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英雄联盟之绝世无双 > 第4章 舒月舞

第4章 舒月舞


  
      夏新顶着黑眼圈迷迷糊糊的来到教室,刚想趴下,就听到同桌毛胖在跟另外几个同学人讨论着lol。
  
      毛胖其实并没有比别人长多少毛,顶多吨位比别人重了点,有些胖,因为是玩辅助的,崇拜卷毛,就自封了个毛胖,信誓旦旦的说以后lol辅助界只会有两个辅助,一个是卷毛,一个是毛胖。
  
      ……辅助界就剩两根毛了。
  
      毛胖气愤说,“混蛋,昨天明明必赢的,怎么又输给2班了,陈聪,你中路怎么老死,我一回头就看你画面黑白,一回头就看你画面黑白。”
  
      陈聪说,“那打野有病,死蹲我,我每次出去没2分钟,他就过来了,打野不刷野,老跑中路来干嘛。”
  
      “人家是拿你当野刷。”
  
      “……”
  
      毛胖说:“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对面就2个厉害的,一个打野白金4,一个ad钻石5,叫你们小心了。”
  
      “还有张谦,有我辅助你,你怎么还被杀成这样,你一个女枪,被男枪追着跑。”
  
      张谦说,“老大,对面是钻5大神啊,你让我一个黄金3的跟对方对线不是找死吗?”
  
      “那你也不能被压的塔都出不去啊。”
  
      “没办法,对方压制力太强了,出塔就死。”
  
      “吗的,昨天输的太惨了。”
  
      这时候一个女生聘婷袅袅的走了过来,“毛胖,你行不行啊,看你们老说LOL,怎么被2班虐成那样,我脸都丢光了。”
  
      “行,怎么会不行,昨天是我们状态不好,今天保证没问题。”
  
      夏新瞄了眼女生,女生的名字叫舒月舞,也是班里的班花,唇红齿白,一双水汪汪的媚眼,身材窈窕性感,上半身的T恤有些短,将她18岁发育良好的饱满撑起一道高耸的弧线,仅仅穿着牛仔短裙的一双修长饱满的雪腿,白的令人炫目。
  
      夏新下意识的看了眼她的美腿,心中一荡,真的好漂亮,不经意的跟舒月舞眼神对上了,赶紧移开了目光,她眼神特别勾人,水汪汪的,夏新不敢多看。
  
      他注意到旁边几个男生都露出一副色授予魂的猪哥相盯着舒月舞,比自己更不堪,顿时心安不少,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这样。
  
      舒月舞不仅漂亮,而且性感,身材好,几乎是班里所有男生的梦中女神,而且开朗大方,会玩。
  
      不过她特别贪玩,什么都玩,足球,篮球,网球,英雄联盟,甚至男朋友。
  
      她有个外号叫小荡妹。
  
      这次就是她抢了二班班花陈瑶的男朋友陆明,不……准确的说,是让陆明教他打英雄联盟,那陈瑶肯定就不干了,凭什么自己男朋友教别的女生打英雄联盟啊,而且还是这个人称小荡妹的。
  
      然后两个女人撕逼,找来班里的男生打比赛。
  
      输的滚蛋。
  
      舒月舞双手叉腰,气呼呼的说,“气死我了,昨天我可被我看你们这么多人,都压不住那个ad啊,最后他点人3下就死,咱班不是很多玩英雄联盟的吗,你跟大家都熟,找几个厉害点的啊。”
  
      “没问题,今天肯定赢,瞧我的,”毛胖就差没盯着舒月舞流口水了,拍着胸脯保证说,“我问问。”
  
      毛胖左右看了看,问了几个人段位,最后问到夏新头上,“夏新,我记得你也偶尔玩的吧,你打什么位置的,”
  
      “ad”。
  
      毛胖一喜,“你号段位多少。”
  
      “我号青铜4,还是5来着,忘了。”
  
      夏新实话实说。
  
      他的号基本不怎么玩,都是妹妹在玩,上次据说打上青铜4了,把她高兴了一天,不过后来好像又掉回去了,让她又哭丧了一天。
  
      “靠,派不上用场。”
  
      舒月舞说,“这次可别输了,再输,咱高三一班以后在二班面前就抬不起头来了。”
  
      “月舞,你放心,今天要再输,我直播吃键盘。”
  
      毛胖这是打肿脸充胖子,想在舒月舞面前表现一番啊。
  
      接着夏新就没听他们说什么了。
  
      倒不是他隐藏实力,而是同学都玩的比较凶,他偶尔会陪毛胖几人打几把匹配,就怕他们知道自己段位,拉着自己天天玩呢,他还需要代练赚钱养家呢,不能只是玩。
  
      班里基本白银,黄金,也就毛胖段位最高,白金5,他们管钻石5的都叫大神了,而昨天夏新的超凡大师,比赛的时候还被人鄙视了。
  
      可想而知,这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世界,昨天那种局,要是有个钻5的,他连被鄙视的资格都没,人家都不带看他一眼的。
  
      迷迷糊糊的听着讲台上的老师说着各种有关高考的事宜,看着讲台上换了一个又老师,总算熬到那美妙的下课铃声响了。
  
      夏新刚准备出去,就看到教室门口,陈瑶带着几个男生堵门口了,“来啊,舒月舞,今天给你们剃光头。”
  
      陈瑶也算漂亮,不过跟性感的舒月舞一比,还是稍逊半筹的。
  
      舒月舞也不怕,“来就来,谁怕谁。”
  
