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英雄联盟之绝世无双 > 第22章 不一样的辅助与ad

第22章 不一样的辅助与ad

老实说,舒月舞对韩非很失望,听人吹的有多厉害,多厉害,其实感觉也没怎么样,从头到尾被夏新压到了塔下,夏新就那么站他面前让他打,他都不敢打。
  
      真没意思,这场对局没想象中精彩,几乎一面倒,要不是夏新不想赢,韩非早在塔下死个百八十次了。
  
      现在高中联赛这么弱了?
  
      这种ad居然都能拿冠军?
  
      预想中,两人应该是打的有来有回,什么极限逃生,巅峰操作,那样才精彩嘛。
  
      事实上,所谓强弱是相对而言的,从以凶悍对线著称的韩非被夏新压着进塔开始,结局几乎就已经注定了。
  
      不是韩非太弱,而是夏新压制力太强。
  
      趴在床上,咬着苹果,打开了笔记本。
  
      上网搜了下韩非,呵,新闻还挺多。
  
      居然还有各种操作集锦,舒月舞打开一看,还蛮好看的,感觉这人很厉害啊,今天怎么就秀不起来呢,跟爹教训儿子一样,被打的缩在了塔下,白白浪费自己感情,也就最后的连招反秀可圈可点,可,那招,夏新也能做到,还比他更快。
  
      祝晓萱发来了QQ,“怎么样,打完没?”
  
      舒月舞没好气道,“催鬼啊,刚回家,也不让我休息下,录像发你自己看吧,别烦我。”
  
      “谁赢了?”
  
      “韩非。”
  
      “果然还是他赢啊,也是,我哥说他对线相当厉害的,没几个能跟他刚,输了也正常。”
  
      “都吹出来的……”
  
      两个女生巴拉巴拉的开始聊一些女生间的话题。
  
      而另一边的祝晓松,则开始认真的看起了视频,他觉得夏新有潜力,很想把他招到江南大学来。
  
      方方正正的脸上,越看越是严肃,最后则是一脸的惊讶。
  
      别人看不出来,他还是知道两人的细节的,两级那波薇恩把气势打出来了,接着两人之间的走位,从卢锡安逼迫薇恩,变成了薇恩逼迫卢锡安的走位。
  
      薇恩的走位压迫感太强,身体蠢蠢欲动的向前,压迫卢锡安的补刀。
  
      应该说很凶,非常凶,凶到让人害怕。
  
      薇恩就在用行动告诉卢锡安一句话,我随时准备上来干你。
  
      其实真干起来,他感觉两人还是55开,可卢锡安明显被对方的气势打怂了。
  
      这种压迫感,不是身在其中的人基本是无法感受到的,他甚至可以想象到韩非被薇恩这咄咄逼人的气势压的喘不过气来的惨状。
  
      到6之后,薇恩更是凶残,见面直接开大上来刚,而且是进塔干,虽说有装备优势,这也太狂妄了,这自然打的卢锡安屁滚尿流。
  
      只能说这家伙打法太凶狠,太强势,把卢锡安给震慑住了,导致补刀越拉越大,奠定了胜局。
  
      但是有两点,他不看好,觉得夏新意识还不够。
  
      一是进塔那波,明明能杀却跑掉了,可见意识还不够,以及最后浪死的那波,太浪,连破败都没用出来,这么浪可是会带领队伍团灭的。
  
      嗯,潜力很高,如果接收的话,可以重点培养。
  
      祝晓松心中默默的把夏新的实力水平划分到了A减的程度,而韩非则是A级的程度,韩非抗压能力,团战能力都还是不错的,不能单以一盘就觉得夏新能跟韩非相提并论了。
  
      但夏新好好培养下,应该能达到韩非的程度的。
  
      还在家里准备晚餐的夏新莫名的接到了一通电话。
  
      “你好,我是舒月舞朋友的哥哥,同时也是江南大学lol社的社长,她推荐你说你lol打的不错,现在各大学校都大力扶植电竞业,我手上有两个特招名额,不知道你有想过来江南大学吗?”
  
      “江南大学?”
  
      “没错,上一届全国lol大学联赛的四强,如果你有意向的话,就打这个电话试试,当然,还有个小小的考核,只要你能通过,我可以特招你入学。”
  
      “能不能……让我考虑下。”
  
      “可以,考虑好了打电话给我吧。”
  
      夏新其实没考虑太多,他的想法很简单,什么赚钱就做什么。
  
      先练号,再打单……
  
      第二天回到教室,夏新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待遇,被一干男生包围了,问他跟韩非solo的感想。
  
      一个个兴奋的不得了,问东问西的,不知道还以为夏新赢了呢。
  
      他们现在都认为夏新至少有钻石的水准,嚷嚷着要跟他一起双排呢,想低调都低调不起来了。
  
      幸运的是最近大家面临高考的压力,都收敛了许多。
  
      要说不急的也就夏新跟舒月舞了,夏新是破罐破摔,急也没用了,舒月舞是成绩太好了,一本妥妥的,而且她本身据说还有不少省市的舞蹈,美术,等等奖项,能加不少分,随便考考就够了。
  
