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逍遥兵王 > 第二十三章 南家惊恐

第二十三章 南家惊恐

    “你仗义个屁!”洛天被黑五子气乐了,一巴掌拍在了这小子的脑袋上,“如果有人问起,你的伤.”
  
      “是我自己不小心摔的,”黑五子努力的睁着肿了的眼皮讨好的笑道。
  
      “嗯,那就好,走了啊,”洛天笑呵呵的拍了一下黑五子的肩膀,很满意,然后扬长而去。
  
      “五哥,怎么办?我们要报警吗?“一个被打的小弟爬起来很是不忿的说道。
  
      “我报你妈,你见过混道上的报警的吗,躲都来不及,妈的,你们哪个屁股底下干净?白痴,今天的事不要告诉任何人,敢吐半个字,老子废了他,还有给我马上找龙七,这个混蛋,还说车子有问题,分明就是他告诉给这个洛天的,不然的话,他怎么会这么快找上门来,王八蛋一点也不仗义,”黑五子恼怒的大骂,他却是忘了刚才自己是怎么出买南春华的了。
  
      道上的消息很灵通,传播的很快,南春华的父亲南火龙虽然不属于道上的,不过还是很快的知道了消息,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当时南火龙正在一个别墅里和自己的一个“干女儿聊天“,干女儿这个词,现在都知道是怎么回事,有钱的大款就喜欢认干女儿,干着干着就干上了,南火龙更是不能免俗,要说在东昌市南街区,认干女儿这样的事,说他是元老也不为过。
  
      南火龙和干女儿开始聊天,后来聊人生,再后来聊生人,还没有聊完,一个手下的电话打了过来,当时南龙火正在兴头上,不过听到电话的内容,当场就软了下来,“这个混蛋,早就告诉他不要过分,女人多的是,非要得罪那个裴容,这下好了,得罪了周老爷子,这可如何是好“
  
      南火龙暴跳如雷,更是心惊胆战,周奉天,周老爷子的大名在东昌那可是如雷贯耳,大名鼎鼎,没有人不给周老爷子面子,也没有人不敢给周老爷子面子,手眼通天着呢,东昌市市政府都有人,据说还和省里有关系。
  
      南火龙把儿子南春华一个电话叫到家里,一甩手给他两个巴掌:“混蛋,让你玩火,现在玩出火来了吧,现在道上传出话来,那个裴容是周老爷子的人,而且这个女人已经放出了狠话,对于上次你在饭店羞辱她那件事,她誓必要讨还公道!”南火龙气急败坏的指着儿子怒骂道。
  
      南春华被父亲打懵了,更是被周老爷子的大名吓懵了,这个混账纨绔虽然不太清楚道上的事,不过对于周老爷子的大名却还是知道的,不过很快的,南春华不屑的说道:“怕什么,不就是一个道上的大混子吗,那个贱女人再敢惹我,就给我贾叔打个电话,把人抓起来!”
  
      “啪!”南春华又挨了一巴掌,“畜生,你想害死老子吗?你以为你贾叔是万能的?市政副书记,还有市长都和这个周老爷子称兄道弟,隔三差五的过去喝茶,你以为就凭一个贾齐北能摆平这事?”
  
      “那,现在怎么办?”南春华也吓傻了,这小子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市政副书记,还有市长那可比贾齐北这个公安局长大多了,这根本不是一个能量级的。
  
      “怎么办?你这个畜生,你问我我问谁去?刚刚在你来这之前,我和你贾叔已经通过话了,他明确表示这件事他无能为力,不要再找他,那个周老爷子的能量不是他能抗衡的,”南火龙在房间里团团转,作为一个董事长,他是第一次如此失态。
  
      这下南春华真的懵了,一直以来,自己依靠的就是这个贾叔的关系,现在这个贾叔一下子放手不管了,这让南春华一下子失去了保护伞,六神无主。
  
      “父亲,实在不行,让贾叔上下打点一下,这些年来,他也得到过我们南家不少的好处,关键时候,他不能见死不救啊!”南春华还抱着最后的希望。
  
      “你懂个屁,他敢和市政府对着干?他还关心自己的前途呢?他屁股不干净,我们也不干净,闹僵了对谁都不好,其实也不怪他,因为这已经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啊,”南火龙坐了下来,点上了一根雪茄瞪了儿子一眼解释道。
  
      “那父亲”南春华一咬牙:“实在不行,我们花钱请一些人把这个贱女人做掉!”
  
      “你给我闭嘴,且不说现在没有人敢出头,就是有人敢出头,到时周老爷子也会知道是我们做的,到时我们整个南家就完了,没有人能保得住我们!”南火龙气的大骂,接着缓了一口气:“好了,这件事父亲会帮你处理的,这几天你哪里都不能去,老实的在家里呆着,听到了没有?”
  
      “是,父亲,”南春华低头顺眼的答应了一声就上楼了。
  
      “喂,财务部吗,给你准备一张一百万现金,我有用,准备好马上送过来.对,我就在家,我知道了,到时我会向董事会解说!快点!”
  
