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英雄联盟之绝世无双 > 第58章 再一次,谁的告白?

第58章 再一次,谁的告白?

夏新没能载苏晓涵回家,被要求送她去了公交车站。
  
      一路上两人都没说话。
  
      站在公交车前,苏晓涵低垂着视线,微风吹动着她洁白的裙角,白嫩的小脸上带着化不去的忧愁。
  
      “拜拜。”苏晓涵轻轻挥了挥手。
  
      “拜拜。”
  
      苏晓涵走出两步,又停下了脚步。
  
      微微垂着小脸。轻声问道,“我们还是朋友吗?”
  
      夏新笑笑,“一直都是啊。”
  
      “那……以后还会常联系吗?”
  
      “当然。”
  
      “嗯。”苏晓涵嘴角一抿,这才露出了几分笑意,“车来了,那我先走了。”
  
      夏新一直目送着公交车离去,才骑上了自行车。
  
      “当然”这个回答其实很暧昧,因为没有人知道后面跟的话是什么,“当然会”,还是“当然不会”,这大概也就只有说话的本人才清楚了。
  
      夏新刚准备骑车。就感觉后面被人抓住了。
  
      只见舒月舞笑盈盈的站在身后。
  
      顿时无奈道,“你不是找变形金刚去了吗。”
  
      “我还找你个凹凸曼呢。”
  
      舒月舞白了他一眼,抱着双手,眯着眼睛,粉嫩唇角微勾,一副玩味的表情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夏新,仿佛在看什么珍惜的古董。.сОМ
  
      “你这么看着我干嘛,我心里怪慌的。”夏新被舒月舞的眼神盯的有些发毛。
  
      “哼哼,小样儿,看不出来啊,想不到你还有这一手呢。”
  
      “哪一手?”
  
      “你说你这一副不出众的,一看就感觉是一辈子也只能当个小保安,小司机,让人见过就忘,同学会都很难想起你的样子。居然有幸得到初中班花的垂青啊,渍渍渍,果然古话说的好。人不可貌相啊。”
  
      “……要你管。”
  
      “这样好吗,多么无情的男人啊,就这么让她走了,不追吗。”
  
      “我看起来像跑的过公交车的人吗。”
  
      “呼呼,不是不能追,而是不想追吧,人家可是等了你三年哦,真是绝情的男人呢。”
  
      “我觉得她不是等我,仅仅是内疚罢了,其实她根本不用内疚,她并没有做错什么。”
  
      夏新苦涩一笑,骑上了车子,舒月舞捋平屁股后面的裙子,连忙侧坐上了自行车,抓住了夏新后背的衣服,兴奋道。
  
      “一看就是有故事的人。快,快,跟我说说。她当初是怎么瞎了眼才看上你的,你当时收到班花的情书的心理活动是怎么样的,后来听到剧情反转时,你的心理阴影面积有多大?守着这个秘密三年你有什么感想?有想过自杀吗?”
  
      夏新瞅准一块大石头,前轮过去之后,后轮一下骑了上去,“哐当”一声,自行车来了个大幅度的上下震动。
  
      “呀,我的屁股。”
  
      舒月舞惨呼一声抱紧了夏新,本想拧他,可想起夏新的报复,咬了咬贝?,不敢乱来了。
  
      只能心中气愤的骂上两句解恨。
  
      这就是所谓的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不过舒月舞心情不错,一路都轻轻哼着歌。
  
      她的声音带着几分磁性,很好听,而且歌还唱的相当不错,让叶凡有种心旷神怡的感觉,感觉舒月舞的小手抓着他的后背,听着她哼的歌还挺惬意的。
  
      舒月舞晃荡着小脚丫,问道,“对了,你听歌吗?”
  
      夏新说,“听点,我妹妹经常听,我也跟着听。”
  
      “你还有妹妹啊。”舒月舞滴溜溜的眼珠子一转,问说,“听过邓紫棋的歌吗,她有次在《我是歌手》里唱了首beynd的歌,这样。”
  
      舒月舞轻轻哼道,“那双眼动人笑声更迷人,对了,歌名是什么来着?”
  
      夏新想了想说,“歌名应该是《喜欢你》。”
  
      “什么来着?”
  
      “《喜欢你》。”
  
      “风太大了,我听不到,你刚刚说什么。”
  
      夏新深吸一口气,大声喊道,“我说,《喜欢你》。”
  
      舒月舞轻轻的应了声,柔声道,“哦,我也喜欢你,我们交往吧。”
  
      “……”
  
      “……”
  
      夏新在短暂愣神,把这句话在脑海里来回过了两遍之后,终于确定了这句话的意思,不是自己的理解出问题了。
  
      手上一抖,差点没撞上旁边的电线杆。
  
      连忙摆正方向,说,“……刚刚风太大了,我没听清楚,乘车的时候不要说话了。”
  
      舒月舞忍不住切了声,哼声道,“自行车还拽什么,怎么不说别把头伸出窗外呢。”
  
      然后夏新就听到了背后舒月舞手机里传来的特别大的回放。
  
      “我说喜欢你。”
  
      “哦,我也喜欢你,我们交往吧。”
  
      “我说喜欢你。”
  
      “哦,我也……”
  
      单曲循环。
  
      中计了!
  
