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逍遥兵王 > 第五章 容姐进来吧

第五章 容姐进来吧

    要说女人的直觉真是敏锐,容姐很快就注意到洛天的眼神,其实也不是容姐敏锐,只不过人家洛天根本没有偷偷的看,而是光明正大的欣赏,腰都躬了起来,就差流口水了,这品相谁看不出来啊。
  
      瞪了他一眼,容姐轻轻的收了一个旗袍,顿时春色不见,嗯,不对,是若隐若现,毕竟容姐在开车,那样坐着,想完全掩盖不可能的,除非把那个衩缝起来。”洛天,这次送你回去,还有一件事要和你说一下,那就是那个南少的事,他原名叫南春华,是本市南天集团董事长南火龙的独子,上梁不正下梁歪,南火龙衣冠禽兽,没有少糟蹋本集团那些极漂亮的女下属,而南火龙更不是东西,这个混蛋不但好酒,好色,而且还有那种变、态嗜好”容姐气愤的说道。”嗯,这个可以看的出来”想到夜总会那个女孩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模样,洛天微微点头:”放心吧容姐,有我在,不会让他们找你的麻烦的,不就是一个做生意的吗?没有什么好怕的”
  
      容姐苦笑,看了洛天一眼:”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我倒不用担心了,三哥就可以摆平,只不过这个南火龙和公安方面有所勾结,据说公安局副局长是他的铁哥们,道上混的,最不愿意的就是和政府打交道,随便扣个帽子,就可以把你抓起来,而且现在是法制社会,你一个人再能打,也不行,现在不是蛮干的时代了”
  
      洛天听了点点头,有些好奇的看着身边这个漂亮的女人,谁说胸大无脑,这个女人不但漂亮,胸大,而且对于事情的分析能力让洛天都有些佩服,不愧是夜总会的大姐大,看问题就是深入。
  
      洛天明白容姐说的对,现在这个社会,自己小打小闹可以,不过一旦触犯到法律,国家的机器一旦启动,不论你再强大,也会把你碾压成齑粉,因为他就是那机器的一员,专门对付国内外恐怖势力和敌对分子,很清楚国家机器一旦启动,任何人,任何势力都会灰飞烟灭,更不要提这小小的一个市区的恶势力了,只不过洛天仍然对容姐很感激。”容姐,谢谢你,我会注意的,你也要小心!”洛天看了一眼这个女人说道。”呵,该说谢谢的是我,你是在帮我才得罪了那个南少的,对了,住哪里?”此时车子已经进了大富豪小区,前面有两个路口,所以荣姐问道。
  
      ”嗯,直走,往左拐,再往右,那里有专门的入口”洛天指点着,容姐开车缓缓的拐了进去。
  
      大富豪小区很安静,路两边停了不少车辆,偶尔还有少、妇在溜狗,一派安宁,容姐的车停在了高楼下面一个配电室模样的小房子前,这里就是地下室的入口。
  
      地下室外面口门口处,几个乘凉的年轻人,应该是外来打工的,好奇的看着从车上走下来的容姐还有洛天,他们不明白,这两人开着这么好的车竟然还住地下室。”容姐,回去吧,天晚了”洛天看了一眼地下室的入口,笑道。”怎么?到家了,也不请我进去坐坐?”容姐美目流转,夜色下一双眼睛明亮无比,似笑非笑的望着洛天,火辣的身材,诱人的曲线,还有那散发出来的醉人气息,让洛天只感觉口干燥,“莫非她想来个地下、情?”洛天想的很无耻,不过表面上笑的很阳光。”哈,小地方,太寒酸,就怕.好吧,请!”洛天有些"不好意思"拒绝,最后硬着头皮说道,然后前面开路。
  
      这个地下室是全地下室,还不是半下室,进去后,手机信号都没有,联通的还行,移动的是彻底趴窝,因为在东昌市的一些地下室安装的都是联通的信号装置。
  
      楼道很窄,很陡,直通地下,虽然里面有灯,很明,发着白亮的光,不过容姐总感觉很阴森,似乎是来到了地底下,永远不见天日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她有点发怵。”容姐,小心点,太陡了”洛天小心的扶着荣姐下了足足二十层的楼梯,才来到了平地处,荣姐轻松了一口气。”想不到你住的条件这么简陋,楼梯太陡了,上了点年纪的人还真不敢下”荣姐轻轻的拍了拍酥胸,有点后怕的说道。”是啊,嘿,不过习惯了就好了”洛天不舍的松开荣姐那柔若无骨的小手,刚才下楼梯时,女人的胸部不时的挤压着自己的胳膊,感觉好舒服,不过想到是自己兄弟的姐姐,不由的恨恨的鄙视了自己一下。
  
      咧嘴一笑:”不过地下室也有地下室的好处,这里共用厕所,共用洗漱间,特别是夏天,一些女孩穿着睡衣,睡裙的走来走去,还能看到不少的风景,哈哈”
  
      洛天笑的肆无忌惮,容姐听了直白眼,这小子还真是一个混子,说话一点也不虚伪。
  
      这时,拐处的走廊里走过来一个女孩,穿着薄薄的睡衣,手里拿着牙具,似乎是刚洗漱回来,老远就听到了洛天的笑声,走到跟前,瞪了洛天一眼:”流氓!”。”嗯?”洛天一呆,她是在骂我么?貌似没有得罪她嘛,流氓?切,想流也不流你这样的,身边的这个比你强十倍啊。”容姐,这边!”洛天很大度,没有和那个女孩一般风识,冲容姐一笑,带着她在弯弯曲曲的地下走廊里七拐八拐,终于到了目的地,洛天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
  
      门只开了一半,开不了了,因为里面有床挡着呢。”容姐,进来吧,不要客气!”洛天首先进去,坐在床上,笑眯眯眯的说道,怎么有种大灰狼勾引小白兔的感觉。”哦”容姐略一犹豫,从门口处挤了进来,有些不好意思的坐在了洛天的那张小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