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腹黑前夫撩妻记 > 我对酒精过敏

我对酒精过敏


  
      慕硕谦一进门就把西服脱了,无比自然的递给她。
  
      顾七里只好双手接住,上面很快又多了一条领带,穿了一天的衣服犹带着男士香水的味道,隐隐约约又有股淡淡的烟草味儿,掺杂在一起,非但不难闻,却像是让人上了瘾,舍不得把鼻子移开了。
  
      他走到吧台前,从杯架上取下一只酒杯,长指在酒柜中的一排酒瓶子上轻掠而过,似乎没找到此刻中意的酒,表情有些不爽。
  
      “去酒窖拿瓶红酒上来。”
  
      顾七里还站在门口神游天外,突然听见他说话,这才想起要把他的衣服挂起来。
  
      “拿瓶什么酒?”她问。
  
      “卡本内-苏维翁和梅洛。”
  
      顾七里听得一头雾水,有些尴尬的问:“卡本内-苏维翁和梅洛是什么,酒的名字吗?”
  
      他嘲讽的看向她,玩着手中的酒杯轻嗤道:“酒神顾德中的女儿竟然告诉我,她不知道卡本内-苏维翁和梅洛,难道他没有教过你这些?”
  
      “。”顾七里想到父亲,不免有些难过。
  
      “你既然不懂酒,就算把你父亲的酒庄赎回来又能怎样,只是增加它几年寿命苟延残喘而已。”
  
      “不懂可以学。”顾七里转身进了酒窖,不想再听他的冷言冷语。
  
      他之所以选择住在一层,就是因为这里可以挖一个地下室,顺着螺旋楼梯向下,四周的架子上躺放着各式各样的葡萄酒,在顾家没有破产之前,顾德中也有过同款式的一个酒窖,他总喜欢留恋其中,往往一呆就是数个钟头。
  
      顾七里虽然不懂酒,但她发现这里大多数的瓶标上都写着法文,听爸爸说,f国是有名的葡萄酒王国。
  
      很快,她就在这些琳琅满目的红酒当中找到了卡本内-苏维翁和梅洛字样,原来,它们并不是葡萄酒的名字,而是用来酿造葡萄酒的葡萄的名字。
  
      这种小小的成就感让她对葡萄酒仿佛又有了一个新的认识,在几个备选当中,她挑选了一瓶她觉得名字非常优雅的拿了上去。
  
      她听父亲说过,有些葡萄酒是需要提前醒酒的,为了让空气同酒液发生反应,这样葡萄酒才会更加美味,而她拿得这瓶,她不知道是不是也要醒。
  
      她将酒小心的放在慕硕谦的面前,观察着他的反应。
  
      他往酒瓶上瞥了一眼,嘴角向上勾出嘲讽的弧度,“你拿一瓶需要醒三个小时以上的酒给我,是打算给我当早餐?”
  
      找对了他想要的口味,没想到在这上面又出了问题,顾七里在下面研究过,有的瓶标上会标明葡萄种类,有的不会,至于要不要醒酒,要醒多长时间,根本没有说明,完全要靠平时的知识积累来判断。
  
      “那我再下去拿几瓶。”
  
      “算了。”他将酒杯放回原位,迈着长腿离开了吧台,“没心情了。”
  
      她从来不知道一瓶酒里还有这么多道道,不知不觉就惹得他不高兴,那瓶被嫌弃的葡萄酒还放在吧台上,顾七里小心的捧过来将它送回原位。
  
      面对着酒窖里如星般罗列的酒瓶,她发誓,总有一天,她会熟记它们所有的名字。
  
      ...  
  
  公告:免费小说app安卓,支持安卓,苹果,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zuopingshu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