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腹黑前夫撩妻记 > 得罪你了?

  
      慕硕谦面无表情的伸出猿臂,她掌心的摄像头突然就到了他的手里,形状修长的拇指和食指轻轻一捏,脆弱的摄像头便被捏成了废铁,两指一弹,这块废铁便掉进了冲水马桶。
  
      “那我现在告诉你,这个摄像头是坏的。”
  
      什么叫“死无对证”,慕老师身体力行的为我们上了一堂示范课。
  
      他眉目清正,一脸坦然,可顾七里怎么就不相信它是坏的,它怎么可能是坏的?
  
      暗骂了一句无耻,除了忍了还能怎样。
  
      打架?
  
      她不是对手。
  
      对骂?
  
      估计她口若悬河骂上三天三夜,他只会面无表情的递给她一杯水。
  
      “慕先生,麻烦以后不要再干这么幼稚的事情。”顾七里气愤的指向门口,撵人:“你还要站在这里做一台会走的摄像头吗?”
  
      慕硕谦一点都不生气,耸了耸肩膀:“我想看就会光明正大的看,不会……偷看。”
  
      (八哥:你确定没偷看?)
  
      他上下瞄了她一眼,隔着布料仿佛都可以3d透视:“说实话,真没什么可看的。”
  
      一句“滚犊子”就要脱口而出,顾七里忍气忍到内伤。
  
      在她没有爆发前,慕硕谦已经信步走了出去,临走时还不忘默默看了她一眼。
  
      顾七里关上门,把整个房间都找了一圈儿,确定没有其它摄像头后才猛然回过味儿,她去找他理论,最后反倒自己生了一肚子闷气,他跟个没事儿人似的逍遥仙去,而且,他刚才那是什么眼神,一副被冤枉的无辜样子,她冤枉他了?
  
      腹黑的老狐狸!
  
      玩不过他。
  
      论心机,完全不是对手。
  
      慕硕谦回到书房,顺手打开了面前的电脑,监控画面上,属于她卧室的那一格跳动着黑白色的雪花。
  
      他随意转着身下的椅子,从铁制的烟盒里抽出一只烟点着,犀利的五官逐渐模糊在缭绕的烟雾中,喜怒,无法分辨。
  
      一只烟抽完,他才拿起电话拔了串号码。
  
      “老白,是我。”
  
      “请叫我小白。”对方一本正经的纠正。
  
      慕硕谦冷嗤:“你五岁时尿床的照片……”
  
      “其实老白小白都只是一个称呼,不用太过在乎,你喜欢叫什么就叫什么,叫我小白兔也可以。”
  
      没有继续跟他扯皮,慕硕谦单刀直入:“你们公司有一个艺人叫邓菲儿?”
  
      “邓菲儿?”对方好像想了很久,“她的父亲是邓礼仁,那个做酒水批发的,她是今年刚签的艺人。”
  
      白承锡之所以会对她有印象,还是因为他的父亲,借着祖一辈的关系跟他走过后门。
  
      “怎么,你看上她了?千年老狐狸要开荤了?”
  
      慕硕谦又抽了只烟出来,修长的手指把玩着,电脑屏幕上,顾七里正从卧室里走出来,到客厅的茶几上顺了一只苹果,刚咬了口,忽然想起有监控,急忙仰起头四处观望。
  
      然后又顺走了一只芒果。
  
      “这样的货色我下不去嘴。”他的话刀子一般的锋利,毫不留情,也是他的一惯作风。
  
      白承锡笑道:“那你打听她做什么?”
  
      “听说你们娱乐圈想要捧红一个新人很容易,想要一个红星一秒跌到低谷也是分分钟的事。”
  
      “那你是想捧还是想跌呢?”
  
      “以你对我的了解呢?”
  
      白承锡无奈的摇了摇头,做为多年的朋友,他怎么会不知道慕硕谦的喜好,爱慕,那肯定不是的,他是一只对女人完全免疫的怪物,那么只有后者了。
  
      “得罪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