      这女人多才多艺到让人只有仰望的份。
  
      这也导致每天晚上,夏新要带舒月舞几小时上分。
  
      夏新的个人能力是特别突出的,在白银,黄金,白金等分段,他喜欢选择打野,或者中单,通常10到15分钟能杀到对面挂机,选ad的话发育期太长,他喜欢高效率的上分。
  
      这也保证了两人的上分效率相当的快,不管舒月舞怎么玩,只要别送,想输都难。
  
      然后舒月舞的难伺候就体现出来了。
  
      “不许你打其他位置,必须打下路,让你打ad,我来辅助你,两人当然是一路才好玩。”
  
      夏新心想,打就打吧,谁叫自己收了钱呢。
  
      打ad虽然时长变长了,但胜率高,30分钟之后,ad可以接管比赛,他的价值就体现的淋漓尽致了。
  
      随着分段越来越高,就出现了以下情形。
  
      舒月舞的风女正戴着窃法之刃,在兵后面高兴的点对方英雄,偷私房钱呢,打一下就是5块钱啊,发家致富就看他了,不经意的一回头,咦,小炮,你怎么跑2塔去了?
  
      你回城干什么?
  
      兵都要进塔了,你怎么不来补兵啊,2波兵呢?
  
      兵确实进塔了,与此同时,一起进塔的还有从后面三角草丛绕进来的两个身形魁梧的壮汉,对面中单,跟打野,ad,跟辅助,下路顿时凑了一桌麻将。
  
      风女无奈的化成了风之化身,在4个人与兽的无情蹂躏之下,化作一团风,消失在了塔下。
  
      舒月舞顿时不高兴了,气呼呼的。
  
      这样的事情发生的不是一次两次,比如她跟夏新一起从家里出来,来到线上,随手一下普攻,还没打到小兵身上,从旁边草丛里就跳出三个彪形大汉把她纤细柔弱的娇躯给摁在了地上……
  
      一回头,夏新就站在塔下没动,目送她离去呢。
  
      感情知道这里有人。
  
      她承认夏新意识强,防gank能力强,个人能力非常强,可,你提醒一下会死啊。
  
      舒月舞气呼呼的在屏幕上打出一句,“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已经晚了。”
  
      “你就眼睁睁的看着我死?”
  
      “有心无力,……等我装备起来替你报仇。”
  
      夏新顿了顿,又补充了句,“或者,你可以做个眼石多插眼。”
  
      “不想做,我喜欢出装备。”
  
      接触多了,两人都了解对方的一些习惯了。
  
      夏新打游戏话很少,随便别人怎么说他,他也不在乎,也从不说别人打的好坏,不管你辅助做不做眼石,也不管你出错装备的,少有的几次说话,都是涉及游戏胜败的团战的时候,他会说一两句。
  
      平时,他哪怕知道对方过去就会死,他也只会眼睁睁的看着。
  
      因为他说多了别人也很少会听的,久而久之,养成了他视而不见的习惯,专心打好自己,让自己carry,这也造就了他高超的个人技巧与个人意识。
  
      也不知道该说是好还是不好。
  
      舒月舞也有个低分段的最明显的坏习惯,就是不喜欢做眼,喜欢出装备,顶多给你插个饰品眼算是对你不错了。
  
      眼石?800块?你在开玩笑,800我都能加40法强了。
  
      75块的眼睛,用一次就没?那更浪费钱。
  
      所以下路从来是一片黑,事实上要是其他ad早绝望了,也就夏新能视而不见了。
  
      舒月舞气坏了,这人不英雄救美就算了,居然还眼睁睁的看自己送死,“夏新,我们订个新的规定,以后凡是我死了的场合,你也必须上去送死。”
  
      “那就更难赢了。”
  
      “加钱。”
  
      “成交。”
  
      两人很快达成共识,加了两千,代练费到了一万。
  
      舒月舞花钱买到了快乐,你让我死,行,我让你陪我死,我高兴,怎么着。
  
      夏新用痛苦换到了钱,眼看舒月舞要死,他只能上去拼一波,能换一个是一个,换不掉就多送个头。
  
      难为他一路带着舒月舞一个白银辅助打上了钻石。
  
      看到他送死,舒月舞比自己杀了人还开心,因为夏新这人特别难死,可自己一死,她就得死,让她小小的有点成就感。
  
      心想,你躲啊,你再躲啊,你再站塔下看着我被蹂躏啊,现在知道保护我了吧,知道英雄救美了吧。
  
      然后钻石的下路就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为了减少舒月舞的阵亡次数,也为了减少队员骂舒月舞不出眼石,再导致舒月舞回骂,最后挂机泉水互骂等连锁反应,夏新出眼石了。
  
      没错,他这个ad凑齐800先回家买眼石,这其实是很划算的,因为舒月舞送一次头,就代表他的命也送了,2个头加助攻,对面实际获得1000来块,不如他花800做个眼石。
  
      奇葩年年有,今年特别多,辅助出帽子,ad出眼石。
  
      夏新思来想去,觉得有个辅助特别适合舒月舞,“那个,舒月舞同学,你要是高兴,尽量多选星妈怎么样,人称电竞毒奶,绝望之奶,你就站在后面给我加血,我上去扛,我上去拼,有事我先顶,出事你先跑,你意下如何。”
  
      “不如何,那得看我心情了,心情好,我就选。”
  
      “那你什么时候心情才会好?”
  
      “哼哼,那得看你怎么哄我开心了,我现在心情就很不好。”
  
      “……”
  
      这哪是带练,这是大小姐的家丁啊。
  
      夏新很委屈的想,自己只是个带练而已,难道带练还要负责哄大小姐开心的?
  
      这年头,做个带练,难,做个大小姐的代练,更难!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