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英雄联盟之绝世无双 > 第26章 谁的男伴

第26章 谁的男伴

舒月舞毫不退缩的跟冷雪瞳对视着,捂着小嘴就笑开了,“哎呀,我又没说谁,某人自己要对号入座那我可不管。”
  
      冷雪瞳的语气寒冷的好似那万年不化的雪山,“看来你还不明白,在你从这学校出去之前,我依然是学生会长,我有一百种方法治的你喊妈妈。”
  
      出于感知危险的本能,夏新警惕的后退了一步,他仿佛看到了两个女人眼神之间冒出了刺眼的火花,这是……杀气。
  
      一听冷雪瞳这么说,舒月舞脸色变了变,好像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却是强撑道,“装吧,都快毕业了,当我怕你,某人真该庆幸,高校选学生会长的制度就是宽松,平胸都能上位。”
  
      “就是不知道,到了大学,还能不能这么宽松了,不过这种事也说不准,毕竟到时候大家都成长了嘛,平胸说不定反而会成为稀缺资源大受欢迎呢,……至于能不能再当学生会长就难说了。”
  
      都说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舒月舞这一下直刺要害,真的是入木三分。
  
      冷雪瞳脸色一变,呼吸顿时急促了起来,眼神也更加冰冷了,恨不得把舒月舞给冻僵了。
  
      夏新下意识的看了眼冷雪瞳仅有微微起伏的胸口,再看看舒月舞饱满动人的波涛,果然形成鲜明对比。
  
      这一对比也惹来冷雪瞳的冰冷的视线,吓得夏新赶紧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看向了别处。
  
      舒月舞浑然不惧冷雪瞳,忽然一下抱过了夏新的肩膀,笑嘻嘻道,“夏新啊,你知道吗,我表妹啊,前几天还跟我抱怨,以前的文胸都不好用了呢,后来一查,原来是升了一个罩杯,到B罩杯了,真是可怜,你知道我表妹几岁吗,14岁呢,真的好可怜,升的太快了,这下以前的都白买了,不能用了。”
  
      “要是像某人就好了,8岁到18岁没变过,从来不用担心更换的问题,真的是十年如一日,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的衣服了。”
  
      舒月舞真的太坏了,居然学着步步高点读机的广告语说话,还用一种可怜的目光瞥着冷雪瞳的胸口。
  
      真是太损了。
  
      冷雪瞳虽然有完美的女神面容之称,可胸部实在有点遗憾,但也没人敢这么当面说她。
  
      要说斗嘴,伶牙俐齿,只怕两个冷雪瞳加起来都不是舒月舞的对手。
  
      冷雪瞳眼睛一眯,把注意力放到了夏新身上,“夏新同学,跟我去搬个东西。”
  
      “不许去。”舒月舞抱着夏新的胳膊,不许他走,“让她自己搬去。”
  
      自己的男伴要是被对方抢走了,自己面子还往哪搁。
  
      冷雪瞳嗤笑一声,“来不来你自己看着办。”
  
      话语中自然带几分威胁的味道。
  
      说完率先走掉了。
  
      夏新不得不对舒月舞解释了句,“她是学生会长啊,我不去不好吧,额,下次再聊吧。”
  
      “哼,”眼看着夏新快步跟了上去,舒月舞气得跺脚,好半天又想了起来,“咦,两人又不同班,冷雪瞳为什么知道夏新的名字,估计班级里都没几个记得夏新名字的,何况学校……”
  
      冷雪瞳叫他搬东西,夏新哪敢不跟,就是扛10袋麻袋去码头他也得上啊,只要他今晚不想睡大马路的话……
  
      两人一直来到了教学楼二楼的图书馆,在角落一起把一些旧的没用的书放到箱子里。
  
      夏新看了看书上老旧的灰尘,说,“我来吧,你看着就好。”
  
      冷雪瞳瞪了他一眼,“你什么意思,我什么都做不好,只有你做的好吗?”
  
      “额,不,我……也不是这意思。”
  
      他是看冷雪瞳一双白嫩如雪的小手,指节修长,纤细精美,特别漂亮,总觉得这么美好的事物,要是让这些灰尘给玷污了,会是一种浪费。
  
      当然,这话他可说不出口。
  
      两人合力搬着书籍。
  
      冷雪瞳仿佛随口的说道,“看起来,你跟舒月舞关系很好啊。”
  
      夏新也没打算隐瞒,“只是帮她打个号而已。”
  
      “哼,我看不像,”冷雪瞳把一堆书籍重重的丢进了箱子里,发出了“砰”的重响。
  
      夏新把她弄乱的书籍整齐的摆好,说,“……那像什么?”
  
      “……总之你自己看着办,别痴心妄想就好,像你这样的小男生,她随便玩死你。”
  
      “我知道,不会多想的。”
  
      夏新笑笑说道,“谢谢你关心我。”
  
      冷雪瞳清澈如水的眸子撇过了视线,不屑的说道,“我才不是关心你,谁叫你租我家的地方,要是有租客因为被甩,跳楼自杀的话,我家房子就成凶宅,租不出去了。”
  
      “额……为什么我被甩就一定要跳楼自杀啊。”夏新苦笑,原来归根究底是关心她家房子的问题啊。
  
      不一会儿,箱子就已经放满了。
  
      冷雪瞳拍拍手说,“好了,搬上去吧。”
  
      夏新环臂一抱,还别说,果然知识如海洋,就连重量都跟大海般深沉,夏新自认从小开始干重活,力气不小,也是一个踉跄差点跌倒。
  
      还得亏得冷雪瞳伸出一只手托着箱子,“真没用,大男生一个箱子都搬不动。”
  
      夏新郁闷了,这上百斤的玩意,能轻松派上用场的,那不是男生,是国家举重队员。
  
      来到楼梯口,看着回旋向上的楼梯,夏新不得不问了句,“搬到哪啊?”
  
