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逍遥兵王 > 第二十一章 转机

第二十一章 转机

    “少他妈的装傻,给我滚开?嗯,一共十二个字,那就拍十二下吧,”洛天拿着石条劈头盖脸的对着这个家伙就拍去,胸,腹,背,大腿,逐一的拍着,边拍边嘿嘿冷笑。
  
      长发男被拍蒙了,嗷嗷直叫,”大哥,那是十个字,怎么会是十二字?”这小子这个时候竟然还有时间算这个。
  
      “嘿,还有标点符号呢,这已经够意思了,给你按逗号算的,按省略号一个点拍一下,”洛天笑道,蹲在那里,像是打孩子一样,洛天打的很有分寸,让他痛不欲生,又不会有外伤,不打脑袋,不打脸,很有经验。
  
      “车上的容姐和兰兰看呆了,啥?这也算是高手,就是拿石条拍人啊,这个混蛋很王八的模样,竟然这么不禁打,”
  
      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洛天出手的角度,分寸,还有速度根本不是容姐和兰兰能看得懂的,而且这种打法,不见外伤,却是疼痛无比,身体火辣辣的像火烧一样。
  
      “说吧,谁派你来的,”洛天拎着石条,眼睛瞅向这小子的两腿间,慢悠悠的说道,把这小子吓的一机灵,那里可不能砸啊,事关一辈子的幸福,这时容姐和兰兰也走了下来,这一大一小两个美女顿时让这小子眼睛一亮,下意识的往容姐的大腿瞅去,却又被洛天拍了一石条。
  
      “大哥,不要打了,我说,是黑五子派我来的,他说只要我把裴容,哦,是容姐抓回去,就给我十万,”
  
      “黑五子?”容姐听了一愣:“黑五子只是一个小混子,没有这么大的胆量,说,到底是谁派你来的?”
  
      “大哥,容姐,确实是黑五子派我来的,他说您现在失势了,没有三哥罩着,可以随便上,”
  
      “王八蛋会不会说话,”兰兰张牙舞爪,上去一脚就踢在了长发男的嘴巴上,这个丫头挺狠,长发男嗷的一声惨叫,嘴角流出血来。
  
      “黑五子最近和谁联系过?”洛天拿着石条轻轻的晃动着,眯着眼睛。
  
      “南少,南春华今天和黑五子联系过,对,就是南春华!”长发男急忙叫道。
  
      “南春华?”容姐咬牙。
  
      “果然是他,”洛天微微点头,在南街区,自己和容姐也就得罪过这一个人,用脚后跟想也知道是谁了。
  
      “对了,你开始说,那辆车让我开走?”洛天颇有意味的看向长发男,长发男心里咯噔一跳,我日,你还真当真了,怎么连狠话中的诙谐都听不出来啊。
  
      看着长发男傻愣愣的望着自己,洛天呵呵一笑:“这样吧,车也不要了,给钱吧,黑五子派你来,不是给你十万吗,拿出来,算是我刚才的精神损失费了,”
  
      长发男差点哭了,你丫的有什么精神损失费,哥们被打成这样,找谁说理去,“大哥,那是黑五子答应把容姐带走才给十万,现在事情办砸了他只给我两万定金而已,”
  
      “两万啊?也行吧,拿来,”洛天伸手,兰兰和容姐愣愣的看着洛天,这小子还不放过任何发财的机会啊。
  
      长发男指了指车,被洛天托着从里面拿出来一个牛皮信封,随手一甩,把他扔在地上:“滚吧,告诉黑五子,我有时间会拜访他,”
  
      “是,是!”长发男不舍的看了一眼洛天手里的信封,艰难的爬上比亚迪,慢悠悠的开走了。
  
      “嘿,发点小财,一会我请客,”洛天笑眯眯的走了过来,“好,我要吃大餐,嘿,”兰兰咯咯笑道。
  
      只有容姐脸色很不好看,看了一眼洛天:“这个南春华,看来是阴魂不散啊,大不了我把手里的一百万散出去,请个杀手做了他,”容姐脸上闪过一丝狠色。
  
      “容姐,那你把一百万给我吧,我帮你,”洛天笑着说道。
  
      “哼,我只是说说而已,”容姐白了洛天一眼,她知道只要自己想,这个年轻人肯定帮她,杀人都敢,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轻轻的揉了揉额头,然后接着说道:“只不过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必须想个万全之策才行,”
  
      “嗯,这几天不太平,我会时刻和你们在一起的“洛天点点头,现在他有十几种办法可以无声无息的干掉那个南春华,只不过现在都知道南春华和容姐有矛盾,不好下手啊,一旦这个混蛋一死,容姐的麻烦也会上身,主要是现在洛天和容姐没有势,不好运作。
  
