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逍遥兵王 > 第二十六章 跪下

第二十六章 跪下

    第二天,洛天陪着容姐重新查看了那个定下来的酒店,商量一下装修的事,把一些具体的细节都敲定了下来,容姐想托人贷款,洛天说不用,他来想办法。
  
      到了晚上,八点半左右,洛天,容姐,还有兰兰三人出发了,直奔盛世豪庭,兰兰这个丫头充当了司机,洛天在后面陪着容姐,虽然是为了找回面子,不过容姐心里仍然很紧张。
  
      “容姐,现在该紧张的是他们,”洛天握了一下容姐有些发凉的小手笑道。
  
      “嗯,”容姐看了洛天一眼,轻轻的点点头,身体有些轻微的颤抖,另一只手紧紧的篡着拳头,轻抿着嘴唇,可以看的出来,她的心里有不安和激动。
  
      兰兰这个丫头倒是一事无所谓的模样,开着车,戴着耳机,摇头晃脑的,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心里却是在活络呢,昨天李伯给自己打电话,说哥哥要来看她,让她心里有些没底,从小哥哥就很疼自己,这次因为婚事跑了出来,想必哥哥也知道原因,只希望哥哥到时给父亲说情退了这个该死的婚约。
  
      盛世豪庭到了,门口停了一水的高档车,霓虹灯闪烁下,暗影流光,交相生辉。
  
      下了车,容姐随意的扫了一眼,有几个熟悉的车牌落入眼中,她认的出,其中就有南火龙雷克萨斯LS460L加长版2010款,还有黄三的奔驰S级S300L豪华型2010款,海城区的和尚的越野路虎,滨河区的王大麻子的雷克萨斯以及另外几个区的大佬的车也都停在这里,就像是一个车展,每辆车都不下百万。容姐的华辰宝马在这里都只能算是一般偏上而已。
  
      只是过来做个见证人而已,所以这些大佬都很乐意,以前的容姐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混夜场的女人,跟着黄三,虽然小有名气,不过却也没有可以劳驾到东昌市各区的大佬都要给面子的份上。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周奉天老爷子在道上发话了,直接说容姐是他的人,这就不得了了,周奉天是东昌市的龙头老大,没有人敢不给面子,以前在江塘区曾有一个人很猛,也很狂,不服周奉天,甚至还声言三年之内坐上东昌市的龙头大哥的位置,结果怎么样,没出三天,南街区护城河多了一具浮尸,有人认出就是那个猛人,后来接管江塘区的就是和尚,对周奉天可是毕躬毕敬,就连这次来,他也是仅次于黄三第二个到的。
  
      没办法,自己干的不好,弄不好也会成为护城河的一个鬼魂,想当老大的多的是,不差他一个。
  
      一楼,还是原来的那个包间,里面已经坐满了人,南火龙,南春华,黄三,和尚,王大麻子,还有另外三个区的老大,齐聚一堂,互相问候着,说笑着,只有南火龙苦着笑脸和各区的老大小心的寒暄着,心里忐忑不安,南春华更是像个孙子一样殷勤的忙着倒茶,递烟,没有了王八之气,只剩下王八样了。
  
      容姐下了车,走了进来,洛天和兰兰一左一右陪在她的身边,直接走进了包厢。”呵呵,阿容来了,来,快坐,就等你了”看到容姐出现在门口,黄三笑着第一个站起来打招呼,其他的各区的大佬只是微笑着点点头,只不过并没有站起来,毕竟容姐充其量和他们不一个级别的存在,这些人能来这里做见证,并且主动的打招呼已经算是给面子了,这还是看在周奉天的面子。
  
      容姐面色坦然,举止优雅,微笑着一一和各大老佬打招呼,态度平缓,不卑不亢,看不出心里在想些什么。
  
      “呵呵,容姐,上次的事,咳.请上坐!”这个时候南火龙才插上嘴,腆着一张老脸上前套近乎,堂堂的一个董事长有点低三下四似乎也难为他了,不过也没有办法,在场的人没有人比他的级别低,而且他还是这次的罪人,当然态度要放的低些。
  
      容姐目不斜视,看都没有看南火龙一眼,而是径直走向自己的座位,这是正对着门的座位,主坐,是黄三特意给她留的,可以看的出,为了给周奉天面子,各区的大佬已经把容姐放在了和他们同一级别的位置上了,甚至还隐隐有巴结的意思。
  
      南火龙很是尴尬的笑了笑,然后拉着站在一边低眉顺眼的南春华坐在了容姐的对面。按照面南背北的顺序,南春华的位置当然是最卑微的,洛天和兰兰一左一右站在容姐的身后。
  
      ”咳,阿容啊,这次是南先生带着儿子真诚的道歉的,你看他们两位.是不是先出去一下”黄三皱着眉头看了一眼洛天和兰兰,特别是洛天,黄三有些看不顺眼。
  
      “三哥,他们一个是我的兄弟,一个是我的妹子,况且我这个兄弟也就是受害人之一,理应在场,至于我这个妹子嘛,我是怕像上次一样,被人打了脸,灌了酒,自己走不出门啊!”容姐淡淡的笑道,眼中的神色却是很冰冷之极。”不,不会的,这次不会的,小子,这次态度要有诚意知道吗?敢胡来,即使当着你老子的面,三哥也敢抽你信不信?”黄三尴尬的一笑,对着坐在那里像个孙子一样的南春华训斥道。
  
