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英雄联盟之绝世无双 > 第25章 adc的意思是ad carry

第25章 adc的意思是ad carry

挖掘机加锤石两人试了几下,明明就看薇恩只有那么点血,可掉下去,又被奶妈奶了上来,掉下去,又奶上来,就是打不死。
  
      他们这才知道,这不是个普通的奶妈,这是个帽子加大棒的超级奶妈,2秒奶一口,一口奶400多,这还让不让人愉快的玩耍了。
  
      两人想先杀奶妈也已经晚了,只得默默的流下了屈辱的眼泪,转身逃跑。
  
      不算肉的锤石直接被薇恩点死了,灯笼碎落一地,纯肉的挖掘机被锲而不舍的薇恩疯狂追杀。
  
      越一塔也就算了,居然还一路追到二塔。
  
      挖掘机挖了个地道想翻墙走,被薇恩直接给E到了墙上。
  
      挖掘机哭了,这薇恩是疯了吧,一路从一塔追到二塔,你吗的是上辈子没见过人头是吧,有这功夫你去追美女多好,追我干嘛。
  
      高端局的支援就是快。
  
      对面中单的三只手维克托,跟我方的沙漠皇帝同时赶了过来。
  
      维克托在薇恩前面摆下一个三角阵,防止薇恩上前A挖掘机。
  
      沙皇也是不俗,直接乘着沙兵进塔,闪现,反推,一个大把挖掘机跟匆忙赶来的三只手维克托推了出来。薇恩收获了个四杀。
  
      至此垫定了胜局,我方本就就是大后期,后面一个电竞毒奶,一奶600血,直接让对方绝望了,赢的没什么压力了。
  
      看着游戏胜利的画面,自己的分数过了12点就到最强王者了,沙皇忍不住问了句,“哥们,你们这是最新战术?薇恩出眼石撑血?奶妈出帽子加血?”
  
      舒月舞笑道,“你刚刚不是说一眼千万年来都不能翻盘吗,事实证明还是可以翻盘的。”
  
      说完,就退掉了,留下了一脸发愣的沙皇……
  
      舒月舞在QQ上问道,“你有没有觉得,我们现在2V3毫无压力,这什么一区的大师,王者的也不怎么样嘛。”
  
      夏新回道,“还行吧,破败红叉出来那个时间段毕竟是薇恩最强势的一波,我出的晚了点,但还是那个时间段的。”
  
      “嗯,新皮肤怎么样。”
  
      “挺好用的,就是压力太大,一想起带着舒小姐的皮肤,不能给您老人家丢脸,我只能拼了,总算首秀是赢了。”
  
      “切,说的好像赢了都是你的功劳一样,我打的怎么样,评价一下。”
  
      “9分吧。”
  
      舒月舞扬了扬好看的眉毛说,“那满分肯定就9分了。”
  
      夏新笑道,“如果能不A我兵,再大发慈悲帮我买个眼石,就妥妥10分了。”
  
      “我不要,那多没难度。”
  
      可能是因为看多了吧,舒月舞有种奇怪的感觉,每次看到夏新选薇恩,小炮之类的英雄,在那里A着兵,她就感觉特别舒服,莫名的会有一种信心,就像这把已经赢了一样,……虽然两人也输了不少。
  
      她说不出那种感觉具体是什么,她也不是没见过顶尖的ad,但她能感觉的出,夏新跟别的ad不太一样,那是一种只属于夏新的独特的打法。
  
      只有跟他接触久了才能渐渐的感觉的出来。
  
      两人又聊了几句,夏新发了句,“……晚安。”
  
      “你呢?还要打单子?”
  