      冷雪瞳回到,“这些书目前没用了,先搬到9楼的杂物间放着,说不定学弟学妹们什么时候要找。”
  
      “9……9楼?走楼梯?”夏新听到自己牙齿都在打颤的声音。
  
      “是啊,教学楼有电梯吗。”
  
      夏新顿时脸色发青,“我姑且问下,要是手臂拉伤,骨折,内出血的,算工伤不,能报销吗?”
  
      冷雪瞳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快走,要是真有万一,我给你报销。”
  
      “真的?”
  
      “报销截肢费。”
  
      夏新顿时面无表情道,“……真是谢谢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话是这么说,冷雪瞳也是在夏新左侧尽力伸出双手,虽然力气很小,也帮夏新缓解了点压力。
  
      可这远比看上去的要难的多。
  
      夏新就算拼命支撑,来到8楼的时候也已经脚下发软,额头见汗了。
  
      眼看着在艰难的踏上一阶楼梯的时候,脚下一滑,差点跌下楼去,身体被人一下抱住了。
  
      “好重。”
  
      耳畔顿时传来冷雪瞳清冷脆嫩的嗓音。
  
      冷雪瞳一看夏新要倒下,硬是从下一阶的楼梯抱住了他,把他顶住了。
  
      夏新顿时闻到了一股迷人的幽香,那是冷雪瞳身上特有的清冷中带着几分怡人的香气。
  
      脸畔可以瞥到是冷雪瞳乌黑靓丽的秀发似瀑布般洒落在他的肩头。小脸上的肌肤跟新剥蛋壳似得娇嫩光滑。
  
      夏新只觉得心跳飞快,他还是第一次跟女生贴这么近,更何况,这姿势像是情侣之间的拥抱。
  
      “你愣什么,快点走啊,你好重,我撑不住了。”
  
      冷雪瞳好看的眉毛都皱成了川字型,毕竟是女生,哪有多少力气。
  
      “哦,哦。”夏新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起步,他感觉后背跟冷雪瞳的身子贴在了一起,发现人家还是蛮有分量的,至少感觉……很软。
  
      “你最好快点,要是有人来了,我会马上松手,我可不想被人误会了,摔死了别怨我。”
  
      “好绝情。”
  
      费尽千辛万苦可算搬进杂物室了。
  
      只是不同的是,夏新是脸色通红见汗。
  
      冷雪瞳却是眉头一直紧皱着,脸色苍白一片,一副摇摇欲坠的表情。
  
      刚放好东西,说了声“走吧”,就急步下楼了,而且脚步越走越快,夏新差点没跟上。
  
      夏新心中满是怀疑,她不会生气了吧,自己虽然有想过,可也没故意吃她豆腐吧,应该没有吧,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就觉得她的身子好软,好香。
  
      夏新犹豫着要不要道歉,冷雪瞳他也不是第一天认识了,喜怒无常,会莫名的高兴,以及莫名的生气,自己一直不懂,当然,她也从来不懂女生的心思,哪怕夏夜,也完全摸不透。
  
      在一楼,两人迎面碰上了一个男生,夏新认得,这就是那位在食堂门口摆玫瑰花阵,送钻戒的富二代。
  
      事实上这位钻戒富二代还是学生会,跟冷雪瞳同班的,名叫钱斌。
  
      钱斌一看到冷雪瞳,顿时眼睛一亮,迎了上来,“雪瞳,我正要找你呢,听说你去处理图书馆那批书了,我就想着来搭把手,搬完了吗,那我们一起回教室吧……”
  
      仿佛浑然忘了自己被拒绝的事了。
  
      冷雪瞳冷淡道,“不用了,我有点事。”
  
      “啊,学生会还有事吗,我陪你去吧。”
  
      “不用,有同学陪我去了。”
  
      钱斌打量了夏新一眼,颐指气使道,“这位同学,快上课了,你快去上课吧,我陪着雪瞳去就好了。”
  
      “……”夏新没理他,不是人人都能叫的动他的。
  
      钱斌眼中闪过一丝怒气,却是保持着文雅的样子没有发作,也不去管夏新了。
  
      冷雪瞳试了几下,发现对方死跟到底,碾都碾不走,心中烦透了。
  
      只得在夏新身边小声说了句,“帮我拦住这只苍蝇,不许他跟着我,不然你等着睡大街吧。”
  
      说完也不看钱斌,快步走了过去。
  
      夏新只得照办,看钱斌要追,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膀。
  
      钱斌顿时怒气冲冲的望着他,“你干嘛,再敢碍我的事,要你好看,臭吊丝。”
  
      “额,其实我有件很重要的事要问你。”
  
      “什么,重要的事?你能有什么重要的事?”
  
      夏新一脸诚恳说,“你……头发发质不错啊,发型也很帅,请问是怎么保养的。”
  
      说起这个,钱斌就是一脸的得意,“这个发型1200块,你一辈子都理不起。”
  
      “是啊,是啊,你毛发真旺盛,真羡慕你,发根看起来就很坚固呢,有什么秘诀吗。”
  
      “……”
  
      夏新一直跟钱斌胡搅蛮缠了10分钟,才放过了他,因为上课铃声也响了。
  
      才刚坐上座位5分钟,夏新就收到了一条短信。
  
      “夏新,救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