      这个狡猾的小狐狸居然还用手机录音了,录音也就算了,也不知道她手机到底哪产的,音量还特别大。
  
      大到骑车过处,路边的行人纷纷向两人行注目礼,有嫉妒,有羡慕,也有缅怀的。
  
      夏新脸皮终究没那么厚,首先顶不住了。
  
      求饶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求你把手机收起来吧。”
  
      舒月舞顿时露出了小狐狸般阴谋得逞的笑容,晃荡着小脚丫,收起了手机,“你明白就好了。”
  
      夏新找个无人的地方停下车,一脚撑着地面,看向了身后的舒月舞。
  
      “你诈我!”
  
      “那又怎样。”
  
      舒月舞避开了他的视线,看向了旁边的常青树。
  
      夏新说,“这有什么意义吗?”
  
      舒月舞微微赌气的鼓着腮帮子,嗔道,“你是猪啊,这样你还不懂吗?”
  
      那美丽似新月的俏脸上浮上了一抹艳丽的红霞,清澈如水的眼眸中星星点点的,带着几分璀璨的星光。
  
      “懂什么?”的望着她。
  
      “你……哼。”
  
      舒月舞瞪了他一眼,狠狠的拧了下他的腰,“我真为苏晓涵不值,你这个猪头根本不懂,你知不知道要女孩子先告白需要多大的勇气,尤其是苏晓涵那样的女生,反正我是做不来,反正就是你先告白的,反正我已经答应了。”
  
      “……”
  
      舒月舞带着几分任性的三个“反正”,让夏新愣了愣神,脑中首先闪过苏晓涵含羞带怯,又带着几分期待的眼神,心中忽然有些懂了……
  
      等等,难道说,舒月舞喜欢自己?
  
      又不想先告白,所以使了个小手段?
  
      望着着舒月舞似小猫般躲躲闪闪,小脸泛红,带着几分羞涩的表情,夏新有那么瞬间心跳加速的仿佛要从身体里跳出来了。
  
      舒月舞,性感大方,漂亮妩媚,脸蛋身材都是顶尖的,雪白的肌肤,妖娆的身段,而且跟谁都容易相处,毫不夸张的说,班里百分之90的男生都YY过她,当然,这其中百分之90里面也包括他自己。
  
      舒月舞哪怕放任何学校都是校花级的人物,……如果不是因为学校里有个颜值逆天的冰山女神冷雪瞳压着她的话。
  
      但是夏新比其他人要稍微成熟点,仔细思索了下,也就冷静下来了。
  
      他也知道舒月舞小荡妹的外号,换过多少个男朋友估计她自己都数不清了,快则3天,慢则一个月,绝对没有超过1个月的。
  
      也许自己看的很重,对她来说就是玩玩而已,就跟出门逛个街那么轻松。
  
      是自己想太多了。
  
      再说,他也一向摸不透女生的想法。
  
      夏新摇摇头说,“随你高兴吧,我只是提醒你一句,这没什么好玩的。”
  
      舒月舞哼了哼说,“你放心,我跟那个女人不同,不会不敢告诉别人的,等回去,我马上就发班级群里去,说你是我男朋友,嗯嗯,顺便在微信上也发下,说我喜欢你,不对,说你喜欢我好了。”
  
      “不用了,可以的话就我们知道就好了。”
  
      “干嘛,你这一副不情愿的语气是怎么回事,难道我还委屈你了不成。”
  
      “没,因为我的内心过于高兴,高兴的超出了我的承受范围,一时不知道该用什么情绪来表达。”
  
      “嗯嗯,这还差不多。”
  
      舒月舞满意的拍了拍他的后背,坦然接受了夏新的奉承,“走吧。”
  
      夏新脑海里仿佛响起了一个声音。
  
      “初中班花的告白,任务达成。”
  
      “高中班花的告白,任务达成。”
  
      “大学班花的告白,等待完成。”
  
      虽然一再警告自己要冷静,可是那股兴奋还是有些压抑不住。
  
      脑海里一个恶魔的小人,跟天使的小人在来回交战。
  
      恶魔小人说,“你别痴心妄想了,人家大小姐怎么可能会喜欢你这个什么都不会的穷小子,吊丝就乖乖撸一辈子吧。”
  
      天使小人说,“你要自信,男人没自信跟咸鱼有什么区别,她一定是真心喜欢你的。”
  
      恶魔小人又说,“胡说,你身上有哪一点值得人家喜欢的?”
  
      天使小人说,“每一点。”
  
      “喂,你该拿个镜子照照自己了。”
  
      “不要怀疑,自信一点,你不仅要让舒月舞喜欢你,还要让苏晓涵喜欢你,还要让冷雪瞳喜欢你,你要让天下所有女生……”
  
      然后恶魔小人掏出一个三叉戟把天使小人叉死了。
  
      天使小人临死前也拿出个长枪把恶魔小人捅死了。
  
      总之,别看夏新现在表面镇定的不行,心里边已经乱成一团麻花了,连他自己都分不清那感情是什么,有期待,有兴奋,也有害怕,好几次差点骑到阴沟里去。
  
      一路上舒月舞也没多说话,只是轻轻的哼着歌。
  
      直到舒月舞下车,撩开脸畔的发丝,背对着夕阳,柔声说“到了,那我先回家了。”
  
      “嗯。”夏新应了声。
  
      “……”
  
      “……”
  
      舒月舞并没有急着走,两人无言对视了30秒,的望着她,“还有事吗?”
  
      舒月舞顿时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骂了句,“烂猪头”,就头也不回的进去了。
  
      其实夏新现在脑子里到处是舒月舞活泼可爱,伶俐可人的身影,YY着兴许能拥她入怀之类,一亲芳泽之类的。
  
      直到骑车到租房门口,才终于回到了现实,4个流里流气的人一脸坏笑的围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