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逍遥兵王 > 第二十五章 想和解

第二十五章 想和解

    “嘿,说的也是,只不过随便便宜几万就够我在地下室住几年的了,”洛天咧嘴一笑说道。
  
      “瞧你那点出息,是不是喜欢地下室的不隔音木板?”听了洛天的玩笑话,容姐颇有意味的望着洛天。
  
      “咳,当然不是,我和容姐您可不一样,您是白富美,我只是高帅,比您少一个字呢,”洛天这货丝毫没有尴尬,哈哈大笑,想到那个快枪手,那种东西听一次感觉新鲜,听多了真的是扰民了。
  
      “呸,还高帅呢,你是夸姐呢还是夸你自己呢,其实我感觉你除了高点外,看不出哪里帅啊,”容姐坐在副驾驶位置上,侧过身体,凑到洛天面前打趣的说道。
  
      “嘿,容姐,小心走光,我开车呢,”洛天咧嘴一笑,往那高耸的胸脱狠狠的瞅了一眼,又大又白啊,不知道摸一下是什么感觉。
  
      “找打是吧“容姐笑着捶了洛天一下,坐直了身体,望着夜晚大街上的霓虹灯穿梭而过,有种恍然如梦的感觉。
  
      在东昌市发展这么多年,总像一个没有根的浮萍,摇摆不定,现在身边有了这个男人,有了自己的事业,容姐找到了家的感觉,看了一眼洛天侧面那棱角分明的脸型,充满刚毅和果断,这些年来,也只有这一个男人真正的想帮自己,为了自己可以豁出一切.
  
      容姐在沉默,洛天也没有说话,车子在都市的车流中不急不慢的行驶,向着那个临时别墅开去。
  
      别墅里,兰兰今天没有跟着洛天和容姐出去,这个时候正在房间里眼睛望着窗外,打着电话。
  
      “李伯啊,谢谢您啊,嘿嘿,不过您这样只是打个招呼啊,南家的势还是挺大的,容姐一个女人能搞得定吗?要不,你给派点人,把南家收拾一顿得了!”兰兰有些不满的说道。
  
      “呵呵,大小姐啊,帮人不能帮满,道上李伯可是都帮你打过招呼了,如果这样那个小子还搞不定的话,那么就真的看错人了,我们只能给他一个跳板,至于能不能跳的起来,能跳多高,就他自己的本事了,一个没有本事,什么都需要帮助的弟子,那就不配做大小姐您的.朋友!”电话里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语重心肠的说道。
  
      “什么小子嘛,那是容姐,我在夜总会认识的,”兰兰眼睛一转厥着小嘴说道。
  
      “嘿,你这个丫头,从小李伯可是看着你长大的,还想和李伯打马虎眼吗?凭着谢家的实力想调查一个人太简单了,那个小子叫洛天,对吗?而且”
  
      “好了,好了,您赢了,不过我告诉您啊,可别乱说,我和他只是一般的朋友而已,”兰兰打断了李伯的话,翻了翻白眼说道。
  
      “呵呵,好好,不说,不说,不过过几天你哥好像会去看你,嗯,我也是听说,听说而已”李伯呵呵一笑,挂了电话。
  
      “喂,喂,李伯,你说话不算话,说好不告诉家里人家在哪里的,喂”电话已经挂断了,兰兰在电话里气的直跳脚,这个时候,一辆车开了过来,洛天和容姐回来了,本来还想再打个电话的兰兰只得先暂时放弃了,蹦跳着迎了上去。
  
      华西省城,一个并不太起眼的别墅里,一个身体有些驼背的老者正恭敬的站在一个年轻人的面前汇报着电话的内容:“大少爷,都按您的吩咐安排好了,”
  
      这个年轻人浓眉大眼,国字脸,顶多也就二十七八左右,静静的听着老伯的汇报,然后笑了笑:“李伯,给您说过多少次了,以后叫我宏图就行了,我和兰兰从小都是您看着长大的,在我们的心里相当于半个父亲,您总是这样,会让我们不安的,”
  
      “呵呵,好,大少爷.哦,宏图,老朽有一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这个李伯微笑着点点头接着说道。
  
      “李伯您请说,”这个叫做宏图的年轻人点头说道。
  
      “嗯,您也知道,兰兰从小就活泼,独立性很强,这次愤然离家出走,就是因为王家的那个少爷,王天华,说实话,那个王家的少爷,人品确实不怎么样,他们二人的婚约,我认为真的有些不妥!”
  
      “我知道,只不过这是父亲的意思,我会慢慢的劝阻父亲的,现在这个丫头跑了出去,也不是坏事,也少了王家的纠缠,过几天把手头上的事处理一下,我去看看,只要兰兰过的幸福,我这个做哥哥的一定会帮她的,只不过一个小小的东昌市,兰兰也不知道认识的什么人,什么需要动用家族的力量来维护那个小子,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有什么本事,如果只是一个小混子,还是要把兰兰带回来的,”这个叫做宏图的年轻人说道:“至于这件事,先不要让父亲知道,您老也知道父亲的脾气,要是知道这个丫头一个人跑到了东昌市,非要派人把她抓回来不可,”
  
