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英雄联盟之绝世无双 > 第62章 坚持与退让

第62章 坚持与退让

“小伙子,我告诉你,我这已经是附近十里地的最便宜的租房了,保准你找不到第二间比我这更便宜了。”
  
      浓妆艳抹的中介脸上擦着两三斤粉,脸白的像是哪个山洞里跑出来的蛇精,一双眯着闪着精光的眼睛。有些骇人,让夏夜害怕的抓着夏新的衣摆躲到了他的身后,仅仅露出了半边小脸盯着这个白的跟白骨一样的女人。
  
      而夏夜的视线则在房间里来回穿梭。
  
      老实说,房间真的太小了,估计连20平都不到,仅有的家具就是一张床,一张桌子,一张衣柜,两个人进去房间已经满了,没有厨房,只有个超级小的卫生间。一个人刚好能进,两个人都站不下。
  
      就这么一个小房间居然要价700,而且至少要押一付三,2800块。
  
      这里的物价果然要贵的多。
  
      “哎呀,别犹豫了,小伙子,我不妨老实告诉你,这里大学城,附近都是大学,一开学,租房就会爆满,你也懂得,这些房间不就是供你们年轻小情侣来外边寻欢取乐的吗,还会在乎那点小钱?”
  
      中介堆着满脸的媚笑讨好道。
  
      “等开学,你就是想租也租不到了。姐不会骗你的,我这是最便宜的了,就隔壁那栋。就比我大了不到5平,要价900一月呢,现在都快租满了,你再等几天可就没机会了。”ёǐ.сОМ
  
      夏新面无表情道,“我回去考虑下吧。”
  
      “真的,2800已经很低了,你要真想租,2600,姐亏本大甩卖了。”
  
      “嗯,回头有需要我打电话给你。”
  
      一走上大街,夏新就长长的舒了口气,这已经是今天的第6家了,不知不觉天都已都已经黑了,连星星都出来了。
  
      夏夜眨着清澈的眼眸问道,“葛哥,要租吗。那个蛇脸老太婆的价格好像是今天最低的了。”
  
      “我想想吧。”
  
      其实租不了,两人还要吃饭,还要买些电饭煲之类的。按以往经验,夏夜开学要交的钱可不止那点学费,到时候要是交不出钱,会害她被同学笑话的。
  
      夏新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了一起,心中思索着该怎么办。
  
      忽然发现夏夜睁着眼睛,也是一脸担心的望着自己,夏新连忙振作精神,笑道,“没事,放心交给我吧。”
  
      抬头看了下天色,“糟了,怎么天都已经这么黑了,我们晚饭还没吃吧,你一定饿坏了吧。”
  
      往常这个时间点,夏夜早饿的趴桌子上了。
  
      “没,”夏夜轻轻摇摇头,“我不饿的。”
  
      夏新笑笑,“先吃饭吧。”
  
      两人在路边的面摊坐下,夏新点了碗普通的白面,什么也没加,就要5块,夏夜也点了碗白面,夏新帮她加了个2块钱的荷包蛋,夏夜就吃力的把荷包蛋拆成2份,笨拙的夹了一半到夏新的碗里。
  
      夏新笑笑,“我们还没到这种地步,只是要计划一下而已。”
  
      “嗯。”夏夜低着小脸轻轻应了声。
  
      “吃完我先送你回旅店,你早点休息吧。”
  
      “不要,我要跟着你。”夏夜仰着小脸,坚定的回答,漂亮的眼神中闪烁着亮烁的光芒。
  
      这让夏新无法拒绝。
  
      吃完饭夏新又找了几家。
  
      好说点的,无外乎是,“我们这绝对是全市最便宜的了,小伙子,我不会骗你的。”
  
      “我们这边设施好,硬件?全,出门就有便利店,绝对是最方便的了。”
  
      碰上不高兴的,那就是,“滚滚滚,臭小子,没钱还浪费老子那么多时间,操。”
  
      一晚上下来几无所获。
  
      这边的房价有些超出夏新的预料。
  
      漫步在月朗星稀的街头,灯火柳绿的霓虹灯不断闪烁,边上的行人却已经少了很多,不看时间夏新也知道现在大概快11点了。
  
      脑海里转过千百般念头,牵着夏夜的小手,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走着。
  
      走累了,就拉着夏夜在路边的阶梯坐下休息,夏夜很乖巧,一路上都只是静静的一句话也没说。
  
      夏新怔怔的望着前方漆黑夜幕下随风飘摇的落叶,陷入了沉思。
  
      良久,夏夜用着稚嫩的童音,怯生生的问道,“葛哥,要不,……我不读书了吧。”
  
      夏新毫不犹豫的回道,“不许再说这种话。”
  
      “只要……”
  
      “再说一次我就打你。”
  
      夏夜顿时不敢多说了。
  
      确实,夏夜的学费过于昂贵了,如果夏夜不读书的话,夏新绝对能轻松不少,毫不夸张的说,他几乎可以再不必为钱的事发愁,甚至能很有余裕的看几场电影,每天逛逛游乐园,顺便泡个妹子之类的,……如果舒月舞答应的话。
  
