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英雄联盟之绝世无双 > 第21章 不想再输了

第21章 不想再输了

王学差点没跳起来指着夏新的鼻子骂他,不过想想以后还要在夏新身上赚钱,这小子就是个聚宝盆,他选择忍。
  
      几乎是强忍着一口气,才没喊人进来打断夏新的手。
  
      装出一副和蔼可亲的样子笑道,“小新啊,你确实太浪了,我知道浪是高手的通病,可你也不能这么浪啊,提醒你好多次了,下次注意啊。”
  
      “是,我下次一定注意。”
  
      夏新的表情简直诚恳的不能更诚恳了,认真中带点懊悔,沮丧中带点惋惜,仿佛他的内心也在位自己的失误深深的苦恼,且倍受煎熬。
  
      王学说道,“嗯,你看,你亏了我5万块,我也不怪你了,谁叫咱俩关系好呢。”
  
      夏新这才如释重负的笑笑,“谢谢王哥。”
  
      “嗯,不过你高考结束,就来我这吧,我给你接单子,保你有打不完的单子,赚大钱。”
  
      “一定,不来这我还能去哪呢,除了lol,我什么都不会啊。”
  
      夏新一脸微笑着从网管室走了出去,依稀听到了里面传来杯子砸破的声音。
  
      网吧里还在议论纷纷,他也没心思管了。
  
      几个同学,包括陆明,毛胖的还想找他,吓得他赶紧从网吧后门溜了出去。
  
      意外的舒月舞已经在那等他了。
  
      “额,你还没走啊。”
  
      舒月舞笑笑,“心情怎么样?”
  
      “有些难过,居然输了。”
  
      “其实吧,开打前我就在想你会赢还是输,不过,我没想到是这种结局。”
  
      夏新摇头叹息,“是我浪了,太装逼了。”
  
      “装,继续装。”舒月舞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看不出来你这人还挺腹黑,我都差点以为你是浪死的了。”
  
      结局是赢了,也输了,舒月舞完全没想过这结局。
  
      “……”夏新看了眼对方漂亮的眼睛,没敢接话,这女人太聪明,他明智的选择避开这个话题。
  
      两人走出没多远,夏新就感觉后颈被人一拉,紧接着身体一轻,居然被人提了起来。
  
      舒月舞不禁大叫,“喂,你干什么,赢了比赛还要打人?”
  
      韩非双手抓着夏新的领口直接把他提了起来,冷笑道,“赢了比赛?呵呵,别他吗笑死人了。”
  
      一双懒散的眼睛此时却是充满了野兽的进攻性,一眨不眨的盯着夏新,“你什么意思,我看的起你,拿你当对手,真心诚意的想跟你比一场胜负,你居然放水?”
  
      “你是瞧不起我,侮辱我是吗?”
  
      韩非怒气冲冲的恨不得一拳砸夏新脸上。
  
      夏新一脸平静的说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不明白,那我就给你说清楚,最后一波你为什么不走位,卢锡安的连招最怕对方一个走位,就全躲掉了,好,我也可以承认是你托大,装逼,但你……没用破败,可别说你忘了,看你薇恩的反应,手速我就知道,你薇恩最少玩过2000场以上,不可能有破败不用,薇恩玩多了,用破败是本能,根本不用去记,甚至连眼睛都不用去看就按了,当时你吸一口我就死了,你他吗的摆明故意放水。”
  
      韩非说的声音很大,惹得为数不多的路人纷纷驻足观看,等着看两人打起来的热闹呢。
  
      韩非有着身为电竞选手的自尊心,他可以接受失败,接受自己技不如人的事实,他会永远记着这个失败,直到有一天把这个失败还回去为止。
  
      所以被压的那么惨,他生气,他屈辱,他堂堂冠军明星ad,在英雄优势的情况下被压成一条狗,心中再生气,他也可以接受,因为竞技场没有同情,败就败的彻底。
  
      他可以忍,一时的屈辱,只为品味将来更美味的胜利的果实。
  
      他无法接受的是,对方摆明能赢的比赛,居然故意放水,这是对他的侮辱,也是对两人之间比赛的侮辱,甚至是对电竞的侮辱。
  
      假赛!
  
      夏新一看越来越多的人围观,也知道躲不掉了。
  
      看了眼远处的奶茶屋,“进那里说吧。”
  
      三人走进奶茶屋的一个角落,夏新看着韩非坚定的眼神,以及眼神里熊熊燃烧的对于电竞的意志,莫名的觉得无法骗他。
  
      只得将事情大致的说了一遍。
  
      然后道歉说,“如果侮辱了你,我道歉,我只是不想再被人这么肆无忌惮的当成傻子而已,并没有想太多。”
  
      韩非认真道,“这当然是一种侮辱,我是拼尽全力在比赛,哪怕装备差距那么大,我也只能咬牙忍下去,虽然我心里已经骂了你一百遍,上到你祖宗十八代,都被我问候了遍。”
  
      说道这韩非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你也别骂我,我都被你压成一条狗了,还不许我心里偷偷骂你两句啊。”
  
      夏新笑笑,感觉这人挺真实的,他宁愿跟真小人交谈,也不想再面对伪君子了。
  
      韩非继续道,“技不如人,我认了,不过身为一个电竞选手,要有点起码的电竞精神,最少要认真的对待每一个跟你交战的对手,而假赛,是对电竞最大的侮辱,对你,对我,都是,希望你也能尊重你自己。”
  
      夏新倒没想到看起来邋遢,吊儿郎当韩非,一说到电竞的事情就变的这么认真。
  
      电竞精神,那是什么?
  
