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逍遥兵王 > 第十七章 神秘的兰兰

第十七章 神秘的兰兰

    只是容姐并不知道的是,在她进了卫生间时,本来吃的狼吞虎咽的兰兰停了下来,眼睛滴溜溜的乱转,然后拿起手机溜进了房间,不大一会儿功夫,又溜了出来,继续吃面。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兰兰并不知道,自己在房间打电话的时候,楼上窗外,一个人倒挂金勾,倒贴在墙上,像只大壁虎一样,把她的电话内容听的一清二楚。
  
      “喂,李伯,我兰兰.求您了李伯,千万不要告诉我家里啊,您从小最疼我了.我知道,没事的,对了,李伯,求您一个小小小事哈”
  
      接着兰兰看了一眼门外,似乎怕被人听到一样,对着话筒不知道轻声嘀咕的说些什么,连窗外的“大壁虎”都没有听到,毕竟隔着一个玻璃呢。
  
      “.哼,我不管,您必须帮我.她是我姐,今天在夜总会喝多了,是她帮了我,您不是常教我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嘛,好,就这样说定了啊!”接着兰兰就挂了电话,最后的几句话,声音有些大,窗外的人听的很清楚,不由的轻轻的点头。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洛天,保护容姐是他的责任,他不能让她出任何事,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兰兰,他虽然相信自己的直觉,不过也要仔细的打探一下才行。
  
      “这个小丫头,果然不简单,那个李伯不知道是什么人,也不知道怎么要帮容姐,嘿“洛天微微一笑,正准备翻身回去,这个时候,容姐刚洗完澡进来了,让洛天暂时停了下来。
  
      因为知道房间里只有兰兰一个人,所以容姐穿着也很随便,一身薄纱般的睡衣,毕隐毕现,胸前开口很大,甚至可以看到半个雪球,明眸善睐,曲线起伏,让人喷血,身材和脸蛋集于一体,简直是上帝的杰作。
  
      “不知道容姐等会睡觉会不会把睡衣脱掉,”吊挂在外面窗户上的洛天从窗户口的边缘望了过去,心里嘿嘿想着,本是想侦察一下这个兰兰的底细,不过想不到看到容姐的这等风光。
  
      “兰兰,吃饱了吗?”容姐笑着坐在床上,同时把一条修长的大腿伸到床边上,睡衣上撩,洛天只感觉白光一闪,太晃眼了,修长,白晰,却是又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任洛天的眼力,容姐足可以做腿膜了,而且还是非常性感的那种腿膜,至于再往上,洛天看不到了,因为被趴在床上玩手机的兰兰这个丫头挡住了,洛天不由的暗怪这个丫头趴的不是地方,挡住了自己的视线。
  
      “嘿,吃饱了,谢谢你容姐,你做的面好好吃哦,”兰兰转翻身调皮的趴在容姐的大腿上,磨蹭着小脑袋。
  
      “这个丫头该不会缺少母爱吧,还好好吃哦,说话也不好好说,非要在后面加个哦字,是要提升级境界咋的,”窗外的洛天翻了翻白眼。
  
      “嗯,那就好,其实你不要怪那个洛天,他是个好人,也是一个会过日子的男人,有钱显摆那叫实力,没钱显摆那叫装比,一个男人就要脚踏实地,敢于在那种大饭店叫一份套餐,还想打包的家伙确实少见,不过他活的是率性,”容姐经验阅历都极其丰富,看人也准,虽然道理有些躁,不过却是把洛天很中肯的评价起来,外面的洛天一阵感动,知已啊,知我者,容姐也。
  
      “哼,还不如去面馆吃顿拉面呢,人也要活个面子不是?对我又骑又打又亲的,本来还以为给他机会补偿一下的,想不到这么小气,气死了,”兰兰握着小拳头狠狠的说道。
  
      外面的洛天差点没有从墙上掉下来,哥本来就是想请你们吃拉面的好不好,你非要往大饭店凑怪谁,嘿,再说是骑了你,又打了你的屁股,不过哪里亲你了,这不是冤枉人吗?嗯,到底当时亲没亲呢?”洛天也有些想不起来了。
  
      “哈哈哈,他这是以毒攻毒,”容姐早就听了洛天的汇报,如今从兰兰的嘴里说出来,容姐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她知道洛天这小子有点邪,能够用那种手段治服兰兰并不奇怪,只不过当她不经意的一抬头,似乎发现了窗户上方有东西时,等她再揉眼看时却又不见了。
  
      “真奇怪,难道看花眼了?”容姐走了过去,看了看,然后拉上了窗帘。
  
      楼上,洛天笑眯眯的哼着小曲,脱掉衣服,露出那强壮的身躯走进了卫生间开始哗哗的洗起澡来。
  
      一夜无话,清晨,洛天听到了楼下有轻微的动静,纵身一跃从床上弹了起来,像是一个强性钢簧一般。
  
      “容姐,起这么早,收拾东西啊?”洛天下楼,看到容姐正在客厅里收拾东西,大包小包的,看来收了一段时间了。
  
      “嗯,吵醒你了吧,把这些东西收拾一下,等会好带走,”容姐仍然穿着昨晚的那件睡衣,只不过睡衣外面套了一件外套,尽管如此然后透着一股要命的诱惑,要不怎么说是漂亮女人,穿什么都漂亮,穿什么都有诱惑。
  
      “怎么,你要搬家?”洛天有些疑惑,不顾得的欣赏美景,帮她把一个箱子封好。
  
      “是的,这是三哥的别墅,我不想住了,”容姐神色有些落寞的说道。
  
      洛天点点头,什么也没有说,他知道那个三哥让容姐寒心了,一个当作大哥的,任凭外人当着自己的面欺负,换作谁也寒心,那样的人根本不配当大哥,欺软怕硬,洛天甚至都怀疑他怎么混到南街区老大的位置上的。
  
      “容姐,要不搬到我那里吧,换个大点的地下室,大家挤一挤,省钱!”洛天建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