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英雄联盟之绝世无双 > 第41章 杀机凛然

第41章 杀机凛然

“怎么回事,你也这么暴躁?”
  
      夏新看向韩非的屏幕,韩非玩的是上路剑姬,已经0杠4了。
  
      这可不是低端局,高端局上路0杠4基本已经没法玩了,尤其是人头还是对面上单拿的情况下,塔下也不怎么安全,属于压倒性劣势了。
  
      对面上单诺克萨斯之手嘲讽道,“菜逼东西,你也就会个2流ad了,还说我不会上单,现在告诉我,我会吗,啊?杀的你亲妈都不认识你。”
  
      韩非直接回了句,“你会个卵。”
  
      “什么情况?”夏新问道。
  
      “其实没什么大事,以前我跟这诺手,top苍蓝打过几把,他玩上单的,几乎不传送下,每次我明明是优势,都被对面上单一个传送,我下路就GG了,他要么不来,要么就比别人慢了很多才下来,我就说了他两句,让他记得传送,他就说我指手画脚的教他打上单,就吵起来了,后来就挂机了。”
  
      “额。”
  
      确实,本来高端局下路就不是2V2,打的时候得时刻注意对面上单的传送,不然对面一个传送下来,顿时3打2,局面立马反转,我方要不会善用传送压制是很致命的。
  
      “怎么没打ad?”
  
      “没要到位置。”
  
      韩非无奈摇头,“最近的版本剑姬不是很强势吗,我想上路练个剑姬出来上分。”
  
      韩非的英雄池太浅了,只会ad,其他位置全部GG,所以才停在了王者4,500点,不然他完全可以更上一层楼的。
  
      紫色方,韩非这边的打野寡妇说了句,“别骂了,好好打,你上单不会不怪你,猥琐点,我帮你抓一波。”
  
      寡妇躲进了上路紫色方的草丛,眼看诺手大摇大摆的压着兵线一路过来,寡妇动了。
  
      一个大招痛苦之拥甩出去,打掉了诺手百分之10不到的血量。
  
      不禁有些皱眉。
  
      好高的魔抗啊,再一看他身上,已经出了土豪专属的魔抗鞋,连振奋盔甲都快合成了。
  
      有点悬!
  
      剑姬跟着一个Q破空斩冲刺了过来。
  
      诺手一个E技能把两个充满野性的小妞同时拉到了怀里,来了个深深的拥吻。
  
      一个平a加W致残打击,在剑姬窈窕的身上刻下了他曾经拥有过的痕迹。
  
      在后退的同时一道圆形的弧线在他的身周出现,那是他的Q技能大杀四方的施法前兆。
  
      韩非毕竟是拥有王者的操作的,一看到这施法前兆,直接开启了剑姬的神技,W劳伦特心眼刀,在0.75秒内抵御一切伤害,同时会沿着一条直线进行反弹。
  
      夏新脱口而出道,“不要挡。”
  
      不过已经晚了,剑姬的W已经出手了。
  
      诺手稍微走了个弧线,躲过了剑姬的反弹,巨斧在身周挥过,扫中了寡妇的小身板。
  
      诺手每Q中一个人能回复百分之12的已损失血量,这让他一下就回了一段血上去。
  
      两人又追着诺手一路穷追猛打,眼看着诺手4分之一血不到了。
  
      诺手又是一记Q大杀四方,这次直接扫中了两人,回复了百分之24的血量,这一下直接回了400多血,让人有些绝望。
  
      同时诺手转头砍了剑姬一下,直接叠满5层血怒,瞬间加了100多攻击。
  
      寡妇连连打信号给剑姬,剑姬的血量已经不健康了,血怒状态,2级大的诺手,一个大能斩500来血的真实伤害,非常恐怖,算上流血估计能斩杀6,700血量的。
  
      600多血的剑姬只能无奈退下,让寡妇追。
  
      寡妇身上也有流血伤害,追了几步,被诺手反砍了几刀。
  
      只能站在了塔外。
  
      眼睁睁的看着诺手走进了塔下。
  
      诺手顶着5分之一的血量就站在塔下开始回城,相当嚣张的回望着塔下的剑姬跟寡妇。
  
      两人在塔外绕了绕,没敢进去。
  
      韩非在塔前绕了绕,很想进去一个Q,加A加E说不定能秒了诺手。
  
      可就怕诺手反手一个大就把她给秒了。
  
      更可气的是诺手回城回到一半还取消了,往塔外走出了几步。
  
      寡妇跟剑姬连忙后退。
  
      这种突然的走位一看就是有帮手过来了。
  
      两人血量也只到半,只能先回城了。
  
      寡妇打了句,“你塔下抗压吧,诺手我们俩杀不了了,太肉了。”
  
      两人能打的输出都已经打满了,诺手这次出来只怕更肉了。
  
      这版本诺手出个黑切,能破甲百分之50了,伤害已经相当的可观,接着做肉,能肉成一匹马。
  
      韩非想想也只能这样了,稳住靠边路带优势吧。
  
      勉强做出了九头蛇的两件,刚跑到塔下,准备收那2波兵,就看到诺手直接进塔了,从后方草丛里还出来了8只脚的怪物蜘蛛女王。
  
      一人一兽直接把剑姬压进了塔下,由蜘蛛先攻开始扛塔,诺手后攻,接了个Q,等蜘蛛血量不够就飞天,转移塔的仇恨,轮流扛塔。
  
      剑姬虽然用W挡了诺手一个Q,终究是倒在了两人惨无人道的毒手之下,最后被诺手一下大招,断头台,收走了脑袋。
  
      与此同时屏幕上出现了诺手top苍蓝的一句,“菜逼。”
  
      韩非回骂了句,“老子再菜也是王者,你个大师崽有资格BB?”
  
