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逍遥兵王 > 第三十三章 你不是他

第三十三章 你不是他

    “海G666,本省的车?”洛天心里沉思了一下,来找周奉天的肯定不是政府的人,那么这是谁呢?”洛天的心里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总感觉这次见周奉天不太顺利。
  
      “这是要死的节奏啊,开这么快,不怕车毁人亡么?”容姐惊魂末定,玉手拍着酥胸嗔骂道,幸亏洛天的开车技术好,半个车轮子都开到了路崖子上了,要是换作她,估计不撞车,自己的也要翻到旁边几米的深沟里,难道她这么着恼。
  
      洛天摇摇头,叹了口气,人不作死,就不会死,如果换作一前,裴容不在车上,他会豪不犹豫的撞过去,而且他有把握直接把对方给撞进沟里去,自己却不会有事,妈的,什么时候听说过,他堂堂的龙魂组的组长,大名鼎鼎的逍遥王给别人让路了,如果让那帮手下的兄弟听到肯定会笑话死自己。
  
      只不过事过境迁,洛天不愿意再想,现在的他只想安安稳稳的过普通人的生活,娶妻生子,安分守已。
  
      周奉天的别墅山庄,洛天的车子停了下来,有下人专门通报,下人也是眼光毒辣之人,一看就是练家子,看一眼车牌号,只是淡淡的说了句:“稍等一下,”然后进去通报去了。
  
      这一稍等就近十分钟,“好大的架子!”洛天心里不悦,想当年,自己出入那些身份显赫的世家,那些家主也会亲自出来迎接,可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自己只是一个小市民而已,不过洛天的傲骨还在,扭头看了一眼裴容,裴容冲他笑了一下,伸出手轻轻的拍了拍洛天的手背,示意他耐心点。
  
      对裴容来说,这很正常,毕竟自己的地位低,人家能见自己就不错了,等一会就等一会吧。
  
      十分钟过去后,又过去五分钟,那个下人才悠哉悠哉的走了过来,“进去吧!”然后一按电子门锁,大门自动开了,然后自顾自的在前面带路,也不说话。
  
      洛天摇摇头,发动了车子,在后面缓缓的跟着,下了车,下人把二人带到了客厅,这个客厅很大,布置的古色古香,光那一套金色楠木椅都价值不菲,客厅的背后靠着人工水库,前面一山,给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风水宝地啊,典型的望龙抱月之势,看来这个周奉天当初在建设这座别墅时,特意找高人看过,洛天当年跟着老头子学过一些风水堪舆之术,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门道,不由的暗暗称赞,这个周奉天在东昌屹立不倒几十年,这个风水其实也占很大方面。
  
      地势连着气运,气运关系着人,运气,运气,其实人和气运是紧密相连的,反正当年老头子说的很玄妙,神神叨叨的,洛天也是听的一知半解。
  
      客厅里坐着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子,一身灰色西装裁剪的很得体,布料也不错,淡淡的品着茶,一副上位者的气息,洛天看了微微一怔。
  
      “晚辈裴容,见过周老爷子”裴容上前一步恭敬的说道,言语得体,不卑不亢,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意。
  
      “你就是裴容?嗯,不错,不错,果然有大家风范,这两天东昌市被你闹的不轻啊,南家吃了一个小亏,呵呵,”老者轻微的点点头,放下茶杯,看向裴容,淡淡的一笑,微微颔首,然后看向洛天,脸上略有不悦,这小子既不问好,也不说话,站在那里只顾着欣赏这里的环境,简直把他当成了空气。
  
      “哦,周老爷子,他就是洛天,是我的兄弟,我裴容只是一介女流之辈,一些事情全靠我这个兄弟打理,小天——”裴容看到洛天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急忙冲他使眼色,同时冲老者歉意的一笑。
  
      “怎么了?容姐,主人还没来,我们顺便欣赏一下,这里的风景不错,养人,呵呵,”洛天甚至看都没有看老者一眼,转头笑着对裴容说道,这下可把裴容急坏了,这小子,我们是来感谢人家的,你装的也大了吧,人家明明坐在那里,你却装看不见。
  
      再看那个老者脸色顿时黑了下来,身上不由的释放出一种上位者的气势,这种气势很凌人。”哼!”
  
      老者把茶杯重重的放在桌子上,哼了一声,冷冷的望着洛天:“年轻人要知道长幼尊卑,太狂妄了不好,有多大的饭量吃多大的馍,不然撑着可就不好了,”
  
      看到老者生气,裴容有些害怕了,只怪洛天不会办事,本来是感谢人家的,你这架子是不是太大了,纯心给姐找不自在在。
  
      “周老爷子,您别生气,他年轻不懂事,希望您不要和他一般见识,这次来,主要是感谢上次您的声援,让我裴容找回场子,这点心意,还请您收下,”裴容怕洛天惹出事来,不敢多呆,慌忙说明来意,同时从自己的坤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恭敬的双手递了过去。
  
      没有等老者去接,裴容的玉手被一只手给抓住了,抬头一看正是洛天,“你?.”裴容有些疑惑的望着洛天,这小子难道不舍的了吗,这可是说好的啊,难不成故意让自己难堪不成?裴容有些气恼。
  
      而更气恼的是那个老者,他的手都已经抬了起来,准备接呢,却是被洛天抢先一步,只好尴尬的把手再次放下,这就像哄孩子一样,给个糖,乖不乖?不乖?我再拿回来!
  
