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逍遥兵王 > 第二十七章 出气

第二十七章 出气

    “怎么比资格么?护城河的王八资格老,你怎么不去比?还不是被人一样炖菜汤喝?”洛天冷笑。
  
      “放肆!”黄三猛的站了起来,看向各天,洛天根本不屑于顾,这等小气势也拿出来吓唬人么?哼!
  
      “你小子到底想干什么?”那个王大麻子语气也不善起来。
  
      看到这些老大帮自己说话,南春华的语气硬了起来:”小子,本少能敬你一杯酒,也是看容姐的面””跪下!”
  
      没有等南春华装完比,洛天一声大喝,气势惊人,一脚踢在了南春华的腿弯处,南春华的双腿一软噗通一声跪在了洛天面前,手中的酒杯也掉在了地上。
  
      这还不算完,没有等南春华叫骂,洛天一把抓起桌子上的水果刀,抓起南春华的一只手掌放在桌面上狠狠的刺了下去。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从南春华的嘴里响起,如同杀猪般的嚎叫了起来,水果刀穿透了手掌,把桌子都刺穿了,牢牢的定在那里。
  
      这一幕一下子惊呆了众人,没有人想到洛天会这么狼,这么辣,就连靠着窗台的兰兰也一下子张大了小嘴,差点没有叫出来,这个家伙真猛啊,太暴力了,不过她喜欢。
  
      “华儿!”南火龙半天才反应过来,发出一声悲痛的叫声,眼睛一下子红了,“洛天,你到底想怎么样?快点放开春华”
  
      黄三也是腾了一下站了起来,一起站起来的还有王大麻子,和尚想说什么,不过想了想什么也没有说,坐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什么,另外三个区的大佬只是心里一惊,倒也没有做出太大的反应,只是感觉这个小子太狠了,比他们还要狠。
  
      “怎么?你们想帮着出头?你们不是说做见证人的?”洛天语气阴冷之极,杀气腾腾,这些大佬自认每个人手上都见过血,有过人命,都是心狠手辣之辈,却还是被洛天那凶狠的气势震住了,此人眼中的杀机,气势太可怕了,就像一头古蛮兽一般,感觉只要再多说一句,就要承担那不可预料的后果。
  
      黄三还有王大麻子等人似乎一下子清醒了一些,再联想到容姐背后的周老爷子,深吸了一口气坐了下来。
  
      “父亲,快点救我,告诉贾叔叔,让他派人把这个混蛋抓起来,关进狗笼子里,本少让他生不如死!”南春华痛的冷汗直流,大呼小叫着,他还没有分清当前的形势。
  
      “你给我闭嘴”南火龙生怕再惹恼了洛天,毕竟现在儿子在桌子上钉着呢,只得说软话:“洛天,哦,天哥,请您先放了春华,有什么事要求您说,我一定会满足您的,”
  
      “这还算有个态度,”洛天转头看向南春华跪在那里,咬牙切齿的瞪着自己,冷笑一声,拿着桌子的酒瓶猛的砸了过来。
  
      “砰”的一声,瓶碎,头破,酒水和血液混合着从南春华的脑袋上流了下来,南春华被砸懵了,再也不敢叫嚣,除了惨叫,就是充满恐惧的眼神,像是看着恶魔一样看着洛天。
  
      “这一刀,这一酒瓶都是帮容姐还的,让住,容姐是我姐,我不允许任何人动她一根寒毛,谁敢动他,我就杀他,老子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不管你们有多少人,有多少钱,有多少势力,只要动了容姐,我千方百计也要杀掉他,一天不行,一个月,一个月不行,那就一年,我会让他每天活在噩梦里!”
  
      洛天咬牙切齿,面色狰狞的可怕,如同狼一般的眼神狠狠的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强大的气势如同野兽一样,在场的这些大佬齐齐的心里颤抖了一下,太狠了,特别是黄三还有王大麻子,这两人还想帮着南家出头,听了洛天的话,心里一凉,他们是一个区的大佬,手下也有好手,不过这个年轻人貌似身手不错,真的惹恼了他,那自己出行,娱乐就必须千方百计的防着他,对他来说洛天就是光脚的,命不值钱,不像他们,身价上千万,他们赌不起!
  
      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越是有钱人越怕死,南家怕,这些大佬们也怕,别看他们这些人风光的很,手下的小弟不少,不过真的有一个有实力的家伙日日夜夜的谋算着他们,恐怕他们也是寝食难安,再说这些大佬们只是证人,没有必要得罪一个有强大实力背景的容姐。
  
      “噗通”
  
      南火龙这下子真的认孬了,一下子跪了下来,“天哥,求你先放过我的儿子,这样时间一长他会流血流死的,有什么要求尽管说,我一定答应,”心疼儿子,南龙火也顾不得什么颜面了。
  
      “放心,我下手有分寸,只要送医院及时,他不会死的,各位大佬在这里,也要给你们面子是不是?”洛天面色平缓,淡淡的笑道,只不过这笑容落到众人眼里,一点也不感到可爱,倒有一种阴森的感觉。
  
      南火龙心里暗骂:“你说的轻巧,那也要及进送医院才行啊”黄三等各位大佬心里也是翻白眼:“小子,这还算叫给面子么?太狠了!”
  
