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英雄联盟之绝世无双 > 第46章 柴米油盐酱醋茶

第46章 柴米油盐酱醋茶

高考很快的拉下序幕了。
  
      一如往常的,几家欢喜几家愁,几人哭着要跳楼。
  
      夏新给自己估了下分,450左右,绝对是超常发挥了,算不得好,也不算是特别差,也就离江南大学去年的录取分差了200多分。
  
      好在他不用为这事烦恼。
  
      一天晚上,冷雪瞳敲开门,来收房租的时候,破天荒的问了她一句,“考的怎么样?”
  
      夏新回道,“450分左右吧。”
  
      一个本科线都够不上的成绩。
  
      “哦。”冷雪瞳美眸一瞥,轻声问道,“那你以后怎么办?”
  
      “先上大学吧。”
  
      “嗯。”
  
      夏新一边数着要交的房租钱,一边随口问道,“你呢,多少分,不对,……打算去什么大学?”
  
      问冷雪瞳考多少分是没意义的,她所要考虑的只要选哪所名牌大学就好了。
  
      “江南大学吧,志愿都填好了。”
  
      夏新停住了数钱的动作,怔怔的望着冷雪瞳清新雪白的小脸,“为什么是江南大学?”
  
      “因为离家近,又是省内最好的大学了,乘卧铺的话,四五个小时就回来了不是吗。”
  
      “……”还真有冷雪瞳的风范。
  
      冷雪瞳有些黯然道,“以后你可能见不到我了,我应该很少回来了,你房租直接给我妈吧。”
  
      夏新笑笑,“我还是直接给你吧,我也是江南大学,录取通知书都在快递途中了。”
  
      “额……”
  
      冷雪瞳瞬间瞪大了眼睛,“你不是开玩笑吧。”
  
      “不是啊,是lol特招的,学校有3个英雄联盟特招名额,电竞社手中占两个,我就被录取了啊。”
  
      “为什么是江南大学?”
  
      “大概……是因为电竞社是江南社的吧。”
  
      “那……那我们以后岂不是又是校友了?”
  
      “对啊,初中,高中,大学都是校友呢,”夏新笑笑,对着冷雪瞳伸出了手,“初次见面,我是你的大学校友,夏新。”
  
      不过冷雪瞳并没有跟他握手,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瞪大了眼睛,相当复杂的盯着夏新,脸上的表情像是欣喜,又像是难过,像是松了口气,又像是悬着一口气的样子。
  
      最后什么也没说,有些恼怒的瞪了夏新一眼,抓着门,砰的一下给它关上了,然后踏着重重的步伐,回到了隔壁自己的房间。
  
      “嘶”,夏新痛苦摸了摸被门撞到的鼻子,一脸的莫名其妙,打开门冲着隔壁喊了句,“喂,你房租还没收啊……”
  
      回答他只有无声的走廊,以及隔壁关着的大门。
  
      “……算了,她总会想起来的。”
  
      对于冷雪瞳的喜怒无常,夏新深有体会,他还特地上网查过,说女人来大姨妈的那几天都这样,能避则避,千万不要试图与她理论,那简直是自取灭亡。
  
      从卧室里传来夏夜的声音,“葛哥,那个丑八怪M你,我能叫她去死吗,她的单子还没打完吗?”
  
      “啊?别乱说话,我看看。”
  
      舒月舞发来的信息很简单,就4个字,“双排上分。”
  
      夏新心中叹道,这也是个麻烦的女人。
  
      回道,“上次已经钻一了。”
  
      “是啊,那又怎么样,又没到大师。”
  
      “说好的,没我带你不许打排位的,现在掉段了。”
  
      “你的意思是要加钱了。”
  
      “是这意思。”
  
      “哪怕只是看在同学的份上,你居然敢这么对我?”
  
      舒月舞顿时被气坏了,这人太不讲情面了。
  
      “亲兄弟还明算账呢。”
  
      “好好好,夏新,你给我记着你说过的话,你个小心眼的男人,都几天了,还记恨着我咬你的事呢。”
  
      夏新很想补充一句,自己还被一堆人追了一条街好吗,要不是跑的快,差点让人给摁了,这女人自己忘的倒挺快。
  
      “我没有。”
  
      “加钱就加钱,混蛋。”
  
      舒月舞几乎是咬牙切齿的打出了这一句,她不是在乎钱,而是在乎夏新那副公事公办的态度。
  
      心中发誓,迟早有一天要让他落自己手上,到时候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让他往东,他绝对不敢向西,让他学母鸡,他绝对不敢做公鸡。
  
      一晚上排了4把,输了3把,这惊人的胜率让舒月舞很恼火。
  
      “你被毛胖附身了啊?”她察觉出夏新状态并不好。
  
      夏新回道,“今天先到这吧。”
  
      “好吧,再继续下去也是掉分的节奏,明天继续。”
  
      “后天吧,明天有事。”
  
      “你能有什么事,你是不是故意的。”
  
      “真有事,上次你不也听到了吗。”
  
      舒月舞稍微想了下就回想起来了,“哦,是你初恋情人那事啊,她们跟韩非,还有你,明天出去玩?”
  
