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英雄联盟之绝世无双 > 第15章 冷血神官与夜之真祖

第15章 冷血神官与夜之真祖

“冷家丫头?”
  
      舒月舞狐疑的皱起了眉头,“那是谁?你还认识别的女生。”
  
      “不,不认识。”夏新赶紧摇头。
  
      刘叔自然也知道自己多嘴了,怎么能在现任女友面前说他另外个女友呢,也是连声否认,“对了,对了,是我记错了。”
  
      说着一拍脑门,“瞧我这记性,我说的是南门的那个阿新,不是这个小新,哈哈,这人一老啊,就容易犯糊涂。搞错了,搞错了,哈哈。”
  
      “哦,是这样吗?”
  
      舒月舞一脸不信任的表情夏新,眼神中带着三分怒气,三分严厉,完全一副小女人吃醋的表情,沉着小脸质问道,“你该不会……背着我在外面有别的女人吧。”
  
      这是哪跟哪啊,先别说另一位,自己至今也没跟她说过几句话,舒月舞这演的又是哪一出,两人之间什么时候有那种关系了?
  
      “那个,哈哈,这个,刘叔多送你斤五花肉吧,回家慢慢吃啊,再见啊。”
  
      刘叔也是一脸的尴尬,一看舒月舞的表情就知道,夏新今晚回去要不好过了,就是不知道是跪搓衣板,还是跪暖气片了,赶紧再送一斤算是赔罪了。
  
      一直道走出农贸市场,舒月舞都是一副气呼呼的表情。
  
      但是才没走出多远,舒月舞已经忍不住的捂着小嘴笑开了,冲着夏新露出了一脸得意的笑容。
  
      “你看,我是不是很聪明,多骗了一斤五花肉,你看他刚刚的样子。”
  
      夏新苦笑,“是啊,你是太聪明了。”
  
      原来是装的。
  
      刚刚她生气的样子,连自己都差点信了,她什么时候成自己女朋友了。
  
      带着几分顽皮,几分鬼精灵,长得漂亮,嘴又甜,舒月舞就是这么个讨所有人喜欢的女生。
  
      “话说,冷家丫头是谁?比我漂亮吗?”
  
      “额……我也不熟,偶然聊过两句吧,”
  
      “哦,是吗?”
  
      舒月舞一脸的不信任,“算了,我到家了,这间就是了。”
  
      夏新定睛一看,那是一间复式的跃层小洋楼,看起来相当的精致漂亮,也即是俗称的小别墅。
  
      舒月舞挥了挥小手,“掰掰,那我先回去了。”
  
      “拜拜。”
  
      “明天……钱怎么办呢。”
  
      “不知道,我先想想办法,凑不到的话,大不了就不去了。”
  
      “哦……”
  
      舒月舞眼睛一眯,拖长了声调,意味深长的笑笑,走进了房子。
  
      夏新回到家的时候,夏夜已经捂着肚子,趴饭桌上了。
  
      苦兮兮的对着夏新伸出了小手,“半身哟,快点救我,咱就要因为魔力尽失,维持不住人类的形态了,身体,身体的魔力快要暴走了,到时候世界因此毁灭的话咱可不管。”
  
      说着小手指头在桌子上挠出了声音,一副苦苦挣扎的样子。
  
      “抱歉,抱歉,稍微出了点事,有人要跟我solo,所以回来晚了,就是昨天跟你说的2班的那个帅哥。”
  
      “不用说,我知道结局已然是注定的。”
  
      “嗯。”
  
      夏夜一听,立即直起了身子,得意的眯起了眼,晶莹如玉的小脸笑开了花,“库库库,何等愚蠢的生物,看来那个史莱姆还不明白,从他坐到你的对面开始,就已经注定了他的败北。”
  
      “想吃红烧肉,还是东坡肉?”
  
      “唔~真是个艰难的抉择,红烧肉耗时较长,但味道比较鲜美,这难道是上天对咱的考验吗……还是红烧肉吧,为了那猩红绽放的美味,这小小的等待是值得的,那么这次赢了不少改善伙食吧。”
  
      “啊,是啊,赢了5000呢,以后很长时间都可以吃点好的。”
  
      两人是相依为命长大的,夏新大部分事也不会瞒她。
  
      “哼哼,这才配的上咱第一眷属的称号,事实上吾今天也有所斩获。”
  
      “什么?”
  
      说话间,夏新已经端着一盘番茄蛋汤上来了,“先暂时填下肚子吧。”
  
      “好快的速度,汝已具备特级厨师的水准,这鲜红沸腾的恶魔的血液,恰好能补充咱流失的魔力。”
  
      夏夜小心的用汤匙舀了一小勺,轻轻的吹着,“就是那个,上次说的钢笔字比赛啊。”
  
      “你不是没参加训练吗?”
  
      “嗯,我没课外训练,课外训练要钱的,不过老师说我写的太好了,让我直接参赛了,获得了一等奖,奖品是一只金色的钢笔,哼哼,那些愚蠢的凡人,终于明白天才的夜夜与他们那些庸才之间最本质的区别了,这是人类与夜之真祖间决定性的差距。”
  
      “行啊,你,也没见你练过。”
  
      “当然,你以为咱是谁,天才是不需要练习的。”
  
      “钢笔呢,好看吗?我看看。”
  
      “……卖掉了,有好几个家里蛮有钱的女同学想要,我就让她们竞价,老师说值几千,不过最多的那位身上也只有100多块。”
  
      夏夜说着把一张100的,跟好多零零散散的20块,10块,1块的零钱拿了出来,有些得意道,“快点夸赞咱的睿智吧,咱把她身上所有钱都搜刮了干净,一块也没给她留下。”
  
      夏夜说着把钱推到了夏新的身前。
  
      夏新问,“好几个同学想要啊,肯定很好看吧。”
  
      夏夜别过了视线,不敢看夏新的眼睛,解释说,“一点都……都不好看,难看死了,那,那种世俗的东西,都都都不过是伪物罢了,咱只需要普通的圆珠笔就够了。”
  
      夏新顿时心中一紧,有些难受,犹豫了下,伸手把钱接过,接过的不只是钱,也是妹妹的心。
  
      又把20块钱放到夏夜身前,“身上要留点钱应付紧急事态的。”
  
      “嗯,”夏夜乖乖的点头接过,“这月房租没问题吗?”
  