      洛天感觉也差不多了,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硬纸条,是自己临时从自己的五块钱的红旗渠的烟盒上撕下的,只有一条手指头宽,然后扔给了南火龙:“记住这上面的账号,明天上午十二点之前,往这里打一千万,这件事算一笔勾消!”
  
      洛天说完,就拉着目瞪口呆,身体有些僵硬的兰兰出了房间。
  
      一千万!南火龙倒吸了一口冷气,一千万对他不算什么,不过数目也绝对不少,按照他的理解,有这么多的大佬作证,顶多喝杯赔罪酒,再随便赔上百儿八十万就行了,想不到这个年轻人胃口这么大,竟然要一千万,正常的道上解决问题一般也就是三五百万就顶天了,这是把自己当老肥羊宰啊。
  
      几个大佬相互看了一眼,沉默了一下,一千万说实话,他们也没有想到洛天会要这么多,这些钱对于南火龙来说能拿的出来,不过对于这些大佬们说,倒是一笔巨大的数字,毕竟他们的身价才一千万左右。
  
      “行了,破财消灾,还等什么,快点救人吧,”黄三有些烦闷的说道,两次做见证人,自以为自己是棵大树,想不到两次都没得到什么面子,开始是南春华,后来是这个洛天,人家只是把他当成了大葱,而不是大树。
  
      一语提醒了梦中人,南火龙刚顾着心痛钱了,忘记了快晕迷的儿子南春华,费力的把桌子上的水果刀拔了出来,又引起了南春华的一声惨叫,倒是一下子清醒了,急忙打电话,几人忙里忙外的把这小子送到了医院,而各区的大佬也都散去了,对于洛天不怎么给面子多少有些意见,不过想到背后的周奉天,也只得就这样算了,只不过这次的见证人,让他们做的有些憋屈而已。
  
      华晨宝马车里,容姐坐在那里,抽着女式烟,等着洛天和兰兰,看到洛天和兰兰出来,钻进车里,而兰兰这个丫头却是哭的稀里哗啦的,两眼通红,容姐心里一惊:“难道他们两个.”
  
      “小天,怎么了?兰兰怎么?”容姐不敢想下去了,洛天却是笑了笑拍了一下这个丫头的脑袋,行了,别哭了,弄的像是被哥强女干一样。”呜呜,人家感动嘛,你这个混蛋,以后我要是遇到困难,你会不会也这样帮我啊,”兰兰哭的梨花带雨,扯过纸巾一张接一张的擦着,高挺的胸部不停的起伏。
  
      容姐有些不明白,直到兰兰止住哭泣,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特别是把洛天的那句话原原的学了出来:
  
      “这一刀,这一酒瓶都是帮容姐还的,让住,容姐是我姐,我不允许任何人动她一根寒毛,谁敢动他,我就杀他,老子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不管你们有多少人,有多少钱,有多少势力,只要动了容姐,我千方百计也要杀掉他,一天不行,一个月,一个月不行,那就一年,我会让他每天活在噩梦里!”重复了一遍,而且还学着洛天的声音学的有模有样。
  
      容姐听了内心深处被狠狠的触动了一下,泪水也哗的一声下来了,上前狠狠的用手掐了一下洛天的腰:”你这个混蛋,不让姐流泪不行么?”
  
      “哈,想流就流呗,喂,你们两个不会同时喜欢上哥了吧,”洛天咧嘴一笑,想法有些邪恶,结果同时遭来两个美女的魔爪,一左一右,腰部同时一痛,疼的洛天呲牙咧嘴。
  
      “小天,我们这样借助周老爷子的势力这样做是不是太狠了,你说那个南火龙会拿出一千万吗,”容姐还是有些担心,感觉自己够气魄了,本来以为能弄他个一百万就差不多了,想不到洛天在后面硬生生的给加了一个零。
  
      “他会的,放心吧,这次算是借助周老爷的‘势力’,以后我们就会有自己的势力,其实有的时候借势,也是一种生存的王道,”洛天笑了笑。
  
      他本来只是想做一个平凡的人,老老的上个班,过完这一生,现在遇到容姐,让洛天感觉到,没有一点实力,根本不足以保护身边的女人,好兄弟的姐姐,他说什么也不能让她受到伤害,不然的话,兄弟在九泉之下也不会瞑目的。
  
      “是啊,不论政坛还是道上,都是需要借助势力的,人际关系很重要,互相依重,礼尚往来,这才是生存之道,就像周老爷子也不是手眼通天的人物,在周边仍然有和他能抗衡的存在,彼此所需罢了,只不过我们现在却是真的势力太单薄了,”容姐感叹的说道,洛天点点头,一边的兰兰这个丫头还在一抽一抽的,看着洛天眼中都是小星星在闪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