      南春华上楼后,南火龙往公司打了一个电话。
  
      容姐的临时别墅,兰兰这个丫头穿着一身小清凉,躺在沙发上玩着手机,玩着那个老掉牙的快刀切水果的游戏,容姐在厨房里做饭,洛天回来了,这货笑眯眯的,一进门,就看到兰兰那两条雪白的大腿,超短的牛仔小裤衩甚至都露出半个小屁屁。
  
      “天哥回来了啊,干嘛去了?”看到洛天回来,兰兰从沙发上一下子坐起来,乐呵呵的凑到洛天身边问道。
  
      “还能干嘛去?找活干啊,哥现在可是没有工作的人,要养家糊口啊,”洛天嘿嘿一笑,身子不自觉的往一边挪了挪,和这个丫头靠的太近了,总有种犯罪感。
  
      “切,装吧!”兰兰甩给了洛天一个白眼,又凑了过来:“喂,我问你啊,你和容姐,你们两个有没有”兰兰两手各伸出一个手指对在一起戳了戳,一副小色女的模样。
  
      “去去,小屁孩,问这些干什么,”洛天伸手在兰兰的小脑袋上拍了一下,故作生气的说道。
  
      “哼,小什么小,你看我哪里小了!”兰兰掐腰站在洛天面前凶巴巴的说道,挺了挺那饱满的胸部自豪的说道,接着眼睛一转:“喂,你不会是那方面不行吧,嘿!”
  
      洛天顿时一头黑线,这个丫头怎么想的呢,哥是正常的男人好不好?还不行,都不知道有多行呢,看着兰兰那一副清新性感又火辣的模样,洛天真想验证一下,再让她小看自己。
  
      轻声的骂了一句,然后又躺在沙发上玩游戏去了,不理他了。
  
      “哼,大流氓,”看到洛天不说话,一直笑眯眯的盯着自己的胸部还有大腿看,兰兰顿时脸一红。
  
      这时容姐走了过来,坐在了洛天的对面,笑着说道:“回来了,事办的怎么样?”
  
      淡到正事,洛天正色起来:“还顺利,我已经亲自证实了就是南春华派人指挥黑五子做的,那个黑五子只是一个小混子,我已经敲打了,应该不会惹事了,”洛天淡淡的说道,没有人知道洛天当时是多么的猛。
  
      “嗯,那我们什么时候对南春华动手?“容姐有点急不可耐了,兰兰玩着手机,眼睛却也瞄着洛天,呲了一下阴森的小贝齿,这个混蛋刚才告诉自己是找工作去了,却是办正事去了,哼。
  
      洛天看了一下兰兰,这个丫头眼皮一耷拉又继续打游戏,“咳,是这样,容姐,对南春华的事先不要着急,静观两天,一来可以验证一下道上消息的真假,二来也可以借机把势造大,如果真是我们想像的那样的话,相信南家应该比我们更急,如果不出我意料的话,这两天南家肯定会有所表示的,到时主动权就掌握在我们手里!”
  
      容姐听了点点头:“那这两天,我也准备一下,找一些关系打听了一个周老爷子的情况,同时注意一下南家的动向!”
  
      “不,这两天你什么也不要做,该吃吃,该喝喝!”洛天微微一笑:“高调行事,低调做人,什么也不要管,一切由我呢!”
  
      “嗯,好吧!”容姐淡淡的一笑,看着洛天:“你很有头脑,以后也许真的可以混的风声水起,姐有你帮忙,心安了很多,在道上混这么久,也只有你肯帮我了!”
  
      “说什么呢,这是我应该做的,再说这事也牵连我嘛,而且我也不想混,只想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嘿!”洛天谦虚的说道,也是说的实在话,他如果真想混的话,也不埋藏在这个小城市了。
  
      “嘿,还有我呢,我也帮忙了呢!”兰兰翻着白眼坐了起来。
  
      “好,好,兰兰也帮忙了,帮忙吃饭,睡觉对吧,哈哈,好了,吃饭吧,”容姐笑着望了一眼兰兰随口说道。
  
      容姐起身进了厨房,洛天嘿嘿一笑凑到兰兰身边:“丫头,哥代容姐谢谢你!”
  
      “你?.谢我什么?”兰兰心里一动,看着这个家伙,眼神闪烁了一下,茫然的问道。
  
      “哈,没什么,就算哥欠你一个人情吧,以后有需要,哥帮你!”洛天爱怜的拍了一下这个丫头的脑袋,然后走向餐厅。
  
      “说的什么嘛,听不懂!”兰兰嘟囔了一句,眼睛眨了眨,扔下手机,也跟了过来。
  
      东昌市,东面靠山,山不大,就是一个小山包,不过风景优美,空气清新,环境宜人,山包的前面有一个巨大家水库,可谓是背山面水好风水,在风水学中,属于极佳的风水宝地。
  
      山包上一栋白色的小别墅,周围用刷着白漆的木栅栏围成了一个小院子,院中有一片人工种植的绿油油的草地,一个头发几乎全白的男子穿着一身洁白的太极服,正在草地上打着太极,动作轻缓,一手揽雀尾倒是打的有模有样,初升的朝阳泼洒在水库上,映着老人的脸,发着健康的红晕,老人似乎打的有些时间了,额头上已经见了汗水。
  
      这时,从别墅里,走出来一个管家模样男人,穿着却是很考究的仿古半截衫,此刻用端着一个托盘,里面一个洁白的瓷碟,上面放着一个白色的毛巾,折叠的很好,而且是高温消过毒的,还带着淡淡的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