      “额,再打几把就睡。”
  
      “好吧。”
  
      看着夏新的头像暗了下去,舒月舞并没急着下线,她想了想,又排了一局。
  
      因为已经到了高端局了,她觉得高端局也就那样,想试试看自己的真实实力,辅助还是蛮好混分的。
  
      要是自己混上了大师,保准吓他一跳,那表情一定很有意思。
  
      进游戏选了个自己最熟悉的星妈,她感觉自己现在对操纵星妈蛮有心得的,夏新指点过她几点。
  
      当然,没像跟着夏新那么任性,老老实实的做了眼石。
  
      已方下路是男枪,对方下路居然又是德莱文跟锤石,而且,德莱文还是刚刚被夏新打爆的德莱文,连薇恩都打不过的垃圾德莱文,只是……看起来有些暴躁就是了。
  
      事实上孙第已经被气疯了,刚刚嘲讽过薇恩,立马被翻盘了,而且自己杀人剑居然被薇恩杀到了0层,这对他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他现在脑子里只有一个字,“杀”,今晚碰到他的,都自认倒霉吧。
  
      舒月舞觉得这盘应该就更简单了,自己都做眼石了,没道理不赢。
  
      而且男枪并不是很怕德莱文,她看了下,这人男枪玩过700多场,另外两个英雄是小炮跟金克斯,说明是职业ad,这盘应该比上盘好打。
  
      问题马上来了。
  
      “奶妈,你怎么插眼的,下路草丛不插?”
  
      Adc6级刚去线上,就被草丛里的打野跟德莱文阴了一波。
  
      舒月舞心想,这什么ad,夏新从没有被这种草丛阴过,他一直很注意走位,或者自己插眼的。
  
      强忍着没说话。
  
      当然,她平时可不是这么柔顺的性子,大小姐脾气上来,分分钟挂机跟人骂泉,她是想看看自己实力。
  
      “奶妈,你怎么回事,锤石勾中我,你E他啊,你沉默他啊,不然他Q过来,一个E,德莱文补两下我就死了。”
  
      舒月舞心想,这AD真废物。
  
      夏新几乎就不会中锤石勾,那么慢的钩,自己都看他甩钩子了,怎么会躲不掉,你不是还有E吗。
  
      夏新也教过她躲锤石钩的技巧。
  
      锤石出钩之前有个前摇,会先晃一下手上的锁链,装个逼,提醒对方自己要出钩了,这就跟电视里坏人杀人前先说一堆废话一样,注定了他活不过3集。
  
      然后你看他面向哪边就会朝哪边出钩,很容易分辨的。
  
      躲钩子那可是ad的基本功。
  
      紧接着各种问题层出不穷。
  
      “你刚刚怎么不放大?我被尿死了,泽拉斯放大你看不到?”
  
      是你躲不掉吧?
  
      “后边三角草丛你不做眼,被他们4包二?”
  
      为什么4个人包下你不知道,这么明显的事还要眼,……虽然自己也不知道,不过夏新会带自己走的。
  
      “你做干锅啊,出帽子干嘛,做干锅我被控住解我啊。”
  
      “……”
  
      下路雪崩,被对面这个刚刚被夏新教训过的德莱文打的崩溃,adc还在BB个不停,倒好像他没错,都是自己的错一样。
  
      舒月舞终于忍无可忍骂了句“打什么ad,回家养猪吧,知道adc什么意思吗,adcarry的缩写,不会carry你玩毛,回家玩俄罗斯方块去吧,那个适合你。”
  
      说完怒退游戏,adcarry当然是夏新告诉她的,不能carry就别玩ad。
  
      真是气死人了。
  
      明明跟夏新打起来就很轻松,夏新甚至有闲钱多出个眼石,两人轻松2V3,还在3个人围攻下,冷静的躲技能,跟对方对A,自己只需要负责加血就好了。
  
      夏新可以纵容她的任性,她可以抢夏新兵,可以不出眼石,可以不买眼,不做辅助装,基本也都是赢,她蛮喜欢这种感觉的,喜欢给夏新增加点难度,随着分段越来越高,眼界越来越高,她越是能感觉出,夏新明显比其他ad高出不止一筹。
  