      夏夜的学费一直是个无底洞。
  
      但这是夏新的底线,绝对没有商量的余地。
  
      也许会有人说,夏新自不量力,打肿脸充胖子,随便找个小学,三四千的还怕没有?那五六千,七八千的总有吧。
  
      这也是夏新的固执与坚持。
  
      父母在夏新还只有13岁的时候就出车祸死了。
  
      留下了13岁的夏新跟7岁的夏夜。
  
      然后迫于人道主义,几个亲戚不得不收养他俩,养到他俩能工作赚钱为止,省的被别人说闲话。
  
      但当然没人想带俩不是亲生的拖油瓶,几个亲戚一脸嫌弃的推来推去,你推我我推你。
  
      这个说,“凭什么我养啊,你们家比较亲近。”
  
      那个说,”你们家生前跟他家关系好啊,现在想不认账啊。”
  
      另一个又说,“按辈分该谁谁领养。”
  
      最后决定几家分养,把两个孩子分开,一家养几年,那就公平了,这样谁也没占便宜。
  
      夏新永远记得那时候在大厅里被亲戚们推来推去厌恶的眼神。
  
      然后他站起身,操着稚嫩的童音,郑重道,“我们不是小猫小狗,不需要谁养,我会照顾我妹妹的。”
  
      说完就带着夏夜离开了。
  
      亲戚们也乐得高兴,这可是这不知好歹的臭小子主动离开的,可不是他们不讲亲戚情面,跟他们可没半点关系。
  
      凭着父母留下的钱,勉强能过活几年,不过没爹没妈的孩子童年是可见一斑的。
  
      13岁到15岁那三年中,夏新几乎是三天要打两次架的。
  
      总有人来嘲笑他,奚落他,他也一点不怂,来一个打一个,来两个打一双,通常都是一个人打好几个比他高年级的人,他也总结出经验,要凶,要狠,要打到人怕,他下次才会不敢来,你越怂,人家越是觉得你好欺负。
  
      这风格也被他延续到了游戏中,要打,就打到你怕,要压,就压的你家门都不敢出。
  
      绝对没人想到那时候的夏新有多可怕,与现在和善温驯的样子截然不同,甚至于会去收同学保护费,打架斗殴,喝酒抽烟之类的。
  
      但很快,他就发现,妹妹也在学校里打架。
  
      妹妹在学他。
  
      他打,夏夜一打,一点不怂,而且凶的狠。
  
      那个时候夏新蓦然发现自己一直是妹妹的榜样,自己做什么,妹妹也会做什么,就算自己内心已经烂掉了,他也要把妹妹照顾好。
  
      下定了决心,他就发誓再不打架了。
  
      所以也就演变成现在的夏新了。
  
      用句通俗到爆的话来讲,就是他想当个好人,他的身上肩负着重任,他必须做妹妹的榜样。
  
      这个决定改变了他,让他温和了不少,也改变了夏夜,他每天陪夏夜看些有趣的漫画,电影,玩玩游戏之类的,所以夏夜现在有些中二,不过他觉得这样也不错。
  
      夏新发誓要照顾妹妹,要给她美好的童年。
  
      高等的小学可并不仅仅是学费贵而已,里面的环境才是更重要的,大家的美好心性,亲切的同学,优秀教师的全方位教育,优良的教学环境,这些对于人的心性品德,眼光思想方面的培育才是更重要的。
  
      所以夏新这一步不想退让,自己怎么样都不要紧,死也要让妹妹健康成长。
  
      心中忽然有些后悔,当初真不该意气用事。
  
      他以为自己已经成熟很多,沉稳很多,其实自己依然还跟小孩子一样,一口气也受不了,谁要犯过来,他就一定要还回去,只是现在的他不像以前那么冲动而已,但他知道自己的本质从没变过。
  
      当初要是不意气用事,忍一口气,帮王学把单子打完的话,应该也能有一笔钱了吧。
  
      起码够帮夜夜交学费了。
  
      夏新一手捂着额头,再次深深的叹了口气,干脆不要脸了,把什么自力更生的话吞回肚里去,找那些亲戚什么的借下吧,跟韩非也挺熟的,他好像……
  
      夏新正思索间,忽然感觉手腕一痛,被人一下给拉了过去。
  
      沿着纤细修长的手指往上,是似白雪融成的手臂,纤薄的丝质长裙包裹着她纤细柔软的身体,曼妙的娇躯似一朵迎风绽放的寒梅,天使般的容颜在洁白月光的映照下,泛着微微的光晕,看起来是那么美轮美奂。
  
      夏新有那么瞬间以为这是天使,还是仅仅是自己的错觉。
  
      直到对方又拉了下,发现他连动都没动,用着清冷的语气不满道,“走啊,还愣着干什么,难道要我背你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