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逍遥兵王 > 第二十四章 东昌周奉天

第二十四章 东昌周奉天

    “周老,累了,歇歇吧,”来人把托盘恭敬的递了过去,笑着说道。
  
      “阿标,我不是说过了嘛,以后叫我大哥就行,你跟了我快二十年了吧,可以说我的江山有你很大的功劳啊,以后不要这么客气了,”老人随手拿着毛巾擦了一下脸,然后感叹的说道。
  
      “呵呵,是,周老,哦,周.哥,”这个被称为阿标的管家客气的说道。
  
      “嗯,这就对了嘛,你们相交二十多年,早就和亲兄弟差不多了,你看现在道上一派平静,只要有我周奉天在东昌一天,那么东昌市地下就变不了天,你知道为什么吗?”这个周老就是周奉天,此刻面对巨大的水库,看着那波光粼粼水面,笑着问这个阿标。
  
      “呵,您当年可是敢打敢拼,靠实力混出来的,现在放眼整个东昌,有哪个能和您相比,那些老家人,像什么黄三,和尚,王大麻子等,这些人也只配做一个区的老大而已,因为他们没有大胸襟,大气度,眼光不够啊,至于年轻一代的更是没有,即使有的话,没有您支持的话,他也不起来啊!”
  
      管家阿标站在周奉天一侧,微微靠后半步笑着说道。
  
      周奉天转过身来,看向阿标轻轻的摇了摇头:“阿标啊,你只说对了一半,”
  
      “一半?“管家阿标一愣,“那周哥另一半是”
  
      “呵呵,另一半,是这里的风水,”周奉天指着这里的山水哈哈大笑道。
  
      “风水?呵呵,对,风水!”阿标似懂非懂的随着周奉天笑了起来。
  
      “对了,这次道上有什么消息没有?说说看“周奉天转过身来,来到一个古色古香的藤椅面前坐了下来,喝了一口香茶淡淡的问道。
  
      “嗯,一切如您所预料的那样,那个叫什么裴容的女人倒也会借势,已经在道上放出话来,要给南家一点颜色看看,”阿标笑着说道:“只不过,周哥我不明白的是,您为什么会帮她,只是一个名不见经转的女人,混夜场的,这样的女人在东昌市找多少找不到?”
  
      周奉天摆摆手,看了一眼阿标:“一个混夜场的女人倒不值得我帮忙,尽管这个叫裴容的在道上也小有点名气,不过这不是我让你在道上放出消息说她是我的人的根本原因,根本原因在于谢家的电话啊,”
  
      “谢家?您是说我们华西省城的谢家?”阿标听了吃了一惊。
  
      “不错,前两天,谢家的大管家李老亲自打电话给我,让我对这个裴容照顾一二,其实我也不明白,这个裴容到底是怎么惊动谢家的,”周奉天苦笑道,想到华西省城谢天那惊天的权势,周奉天就有些后怕,这是一个庞然大物,他一个小小的周奉天在东昌只能算是一个地头蛇而已,在华西省根本排不上号,能和谢家这样的庞然大物扯上联系,周奉天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所以他接到谢家管家李老打来的电话后,立马就派人在东昌市道上放出了消息。
  
      这时,从别墅里,又走出一个佣人模样的女人,匆匆来到周奉天面前:“周老,南天集团的南家打来电话,想见您,您看”
  
      “南家?南火龙?呵,告诉他,我最近身体抱恙,不见客,让他回去吧,”周奉天淡淡的说道。
  
      “是,周老,”那个佣人转身回到了别墅,应该是回复南家去了。
  
      “唉,南火龙,要怪只能怪你惹了不该惹的人吧,”周奉天伸了一个懒腰,冷笑了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早餐准备好了吧,走,吃饭!”
  
      “是,周哥,已经准备好了,”管家阿标恭敬的说道,于是在前面引路,走进了别墅。
  
      周奉天所在的别墅山包下有一条唯的公路,这是一条专用的公路,下面设了栏杆,南火龙的车被人拦了下来。
  
      “南董事长,不好意思,最近周老爷子抱恙在身,请回吧!”
  
      一个守卫模样的人从栏杆旁边的一个小值班室走了出来,来到靠在车上,一脸焦急的南火龙面前,双手一摊,不好意思的说道。
  
      “该死,怎么可能,我一来就抱恙,这个老不死的,分明是不想见我“南火龙心里暗骂,不过脸上却是堆起笑容,从怀里掏出一把钱足有两三万厚厚的一把递了过去:“兄弟,我真的找周老爷子有急事,麻烦小兄弟通融一下,这点小意思,拿去喝茶!”
  
