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英雄联盟之绝世无双 > 第5章 谁打ad

第5章 谁打ad


  
      走进网管室,夏新发现里面除了王学之外,还有个人。
  
      王学人有点瘦,目光透着几分精明,正跟自己一个同学聊天呢,看到夏新过来,站起身亲切笑着说,“夏新,你来啦,来来来,吃点瓜子,这是我同学,不用见外。”
  
      夏新笑着婉拒了,说,“王哥,那个一眼千万年的单子打好了。”
  
      王学顿时脸上一喜,“行啊你,这么快,才半个月就王者了,那可是最强,最难打的电一区啊,我记得你白天还要上学吧。”
  
      夏新笑笑,“是啊,晚上打打,还行吧,运气比较好,连胜的多。”
  
      “你小子就是谦虚,以你的技术,我感觉你的ad,进个电一前50,不前30都不成问题,”王学说着,拍了拍夏新的肩膀,“行,我拿钱给你,总共费用是2500,我接的单子,给你2000,我留500,没问题把。”
  
      “应该的,没有王哥,我也接不到这种单子啊。”
  
      王学说着就从抽屉里拿出2000递给了夏新。
  
      “王哥,不用验下货,查下段位吗。”
  
      “不用,都合作那么多次了,我还信不过你吗。”
  
      “那谢谢王哥了。”
  
      夏新接过钱,小心的放到了衣服里侧的兜兜里,把拉链拉上了。
  
      王学说,“怎么样,还个把月高考了,以你家里的情况,不可能读大学吧,考完就有更多时间打单子了,要不要来跟着我干,我手里客户多。”
  
      夏新露出了苦涩的笑容,“我考虑下吧,大学……再说吧。”
  
      “行,想来的话,告诉我一声,网吧机子随你用,配置比你家那台老爷机总归是要好很多的,而且屏幕大,好使,上分更轻松。”
  
      “嗯,谢谢王哥,我先走了。”
  
      听到夏新要出来,舒月舞捂着小嘴,一闪身,从紧急通道出去躲到了网吧的后门口。
  
      舒月舞瞪大了不敢置信的眼睛。
  
      我的乖乖。
  
      我的天,我的地,我的圣母玛利亚啊,电一,王者,前30,那是什么意思?我没有听错吧。
  
      陆明钻5的ad已经打的班里几个不要不要的了,这要王者前30,那岂不是要把钻5的吊起来打。
  
      那个小萱,她哥从王者掉大师还整天跟我炫耀呢,超凡大师?能跟王者前30比吗?
  
      说到这,舒月舞又有些生气的握紧了小拳头,好啊,明明是王者,让你帮我打,居然鸟都不鸟我,我都要被陈瑶欺负死了。
  
      哼哼。
  
      让我发现了你的小秘密,我看你这次往哪跑。
  
      舒月舞刚要回去,路过网管室门口,就听里面的人说道。
  
      “王哥,行啊,你,从哪找来这么头能干的牛,你没少赚吧。”
  
      “呵呵,一个白痴,没点脑……”
  
      “……”
  
      听了后面的话,舒月舞更是惊讶的捂着小嘴,原来还藏着这一手呢。
  
      有了,嘻嘻,我要是把这个告诉他,他要怎么感谢我呢?
  
      当然,首先要,眼珠子一转,已经计上心头,掏出了电话……
  
      夏新走回贵宾区,发现比赛还在进行的如火如荼,各种吼声不断,好像……少了个人,对了,舒月舞不见了,大概上厕所去了吧。
  
      夏新也在后面安静的看着。
  
      看了会,人头达到20比35,输估计是一定的了。
  
      忽然一声惨叫,“爸,你怎么来了。”
  
      张谦的爸一把扯过他的耳朵,“好你个臭小子,我说你放学了还不回家呢,感情躲这来了,你知不知道,都要高考了,啊,你个臭小子。”
  
      “爸,我错了,我错了,别扭耳朵,别扭耳朵。”
  
      “你错了,错了就行了?看老子不打死你个不孝子,还来网吧。”
  
      以下的事情实在过于惨绝人寰了,简直闻者伤心,见者落泪,总之,张谦几乎是含着热泪,被他爸从地板拖出去的。
  
      众人在沉默片刻之后,听到了毛胖的惨叫,“操,2班太卑鄙了,我们ad被他老爸拽回去了,你们也不知道暂停下,还推了我们的高地。”
  
      “什么,你们ad被拽,怪我们咯,我们是他爸?”
  
      “那你们不会等下,卑鄙小人。”
  
      “我们本来就领先15个人头,他掉不掉都照推,别他吗的找借口。”
  
      “怎么着,不服?”
  
      “想打架啊。”
  
      眼看两班形势一触即发,就要打起来了,舒月舞适时的站了出来。
  
      “别吵了,丢人不,大不了再比一场。”
  
      陈瑶也站出来说,“凭什么啊,你说再比一场就再比一场?我们这么大的优势?”
  
      舒月舞说,“优势什么,我们后期阵容,正要发力呢,30分钟后才是我们的发力点,我们掉了一个,你们赢了也胜之不武。”
  
      “掉个人怪我们咯,你说再比就再比?我还说继续呢。”
  
      “怎么,你不敢?怕输?”
  
