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英雄联盟之绝世无双 > 第38章 你再说句没试试!

第38章 你再说句没试试!

舒月舞斜睨了夏新一眼。
  
      她自然早看到夏新从办公室窗口爬进去,拿了把雨伞出来。
  
      不过令她疑惑的是夏新拿了雨伞并没有走,依旧站在了亭子底下。
  
      稍微想了下她也明白了,夏新在等她安全离开才走,毕竟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估计是认为女孩子一个人不安全吧。
  
      舒月舞心中暗骂了句,要你多管闲事吗。
  
      思索间,夏新已经来到了她的身边。
  
      夏新说道,“我送你去右边的十字路口,你打的回去吧。”
  
      “不用你假好心。”舒月舞抱着双手,气呼呼的转过了视线,不去看他。
  
      “可是天色很暗了,你一个人不安全吧。”
  
      “那也不用你管。”
  
      “额,……那好吧,你小心一点。”
  
      夏新说着向前走过几步,打开了伞就准备出去了。
  
      舒月舞气的跺脚,一把拉住了夏新的肩膀,给他拽了过来,“你就这么走?”
  
      夏新有些疑惑的问道,“难道还有别的走法?”
  
      “你这个无情无义之人,就打算这么把我一个女生,一个人丢在这黑不拉几的校门口,不管我了?”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只有前方昏黄的路灯在雨幕中闪耀着微弱的光芒,女孩子都有些怕黑,更何况两边都那么黑,再加风雨飘摇的,不断传来树叶的沙沙声,就更加可怕了。
  
      要不是旁边站着夏新,舒月舞早崩溃了,其实刚刚夏新拿着雨伞出来的时候,她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要是夏新走了,她恐怕真的会吓哭的。
  
      庆幸的是夏新天生的温柔,让他留了下来,这也让舒月舞心中大大的松了口气。
  
      舒月舞怒瞪夏新,“要是有什么坏蛋,鬼怪的跑出来把我害死了,那都是你害的,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夏新很无辜的解释了句,“……我刚说要送你出去,不是你自己说不用管你的吗。”
  
      “你多叫两次会死啊。”
  
      这个猪头,不知道女孩子要矜持的吗,多叫两次能费你多少力气,像你这样的就自己撸一辈子好了。
  
      “多叫两次会死吗,你说啊,会死吗,会吗,说啊。”
  
      舒月舞每说一句,就气势汹汹的逼近一步,逼得夏新不得不后退一步。
  
      那副得理不饶人的模样让夏新有瞬间怀疑起自己到底做了什么罪孽深重的错事了。
  
      自己好像只是叫了她一句,要送她出去而已吧。
  
      舒月舞越说越火大,咬着水嫩的丰唇瞪着夏新,“还有上次,你还打我,你凭什么打我,打我也就算了,还敢给我使脸色看,你以为你谁啊,我爸妈都不敢对我使脸色,你有什么资格给我使脸色。”
  
      “我……没有吧。”
  
      “你再说一句没有试试,你不是在学校不理我,给我使脸色吗,那就别理我啊,都别理我啊,你管我干什么。”
  
      说话间,舒月舞已经把夏新逼到了墙边,让夏新退无可退,两人的脸几乎要贴在一起了。
  
      夏新看舒月舞脸色潮红,眼圈发红的也不知道是生气还是委屈,饱满的胸口一阵起伏,平静而淡漠的解释了句,“我并没有要给谁使脸色的意思,如果让你误会了我很抱歉,我只是觉得我无法接受你的行为,希望我们保持普通同学的关系就好了。”
  
      夏新也不明白怎么会被理解成自己使脸色给她看了呢,不管怎么看,自己只是班里一个普通的学生,舒月舞是班里的标准的白富美,几乎是所有男生的梦中情人,自己怎么也没可能对她使脸色吧。
  
      “无法接受我的行为?”
  
      舒月舞眼神一颤,银牙暗咬,咬牙切齿道,“无法接受我什么行为,我做什么了,你说啊,你有本事说出来啊。”
  
      夏新老实说道,“就是你上次说的对冷雪瞳……”
  
      舒月舞直接打断了他,叱道,“那我做了吗,做了吗,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做了吗。”
  
      “可你上次明明说……”
  
      “说下不行啊,说下也犯法啊,法律你家定的啊,我还说你是猪头,是妖怪呢,那你会不会变成猪头,猪八戒啊,不会吧,那我说下有什么关系。”
  
      如果现在两人是在solo,夏新已经彻底败北,被舒月舞的气势给完全压倒了。
  
      只能目瞪口呆的摇了摇头。
  
      “那不就结了,我又没做,你凭什么不理我,凭什么使脸色给我看。”
  
      “我没……”
  
      “你再说句没试试!”
  