      只见洛天淡淡的笑了笑,然后看老者:“老先生当年也是风云显赫人物,身上有浓重的霸气,虽然年老,不过仍然虎威仍在,只不过这次我和容姐来,不是见你的,是见周老爷子的,还请老先生引见一下如何?”
  
      “嗯?”裴容一听顿时愣了,有些怔怔的望着洛天,再看看面前的老者,“他不是周奉天?为何坐在主位?”说起来,有些可笑,其实裴容并没有见过周奉天的真实面目,此人深入简出,外人见过他真面目的人很少,裴容更是只闻其名,末见其人,而且周奉天向来低调的很,从来不上报纸也不上电视。
  
      听了洛天的话,老者微微动容,眼中的精光一闪而失,身体轻轻的动了动,眼光向着一处不经意的看了一下,然后冷声说道:“小子,你以为这样就能为你刚才的无礼找借口么,那是说说看,我不是周奉天是谁?”
  
      “呵呵,老生先虽然一身上位者的气息,不过却是和这里的气运不符,而且你的背略微弯曲,这不是习武所致,而是因为长时间的躬腰曲膝所造成的,而且你说话时,眼神闪烁,语气虽硬,但底气不足,并且你”
  
      洛天搬着手指头一五一十的分析着,老者越听越惊,这个年轻人的眼光好毒辣,不错,他不是周奉天,而是周奉天的随从阿标。
  
      本来接待洛天和裴容这样的人,周奉天根本不屑于出面,档次不够,而且他刚刚接待了本省的王家,如果让他们知道自己还和谢家的人有来往,相信王家肯定不开心。
  
      更重要的是,周奉天派人调查过裴容和洛天,裴容只不过是一个夜总会出色的大姐而已,没有什么根基,以前跟着黄三,现在也闹蹬了。
  
      至于洛天,调查的资料很少,不过却也查出来,最近才出现在东昌,听说只是一个打工的,还是在工地上搬工和泥的,会几手功夫,仅次而已,所以周奉天更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了。
  
      按照自己的理解,肯定是这个裴容不知道通过哪条钱,七拐八拐的托人联系上了谢家的李老,所以人家才会打电话随便说那么一句,自己忙也帮了,不过他不可能再继续帮下去,不然的话让王家知道,王家的这棵大树他是攀不上了。
  
      只不过姜是老的辣,周奉天还是留了一个心眼,他怕万一以后得罪谢家,也不好交待,所以还是派自己的随从阿标冒充自己接待了他们,这样一来,不管谢王两家以后要是追究起来,他也好有个说法。
  
      只不过想不到的是,自己一向不露面,却还是被这个年轻人给识破了,自己在背后的屏风处看了一眼洛天,自信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年轻人。”哈哈哈”
  
      不等老者阿标说什么,周奉天哈哈大笑着从内里走出来,一身白色的太极服,背头,精神焕发,红光满面,手里还篡着两个健身球,来回的转动着。
  
      “这就是了,此人才是这里的主人,如果不是靠着这里的望龙抱月的气运,估计早就死了吧,虽然红光满面,不过却并不是长寿之人”洛天心里暗想,不自由的运用了老头子教给自己的麻衣神相仔细的观察了一下。
  
      麻衣神相高深莫测,洛天也只知皮毛,当年只想着逃跑,哪有闲心和老头子学那些东西,即使如此,洛天就靠这点皮毛也看出个大概。
  
      “周老爷子好气色!”洛天微笑道,身子微微欠了欠,倒是裴容有些激动,上前再一次的见礼,而那个老者阿标则是恭敬的站了起来,负手而立,站在了周奉天的身后。
  
      “年轻人好眼力,我喜欢,坐吧!”周奉天大笑着自顾的坐了下来,然后指了指旁边的座位,裴容拘谨的望了洛天一眼,洛天微笑着点头,然后在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屁股轻轻的挨着,似乎不敢坐实,和这个传说中的东昌总瓢把子平起平坐,裴容不敢想像,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按照道理,洛天算是裴容的小弟,大佬面前,他是没有资格坐的,事实上洛天也并没有坐,只是站在容姐身后,只不过洛天站的位置有些过于偏后,而且还偏左半米,如果是真正的随从,站在这里却是不太合适,有点远了。
  
      只不过周奉天看到洛天站的位置,脸色微微一变,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记得当初建设这座山座客厅时,那个高人曾说过,他坐的位置是望龙抱月的首位,气运加身,有种高高在上的气势,唯一能和他平起平坐的就是洛天站的那个位置,按照五行八卦所布,也就是常说的生门,进可攻,退可守。