      毛胖大吼一声,“人多了不起啊,高三一班,有骨气的跟我走,别让人家把我们看扁了啊。”
  
      一群人吵吵嚷嚷的就出去了,这已经不仅仅是舒月舞跟陈瑶的男朋友之争了,而扩大到高三一班跟二班的荣誉之争。
  
      看他们走掉了,夏新刚想出去,就被人拉住了,“夏新,你值日。”
  
      夏新一看黑板,还真是。
  
      又过了半小时,已经天色渐暗。
  
      夏新急匆匆的跑出去,刚路过篮球场,就听到一声“同学小心”。
  
      眼角出现了一个红色的身影,夏新几乎想也没想,脑袋一侧,伸手一接,把朝着他脑袋直接射来的篮球给接住了。
  
      一个男生跑了过来,“呼,同学,反应很快啊,这都能接上,厉害,篮球玩的很棒吧。”
  
      夏新笑笑,“运气罢了,我只玩过一次篮球。”
  
      “啊?”
  
      把篮球交给男生,夏新走出学校,一路来到了零点网吧。
  
      刚走进网吧,就听到一边角落毛胖的吼声,“张谦,你倒是上啊,上啊,我操,a死他啊。”
  
      网吧5连坐,呼啦啦的周围围着一堆人,当然还有舒月舞喊着的加油声。
  
      听起来形势不妙。
  
      而另一边的角落则是2班的队伍,也是5连,那边就轻松多了,各种狂笑,“哈哈,又是双杀,这帮*。”
  
      “这不是送菜吗,爽,老子男枪无敌。”
  
      并没有人注意夏新的到来,他在班里属于不起眼,可有可无的那种,很普通的类型,没有跟人特别交好,也没跟人特别交坏,相见都是同学。
  
      夏新走过最右边的过道,发现坐在最右边的机子的就是张谦,玩的是个萌哒哒的小女警,而额外搬了张椅子坐他右边看他玩的是舒月舞。
  
      舒月舞正鼓着小脸,挥舞着小拳头,气呼呼道,“可恨,可恨,可恨,那个大要是没被挡日女挡就好了。”
  
      夏新觉得舒月舞是百变魔女,可爱起来特别可爱,嘟着小脸,舞着小拳头的样子有点像妹妹,性感起来又特别性感,修长的大腿,性感的小蛮腰,忍不住就让人多看两眼。
  
      倒不是夏新有什么下流的想法,而是个正常男生对漂亮女生的想法,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看了两眼张谦的女警,夏新就懂了。
  
      补兵马马虎虎,6,7个兵能收2,3个,Q基本没中过男枪,男枪A他他就跑,根本不敢回头A,显然是被打怕了,明明女警比男枪长了125码的射程。
  
      塔下都被吓的补不了兵。
  
      至于adc最主要的走砍,只能说勉强会一点,不算熟练,更谈不上流利,有时候点不中人甚至整个人跑上去,白白被A2下,又跑回来。
  
      其他路不用看,光下路男枪跟女警的对比,就知道差距太大了。
  
      夏新沿着过道走了过去,前方是紧急通道,左边是往2楼的楼梯,而右边是这里的管理室,也就是这里的大网管王学的房间。
  
      “啊啊啊啊啊,气死人了。”
  
      舒月舞气的跺脚,小拳头乱挥,恨不得敲死张谦,真是太没用了。
  
      不经意的一转头,发现了个背影。
  
      “夏新?他也来了?咦,他去那里干什么?厕所在另一边啊,那里……我记得是网管的房间吧。”
  
      舒月舞对夏新的印象不深,但有一点她知道,三年来,班里所有的男生都借机对她搭过话,聊天,交换QQ号,微信号之类的,只有夏新没有。
  
      她的QQ里有班里所有男生的QQ号,唯独没有夏新的,只有在班级群里才能看到夏新的QQ。
  
      身为女生她当然知道哪些男生在偷看自己,她也知道夏新偶尔会看她,一开始他觉得夏新是故作矜持,迟早会跟自己搭话。
  
      她不在意,她还蛮享受男生那种赤裸的或是贪婪的目光的。
  
      哼,说不定回去就拿着我的照片*呢,叫你装,跟我装深沉呢,迟早原形毕露。
  
      可等了三年,依然不见夏新跟她搭话。
  
      唯一的一次,是有次大扫除,他俩一起值日。
  
      然后夏新走了过来。
  
      她本以为夏新会说,“你先走吧,我来扫就是。”
  
      她已经习惯了男生的献殷勤了。
  
      可没想到夏新过来,面色平静的说了句,“一二组你扫吧,其他我来。”
  
      什么,你居然让本小姐拿扫帚扫地,知不知道多脏啊,出了汗怎么办,弄脏了手怎么办……
  
      从那之后,她就留意起夏新了,一个普通的,而又不普通的男生。
  
      她几次在夏新偷看她的时候,也回望夏新,吓得夏新连忙转移了视线,她在心中暗笑,发现夏新蛮纯情的,在班里也少跟女生说话。
  
      几次之后,她发现这男生眼神跟其他男生不太一样,她说不上哪里不一样,可就是不一样,一种,不一样的感觉,纯粹的感觉。
  
      舒月舞眼珠子一转,说了声,“我上个厕所。”
  
      就走了过去,沿着走道,来到了网管室门口,小心翼翼的附过了头去……
  
      他到底来这干什么,他认识网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