      舒月舞眼圈越来越红,薄薄的嘴唇微微颤抖着,阴沉着视线紧紧的盯着夏新,仿佛他再说句没,舒月舞就上去跟他拼命。
  
      夏新只得双手捂住了嘴,摇了摇头。
  
      舒月舞美眸中这才露出了几分释然,“我不管,反正是你先跟我说话的,那就是你输了,我们现在是一比一打平,别以为你赢了。”
  
      舒月舞说着从夏新手中抢过了雨伞,走出几步,又气不过的来到夏新身边。
  
      一下抱住了他的脖子,凑过了嘴唇……
  
      “啊”
  
      夏新发出了一声惨叫。
  
      上次舒月舞咬的是左边脖颈跟肩膀处,这次换了边咬了口右边的,这女人完全不懂口下留情,不用摸夏新都知道出血了。
  
      舒月舞冷哼一声,撑着雨伞,就疾步朝着外面走去。
  
      夏新愣了愣,完全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要遭此酷刑。
  
      “对了,等等,那是我找到的伞啊,你走了我怎么办。”
  
      舒月舞在雨幕中,回过小脸,对着夏新露出了小恶魔般的笑容,拉了下眼皮,伸长了舌头,“哼,你就给我去死好了,我讨厌死你了。”
  
      说完,迈着轻盈的步伐带着夏新的雨伞就消失在了雨幕中。
  
      留下夏新一个人站亭子下,木然的望着厚重的雨幕,只能在心中默默祈祷老天爷放晴。
  
      “话说,她刚刚说的一胜一负,那是什么,两人是什么时候开始比赛的?”
  
      夏新是满头的疑惑。
  
      相对而言,舒月舞脸上则挂着春暖花开的笑容,多日积累的阴郁终于发泄出来,让她心情大好,这样就是一胜一负,大家打平了。
  
      舒月舞上次当然不是说说而已,她巴不得弄死冷雪瞳那个总是一副高高在上样子的女人,只是事到临头,她犹豫了。
  
      不知道为什么夏新的话语总是在脑海闪过,再看到夏新跟她一副完全陌生的样子,又要把钱退给她,她就更觉得委屈难过了。
  
      想了想,她觉得夏新说的也没错,真要把她弄成冷雪瞳一辈子的笑柄好像也不好,如果换位思考下,自己是冷雪瞳的话,只怕也会受不了。
  
      这种事……还是算了吧。
  
      可向来是别人迁就她的,什么时候轮到她来迁就别人了,夏新说让她别做她就别做,这让她女孩子的面子往哪搁,这也让她一直以来有股气憋在胸口,她感觉这等于自己输给了夏新,变相的服软了,听夏新的话了。
  
      而更可气的是,在她的预料中,自己什么也没做,夏新过几天就该来跟自己道歉,认识到自己的好了吧,却没想到等来的是夏新发QQ,短信问她银行卡号,把钱还给她。
  
      这可把她气坏了,自己都已经服软了,他还要怎么样,有必要这么咄咄逼人吗,难道非要自己一个女孩子去给他认错吗。
  
      索性你不理我,我也不理你,有本事一辈子别跟我说话,谁先说话算谁输。
  
      总算是等下夏新先跟她说话了,这让舒月舞心情大好,这样就算是打平了,自己也没输。
  
      正高兴间,一辆宝马7系车在她身前停了下来,从驾驶座放下的窗户里,露出了父亲舒锐的脸,“宝贝,没事吧,可算赶上了,来来,赶紧的先上车。”
  
      “嗯。”
  
      舒月舞从副驾驶座上了车,收好伞,轻轻的哼着小曲。
  
      “呼,我好说歹说才让交警放行的,”舒锐一脸歉意道,“吓坏了吧,我看你学校那么黑,你从小就怕黑的。”
  
      “有什么好怕的,我早长大了,爸。”
  
      舒月舞得意的笑笑,脑中自然的掠过某人一脸平静的脸庞,骄傲说,“又不是小女孩了,谁还怕黑啊。”
  
      舒锐想说那你晚上怎么还不敢关灯睡觉,还好连忙收嘴了,还不知道这小宝贝会怎么发飙呢。
  
      预想中自己迟到这么久,还以为女儿又要闹脾气,被狠狠数落一番了呢,他都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想不到女儿看起来心情很不错的样子,让他大大的松了口气。
  
      舒月舞突然说道,“哦,对了,在便利店门口停一下。”
  
      “这里?”
  
      “嗯。”
  
      随着宝马车停下,舒月舞对着便利店门口一个穿着棉大衣蹲着抽烟的流浪汉挥了挥小手。
  
      流浪汉疑惑的看了他一眼,没动。
  
      舒月舞又拿出张红的100块扬了扬,流浪汉立马戴上帽子过来了。
  
      舒月舞葱白的食指指了指身后不远处的学校说,“看到学校没?”
  
      流浪汉点头。
  
      舒月舞把折叠伞伸到窗口说,“你把伞送到正对校门的大厅下,这一百块就是你的,明白了吗。”
  
      流浪汉又是连连点头。
  
      舒月舞这才把伞跟100块递了过去,看着流浪汉把100块小心的收好,放到了内衣的口袋抓着伞拼命的朝着校门口跑去,这才推上了窗户。
  
      “好了,爹地,我们走吧。”
  
      看舒锐一脸疑惑的望着她,舒月舞随口解释了句,“问老师借的,反正没用,就还给他了。”
  
      “哦。”
  
      宝马车的引擎发动,红绿灯闪烁间,已经消失在了雨幕的尽头。
  
      流浪汉来到大厅口,放下伞,四处看了看,四周并没有一个人。
  
      带着一肚子的疑惑,出了校门,想想怀中的100块,心情大好,今晚能吃顿好的了。
  
      而另外个冒着倾盆大雨跑回去的某人,心情就没这么好了,衣服脱下来拧一拧,能拧满半个水桶。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