      嘴上却是诚恳道,“很抱歉,我真没侮辱你的意思,我只是个代练,没参加过电竞比赛。”
  
      “算了,这次就原谅你了,毕竟对方太过分了,什么叫赢了钱是他的,输了钱要你赔,是个男人都忍不了,也难怪你故意坑他一把,哈哈,不错,我欣赏你。”
  
      舒月舞忍不住的吐槽了句,“不打一架吗,那真是太可惜了,我还想看看夏新打架的样子呢。”
  
      韩非估计太专注于电竞了,这会才发现舒月舞,顿时一脸惊为天人的表情,“我靠,你实力强就算了,女朋友还这么漂亮,你还让不让人活了。”
  
      “不是,只是同学。”
  
      “我懂,我懂。”
  
      夏新就纳闷了,怎么每个人都以为舒月舞是他女朋友呢,偏偏舒月舞还懒得反驳。
  
      “对了,问你三件事,你老实回答我。”
  
      韩非突然换了一副一本正经的表情。
  
      夏新点头,“你说。”
  
      “第一,刚刚2级草丛那波,我确实被你打慌了,居然满血就闪现干我,如果当时我不跑,最后我们俩会是谁先死?”
  
      “我也不敢确定,我只有5成把握,55开吧。”
  
      “55开你就满血闪现干我?”
  
      夏新笑笑,“气势上不能输,我觉得气势上一旦输了,游戏就等于输了一半了。”
  
      “我真服你了,”韩非竖起了大拇指,“那一个气势汹汹的回头E闪确实把我打懵了,感情你心里也没底,纯粹唬我呢,第二个问题,第一次越塔那次,你要是再进来顶着我大强杀我,你觉得谁先死?”
  
      “百分百你先死,你死了我有天赋危险游戏,杀个人能回百分之5血,甚至不用死。”
  
      当然,就算死,也拿到一血了,还是赢了。
  
      韩非顿时有些尴尬,“被你看出来了,我还以为只有我自己看出来呢,看来我还是太自大了,小瞧了天下英雄,原来你当时就没打算赢。”
  
      “第三个问题,接下去你打算怎么办?继续代练?”
  
      “还在考虑,没想过。”
  
      “你有梦想吗?”
  
      “梦想?”
  
      “对,梦想,我相信任何一个电竞选手都会有那个梦想,站在那个世界的舞台,摘下世界冠军的王冠,在万人瞩目的比赛场上,插下属于我们的国旗,在全世界的电竞历史上,留下你的名字,以你的实力,可别说你没有梦想过那一天。”
  
      夏新一脸坦白说,“我没想过啊。”
  
      韩非差点跌倒,“去想,马上去想,我相信你迟早会认识到的,你知不知道我们被韩国压了多少年了,我做梦都想把我们祖国的国旗插在那个最高的地点。”
  
      “……”夏新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知道我为什么要跟你solo,因为昨天看你沉醉在比赛中的样子我就知道,你也跟我一样,同样有着一颗喜欢电竞的心,我们的天赋,注定我们要在电竞场上一展身手。”
  
      他觉得两人都是一样的,都是中了电竞的毒,沉醉在以手速,秒级的反应,神级的意识,意志的摩擦,精神的激烈碰撞所引起的澎湃的火花中,只有在那激烈的的电竞赛场之中,那里才是两人的归属。
  
      一说起竞技,韩非的脸上就满是快乐,眼神中也充满了向往。
  
      夏新觉得韩非的表情似曾相识,好像在哪看到过,认真回道,“我会考虑看看的。”
  
      “行,全国的大学联赛上等着你,我们不见不散,还有,adc可不是用来单挑的,团战能输出的才叫ad,我可还没输呢。”
  
      韩非临走还不忘给自己申辩了一句,这也是死不认输的性格。
  
      又跟夏新交换了个手机号,相约了全国大学联赛。
  
      夏新指着韩非背影笑笑,“这人挺不错的,其实。”
  
      舒月舞不屑道,“我不喜欢,太邋遢了,他身上穿的衣服起码都几天没了,头发跟鸡窝似得,真脏。”
  
      “……”
  
      这是舒月舞第一次碰到有人居然问了她身边男生的电话,而没问她的电话,这简直是对她赤裸裸的侮辱。
  
      夏新问说,“你知道什么是电竞精神吗?”
  
      舒月舞撇撇嘴,“团结友爱,互助拼搏,公平公正。”
  
      “哦。”
  
      夏新托着下巴想了想,喃喃道,“这精神好像没什么用。”
  
      韩非要是听到他这么说,绝对立马回头跟他拼命。
  
      走出奶茶店,看了看身旁曼妙动人,漂亮性感的舒月舞,夏新惊讶的发现,自己居然又要送舒月舞回家,这是怎么回事?
  
      两人什么时候发展到关系这么好了?
  
      已经是朋友了?
  
      舒月舞问道,“怎么样,打赢高中联赛的冠军ad有什么感想?”
  
      “没打赢,结局是我输了。”
  
      “他都承认是你厉害了,还要怎样?”
  
      “输了就是输了,……并不好受,我是认真的。”
  
      “……”
  
      一路上舒月舞都没说话,怔怔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夏新也没说话,他在想着以后,代练确实能赚点生活费,但总觉得并不能长久,而且,是时候脱离跟王学之间的联系了。
  
      大学,联赛,职业,奖金,都在他的心中一一掠过。
  
      代练可以做副职,赚点钱。
  
      可职业也不是想打就能打的,得人家看的上你,邀请你才行,而职业队的前一步,则是比较简单的大学的社团。
  
      “大学吗?”
  
      王学的举动其实也间接的在背后推了夏新一把,让他坚定了决心。
  
      夏新望着远处白云缥缈的天空,心中豁然开朗,是时候向着更远的地方迈进了,去试试看自己的能力,能不能为夜夜创造出一片晴朗的天空。
  
      下一次,绝对不想再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