      “哈,你们先商量着,我负责开车,嗯,还去那个金碧辉煌大饭店吧,肚子饿了,”兰兰说完,车子一下子窜了出去,洛天差点没有摔倒,当然这不是贯性,是金碧辉煌四个字闹的。
  
      这次,洛天相当大方,没有吃上次的套餐,连啤酒要的都是易拉罐的,花了他近千元,刚赚两万,不花白不花,花别人的钱,洛天还是相当大方的。
  
      兰兰嘿嘿乐着,大吃大喝,容姐吃的很优雅,想着心事,这时容姐的电话响了,容姐拿起手机,看了一下来电显示,稍犹豫了一下,电话是三哥打来的,她不知道这个时候,这个黄三给自己打电话还会有什么事,不过还是接了起来。
  
      “三哥,”容姐淡淡的说道了一句,表情很冷漠。
  
      “咳,阿容啊,呵呵,”电话里响起三哥客气的笑声,笑声有点尴尬,容姐没有说话,等着他说下文。
  
      “阿容啊,真有你的,想不到你竟然还认识周老爷子,难怪你会离开三哥,有这样的大神你早说嘛,看来三哥以后还需要你照顾啊.”三哥在电话里客气异常,只差当面向容姐道歉了。
  
      只是容姐已经懵了,等三哥挂了电话还没有反应过来。
  
      “容姐,怎么了?”看到裴容有点恍惚,洛天问道。
  
      容姐苦笑了一下:“三哥刚才打电话来,说我认识周老爷子,这不是扯吗?这等高人,我去哪里认识啊,”
  
      “周老爷子?“洛天一愣:“他是什么人?”
  
      容姐优雅的晃动着易拉罐的啤酒,看着洛天说道:“周老爷子,原名叫周奉天,是东昌市的总瓢把子,像三哥这样的人都要听他的招呼,黑、道,白道都有人,可谓是手眼通天,一些道上的矛盾有的解决不了的,都会找他帮忙,没有人敢不给他面子的,”
  
      “这么厉害!”洛天不由的笑道:“想不到容姐还认识这样的人,”
  
      “认识?”容姐苦笑道:“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啊,像我这样的级别的,能攀上三哥这样的大树就不错了,哪里有机会认识周老爷子,”
  
      正说着话,这时容姐的电话又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微微一怔,苦笑了一下,看了洛天一眼:“江城区的和尚打过来的,肯定又是为了这件吧,”容姐说着接了电话。
  
      “喂,和尚哥,怎么有时间给小妹打电话啊,我现在可是丧家之犬啊,您不是打电话来取笑我的吧,”容姐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
  
      “哎呦,容大妹子,我和尚哪敢啊,你借我几个胆也不敢啊,现在道上都传遍了,您可是周老爷子的人啊,以前大哥有什么做的不对的,还请多凉解啊,哈哈哈.”
  
      “和尚哥,我其实“容姐话说了一半,看到洛天在桌子飞快的写下几个字,颇有意味的冲她点点头。
  
      容姐是一个聪明的女人,稍一沉思就明白了洛天的意思,犹豫了一下,话锋一变。
  
      “.其实,都是道上胡乱说的,和尚哥也当真啊.呵呵,别取笑小妹了,道上混的,都是面子问题,哪敢说是他的人啊,”容姐似真非假,遮遮掩掩,更是让那个和尚确定这是真的。
  
      这就是说话的艺术,容姐拿捏的很到位。
  
      其实容姐哪里和周老爷子有过一面之缘,说实话,她们身份不够,级别太低,根本没有资格接触像周老爷子那样的总瓢把子的。
  
      但是人家和尚不信,现在道上都这样传的,如果得到容姐的谦虚的话,更是让他信了,对容姐那叫一个尊重啊,一个一个妹子的叫的别提有多亲切了。
  
      “和尚哥,既然你把电话打过来了,那就请你帮我散一个消息吧,我和南春华的事想必你也应该知道,欺人太甚了,这件事并没有结束,我还会讨个说法的,”容姐说话时,声音有点冷,气势很强,连一边的洛天看了都不由的点头。
  
      “好,这都是小事,只要妹子开口,想要多少人就是一句话的事,我保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这话散布整个东昌市,嘿.”不花钱,也不出怎么出力,只是动动嘴皮子,和尚当然愿意落下这个人情。
  
      容姐挂了电话,叹息了一下,这个消息不知道是真假,传的可真快,前几天还是门前冷落鞍马稀,现在听到我和周老爷子有关系,一个个的电话都打过来了,人呢!太现实了!
  
      “是啊,只要你混的好的时候,这些人一个个都开始恭维你,混的差的,他们狠不得踩上两脚,锦上添花并非真情,雪中送炭才见真心啊!”洛天同样的发出感叹。
  
      “对了,我们借着周老爷子的威风是不是有点狐假虎威啊,万一是有人故意造谣,摆不平那个南春华,姐可就真的没法在南街区混了,”容姐还是有些担心,苦笑道。
  
      “嘿,这个没关系,既然道上都开始传了,我想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弄不好是有贵人相助也说不定呢,”洛天一笑,看了一眼闷头脑袋吸着饮料的兰兰一眼,接着说道:“而且周老爷子既然是东昌市的总瓢把子,那么此人应该有大胸襟,即使是有人故意传播这个消息,相信周老爷子也会帮你摆平这件事再说吧,你说呢兰兰?”
  
      作者的话:
  
      喜欢的兄弟先收藏了,另外求鲜花,求支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