      “你才怕输,就你们这1班这群蹩脚货色,再比几场都一样,可我们为什么要浪费时间呢。”
  
      陈瑶说着挥了挥手,“陆明,我们走,别理输了不敢认的1班,还有你,舒月舞,以后别缠着陆明,他是我男朋友,不会跟你打lol的,你死心吧。”
  
      舒月舞微微一笑,盯着陈瑶说道,“输了不敢认,笑死我了,敢不敢跟我赌啊,这把我们赌钱。”
  
      陈瑶愣住了,但是气势上却是不服软,“哈哈,笑死我了,你想送钱我就奉陪,赌多少。”
  
      舒月舞悄悄的瞥了夏新一眼,对毛胖几人说道,“就赌3000,我把我半个月的零用钱给捐了,了不起不买衣服了,输了我付,赢了,我们6个人一人500。”
  
      陈瑶呵呵一笑,“你要送钱,我就接,行,3000就3000,输了我出,赢了我们6个人一人500,还有一点,如果我赢了,以后不许你跟陆明说话。”
  
      那个陆明贪婪的看了舒月舞一眼,对着陈瑶张了张嘴,不过被陈瑶一瞪眼,就不敢说话了,显然是个妻管严。
  
      虽然同是班花,可不管是论身材,长相,还是性感,都是舒月舞略胜一筹的,难怪陆明有些不舍,可舒月舞好看是好看,甩的男朋友也多,就没有超过一个月的,这让他犯难了,以自己的魅力,能不能征服舒月舞呢?
  
      夏新有些咂舌。
  
      他听说舒月舞是真正的白富美,家里办厂的,挺有钱,想不到这么有钱,半个月零花钱就有3000了,自己拼死拼活,每日通宵熬夜,才把号打上王者,赚了2000呢。
  
      2000里面还要存点钱当妹妹学费,还要交房租,水电网费,买菜,过生活的。
  
      事情就此敲定。
  
      舒月舞双手环胸,看向毛胖说,“毛胖,这次别让我失望了,我押了钱的,赢了一人有500,输了你们自己看着办,我们一班以后还怎么在2班面前抬起头来。”
  
      “嗯,这次我一定注意,格外小心。”毛胖拍着胸脯保证。
  
      事实上心里边有点发虚,2把下来,他发现陆明的ad真的凶,把把都把张谦给压到了塔下,兵都补不了。
  
      可美女当前,怎么能认怂,男人,不能对美女说不行这两个字。
  
      另一边的2班也是一样,斗志高昂,不过相对的就轻松多了。
  
      赢,那是一定的。
  
      1班2个白银,2个黄金,1个白金5,可白金的是个辅助啊,2班陈瑶的男朋友陆明是钻石5,班长刘贺是白金4,另外2个黄金,一个白银。
  
      怎么看都没有输的理由,那边已经在讨论晚上上哪去吃大餐了。
  
      中单的陈聪问道,“那个,毛胖,就算要打,ad怎么办,张谦被他爸拉走了,我们少人啊。”
  
      “咱们班这么多人你还怕没ad?”
  
      毛胖说着看看身后的人,“你们谁玩ad的?站出来,有我辅助你们,包你超神。”
  
      几个同学面面相觑,没人说话。
  
      就算有人玩ad的,就算想要500块,可看看对面的钻石ad,看看刚刚张谦被压到塔下,连兵都不敢补的样子,谁敢上,这输了可是要背锅的,到时候,指不定在全班面前还得丢脸呢。
  
      一时间,几人这边静得出奇,没人吱声。
  
      这自然也让2班的人发现,班长刘贺笑道,“哈哈,你看他们,找不到人打AD了,陆明,叫你不要那么凶了,都没人敢跟你对线了。”
  
      陆明笑笑,“我的错,我的错,我这次尽量收敛点,让对方吃点塔兵。”
  
      又是几声嘲笑。
  
      “哈哈,没人打,咱们是不是不战而胜啊,今晚可以吃烤羊腿了。”
  
      一班的却是敢怒不敢言,毕竟对方实力摆在那,这边“实力最高”的ad,张谦已经被他爸带走了。
  
      就在这时,一道不响,也不轻的声音响起。
  
      “那个,我是打ad的。”
  
      一句话吸引了所有的人的注意,大家都想看看,明知道对方钻石的,还有哪个不怕死的敢上来送死。
  
      毛胖本来一听人说有人打ad还挺高兴的,一看是夏新,顿时萎了,“夏新是你啊,你也来啦,你……还是算了吧,你青铜5的,还是再回去练练吧。”
  
      2班的一听就乐了。
  
      刘贺笑说,“哈哈,陆明,听到没,青铜5的要来打ad啊,这是有多瞧不起你啊。”
  
      陆明说,“他敢来,我就敢接,一把不杀他10次,我跟他姓。”
  
      “哈哈。”
  
      顿时,一班的脸色更难看了。
  
      夏新还想再争取下,一把500块啊,天哪,够自己打好多天的了,只是人家毛胖根本看不上他,他也无奈。
  
      就在这时,舒月舞恰到好处的插了句,“行了,就让夏新上吧,反正没人打。”
  
      说着,一脸严厉的凑到夏新眼前,凑到两人鼻子都要对着鼻子的程度。
  
      顿时一股香气扑鼻而来。
  
      夏新脑袋想退,不过被舒月舞两只小手摁住了。
  
      舒月舞假装严厉的说,“夏新啊,我可是相信你的,你要是让我输,哼哼,我会让你哭的很有节奏。”
  
      夏新有些羞涩的转过眼神,不敢去看舒月舞妩媚的双眼,“我……我尽力。”
  
      ……太近了,舒月舞说话时呼出的气都喷到他脸上了。
  
      而另一边,张谦坐上爸爸的车,哭着脸问了句,“爸,你怎么知道我在这网吧,我们都特地挑远一点的网吧了。”
  
      “一个好心的女同学打电话到家里来告诉我的,要不是她,我还真不知道,小兔崽子,回家等着瞧。”
  
      “……哪个女同学?”
  
      “不认识,声音挺好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