蹬地,整个人弹射而起,在空中翻动半圈,两手撑地翻向远处,回身出鞭,鞭梢带着一阵风啸直奔我眼前飞袭而来,
  
      我伸手抓住鞭梢之后,檀越同时发力,我顿时借力飞跃数米,落在远处,跟檀越并肩而立,回头看了过去,
  
      我刚才所站的位置上,确实出现了一座两层楼高的古宅,古宅前面本来应该是紧闭的大门,此时却打开了一条指头宽窄的缝隙,
  
      有人站在门后,用两只手一左一右地扳住门板,从门缝中间伸出的八根手指扣进门板当中连连发力,不仅指头关节发白变色,手上的指甲也慢慢被掀了起来,
  
      刺眼的鲜血从惨白的手指上连连滴落时,掀开的指甲也一个跟着一个掉落在了地上,
  
      我从门缝当中隐隐约约看见了一只眼睛,按照常理,一个拼命要脱困而出的人,目光已经集中在一点上,可是对方的眼珠却在门口来回晃动,好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
  
      “啊”
  
      我被身后蓦然传来的惨叫声吓了一跳,等我回头看时,却见于家的一个保镖用手捂着额头蹲在地上,
  
      一秒之后,成行的鲜血就从他的指缝当中涌了出来,像是流水一样滴落在地,
  
      金野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大门,头也不回地吼道:“按住他,看看他头上怎么了,”
  
      几个人七手八脚地把那人按在了地上,拼命掰开对方捂在头上的手掌之后,我才看清,那人的额头上已经裂开了一条手指长短的口子,
  
      那人的伤口上虽然血流不止,但是仍旧能看见翻开的皮肉下面伸出来一双只有指甲大小的手掌,八根手指就跟门后的鬼魂一样,拼尽全力地在扳动着裂开的伤口,
  
      “嘎吱”
  
      凶宅的大门上忽然传来一声爆响,两扇门板豁然敞开了几寸,足有巴掌宽的门缝后面跟着露出半张惨白的面孔,
  
      我猛然回头跟对方目光相交的一瞬之间,身上就好像被人忽然泼了一盆冷水,控制不住地打了一个寒战,摸向飞刀的手掌微微一颤,手指顺着刀柄的方向滑向了一旁,
  
      等我再次握刀时,身后却又传来“咔嚓”一声脆响那个保镖的额头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撕开了一条裂缝,曲曲折折的伤口从他额头开始,上连头顶、下至?尖地裂开几寸,猩红的血液顿时从他头上奔涌而出,附近几个人躲闪不及之下被污血喷溅满身,惊叫着一哄而散,
  
      一条三寸左右的人影从那人被撕开的天灵盖里一跃而起,全身鲜血淋漓的,连连跳跃着奔向了凶宅,
  
      “站住,”我下意识地低吼之间,手中的飞刀点射而出,爆闪的刀光往小鬼的头顶劈落而下时,对方竟然不闪不避地挨了一刀,
  
      我看着刀光从小鬼的头顶劈落地面、直没土中,被劈成两半的小鬼却在分飞两边之后,单脚点地、连连跳跃着飞速前进几米,在临近大门的位置上重新合二为一,窜向了敞开的门缝,
  
      门中的鬼影旁若无人地低头弯腰,向小鬼伸出一只手掌,小鬼脚尖轻点之间,体态轻盈地落在了对方手心,后者托着满身鲜血的小鬼后退一步,隐没在了凶宅的阴影当中,他面前的两扇大门也像是失去了支撑,缓缓合拢,
  
      “站住”
  
      我怒喝之间,反手抓出两颗铁核桃,同时向对方打了过去,两颗核桃还没临近凶宅,对面的大门就已经关闭,两颗核桃在门板上撞出一片火花之后,砰然炸成了碎块,
  
      没等我再有动作,凶宅却在我眼前化作了一团黑雾,轰然崩散,滚滚雾气卷地而起,四面翻滚,
  
      我眼看气浪临近,立刻抽身而退,却还是慢了一步,满地的黑气像是流水一样从我腿上滚滚而过,我只觉得两腿的血脉像是一下被冰冻结,短暂地失去了知觉,
  
      于家保镖被黑气扫过之后,纷纷摔倒在地,像是寒风中鹌鹑,全身缩成一团,不住地战栗,不过,好在没有生命危险,
  
      凶宅是处罚诅咒的媒介,不好,于浩轩……我脑袋里闪过一个念头之后,拔腿就往回跑,檀越也紧跟着我奔向营地的方向,
  
      于家父子三人现在还在营地,那边能动手的术士只有杜渺和金野的一个手下,如果凶宅先去了营地,后果将会不堪设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