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腹黑前夫撩妻记 > 书呆子

  
      慕硕谦走后,顾七里收拾了饭桌,擦桌子的时候看到那张金色的卡片,上面写着vip字样,她猜里面一定有不少钱,少于八位数都是在打慕硕谦的脸,既然这么多,不如偷偷去花光吧?哈哈。
  
      顾七里自己翻了个白眼, 默默的将卡片收了起来,放在钱包的最里层。
  
      他说得对,她住在这里必然就会有花销,她还是没有收入的学生党,家里不会给她钱了,她所花的每一分钱都是以前攒的和后来赚的奖学金,现在以学业为重,所以,她没有出去打工,各种考试应接不暇,还要参加学校安排的比赛,也真是没什么时间。
  
      不过,很快就要毕业了,她决定毕业后再找一份像样的工作。
  
      习惯了省吃俭用,哪怕拿着慕硕谦的卡,顾七里也没有叫外卖,而是把早晨剩下的小米粥热了热,简单炒了个鸡蛋西红柿凑合了一顿。
  
      傍晚,慕硕谦发了条短信过来,说他在葡京酒店和客户吃饭,大概八点结束。
  
      他从来不给她打电话,无论多么重要的事情都是发短信,好像是懒得听见她的声音一样。
  
      顾七里还在做卷子,饭也没有吃,看了眼表,现在是六点半,从这里到市区要一个小时,再加上堵车的时间,现在走,八点前应该能够准时到达。
  
      她换上昨天晚上洗好的衣服,又用湿毛巾擦了擦球鞋。
  
      因为突然过来,也没带换洗衣服,慕硕谦不在的时候,她就偷偷的穿他的那件睡衣,上次借给她穿了之后,他似乎是嫌弃了,没有再跟她要,衣服便板板正正的挂在卧室的柜子里,正好方便了她。
  
      顾七里琢磨着,下次来之前一定要带几件衣服备着。
  
      现在慕硕谦的表现真是阴晴不定的,烦她的时候就烦得要死,仿佛多看一眼都不愿意,可有时候又让她有种错觉,似乎是挺依赖她的。
  
      仔细想一想,好像从刚认识他的那个时候起,他就是这个臭德性。
  
      真是让人捉摸不透的古怪性格。
  
      顾七里开着他那辆拉风的迈巴赫62飞驰在夜晚的马路上,舒缓的音乐在狭小的空间里静静流淌,车是袁益在中午开回来的,把车送进车库后,他又坐着另外一辆车离开了。
  
      到达葡京酒店是晚上七点半,离他所说的时间还差半个小时,顾七里不愿意在车里闷着,拿着钥匙下了车,无聊的坐在酒店前的花坛边。
  
      这里是澳城最大的五星级酒店,它的火炬型建筑也是澳城的地标,不过因为价格昂贵,很多人只能在外面走走看看,比如面前那些举着相机拍照的游人。
  
      慕硕谦就餐的餐厅就在一楼的法式餐厅,桌子对面坐着一位金发碧眼的外国人,两只手握在一起抵着下巴,正在对着他侃侃而谈。
  
      慕硕谦像是没什么兴趣,用刀子切着鹅肝,似听非听,直到他一转头,视线无意落在了花坛边那抹熟悉的身影上。
  
      她还穿着昨天那身校服,白色的短t,a字裙,白球鞋干干净净。
  
      酒店门前的路灯亮如白昼,甚至有些刺眼,她耳朵上挂着耳机,微闭着双眸,在这耀眼的灯光下走来走去,红润的嘴巴幅度不大的开开合合。
  
      ,又在背单词。
  
      ...  
  
  公告:免费小说app安卓,支持安卓,苹果,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zuopingshu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