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英雄联盟之绝世无双 > 第34章 这是你穿的?

第34章 这是你穿的?

“啊,果然不行吗。”
  
      看着屏幕上2人否决的话语,夏新有些失落。
  
      他知道自己前期打的不好,后面已经竭尽全力去弥补了,几次团战都发挥的感觉还行,在经济大落后的情况下还打出了均势。
  
      补刀也很快拉了上来,又是刷野又是刷兵,反超了女警,先她一步做出了六神装。
  
      而且为了弥补前期的不足,自己没有做防装,全输出。
  
      所以大龙一波爆炸输出反杀。
  
      但……还是不行吗?
  
      “一帮愚蠢的人。”
  
      舒月舞交叠着一双修长性感的雪腿,一手靠在大腿上,托着雪白的香腮,盯着屏幕喃喃道,人最大的愚昧就是坐井观天,自己做不到就认为别人也做不到,多么可笑,凡人无法理解天才的成功,他们根本不懂夏新的真正实力,就认定是已方AD放水了。
  
      就像是三项对于女刀,电刀对于压缩,对于夏新来说,他的薇恩出了破败之后,是有极强的单兵作战能力的,舒月舞见识过多次的逆转了,当然刚刚她也看的很清楚,所以她相当的清楚这一点。
  
      舒月舞扬了扬好看的眉毛说道,“怎么样,要我向他们解释也可以哦,说你前期超鬼是我的关系。”
  
      夏新面无表情道,“谢谢你的好意,不用了。”
  
      舒月舞顿时一脸不满的嘟着小嘴道,“干嘛,你这语气是怎么回事,我还没生你气呢,你还敢生我气。”
  
      “我哪敢啊,大小姐。”
  
      夏新说着切换到了统计的页面,5万4,也就是说整场比赛,他对对面英雄造成了5万4的总伤害,而中单只打了2万9的输出,其他就别说了,他一个人的输出跟另外4个人加起来差不多。
  
      感觉还行,如果这样还过不了那就算了吧。
  
      刚切回聊天画面就看到辅助刘东跟ad肖何同时打出了一个1。
  
      上单锐雯忍不住的问道,“理由呢。”
  
      刘东回了句,“ad很不错的”,就不多说了,他不想再去细想那“不错”的过程了。
  
      锐雯又问道,“肖何呢?”
  
      肖何点了下数据统计的页面,看着薇恩那刺眼的远远高于其他9人的5万4的输出,显得特别的刺眼,再看看自己的3万2输出,心中有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他就奇怪前期这家伙被自己杀的超鬼,局面自己这边也是优势,为什么每次团战都被打成了均势,甚至已方劣势。
  
      现在他明白了。
  
      这家伙到底在团战里偷了多少输出啊,难怪每次团战如此吃力,自己还职业ad呢,差点只到人家一半了。
  
      肖何赶紧把页面切了回去,生怕被人看到丢脸,通常娱乐局,除了C位在意自己的输出,也没人会去看统计画面的。
  
      在聊天界面打了句,“时间会证明的。”
  
      很隐晦的说法。
  
      他总不好意思说人家前期被自己杀的超鬼,后期起来却完爆自己吧,那自己还怎么见人,而且下路2打一,被单杀了两次,这话他哪里说得出口。
  
      他现在只想赶紧忘记这场噩梦,心理阴影面积正在以几何速度急剧扩大,同时心中发誓,以后绝对不玩女警了。
  
      他根本不敢想象前期薇恩要是没超鬼,自己能有多少输出?
  
      估计是薇恩前期太紧张了,心态不好,肖何现在反倒庆幸对方心态不好了。
  
      真是吓人,这个偷输出的能力……
  
      祝晓松点点头,“好,那就是3票赞成,两票反对,我们队向来少数服从多数,那就是通过了。”
  
      发条吐槽了句,“既然3比2,那我也没话说了,只求今年的新生里有更出色的ad吧。”
  
      辛德拉调侃着回了句,“别这么悲观嘛,笑哥,说不定其他学校的更差呢。”
  
      显然也并不看好夏新。
  
      “好了。”
  
      祝晓松制止了大家的奚落,显然大部分对新ad不感冒,“以后不是队友,就是学弟了,要好好相处,这事就这么定了。”
  
      虽然有祝晓松压了下来,不过薇恩显然并不讨好。
  
      但夏新没追求那么多,就结果来看,他会被特招,还是挺开心的,算是向前迈进了一大步吧。
  
      舒月舞看着夏新脸上的笑容,皮笑肉不笑说,“恭喜恭喜啊”,心中发誓要他好看。
  
      “谢谢。”
  
      夏新站起身,高兴说,“那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
  
      “嗯,记的晚上排位。”
  
      眼看夏新向门口走去,舒月舞忽然在眼角余光的地上发现了个奇怪的小布料。
  
      “咦,这是什么。”
  
      舒月舞一脸疑惑的将地上的小布料捡起来,摊开来一看,“怎么沾血了,这个是……”
  
      夏新终于也发现舒月舞从地上拿起来的是什么了,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一摸口袋,果然没了,“等等,不要看。”
  
      可已经晚了。
  
      舒月舞眨巴眨巴漂亮的大眼睛,先是微微一愣,紧接着粉嫩唇角上扬,水汪汪的妩媚双眸弯了起来,一脸笑盈盈的望着夏新,“你不会打算告诉我说是你穿的吧。”
  
      夏新现在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绝对不能暴漏出冷雪瞳,其他怎么样都好。
  
      点头说,“是我穿的?”
  
