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逍遥兵王 > 第二十九章 天使之泪

第二十九章 天使之泪

    “你小子够大方的啊,其实这钱该归你才对,你已经帮姐出气了,”容姐笑呤呤的用两个葱白的手指夹着那张卡说道,然后又还给了洛天,她裴容虽然缺钱,不过却也不是贪心的女人。
  
      “嘿,这本来就是帮你讨要的,我哪里花得着钱,”洛天不在意的摆摆手,只不过裴容执意不要,洛天也只好接了过来,他当然也有他的打算。
  
      洛天向容姐向了黄三,和尚,还有王大麻子等几个区大老的账号,直接用手机账户上各打了十万块钱。
  
      “其实这些混蛋都不是什么好人,不过昨晚似乎有些过了,一点小意思,作为安慰吧,”洛天以裴容的名义边汇款,边笑道:“也不是怕他们,只是现在没有必要和他们搞僵,缓和一下关系最好,也许以后还能用得着他们,哈,”
  
      容姐听了不由的点头,其实她也有这方面的打算,毕竟洛天昨晚太生猛了,丝毫没有给那些大佬面子,这样下去不利于发展。
  
      “另外呢,我们这次算是借那个周老爷子的势才狠狠的收拾了一顿南家,相信凭周老爷子的人脉肯定已经传到了他的耳朵里,所以容姐改天,我们去一趟,稍作表示一下,至于剩下的钱,嘿,就投入到我们的酒店去,也算我入股了好不好?”洛天笑眯眯的说道。
  
      “你这个家伙,还真是姐肚子里的虫子啊,竟然和姐不谋而合,你还真的有做奸商的潜质,我已经怎么没有发现呢?”裴容托着香腮看着洛天笑着说道。
  
      “呵,什么奸商啊,咱就是一个平头小百姓,混日子而已,”洛天谦虚的笑道。
  
      接下来,洛天给兰兰打了一个电话,准备带这个小美女去购物,这个丫头嗷的一声从床上跳了下来,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开着她的小车就疯疯火火的赶来了,从来没有这么积极过。
  
      南街区最大的商场,裴容和兰兰两人像是疯了一样,疯狂的购物,这两个女人的眼光都挺毒,品味也很上档次,购买的衣服确实很贵,看的洛天嘿嘿直笑,反正这些钱也是白给的,不花白不花,他不心疼。
  
      容姐除了给自己买外,还给洛天弄了两套西装,两套休闲装,还有两双皮鞋,从里到外,把洛天给狠狠的收拾了一番,容姐其实只买了两件衣服,兰兰这个丫头买的多,那身材穿什么都火辣,看的一些顾客真眼睛直红,女的眼红这个丫头有钱,男的眼红这个丫头漂亮。
  
      最后兰兰和容姐来到了首饰专柜,这个丫头小嘴含着手指头,站在那里不挪窝。
  
      “服务员,麻烦你把这项链给我拿出来看一下”洛天此刻笑着走了过来指着柜台里一款精致华贵的项链说道。
  
      “好的,先生,您稍等”那个服务员一听,顿时激动的手都发抖了,要知道这项链可是最贵的了,很有名气,叫“天使之泪”价值近二十万,买出去一款,光提成就够自己一个月的工资了。
  
      兰兰跟着洛天后面,大眼睛眨呀眨的,一副眼巴巴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个丫头没有见过世面,其实没有人知道这个丫头的身价到底值多少,也只有洛天能隐隐的猜的出来。
  
      “怎么样,丫头喜欢吗?”洛天随手把项链给了兰兰,对于这个东西他不太懂。
  
      “哈,当然喜欢,喂,你不会送给我吧,那多不好意思啊!”兰兰篡着宝蓝色的天使之泪,拿在手里翻来复去的看,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乐颠颠的笑着,容姐也是很感兴趣的在一边看着,这个混蛋为了泡妞,不会真的买了吧,平时记得他可是很节省的呢。
  
      容姐想的没错,洛天是真的买了,而且一次性买两个,容姐一个,兰兰一个,这次那个服务员是真的发抖了,看着洛天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脸上的一颗小黑痣似乎都在发光,“两条项链一共四十万,打九五折,一共是三十八万!”服务员拿过计算器激动的算了一下说道,然后看向裴容和兰兰不由的羡慕的说道:“”这位妹子你男友真有钱,连小姨子也跟着沾光了,呵呵”
  
      容姐脸不由的一红,不至可否的笑了笑,什么也没有说。
  
      倒是兰兰,本来笑哈哈的小脸,听到服务员的话,不由的一瞪眼,小声的嘀咕,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是小姨子,你怎么不说是大姨子占了女朋友的光啊。
  
      声音很轻,不过服务员的耳朵很尖,听了不由的愕然,“怎么,难道不是么?原来这小子是吃的嫩草啊,不过也无谓了,就冲这项链,这两个女人肯定都跑不出人家的手掌心了,如果有人送我这项链,我什么都愿意为他做.”
  