      说完一甩鼠标,“不打了不打了,气死我了,他跟打野双排,抓了我4次了,气死我了吗的。”
  
      韩非直接双手离开键盘鼠标,让剑姬泉水挂机了。
  
      夏新看了眼,说到,“还是再打打吧,人头11比15,扣掉你5个人头,你们其他两路其实是优势,还领先一个头呢,尽量猥琐点吧。”
  
      “没意思,打的揪心,吗的,本来就想练练剑姬,哪知道碰上这么个玩意,上去被虐吗。”
  
      韩非转头看向了夏新这边。
  
      夏新中路小炮用出瘾了,本来小炮发力点在30分钟的后期,但虐菜局,他20分钟已经无尽电刀饮血加杀人剑了,这完全是30分钟之后才应该出现的装备。
  
      夏新在这时间段里,身上多了两件本不该出现在场上的装备,使自己提前进入后期,完全是天大地大随我走了,身上带的还是闪现,净化,能解一次控制,一挑3,完全不虚。
  
      “来来来,兄弟,咱们换着玩玩,我帮你代练两把,你这也太爽了。”
  
      因为夏新已经应舒月舞的要求,把游戏窗口化,右上角开了个电影。
  
      他玩游戏,舒月舞站后边看电影呢,夏新没事也会看看电影,打的相当轻松。
  
      夏新目无表情道,“我不想换。”
  
      “别啊,兄弟,电一王者免费帮你代练呢,别人求我我还不练呢。”
  
      当然,韩非纯粹是想来低分段体验大屠杀,横行天下的快感,以小炮现在这一身装备,在20分钟可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绝对没人敢站他身前说个不字。
  
      “拿你没办法,别弄输了就好,输一把相当于白打两把。”
  
      “安啦,小炮我又不是不会,预备,瞄准,发射,就这么简单。”
  
      韩非伸出食指,拇指比了个枪的手势,笑嘻嘻的跟夏新换了个座位。
  
      舒月舞不满的瞪了他一眼,“你还要不要点脸了,好玩的给你玩,难玩的就给他玩。”
  
      韩非毫不脸红的推了推夏新道,“瞧瞧,弟妹多替你着想。”
  
      夏新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我劝你最好少说两句,到时候她咬你我可救不了你。”
  
      “你想死啊,夏新。”舒月舞顿时大窘,气势汹汹的锤了下夏新的肩头,“你刚刚整我,我还没跟你算账呢。”
  
      忽然发现了点异样,掀开夏新的领口一看,发现那里赫然有两排小巧整齐的牙印,不用想也知道是自己的杰作。
  
      舒月舞扬了扬眉毛,嘴角咧开一抹笑意,心中还是很满意的,自己牙口还是这么好。
  
      不一会儿,韩非这边已经开始上演死亡轰炸了,走到哪杀到哪,还拿了个4杀,简直不要太high。
  
      这也让韩非心情大好。
  
      推了推夏新说道,“兄弟,上路已经没法玩了,你要不想玩就算了吧,让他挂着吧,我又不在乎那点分。”
  
      夏新笑笑,“其实我是想挂着来着。”
  
      说话间,鼠标一点,剑姬已经出门了。
  
      “不过他求着我出去杀他一次,我也只好成全他了。”
  
      韩非视线一转发现屏幕上,诺手说道。
  
      “废物,出来啊。”
  
      “温泉挂机了?废物就是废物。”
  
      “求你出来杀我一次啊,菜逼,2流ad。”
  
      “哈哈,怂了,不敢出来了?就你种货色,能杀我一次,老子直播吃键盘,废物。”
  
      “还说老子不会上单,老子别的不会,光会上你吗了。”
  
      剑姬合了个布甲鞋,就出门了,连合成九头蛇的钱都没,身上带着两个九头蛇的小件。
  
      韩非盯着剑姬,看她笔挺的身姿穿过二塔,直直的朝着正在推紫色方一塔的诺手处走去,不得不提醒道,“兄弟,塔马上要被破了,不能再去一塔了,现在打不过他的。”
  
      夏新眼神中闪烁着亮眼的光芒,死死的盯着诺克说道,“你说什么呢,咱们装备不是比他好吗?怎么可能有打不过他这种事?”
  
      韩非对比了下两人装备,诺克是土豪(水银)鞋,黑切,加振奋,只需要用最简单的加法就能算出,1200加3000加2700,总值7000来块的装备。
  
      而剑姬,耐操鞋,加两个九头蛇小件,1000加2700,总值才不到4000呢,两人差了3000多经济呢。
  
      这是就算小学生也会算的减法吧。
  
      “兄弟,你确定你没发烧。”
  
      夏新只是淡淡的回了句,“你觉得应该推荐他吃什么口味的键盘好?”
  
      虽然夏新脸色平静,语气也很平静,韩非却莫名的从夏新的眼神中感觉出他好像……有点生气,眼神中杀机凛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