      容姐没有等南春华作出表示,只是摆摆手,环视了一个各位大佬:”首先感谢三哥,和尚哥及各位大哥到场给裴容作个见证,这里,小妹先干为敬了”说完,容姐端起面前的酒杯微笑着说道。”好说,好说,呵呵,容姐客气了”其他的大佬干笑着说道,同时也端起了酒杯,南火龙和南春华也端起了酒杯,容姐却是停了下来。
  
      “这是容姐和各位大佬的酒,你们两个也配喝?”容姐身后的洛天发话了,声音很平淡,也很突兀。
  
      “小子,你是什么人?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那个王大麻子此刻盯着洛天不悦的说道,他暗中收了南火龙的钱,想帮着南火龙架势,即使道歉,也不想让南家的脸面太难看。
  
      “王哥,您这话就说错了,我刚才说过了,他是我的兄弟,他的话就是我的话,”容姐淡淡的说道,然后沉呤了一下,看向洛天:“姐有些不舒服,你帮姐主持吧”
  
      容姐说完,竟然站了起来,离开了房间。”阿容,不要生气,老王没有别的意思,你.”黄三在身后叫道,可是容姐头也不回的走了,剩下一桌人大眼瞪小眼。
  
      洛天坐在了容姐的座位上,看了一眼兰兰,这个丫头听着音乐,靠在窗台上,望着天花板,一副陶醉的样子,似乎对眼前的事根本不关心的模样,洛天摇了摇头,也没有管这个丫头,看来她是不想出去了。
  
      “呵呵,各位老大,小弟叫洛天,这次的事也有我的一份,既然容姐让我主持,我就当仁不让了,现在开始吧,”洛天笑眯眯的点上一支烟,同时椅子往后挪了挪,往后一靠,把脚伸到了桌子上一晃一晃的,晃的南春华有些恍惚,这个场景何其像当初的自己,当时就是这一副鸟样子。
  
      其他各区的老大心里有些不悦,毕竟他们的级别算起来比容姐还要高,现在容姐竟然撒手不管了,还让一个小弟来主持,这似乎没有把他们这些老大放在眼里啊。
  
      “咳,好吧,既然也是阿容的意思,这个,南少啊,敬这位小兄弟一杯酒,这件事就算过去了,冤家宜解不宜结,”黄三扭过头来看了一眼南春华说道。
  
      “好的,三哥,我听您的,”南春华倒是表现的很乖巧,那个容姐不在,有这么大的大佬在场,对方只是一个小混子,应该好应付,只不过喝一杯酒嘛,无妨,不算丢多大的面子。
  
      南春华倒了一杯酒,来到洛天面前:”兄弟,前段时间是我不对,喝了这杯酒,我们以后还是就是朋友了!””呵呵,是啊,我南天集团实力雄厚,兄弟如果想在集团谋个差事,总经理以下的位置倒是可以给你留出来一个,”南火龙此刻也笑着说道,一些财大气粗的模样,身份又开始拔高了,有种居高临下施舍的意思。
  
      洛天冷着脸,看都没有看南春天,抽了一口烟,吐了一个烟圈,淡淡的说了一句:“跪下!”
  
      “什么?跪下?”众人似乎没有听清,南春华更是面色一变,眼中出现了怒意,想他堂堂的南天集团的大少,给人端杯酒,已经是天大的面子了,面前的这个年轻人竟然让自己跪下,没有听错吧。
  
      “小子,你有点过分了啊,不要给脸不要脸,”南火龙有些火大,冷声喝道。
  
      “这真有些过分了,阿容在这里应该也不会这样,大家都是道上混的,南家也是有身份的人,差不多就行了!”黄三有些语气不悦的说道,毕竟南火龙暗中动用了不少的关系,这些大佬还是要给他一些面子的,如果南春华跪下,这也太扫了南家的面子了,这些大佬脸上也感觉无光,毕竟他们私下保证过,不过让南家太难看,顶多喝杯酒,陪点钱就算了。
  
      “差不多就行了?道上的混的?哈哈哈.”
  
      洛天疯狂的大笑,笑声中充满凄然的愤怒,狠狠的瞪了黄三一眼,冷声说道:”容姐一个女人在道上有多不容易相信大家都知道,她的每一分钱都挣的不容易,在夜总会当众辱她,夜晚派人来砸车,就前天还派黑五子指示人在路上劫持她,您一句差不多就行了?混也要混的有道义,混道上的就是让外人欺负自己的手下,被人打脸,灌酒,而像个局外人一样在那里看着?”
  
      洛天语气冰冷,眼睛有些泛红,扫视着众人,更重要的针对黄三,黄三有些下不来台,冷下脸看着洛天:”你到底想怎么样?想当年,我在道上混的时候,你还在家吃奶呢?”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