      哪怕下路怂,也迟早会怂出一片天,就跟两人刚刚被德莱文压进塔下一样,照样能飞起来。
  
      她明白了,如果说大师分段,下路辅助跟ad各需要100分的话,自己其实只有50分,夏新一个人占了那150分,所以能使下路正常不崩,达成一个平衡,自己只需要跟着他就够了,很轻松。
  
      这个发现,让舒月舞无比沮丧,难道真跟夏新说的一样,自己只是从白银晋级到白金吗……
  
      趴在床上郁闷良久,舒月舞忽然发现个惊人的事实。
  
      糟糕,当初故意接近夏新不就是为了勾引他吗,证明一下自己的魅力,不管男生把他的心房堡垒建的有多严密,自己都能轻易攻破吗。
  
      怎么不知不觉被他带起来玩游戏了,简直莫名其妙。
  
      非要说的话,也就跟夏新一起玩……特别有趣,自己负责增加难度,他负责降低难度,想想他明明跑掉了,看着自己被杀时,无奈的上来送人头就觉得好笑的不得了,表情一定很精彩。
  
      想着想着,舒月舞忍不住的一个人笑的花枝乱颤,两条修长的美腿在半空踢蹬着。
  
      不行,不行,才不管lol呢,怎么感觉自己确实把他的外塔破了,可自己这边好像被对方杀上高地了。
  
      现在两人已经很聊的开了,算是从同学进阶到关系不错的朋友了,是时候进行下一步计划了。
  
      哼哼,居然让我浪费了这么多时间,到时候有你好瞧的……
  
      六月是个注定忙碌的季节。
  
      看着大家纷纷忙碌着准备高考,夏新也终于打了个电话给祝晓松。
  
      正午,阳光明媚。
  
      夏新吃完饭,刚想在湖边走走,就遇到舒月舞,高挑窈窕的身段,妩媚的双眼,明媚的让男人眩晕的笑颜是她的显著特征。
  
      薄薄的T恤被饱满的胸部撑出一道S型的弧线,牛仔短裙下一双修长雪白的大腿,能让不少模特自惭形秽,让男生暗吞口水。
  
      她的身上就是有着这么一股青春张扬兼具着妩媚动人的气质。
  
      舒月舞一看到夏新,就一脸恨恨道,“都是你不好。”
  
      “我……怎么了。”夏新一脸的莫名其妙。
  
      舒月舞扬了扬小拳头,樱红小嘴微嘟,“都是你,现在到钻一了,我已经没法打了,一打就要被人骂,说我菜,你说,没有你我还怎么玩,以后都不能玩了。”
  
      夏新试探性的问道,“……那要不,就停在钻一,别上大师了。”
  
      “你想的美,想白吞我钱,省事是吧。”
  
      居然一眼就被看穿了,夏新再次惊讶于舒月舞的聪慧。
  
      “其实你可以玩奶妈的,感觉你玩的不错的。”
  
      说起这个,舒月舞更气了,“你吃了我那么多乃水,当然说不错了,人家会骂。”
  
      这电脑上说是一回事,当面说就是另一回事了,舒月舞的声音柔柔的,甜甜的,撩拨的人心里痒痒的,夏新忍不住看了眼舒月舞的胸部,发现真的很多。
  
      舒月舞立马发现了,一手捂着胸部,薄怒轻嗔的剜了他一眼,“你脑子里是不是在想什么下流的事?”
  
      “没有,只是在想……我可没吃。”
  
      “你还敢说,敢占我便宜。”
  
      舒月舞气呼呼的踢了他一脚。
  
      “哼。”
  
      这时候,忽然的冷哼声在两人身边响起,一道高傲清冷的身姿,带着几分从容优雅的步伐,轻飘飘的从两人身边掠了过去。
  
      舒月舞当即脸色一沉,望着从身边走过去的某人,冷声道,“你哼个屁啊,关你什么事。”
  
      冷雪瞳顿住了脚步,缓缓的转过身,一双秋水瞳眸,带着几分凌厉的视线扫过夏新的脸颊,最后盯着舒月舞,冷冷道,“我路过而已,你想挑事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