      守卫看了一眼那叠钱,眼中闪过亮光,不过还是拒绝了:“南董事长,您应该知道周老爷子的脾气,对不起,我无能为力,不能帮您了,”
  
      “这”南火龙收回了钱,闷闷不乐的回到车上,看了一眼车上两个密码箱,苦闷的摇了摇头,回去了。
  
      特意取了一百万,本来想来这里打通一下关系,想不到人家周奉天连见都不见,这让南火龙相当火大,却又无可耐何。
  
      自己的靠山贾齐北局长放手不管,周奉天这条路又走不通,南火龙真的着急了,心乱如麻!独自一人在车上凌乱。
  
      接下来两天,洛天和容姐还有兰兰什么也没有做,只是逛街,购物,然后寻找合适的地皮,容姐准备开一个宾馆,准备单干,只不过缺少资金,还有店面,这两天洛天陪着容姐一直在看各种店面,忙的不亦乐乎,似乎把道上的事忘记了。
  
      南街区,一个要出租的大型的酒店里,洛天,容姐还有兰兰正和一个经理模样的人谈生意,对方急需资金,准备把这个酒店转让出去,要价三百万,这已经算是极低的价格了,只不过容姐现在手里充其量不到一百万,即使把她的车买掉也不够,所以她有些犹豫。
  
      “裴小姐,其实如果我们不是急需要用钱,还不转让呢,这是真的最低价了,这里虽然偏僻,不过环境好啊,现在的人都喜欢养生,热闹的中心黄金地段虽然不错,不过也乱,也杂,这里不一样,靠着302国道,看似偏僻,不过却是有很好的发展前景,而且这里的设施,都是白送您的!”
  
      那位经理看到容姐动心,于是开始了滔滔不绝的演说,把这个酒店说的天花乱坠,前景广阔无比,其实容姐知道,此人不是急需钱,而是因为经营不善而倒闭的,急需脱手。
  
      “李先生,别的不多说了,你说的那是前景,目前的情况并不乐观,我不是第一次做生意,你的这个酒店我也调查过,每天的营业额根本就不够水电费还有员工的工资的,所以你才急着转让,不是么?”洛天淡淡的笑道,毫不客气的戳穿了这个李先生的谎言。
  
      “这个.咳,这位先生原来是见过识面的人,既然这样,那我也就明说了吧,的确这家酒店是我们经营不善,地理位置确实偏一点,我们是想把这个店盘出去,然后转手做点别的生意,这样吧,给您降低十个百分点,二百七十万,如果行的话,我们就先签个协议,把这件事定下来,如果不愿意的话,那我们也没有办法,也不能陪的太多是吧,”那个李先生尴尬一笑,开始‘交底’了。
  
      “二百三十万,多了我们也没有了,如果李先生有诚意的话,我们就签了转让合同,如果不行的话,那我们只好去别家看看,毕竟到时我们还要装修,还有拉广告,吸引客户,想要盘活并不容易啊!”洛天笑道。
  
      “这样啊,那请稍等一下,容我打个电话,毕竟我也只是代理人,说真的您给的这个价格真的太低了,”这个李先生很为难,然后拿起电话走向一边低声的不知道说些什么。
  
      “喂,你是不是太狠了,这个酒店虽然位置偏僻,不过怎么样也需要三百五十万转让费才行,如果是放在区中心,怎么样也要五百万以上啊“容姐被洛天的话吓了一跳,这小子杀起价真叫狠,其实刚才说的三百万容姐都已经动心了。
  
      “放心吧容姐,他肯定愿意的,与其现在陪点,他们也愿意出手,不然的话只会越陪越大,与其这样,还不如低价盘出去,转手做别的生意,”洛天很有把握的说道。
  
      “只不过容姐,你要想清楚,这里的生意真的不好做,你有把握盘活吗?”洛天笑着问道,抬眼看了一眼前面的高速,若有所思。
  
      “差不多吧,”容姐微微一笑,她的心里已经有了打算,这个酒店一共三层,她准备把这里改造一下,三层住宿,而二层和一层改成娱乐会所,而且凭容姐的关系,只要她招呼,那些小姐肯定会乐意跟着来的,男人喜欢玩,更重要的要安全,小姐漂亮,如果这两样都具备,那些人即使多跑十里八里的也会来的,容姐就是抓住了男人的这个心理,心里有了计划,所以才敢过来盘下这个酒店。
  
      果然,不远处的那个李经理,拿着电话走了过来冲洛天和容姐笑笑:“首先,很感谢两位的诚意,只不过我刚才把两位的意思说了,我的代理方认为这个价格方便有些过低了,因为这已经是亏本转让了,这样吧,价格方面,我们的底线是二百四十万,如果两位愿意的话就签下合约,如果不行的话,那我也真的是无能为力了,”
  
      洛天还想再说什么,却是被容姐阻止了,直接答应了下来,并且在那个李经理的协调下,很快的签订了合约,容姐首付了六十万,剩下的分期付款。半年还清。
  
      “喂,容姐,我感觉还能再降一点,你干嘛拦着我啊“回去的路上,洛天笑着说道。
  
      “呵,你小子不要不知足了,这已经够低的了,而且我也看的出来,那个价格已经到了人家的底线了,再便宜个几万也没多大意思,倒显得我们小气,”容姐笑道。
  
  公告:笔趣阁免费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wanbenhe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