      “啊,最近运气不错,赢了不少呢,不用担心的。”
  
      夏新来到厨房,开始煨制红烧肉,好一会儿,才问了句,“夜夜,你觉得,我能打职业吗?”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夏夜远比外表看起来要来的懂事,也更有自己的想法,所以夏新有时候也会参考下他的意见。
  
      “这不是当然的吗,那些演唱会歌手怎么可能是葛哥的对手。”
  
      不过夏夜的意见在涉及夏新本身的时候会带有明显的偏袒性,没有任何参考价值。
  
      “为什么这么问?你也想站上那个万众瞩目的舞台,让大家都看着你,仰望你吗?”
  
      “不是,今天遇到个人,说lol现在比赛越来越多,普通比赛的奖金也越来越多了,我打听了下,听说职业比赛奖金有好几百万呢。”
  
      “哦,真厉害,如果是葛哥你的话,当然是轻而易举的啊。”
  
      夏新笑笑,“我也希望如此,不过啊,lol毕竟是5个人的比赛,还要看队友的。”
  
      “怕什么,葛哥你就跟平时一样,一个打5个就好了啊。”
  
      “……你当那是我们瞎玩的青铜局啊。”
  
      说话间,敲门声响,在夏新说了声“请进”之后,一道窈窕动人的身影走了进来,雪白的连衣裙轻动,清丽绝色的小脸上没有丝毫表情。
  
      “哇啊啊,冷血神官。”
  
      夏夜吓的惊叫一声,跑进了厨房,躲到了夏新的身后。
  
      “额,有事吗?”夏新望着对方。
  
      “晾衣服衣服找不到衣架了,”冷雪瞳冰冷的视线扫过夏夜,望向了夏新,“还有水桶,洗衣服。”
  
      没错,学园第一的校花冷雪瞳,就住在夏新的隔壁。
  
      同时她也时夏新租的这整栋房的房东的女儿。
  
      为了防止学校里传什么风言风语,夏新也答应了冷雪瞳,绝不会把这事告诉任何人。
  
      当然,就住在附近的刘叔是知道的,两人也一起去打过肉,一次买的多,便宜,所以被误会了。
  
      夏新尴尬的笑笑,脑中瞬间掠过上次的那惊鸿一瞥,然后被扔了一堆东西,顿时有些脸红,“在阳台,我整理好了,稍等,我去拿给你。”
  
      “嗯。”冷雪瞳美眸一瞥,显然也是想起那一夜,有些不好意思的别过了视线。
  
      夏新把水桶交给她,随口问道,“秦姨不在吗,怎么是你洗衣服。”
  
      冷雪瞳当即不乐意了,脸色一沉道,“你什么意思,说的好像我没洗过衣服一样,我也……也……曾经洗过的。”
  
      冷雪瞳说到最后,声音越来越小,自己都觉得有些心虚。
  
      连忙转移话题道,“我妈去参加同学会了,真是的,几十岁的人了,还参加什么同学会。”
  
      “哦,哦。”
  
      从厨房里响起夏夜兴奋的声音,”哇哇哇,葛哥,好香啊,红烧肉煨好了,要起锅了,快点加料啦,快点赶冷血神官出去啦,禁地会让神官肮脏的气息玷污的,我们吃饭了。”
  
      夏新苦笑,走进厨房,准备加冰糖。
  
      意外的,冷雪瞳并没有急步离去,而是迈着小巧的步子,犹犹豫豫的一步步的朝外走去,冰雪般的小脸上完全是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夏新想了想,心中猜到个大概,“那个,秦姨出去了你应该还没吃晚饭吧,不如坐下一起吃吧,今天刘叔多送了一斤肉,我们俩也吃不完。”
  
      冷雪瞳微微鼓着小脸,闹别扭般说道,“怎么,你想贿赂我。”
  
      夏新笑笑,“是啊,拿人手软,吃人嘴短,说不定你哪天高兴了,就给我减点房租什么的。”
  
      “你以为这点小恩小惠就能贿赂我吗,不过,我也正好饿了,伙食费我会从房租里扣的就是了。”
  
      冷雪瞳虽然是有些不情愿,但还是在椅子上坐下了。
  
      夏夜则苦起了小脸,紧紧的抓住了夏新的衣服后摆,好像一松手,就会有人把她抓走似的。
  
      “半身哟,汝在说什么傻话,冷血神官的晚餐不就是咱的鲜血吗,她会吸干咱的血的。”
  
      “放心吧,神官不吸血,吸血鬼才吸血,去椅子上坐好。”
  
      “呜呜那她要是吸干我的魔力怎么办。”
  
      “……”
  
      而另一边,舒月舞趴在床上,手指在手提电脑上轻按着,QQ联系上了祝晓萱。
  
      “录像传你了,怎么样,你哥身为队长,评价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