      “行了,兰兰走了!”听了兰兰的话,裴容脸不由的一红,狠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什么小姨子,大姨子,羞不羞人啊。
  
      其实服务员把人家洛天想的龌龊了,不就是送条项链么,哥有钱,嘿,对于容姐,洛天有种自责,这是好兄弟的姐姐,自己没有照顾好她,受到南春华那种货色的欺负,心里过意不去,所以买条项链是应该的,至于兰兰,洛天则更没有泡妞的心思,只因为这个丫头暗中帮了忙,怎么样也要表示一下不是么?
  
      出了商场,兰兰这个丫头别提有多兴奋了,亲热的挽着洛天的胳膊,那个腻歪劲就甭提了,一口一个天哥叫的洛天脚都有些发软,容姐微笑着在后面跟着,直怪洛天有些败家,哪有这么花钱的,不过心里却是甜丝丝的。
  
      太阳西斜,落日的余辉撒在了整个东昌市,如同披上了一层神圣的面纱,喧嚣了一天的繁华的都市似乎也降了温,饭桌上,容姐,兰兰大小两个美女轮流为洛天加菜,同时享受着两个美女的服务,这小子乐在其中,不亦乐乎。
  
      几人欢喜几人愁,就在洛天和容姐兰兰她们欢庆之时,南家却是陷入了惊慌愤怒之中。
  
      东昌市最好的医院,人民医院里此刻却是一片压抑,如同乌云遮住了太阳,每个人的脸上都不带笑容,来去匆匆,似乎有些慌乱了。
  
      南天集团董事长的儿子受伤住院,引起了医院的极大的重视,人民医院有南天集团的股份,南火龙可以说算是半个院长,不用南火龙安排,院长就排人把南春华接到医院最好的贵宾病房,并组建最好的医疗队进行抢救。
  
      说实话,南春华受的伤并不重,头部被洛天砸了一酒瓶,手掌被匕首穿透了,并不致命,不过医院还是为他做了最好的手术,而且从到手脚仔细的检查了一遍。
  
      豪华的贵宾病房里,南春华的脑袋包的像个粽子一样,手掌上也裹着纱布,正在病床上愤怒的叫骂,哭天抢地,让老爹为他做主,把面子找回来,他堂堂的南天集团的董事长的公子,在东昌市那有头有脸的人物,各大娱乐场所谁不知道他南少,南春华的大名,这下子被人当着各区的地下老大狠狠的羞辱了不算,还赔偿了那么多钱,以后在道上,如果不找回面子,他南春华在东昌市就不用混了。
  
      “好了,别叫了,老子还没有死呢,叫丧呢?”
  
      病房里,南火龙愤怒的大喝一声,脸色阴沉的似乎要滴下水来,论面子,谁有他南火龙的面子丢的大,本以为找到黄三等几个区的大佬协调此事,想不到还是落了面子,陪了儿子又损了钱,这让他心中一口恶气难以发泄,偏偏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在那里嚎叫,让他心烦意乱,忍不住破口大骂。
  
      这时医院的走廊里传来一阵急促的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声音,很有节凑,然后声音在病房门口停了下来,接着门来了,一个漂亮的女人走了进来,女人很漂亮,一头波浪型的上发披散在肩膀上,一件紧身的碧绿色的低胸半截上衣,下面是一件黑色的紧身超短裙,身材玲珑起伏,散发着成熟的的气息,把身上的所有的亮点展现的淋漓尽致。
  
      女人戴着一个宽大的墨镜,走到房间才摘了下来,露出一双略带忧郁的桃花眼,看了一眼床上的南春华,接着望着南火龙。
  
      “火龙,到底出了什么事,春华怎么会被人打成这样,我听到消息就赶过来了!”女人关切的说道。
  
      南火龙简单的把事情一说,此女不由的怒声道:“怎么说你也是南天集团的董事长,又是公众人物,在东昌市也是有面子的人,这下春华裁了,裁的可是你的面子,无论如何不能算完!别的没有,我们有的是钱,我就不信,这个世上有钱还没有办不成的事”女人面带寒霜,极度的气愤,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
  
      最毒妇人心,这话一点也不假,,没有人知道这个女人心里在想些什么,她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南家财大势粗,不过如果没有了南火龙,凭南春华这个纨绔子弟,论手段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那样一来,南家的家产早晚会落到自己的手里。
  
      挑拨离间,搞夸南家!获得所有家产!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