      舒月舞笑的更开心了,一脸玩味道,“哎呀呀,想不到你还有穿女生小裤裤的嗜好。”
  
      夏新苦笑,“谁没点小秘密呢,还给我。”
  
      说着飞快的踏前一步,伸手去抢舒月舞手上的小布料,不过舒月舞不愧是体操部出身的,身手也是利落的不得了,身子一矮,躲了过去,一下跑到了柔软的粉色大床的另一头,居高临下的望着夏新。
  
      指着上面的猩红说,笑眯眯说,“只怕你不仅有这特别的嗜好,还有每月来大姨妈的习惯吧。”
  
      说着还一脸感叹的摇摇头,“渍渍,量真大,比我都多。”
  
      夏新顿时脸色通红,这怎么也说不过去了。
  
      但这种时候也只能强撑了,嘴硬说,“是啊,我身体健康气血旺,出血量多了点很奇怪吗。”
  
      “不奇怪不奇怪,……才怪,”舒月舞前一刻还笑吟吟,下一刻已经变脸了,一脸气愤道,“为了保护冷雪瞳的声誉你也是豁出去了呢。”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快点还给我。”
  
      夏新绕着床身跑的右边,舒月舞就在床上跑到左边,夏新跑到左边,她就绕到右边,两人来回追了几圈。
  
      夏新直接从床上正中间包抄了过去。
  
      舒月舞还想跑,被夏新抓住了双手的手腕一下按倒在了床上,不让她乱动。
  
      舒月舞也不客气,张嘴就大喊,“非礼啊,妈妈,非礼……”
  
      夏新被吓了一跳,连忙伸出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小嘴,轻声道,“你别乱动,东西给我,我就走。”
  
      舒月舞哪里会肯,双腿乱蹬着,拼命的在夏新身下挣扎着。
  
      又因为夏新另外一只手扣着她左手的手腕,她就把小布料传到了右手上,伸的远远的,不让夏新拿到。
  
      两人来回纠缠了会,一个想拿,一个两只手换来换去,就是不肯给,夏新要是一松另一只手,舒月舞立马喊非礼,到最后两人都累的直喘气。
  
      夏新这才发现两人姿势真的有些暧昧,身下那弹力惊人的娇躯,柔软的仿佛没有骨头般跟自己的身体紧紧契合在一起的身子,夏新呼吸不禁更是加速了几分,舒月舞身上真的好香,特别诱人,特别暖心的那种香味。
  
      夏新大大的喘了口气说,“你别叫,我松开你的嘴,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放开我。”
  
      舒月舞也有些累了,额头也沁出了点香汗,眼神却是异常的明亮,笑道,“你做梦,这摆明了是冷雪瞳的,我已经明白了,难怪她下午第一节会旷课,难怪你也旷课了,她打电话给你,让你帮她逃出学校买的吧,原来我那时候看到的盒装东西是卫生巾,跟内裤,现在我懂了。”
  
      夏新真想把某位说女人胸大无脑的仁兄给拉出来鞭尸三天?
  
      舒月舞意味深长的笑笑,“哎呀呀,两人关系真好啊,女孩子的这种私事,她不打给其他女生,却是打给了你这个男生。”
  
      夏新也不能说两人是租住在隔壁,这事更要保密。
  
      而且,据说冷雪瞳在学校没什么亲近的朋友。
  
      无奈道,“你直说吧,要怎么才肯还给我。”
  
      舒月舞滴溜溜的眼珠子一转,一脸神秘兮兮的说,“除非……,你先靠近一点说。”
  
      夏新疑惑的低下了脸去。
  
      “……再靠近一点,你脸靠这么近干嘛,想亲我啊,我让你把耳朵靠过来。”
  
      夏新有些脸红,再靠近点就能亲到她薄薄的性感的小嘴唇了,他对这个妖精般鬼怪精灵的女孩真是又爱又恨,但是没办法去讨厌。
  
      附过了耳朵到她嘴边。
  
      舒月舞一张嘴狠狠的一口咬在了夏新的脖子与肩膀处。
  
      这可不是女孩子那种甜蜜的充满心疼与爱意咬,是真咬,疼的夏新身体都要抽搐了。
  
      然后舒月舞一把推开了夏新,飞快的朝门外跑去。
  
      “哈哈,中计了吧,这可是证据,怎么能交给你,哇哈哈哈,明天我就去学校把这条小裤裤当众亮出来,说是我们高高在上的大校花,冷冰冰的雪山女神,冷校花的,我看她以后还怎么在同学面前装女神,光想想她到时候表情,我今晚就能吃3碗饭。”
  
      舒月舞身手矫捷的飞快窜到门边,打开门就要出去。
  
      “不可以这样。”
  
      夏新心中一急,快走几步,一伸手就朝着舒月舞手上抓去。
  
      只听“啪”的声响,在这温暖的卧室里显得异常的刺耳,回荡许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