      “嗯,那就好,兰兰对你这个哥哥最亲,这个丫头冰雪聪明,她会有分寸的,她也肯定会想到你早已知道了,不然的话,我哪里能调动这么大的关系,呵呵,”李伯笑呵呵的说道。
  
      宏图淡笑着摆摆手,看着李伯轻声说道:“李伯,您也不要谦虚了,凭您的身手,您的人脉,这点事也不难办,到时您还要跟我去一趟东昌吧,有您在,我的心里也有底,”
  
      “是!”李伯痛快的答应下来。
  
      东昌市
  
      南家的大少南春华,此刻正在家里烦闷的喝着酒,这几天的形势似乎越来越紧张了,道上的都疯传遍了,那个容姐仗着有周老爷子撑腰,一定要找回面子,把南春华吓得胆战心惊,父亲和那个周老爷子勾通,连面都没有见到,最疼自己的公安局长贾齐北贾叔叔,也表示这件事无能为力,放手不管了,这让南春华只感觉背后的大树一下子倒了,除上这些,他原来什么也不是。
  
      南天集团,是南街区最大的一个集团公司,三十八层的一个豪华办公室,南火龙正坐在那个宽大的意大利高档老板桌前发呆。
  
      对于这次南春华得罪容姐的事,南火龙真是的没有办法了,他就这么一个儿子,说什么也不能让他出事,这两天一直把他关在家里,这个混蛋爆燥的很,这样下去也不是长远之计,总要解决才行,他知道对方这是在给自己时间,不过绝不会太长,所以他必须要做出决定了。
  
      “喂,三哥吧,呵呵,是我,火龙啊,”
  
      想了半天,南火龙终于拿起了电话打给了黄三。
  
      “南大董事长啊,哈,怎么有时间给我这个混子打电话了?”黄三在电话中笑呵呵的问道,揣着明白装糊涂。
  
      南火龙心里暗骂一句,不过仍然赔着笑脸说道:“三哥,不要取笑老兄了,上次的事,确实是小华做的不对,这个混蛋我都骂过他了,这次不小心惹了容姐,您看,她是以前跟您混的,麻烦您做个中间人,请容姐出来喝个茶,我让这个畜生当面向她陪罪,三哥您也好做个见证,”南龙火低声下气的说道。
  
      “见证?”黄三不由的冷笑:“南大董事长,你可别取笑我了,我哪有资格做什么见证,我黄三也是道上混的,丢一次脸不够,还要丢第二次脸么?”
  
      “咳,这个.三哥,上次纯粹是误会,误会,都怪我那个混账儿子,这次是绝对不会了”南龙火中在电话中尴尬的笑着说道,经过南火龙在电话中软磨硬泡,又拿出五十万算是请黄三喝茶,黄三才不极不情愿的答应下来,毕竟黄三也想给容姐一个面子,确切的说是讨好周老爷子。”阿容啊,在做什么?呵呵,这两天过的怎么样?还好吧!”
  
      挂了南龙火的电话,黄三想了一下就把电话打了过来。
  
      “嗯,托三哥的福,我过的很好,有什么事么?我在吃饭,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别墅里,容姐正坐在饭桌上优雅的吃着饭,看到黄三的电话,示意给洛天,洛天一笑,就知道怎么回事,于是让她接了起来。
  
      “有事,有事,呵呵,咳,你看吧,现在道上的弄的风风雨雨的,南火龙那个混蛋真不是个东西,上次让你丢面子了,这次他想请您喝个茶,一起聊聊,阿容你看”黄三在电话中欲言又止,不过意思表达明白了。
  
      “怎么?还想泼我一脸酒水么?还想在您的面前,被人抓着头发灌酒?”听到这些,容姐脸上出现了怒意,淡淡的问道。
  
      “不,不,阿容你听三哥说,这件事绝对不会发生了,那个南春华混蛋再敢那样的话,我黄三带着兄弟把他家的抄了,你信不信?简直反了他了,”黄三在电话中信誓旦旦的说道。
  
      “哼!”容姐冷笑一声,什么也没有说,这个黄三转变如此之大,还不是看在自己背后的那个周老爷子的背景上么?人啊,太势利了,当你无权无势时,没有人把你当回事,当你有了势力时,别人狠不得把你当爷供着,不对,是当奶奶供着。
  
      只不过容姐并没有过多的摆架子,只是答应同意和解,具体时间再定,算是给黄三一个答复。
  
      放下电话,容姐冲洛天笑了笑:“一切都如你所料,这个南火龙果然找到了黄三,想再次和解,按照道上的规矩解决问题”
  
      “嗯,看来这个南火龙真的走投无路了,既然如此,就满足他这个小小的心愿吧,免得夜长梦多,就定在明晚吧,把道上有头有脸的都叫来,找回面子,没有人知道怎么算是找回面子,”洛天往嘴里扒拉了一口饭笑着说道。
  
      “好,这件事我听你的!”容姐温柔的说道,”好,到时我也去,会会他们,嘿,”兰兰兴奋的说道。
  
      “你这个丫头,你去干什么?”洛天笑着问道。
  
      “嗯,我去是保护容姐啊,那个混蛋再敢胡来,本小姐要他的命!”兰兰呲着阴森的小牙狠狠的说道。
  
      容姐有些感动,抚摸了一下她的小脑袋点点头:“好,晚上一起去!”
  
      从哪里摔倒就从哪里爬起来,容姐把约定的地点,定在了盛世豪庭,还是一楼,还是那个雅间,这是她屈辱的地方,她在这里重新把面子找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