      “嗯。”
  
      “切,难怪你一晚上心不在焉的。”
  
      “……,就这样,后天再玩吧。”
  
      夏新刚准备关lol,就见舒月舞发过来,“我也要去。”
  
      “你去干什么?”
  
      “玩啊,我也经常跟人一起出去游乐场,电影院之类地方玩,你们反正要去,我顺道过去玩玩咯。”
  
      “那让你失望了,我们去的是市中心的青城电子娱乐馆,只是去看他们赞助的lol网吧联赛决赛。”
  
      “我正好闲着,就勉为其难的去看看决赛队伍有什么了不起的吧。”
  
      “你可以上网看看职业比赛。”
  
      “我就要去,你不带我,我就找韩非带我去好了。”
  
      夏新无奈,“……约好9点钟,从我们这到市中心,你8点起来就好。”
  
      “8点,这么早啊。”
  
      上学的时候最迟都得6点半,可见一放假这人有多懒。
  
      “行吧,你明天打我手机喊我起床,要是手机没把我叫起来,就打我家电话跟我妈说吧。”
  
      舒月舞给了个电话就下了。
  
      夏新关掉lol,有些惆怅的望着电脑。
  
      夏夜坐在夏新的怀里,仰起晶莹的小脸看了看夏新,眨着眼睛问道,“我又听到了冷血神官甩门的声音,是因为房租的事吗?我们没有钱了吗?”
  
      夏新柔声道,“不是,还有的,暂时不用担心。”
  
      房租倒是不贵。
  
      “哦。”
  
      夏夜低低的应了声,想了想又问道,“那是因为下半年的学费?”
  
      旧的学期结束,也代表了新的学期开始。
  
      而新学期的开始,就代表要预付一年的学费。
  
      那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下半年夏夜就该小学六年级了。
  
      虽然说是什么义务教育学费全免,但也只是免学费而已,在免去的同时,相对的各种其他费用呈几何速度急剧攀升,伙食费,书本费,管理费,人工费,试卷费,工具费……等等,光去年夏夜的学费已经近万。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学,或者退学,没人逼你。
  
      若是去江南市,那种大城市的话,感觉学费只会更贵。
  
      夏新既然当家,就不得不计算柴米油盐的消耗,以及即将到来的既定花销。
  
      好在有任性大小姐舒月舞的那笔万元大单的支持,让他大大缓解了经济压力,不然他现在该抓破脑袋了。
  
      夏新真想抱着舒月舞好好的亲上一口,不要误会,这只是单纯的感谢,绝对没有觉得她嘴唇性感又柔软,趁机占她便宜的想法。
  
      算上存款倒是还有1万多的,可估算下接下来两人的伙食费,生活费等等必要开支,又打定主意跟网管王学断开联系,感觉接下来还是相当的艰难啊。
  
      居安思危一直是夏新的优点之一。
  
      察觉到自己不安的情绪也传递给了夏夜,夏新连忙振作精神,露出了个灿烂的笑容,“没事,不用担心,钱够的。”
  
      “真的够吗?”
  
      “……应该。”夏新有些不太肯定,但一看到夏夜清澈眼神中的担忧,赶紧改口说,“嗯,我已经想到好办法了,放心吧。”
  
      夏新捏了捏夏夜粉嫩的小脸,“你以为哥哥我是谁啊。”
  
      说起这个,夏夜就一脸眉飞色舞的,骄傲道,“葛哥当然是天下第一厉害的人了。”
  
      “没错没错,”夏新毫不脸红的接受道,“天下第一这四个字。就是为我准备的。”
  
      “恩恩。”夏夜高兴的点头。
  
      “好了,洗脸刷牙,早点睡吧,我明天要出去一趟,我们过个月要去别的市了,你有喜欢的同学就多聚聚吧。”
  
      夏夜嘻嘻一笑,双手抱住了夏新,清澈明亮的双眼高兴的眯成了一条缝,“喜欢的只有葛哥一个同学而已。”
  
      “……”
  
      ……
  
      第二天一早,夏新7点多起来,先给舒月舞打了电话,果然响了半天没人接。
  
      帮夏夜早餐做了点皮蛋粥,又打了几个电话过去,依旧无人接听。
  
      夏新毫不怀疑自己打到手机没电也不会有人接的。
  
      好在舒月舞很有先见之明的给了她家里的电话,让她妈妈去叫她。
  
      夏新盯着手机半天,蓦然发现这还是自己第一次打电话到女生家里去,还是要约女生出去玩,心中顿时莫名紧张。
  
      感觉这不就像男女生约会一样了吗。
  
      踌躇良久,谨慎的选择了句措辞,准备说,“阿姨您好,舒月舞还在睡吗,可以叫她出来玩吗?”
  
      没想到电话里传来一道浑厚低沉的男声,夏新一紧张,脱口而出道,“叔,叔叔您好,阿姨还在睡吗,可以叫她出来玩吗?”
  
      “……”
  
      “……”
  
      电话里久久没有声音……
  
  公告:免费小说app安卓,支持安卓,苹果,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zuopingshu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