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逍遥兵王 > 第十章 醉酒女孩

第十章 醉酒女孩

    “容姐,刚才听那个三哥的口气,似乎你还没有被他.”洛天突然八卦起来。
  
      容姐舒服的往沙上一靠,白了一眼洛天,然后幽幽的说道:“也许正因为如此,他才不真心实意的帮我吧,”
  
      “我宁愿他不真心帮你,这么好的白菜如果让猪拱那才叫可惜呢,”洛天嘿嘿一乐,听到容姐的话,他的心里莫名的轻松起来。
  
      “臭小子,胡说什么呢,快开车,对了,你以前真的是在工地上打工的?”容姐质疑的问,她可是听地下室房大妈说,昨晚这小子一个人打了好几个。
  
      “是啊,搬砖的,哪里需要哪里搬“洛天嘿嘿笑道,容姐撇了撇嘴,知道这小子没有说实话,一个工地上搬砖的,可以一个人打好几个道上的混子?有钱的人请的保镖都不是吃素的,都是有功夫的家伙。
  
      其实,洛天说的也没错,“革命军人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只是对自己过去的事他不愿意再提,如果有人在军营高层中随便打听一下“逍遥兵王“或者是“逍遥王“的外号,那几乎没有不知道的,那是一个神秘近乎于传说的军中存在,手下的四大将,同时也是自己四兄弟,外号:青龙,白虎,朱雀,玄武更是让国内外一些地下势力谈之色变。
  
      只不过时事变迁,往事不可回首,如同过往云烟,自从青龙身死,他的心也死了!
  
      突然一阵香气扑鼻,洛天回过神来,映入眼前的是容姐的那娇俏的面庞:“想什么呢,这么出神,还别说你小子正经起来,还特有男人味的,”
  
      “哈,是么?其实我一直很正经的,只不过和容姐在一起心有点乱而已,”洛天笑咧咧的说道,同时狠狠的瞅了一眼近在眼前小西装衣领下那一道深深的白沟。
  
      容姐马上坐直了身体,同时整了一下小西装,白了洛天一眼:“昨晚没有睡好吧,”
  
      “没有啊,睡的挺香的,一觉睡到大天亮,”洛天笑道,
  
      “行了吧,地下室门口一地的烟头,红旗渠牌子的,当我不知道?”容姐抛给他一个风情万种的媚眼,接着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车子砸了就砸了,你也不要往心里去,这件事根本不怪你的,你也是因为我才惹上麻烦的,”
  
      漂亮的女人,又明事理,洛天就喜欢和这样的女人交流,当下嘿嘿一笑:“那不扣我的工资了?”
  
      “你的工资才多少,扣了你喝西北啊!”容姐白了洛天一眼,魅惑众生!
  
      这时,容姐的电话响了,容姐接了听了两句,脸色不由的一变,骂了句胡闹,然后就挂了电话,对洛天道:“去夜总会,出事了,”
  
      “又是南春华那个混蛋?”洛天眼中的寒光一闪,问道。
  
      “不是,是一个小姑娘,喝醉了酒,还打人,而且吵着要鸭、子,这不是胡闹嘛,”容姐没好气的说道,她的店里不要说鸭、子,就是小鸡也是自愿的,而且谈妥价格,只能出去搞,这是她接手群英夜总会订下来的规矩,当时那个三哥颇有微词,只不过容姐管理能力出众,对手下的那些妹子很好,许多都慕名而来,生意倒是没有怎么下降,仍然火暴,所以三哥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只要每个人月给他上交规定的营业额度就可以了。
  
      “小姑娘?要鸭、子!”洛天一呆,难道还是一个“资深”人士?
  
      桑塔纳飞快的来到群英夜总会,大堂经理,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急忙迎了上来,“人呢?”容姐上来劈头就问,脚步都没有停。
  
      “被我们扣下了,在楼上的一个包厢里,容姐,您看“经理小眼睛闪着光芒,有种跃跃欲试的猥琐。
  
      “看看去!”
  
      “是!”经理一哈腰,转身小跑着在前面带路上了二楼。
  
      “本小姐要鸭子,你们有吗,给我来上一打?快点,哈哈,王八蛋,王天华,本小姐死也不嫁给你,你这个狗东西,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货色,本小姐的身子给狗也不给你!呕.”
  
      刚走到楼上的容姐和洛天,就听到了这些话,不由的皱了一下眉头,洛天的嘴角一抽,里面的这个妞很强啊。
  
      “容姐,实在不行,我们帮她一下吧,找几个年轻力壮的服务生,也许我们以后的业务”经理凑到容姐面前猥琐的说道。
  
      “放屁,她只是喝醉了,还只是小姑娘而已,是个良家,”容姐看人极毒辣,一眼看出这个小女孩不是出来买的那种。
  
      “是!”那个经理顿时唯喏后退了一步。
  
      打开门,洛天和容姐就看到一个身着短裙,上衣穿着一个齐腰半截小可爱的漂亮女孩,脸像小卡通美女一样可爱,红彤彤的,打着酒嗝,对几个劝说的服务生又抓又挠,其中一个胳膊还被她抓伤了。
  
      也难怪那个经理想满足这个女孩,说实话这个女孩长的确实漂亮,可谓是巨、乳、童颜,身体扭动间,春光似瘾若现更是激起男人的原始本质,如果不是容姐平时管理严格,估计这几个服务生就满足这个小丫头的要求了。
  
      容姐有点束手无策,她还从来没有遇过到这种另类的女孩,又撕又打,像只小老虎,竟然还口口声声要什么鸭、子,这不是胡闹吗?而且从这个女孩的穿着来看,一身还都是名牌,那一身衣服好几万,绝对不是一般的女孩能穿的起的,自己都不舍得穿。
  
      “容姐,交给我吧,”看到裴容迟疑的神色,洛天嘿嘿一笑,搓了一下手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